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3

《我们的前半生》前情提要:01 02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03 (每天早上都会更新,要按时来点赞哦~~~)


今夜月色很美,月光透过还没有装上窗帘的窗户,大大方方照进楼诚的小家。

【阿诚……阿诚?】

【……唔?】

【你睡着了?】

【还没……怎么啦?】

【…………你准备睡了?】

【嗯……】

【很累?】

【你不是说早点睡吗?】

【……你转过来】明楼拍拍明诚说道,明诚以为明楼有话跟他说,便转过身,明楼掀开自己的被子邀请道【你过来~】

明诚脸一红,结巴道【我……我不冷……】

【我冷……】

【那好吧……】

明诚从自己的被窝钻进了明楼的被窝,他被明楼一把搂进怀里,对方穿着背心,身体火热的,一点都没有冷的样子。

这南方的十月天气能冷到哪里去!

明诚自觉自己也是脑袋中暑了才会钻进明楼的圈套,他羞窘着推却明楼想要逃走,可对方哪里还会让他离开,不过明楼没有圈着明诚不放,反而松开了手,退后了一点,故作委屈的问道【今天是洞房花烛夜,你就让我一个人?】

【我……】明诚不知该作何回答,他只是还没有准备好。他脸颊滚烫,额头冒汗,原本就是一个被窝里的两人,现在这样互相不碰着对方刻意保持着一丝若有似无的距离比抱在一起还令人尴尬。见明楼不说话,明诚想要逃回自己的被窝,可刚转过身又被明楼从后抱住。

【别走!我就抱着你……】明楼连忙说道。

明诚听着明楼急切的语气,心跳漏了一拍,他怕明楼以为他要离开,连忙转过身,明楼一楞,随即狠狠的吻住了他。

这一次明楼直接把明诚吻得气喘连连失了神。原本明楼见明诚不愿意,想来自己也不能太心急,抱着他就好,可原本的心猿意马在明诚转身的瞬间崩塌。

大红色的喜被被推挤到墙边,床上的两人滚做一团,轻声的呢喃和喘息从被褥间传出。

明楼抱着明诚,恍惚间脑海中想起了他们的初相遇,湖畔边,海棠树下,回眸的身影,那熟悉的眉眼,似曾相识的瞬间,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那是一种终于释然的感觉,磕磕绊绊,经年岁月,终于找到了他,如此平静,如此安心。

【啊……】

明诚的轻呼声把明楼拉回了现实,他停下动作,看向身下的人。

怀里的人很紧张,闭着眼微微颤抖,身体紧绷着,抓着他肩膀的手扣得很紧,极力忍耐着不适。明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走神,是不是动作鲁莽了。

【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明楼说着抬起身,小心后退。

明诚犹豫了一下,却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疼,我没事……】

明楼感到被敷住的紧窒,皱着眉头,探下一看,指尖沾染了些许殷红,不由得心下一惊,赶紧拉亮床头书桌上的台灯。

明诚见灯亮,拉着被子直往里躲,一边说着自己没事没事,一边却怎么也不肯让明楼查看。

【让我看看!】

【我没事!】

【就让我看一眼!】

【真不疼,你,你继续吧……】

【…………】明楼一听对方居然叫他继续顿时急了。

明诚这隐忍的性子让他心疼,他实在怕伤到明诚,顾不得对方推搡,翻过了他的身体,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单薄的背脊上纵横交错着很多被虐打的痕迹,可以看得出年代久远,已经没有疤了,一条条痕迹留在那里,深浅不一,明楼一下子红了眼眶,颤抖着问道【疼吗?】

身下的人摇了摇头。感觉到明楼的手指拨开他的pp,身体马上又变得紧绷。

明楼又问了一句【疼吗?】

明诚还是摇头,只是他把头埋进了枕头里,臊得慌,后面凉凉的,他感觉到明楼给他抹了什么脂膏,传来一股香香的味道。

明楼关了灯把明诚搂进怀里,拉过他的手搂抱住自己,让他枕在自己的肩膀。想来是第一次太紧张,明诚一直放松不了,也罢,不要伤到他才好,来日方长。

过了一会儿,怀里的人轻声问道【睡觉了吗?】

明楼心细的问道【是不是我抱着你睡不好?】

明诚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习惯靠着墙睡……】

【贴着墙容易着凉……】明楼让明诚转过身,从背后搂住他,问道【这样呢?】

比起冷冰冰的墙壁,明楼的胸膛和怀抱温暖得多,明诚一下子就陷了进去,他的背脊贴着明楼的胸膛,感受着明楼的气息就在他的颈后,他轻声嗯了一声,笑着闭上眼睛。


第一次在明楼的怀抱中入睡,二十二年来头一回,明诚觉得无比安心,春暖花开的幸福感包围着他,醒来的时候甚至有些恍惚,像是一场梦,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迷糊间转过身看到身边的明楼,感觉到他的手臂还沉沉的搭在自己的腰间,明诚抬手轻轻的拥住明楼,嘴角微微扬起,靠进明楼怀里又睡着了。

直到隔壁传来的声响,那是桌脚拖地的声音,原本就将醒未醒的明诚一下子惊醒了!

这筒子楼的隔音本来就差,昨天也没发觉,明诚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只觉背后冷汗涔涔,脑海中拼命回想昨晚有什么太大的动静,是否会吵到隔壁,这一想,越想脸越红,自是想不出个所以然。

怀里的人有了动静,明楼也醒了,新婚的第一个清晨,印入眼帘的是拥在他臂膀间明诚通红的脸颊,一大早的秀色可餐,他的双手立马就开始不老实起来,刚摸没两把就被明诚给扣押了。

看他惊慌失措的表情和隔壁传来的声响,明楼心中已有几分了然,拥紧了明诚,嘟囔着再睡一会儿,手上嘴上耍赖的吃着豆腐,一点儿都不客气。

因为刚搬进来没有窗帘,外面天光大亮,室内也是亮堂的,明晃晃的阳光照得明诚两颊通红,他时刻听着隔壁的动静,不敢吭声。

【小家伙挺精神的~】

【???】

明诚愣神儿才反应过来,只见明楼坏笑着钻进了被窝,随即kk被扒下,他拉都来不及拉就被温暖的口腔包裹住他的xx,明诚条件反射捂住了自己的嘴。

第一次体验到姓的快感是明楼带给他的,在属于他俩的第一个早晨,隐忍的明诚努力的不发出声响,可是陌生的浪潮席卷着他的感官,随着明楼的动作汹涌澎湃。

身体欲拒还迎的扭动着,推却着,迎合着,眼看就要决堤,情急之下他拉过旁边自己的被子捂住脸,刚刚两眼一黑,惊呼声就脱口而出,他紧紧的拽着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一层薄汗,脑中一片空白。

【没事的,隔壁听不见,别闷气儿了】明楼拽下明诚蒙头的被子,果然那脸蛋堪比桌上的大红喜蛋,没了被子遮羞的发烫脸蛋贴进了他的胸膛。明楼宠溺的摸摸明诚的后脑问道【舒服吗?】

明诚点点头,抬眼看向明楼,刚刚平复的心跳又变得加快,他想像明楼亲他那样亲吻明楼,可嘴唇抿了又抿,不知该如何做又垂下了眼,明楼似乎像知道他心中所想般,在他再次抬眼的时候低下了头。

一个生涩又绵长的吻,起初明楼让着明诚,可渐渐的,原本就经不起撩拨的轻语让明楼夺回了主导权,唇瓣间的缠绵变得激烈,明楼拉着明诚的手握住自己……

在此之前,今晨发生的事情都是明诚从未想过的,等到两人穿衣起床洗漱,已经日上三竿,以前人总说新婚的小两口贪睡,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一亲腻这时间就不知不觉偷跑了。

明诚一边铺床,不由的想到刚才床上的情形,脸上的红晕迟迟退不下去。

明楼洗漱完毕正对着镜子整理仪容,新家还缺些东西,两人趁着休假准备去市场里置办一些。首先这窗帘就要装上。

明诚也忙活着,把要买的东西在纸上记下,看看还有什么遗漏,这时一股熟悉的香味飘来,明诚抬头一看是明楼正在擦雪花膏,他手里那乳白色的玻璃罐子和绿色的铁盖子碰撞的声音让明诚的脸腾一下烧了起来。

【你,你怎么用这个擦脸!】

【啊?这可不就是用来擦脸的?】明楼见明诚满脸通红笑着指指床边书桌说道【给你用的放在抽屉里~】

【你!你上下不分!】明诚羞恼的说道。

【我怎么不分了~】明楼一脸嬉皮笑脸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就算用你擦pp的擦脸我也不嫌弃~】

【你还说!】

【行~我不说了,就是不知道谁刚才一个劲儿的亲我~】明楼得意的说道,见明诚被他说得噎住了,明楼把挂在门后的布包给明诚挎上,顺便替他捏捏肩,语重心长的说道【嘴都亲了,哪儿哪儿都摸了,要嫌弃也晚了~】

【你还说!大白天的!】

【行行!大白天不能说,留着晚上被窝里说~】


在市场里明诚第一次见识到了明楼讨价还价的功力,为了买到自己心仪的那块窗帘,明楼愣是跟布店老板东拉西扯了半个多小时,起初老板是怎么都不肯的,原因是明楼看中的那块是最贵的呢绒的,很少有人会买这布料,即便买了也不会想到用来做窗帘,店铺里一共也就那么一卷,明楼倒是好眼光,一眼就相中了。

本着明楼的三寸不烂之舌,硬是用自己的两张布票跟老板换了,老板最后看在同是上海老乡的份上居然还扯给他了,两人用上海话叽里呱啦的一顿瞎掰,把明诚看得目瞪口呆。

回家的路上,明楼在前面推着自行车,他的车把手上左边挂着用绳子扎着的布匹,右边挂着网兜,里面是油盐等杂货,车后座放了一个大米缸,用绳子简单固定住,明诚扶着。

两人在花园里捡了砖块,在家门口架起煤球炉子,煤米油盐酱醋茶都置办齐活了,明楼把布袋子里的米倒进米缸里,明诚把剩下的喜糖放进铁盒子里,而那块巧克力则单独的包好储藏在最下面,偶尔拿出来看看。

tbc

谭赵&凌李:凭什么他们前三章就好了,我们结个婚TM要等一百多章!

明楼:我们是正主,你们是衍生~

众人:(好想打他……)

评论(29)

热度(684)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