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4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前情提要:01 02 03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04


明诚踩在板凳上,爬在高处正在挂窗帘,明楼在下面抱住他的腿,一边给他递卡子。起初明诚也不明白明楼为什么偏要用这块布,现在挂好一看他明白了,这藏青蓝的呢绒窗帘一挂上,他们家这豆腐干大小的方寸之间居然有了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整个家增色不少,一进门看到这窗帘,心情也会变得好起来,价格虽贵倒也值当,明诚在心里默默夸赞他们家明楼的品味就是好!

楼诚二人的小家初步成形了。

明诚在工厂上班,三班倒,做饭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明楼的头上,明诚依然在食堂帮工,只是不再是就着咸菜吃馒头,而是把馒头带回家做两人的早饭,早些年一副大饼油条,两个大饼一根油条,三分四分共一角,还不算豆浆,现在有了馒头,一个月就能省三块多。


假期很快过去,上班第一天,大家都知道明诚新婚,走在厂里,工友们都纷纷给他道喜,明诚把兜里的喜糖分发给邻近几个车间的同事。

这天傍晚回家,桌上已摆好了饭菜,一看居然很丰盛,红烧鱼块和炒白菜,明诚微微有些惊讶,洗完手明楼拉着他在桌边坐下,给他盛饭。

捧着热乎的饭碗,看着明楼的筷子夹了鱼放到他的饭上,明诚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吃饭的时候明楼总是让明诚多吃点,总说他太瘦,要把他喂胖点儿,然而在那个时代胖子是几乎没有的,因为物资贫乏,变胖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何况是像明诚这样的瘦子,那时的明楼自己也是个瘦子。

红烧鱼烧得很入味,想来这浓油赤酱还是上海人会做,只是这米饭有点夹生。

明楼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新炉子没掌握好火候,明天改进!】

可一连几天,明诚吃着这夹生的米饭心里就纳了闷了,看看煤球炉子,想着会不会是这新炉子火不够旺,他又瞧了瞧左邻右舍的炉子,这一瞧便有了对比。

这筒子楼靠南面那半条走廊住着五六户人家,家家门口都架着自家的灶台,就属他们家明楼打扫得最最干净,不染油污不落灰,也没有散落在外面的煤渣子。这一圈检查明诚心里有些抑制不住的小小得意,还是他们家明楼好,爱干净,到底是从上海来的!明诚挺着胸,挎着包,气昂昂的往外走。

【哟!阿诚上班去啦!】

【嗯!中班!】


家里只有一辆自行车,明楼的学校离得稍远一些,朝九晚五又要顾家里,所以平时总是他骑车。明诚的工厂也不远,一站路的距离,不过为了省钱,明诚选择步行。上中班的夜里,明楼总是会准时的出现在厂门口。

下夜班的明诚从厂里走出来总能看到厂门口门岗亭橘黄色的灯光下,明楼扶着自行车和门卫大爷在唠嗑。无论寒冬酷暑,风吹雨打,从未间断,有那么一两次迟了一小会儿,明诚出来不见明楼的身影便急了,加快脚步匆匆往回走,就怕明楼在路上出事,可没走两步总能看到明楼骑车而来的身影,这刚才还火急火燎焦灼的心一下子就落到了肚子里。

明楼总会带着小点心给明诚,有时是一个热包子,有时是一块烘山芋,条件好的时候两人就在门口的小摊儿吃一碗绉纱小馄饨,有时是回家一碗小米粥。

夜路不再独行,因为有了明楼的陪伴,日子在不经意间充满了期待。时间回到现在,如此过了一周之后的一天早晨,明楼告诉明诚他没钱了。

【没钱了???什么叫没钱了???】明诚急切的问道,在那个年代大家都不富裕,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听到没钱了,明诚的心里还是一抽紧,就怕是有什么事儿。

明楼把身上的毛票子放到桌上,零零散散所剩无几,一问之下明诚这才知道之前每天的伙食都是明楼从单位食堂买的!

难怪菜是可口的,饭永远都是夹生的!

难怪就他们家的灶台干干净净,这都不食人间烟火了,能不干净吗!

明诚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哪儿有人像你这么过日子的!谁家经得起天天吃食堂,你这大少爷的性子真是根深蒂固,改都改不了,说你精明吧,为了块窗帘跟老板能扯老半天,可一回头你一个礼拜就把一个月的伙食费都给吃了!】

明诚马上拉开抽屉翻铁盒子里的存货,又是一个白眼,果然粮票肉票油票都没了!

【明楼!你说!剩下大半个月我们吃什么!】

【这不……这不还有你的工资吗……】

【我的工资?这个月的房费水费工会费电费都没还没交呢!】说到这里明诚停下,跑到门外掀开米缸一看又折回来关上门,继续说道【米都只够吃一个礼拜了,你说!该怎么办!】

【我也是想你吃得好点儿……】

【你准备以后就第一个礼拜吃饭,剩下大半个月喝西北风?】

明诚还有没说的,这个月往老家的钱他都还没寄,原本他想着结婚后毕竟是两个人过日子,他一个人吃馒头可以但没理由让明楼也跟着受苦,他便打算婚后开始寄一半工资回去,如今可好,别说一半了,现在就他一个人这点工资,两个人吃饭都成问题。

面对严峻的饿肚子窘境,新婚后的二人很快迎来了第一次吵架,主要是明诚在数落,明楼在被教育。

明诚认识明楼才两个月,第一个月因为香草蛋糕饿肚子,第二个月因为吃食堂又面临着饿肚子。明诚数落完明楼一抬头看到了他们家那块昂贵窗帘,白了一眼窗帘,大叹一口气摇了摇头,他们家明楼是个很会生活,却不会过日子的人!明大少爷啊,那是一点都不会过日子!


经过深刻的检讨,食堂明楼是不敢再买,也没钱买了,他开始转战从未涉足的领域,菜市场。然而讨价还价他还拿手,凭借巧舌如簧,卖菜的婆婆大伯们常被明楼逗笑,有时也就便宜算给他了。明楼精明会算计,但不贪小便宜,他先学会怎么挑菜,同样一张肉票,别人买大排,他买肋排,跛脚婆婆的菜比别人家贵一点,但是好,他情愿买贵的。

但做饭可就难倒明楼了,以前他是少爷,下放的时候过的是集体生活,吃大锅饭,回城后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到了周末就去堂哥家蹭饭,他的厨艺就像他做的饭,夹生。

可这饭总要吃,日子总要过,不会过,那也得学着过!

这天周末在家,楼诚二人跟着邻居邹奶奶学做饭,首先这米饭做好了是要焖一焖的,不然就容易夹生。明楼在旁听着,明诚更甚,拿着小本子记着,那股子学习的认真劲儿煞是可爱,邹奶奶在前面操作,他跟着笔刷刷的写。

明楼凑过来嘀咕道【我跟你说,这学做菜是要看的,你记能记出点什么……】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看你能学得多好,别到时候学不好又去买食堂骗我说是你自己做的,我可不会上当了……】

【不就学做菜么……】然后他被明诚瞪了一眼不敢说话了,可过了一会儿明楼见明诚目不转睛专注的盯着锅里的青菜,顿时有些嫉妒青菜,便凑过去在他耳边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学做爱怎么没见你那么认真~】这次他被明诚踢了一脚。

学成后的第一天,水淹黄青菜上桌了,原本应是翠绿的青菜如今发黄的泡在这不知是水还是油的液体里。

第二天,黄青菜变成了咸黄青菜,明诚挖苦道,这青菜腌一腌可以放到冬天再吃了。

明楼就搞不懂了,为什么他的青菜就不是青的,总是黄的。

第三天他又去请教了邹奶奶,邹奶奶说这炒菜要大火快炒,时间长了菜就容易发黄。

这回明楼依样画葫芦画对了,出锅后他也懂得先要尝一尝,味道刚刚好!

学了大半天的炒青菜总算是像样了,明楼很是得意,迫不及待的想向明诚邀功,可今天明诚是中班,明楼想着这个月家里没钱,明诚肯定省钱不吃晚饭,便打定主意等会儿去接了他回来再一起吃。

他把炉子湮了,把菜放在饭上,让余温保温着,然后坐到书桌前备课。

到了明诚的下班点,明楼今天兴致勃勃的提早出门,车骑得飞快,人接到了一问,明诚果然没吃晚饭,留给了他显摆的机会。

明诚在自行车后座抱着明楼的腰,一路上听着他吹嘘自己的青菜,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着。

回到筒子楼,虽已是深夜,可楼诚家乒乒乓乓摆着碗筷,张罗着正准备开饭。兴奋的一掀锅盖,明楼傻眼了,他的青菜又黄了。

明诚见明楼难过的端着青菜进来,再一看他手里的盘子,忍不住笑了,又是心疼明楼又是笑他可爱,明楼恹恹的就像盘子里发黄的青菜。

看着发黄的青菜明楼顿时没了胃口,明诚却吃得很香,一个劲儿的说好吃。

明楼嫌弃又狐疑的看了一眼,明诚马上夹了一筷子喂到他的嘴边,这亲昵的举动顿时让明楼心情大好,原本紧紧皱着的眉头纾解了。

吃好饭收拾完,屋里的日光灯暗下,换成了床头的台灯。夜深了,明楼洗漱完回到房里明诚已经睡下,他蹑手蹑脚的整理好关灯上床,怕吵醒了对方。

不一会儿明楼感觉自己的被子被轻轻拉开,明诚钻了进来,心花还没怒放,脸颊上又被明诚亲了个香吻,这下他彻底变身成饿狼,按着明诚狠狠的吻住。

明楼是真的心疼明诚,怕他疼了怕他伤了,两人平时亲热,却迟迟没有圆房。

大木床因为两人的动作发出吱呀的声音,明诚赶紧小声提醒道【你动静小点儿!隔壁都听见了!】

【遵命~】

…………

HHH圆房ing

…………

凌晨的筒子楼里静悄悄的,明楼蹑手蹑脚的打开门,跟做贼似得左右看了看,手里拿着个热水瓶去水房打水。回到屋里,明诚裹着被子只露出了一张脸,红鼻子红眼睛的,好不可怜。

【来,我给你用热毛巾擦擦……】

【你小点儿声……】

【好好好!】

明楼又是拿盆又是倒水,看得明诚心惊胆战,就怕弄出动静吵醒了邻居。

【有没有疼?】

明诚摇摇头,拉住明楼小声说道【放那儿,明早再收拾吧……】

【行行……】明楼看着那双大眼睛,现在明诚说什么他都答应。

再次关灯上床抱住明诚,明楼的手摩挲着明诚光裸的肌肤,满足的叹道【我一定好好学做饭!】

话音刚落嘴被明诚给捂住了,明楼一掀被子,盖住了两人的头,闷在被子里一边亲吻着明诚一边说道【这样就不怕被听见了吧……】

【你有完没完……】

【明天想吃什么?】

明诚一听被气得笑了,这个月伙食费都没了,还由得他挑菜?他忍不住捏捏明楼的脸,嗔骂道【吃什么吃,吃了你还差不多!】

明楼一听还来劲儿了,厚脸皮的说道【我现在就让你吃~】见明诚被逗笑了,明楼黏糊着他又是一通腻歪,爱不释手的抱着明诚,明楼压低了声音问道【是不是我做饭好吃,你就天天钻我被窝儿?】

【你能不能有点追求!】

【我追求的不就是你吗,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把你养胖……让我看看有没有长肉~】

【别闹了……】

明楼又是上下其手,明诚左躲右闪,可就在一个被窝里又能躲到哪里去,里面不一会儿又传出了呢喃的声音,明诚的呼吸带着颤抖,想阻止又不想阻止。

明楼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又像被蛊惑般乖乖照做了……

……

……

……

tbc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青菜:那都是我的功劳啊!

评论(35)

热度(662)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