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5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前情提要:01 02 0304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05

年轻人血气方刚,一大清早,明楼神采奕奕的顶着两个黑眼圈急匆匆的拿着篮子去菜场买菜。他要上班,每天的生物钟让他准时在这个点醒来,不过今天他没那么快起。

醒来看到怀里的明诚睡得很香,睡脸上满是疲惫的神色,明楼搂着他,看着他,不知不觉再一看钟,过点了!

篮子里依然只有一把青菜,但是明楼觉得生活无比满足!

两人闹了一晚,明诚累坏了,连明楼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醒来时已经快中午,身上没有难受,想来明楼替他清理过了,家里也都收拾干净了,桌上放着早饭,明诚倒不觉得饿,就是浑身不利索,好多部位酸疼酸疼的。

又赖了一会儿床,明楼居然中午下课回来了。

【哟,还没起呢?】

【嗯……累……】

【那吃点儿东西】

明楼端起桌上的馒头,从菜篮子里居然拿出一瓶牛奶,明诚马上瞪着他,意思你居然还敢买牛奶!明楼眼皮都不抬马上解释道,【单位发的!】

明诚坐在床上啃馒头喝牛奶,问明楼【你午饭吃过了没?】

【吃过了,学校重阳节慰问敬老,我去帮忙,蹭了顿午饭还一人给了一瓶牛奶……昨晚才睡了三个小时,困死我了……】

明楼说着埋怨又得意的看了一眼明诚,明诚瞪他一脸,你居然怪我!指了指桌上的报纸和收获。明楼把报纸杂志递给明诚,嘀咕着把菜去洗了,然后洗了个脸,脱衣服爬上床钻进了靠里面的明诚的被子里。

【一会儿叫我起来做晚饭】

【嗯……】

不一会儿明楼就睡着了,明诚在外面的一侧靠着床头翻着收获,时不时的看看他们家明楼,摩挲着他的眉眼和头发,心里又爱又恨,想到他们家不合时宜的窗帘,想到明楼买食堂菜哄骗他是自己做的,他就会发自内心的想笑,一边笑一边恨得牙痒痒的给明楼掖好被子,怕他着凉。


尽管顿顿青菜大白菜,可是到了月底家里依然捉襟见肘,米缸里已经没有大米,也没有了买菜的钱,食堂乔老头的面前又出现了明楼,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回乔老头也笑了,调侃他,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小年轻不会过日子,前半月就把伙食费吃完了,哈哈,没关系,大家都这样,我们也是这么过来的!】

啃着馒头喝凉水度日,好容易熬到了发工资的日子,终于一个月过去了。


番茄豆腐,鸡蛋蒸肉饼,炒青菜。桌上的菜热气腾腾,都是掐着明诚下班回家的点热炒的。终于不是白馒头了,明诚微微有些惊讶。

【全都是我做的!】明楼抢先一步说道。

明诚忍不住笑了,挂好挎包,洗个手,耳边听着明楼说着今天买菜的趣事,无非东家长李家短,哪个学生缺课,哪个学生调皮。

两人吃着饭,明诚也说着厂里的事,某某辞职了在家准备明年春天的高考,某某家的媳妇儿怀了老二。他注意到每次说到高考,明楼的脸上总会闪过一丝不经意察觉的神色。

楼诚的小日子跌跌撞撞渐渐走上了轨道,明楼说【经过一个月的艰苦斗争,我要把你养胖的政策方针又恢复落实了】

明诚说【那你可准备好把这个当终身目标吧,我就从来没胖过……】

很多很多很多年后,楼诚的日子早就从没钱花到花不完钱,回想起过去的日子,两人常常啼笑皆非,却也时常感叹。

明楼总裁看着体重称上的数字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我努力了一辈子,都长到170斤了,你怎么还那么瘦……你这肉是不是都长我这儿来了!】


时间回到现在,这天明楼下班路过市场口,看到那里人头攒动,好不热闹,上海人爱轧闹猛的性子马上上来了,当下停了自行车挤进去看个究竟。

原来是一月一次的跳蚤市场,人群中有不少熟人,和张家的伯伯打个招呼,和李家的奶奶唠唠家常,不一会儿又遇到了学校同事,从头逛到尾巴,突然,明楼的眼里看到一样好东西!

傍晚时分,明楼在邻居几个男老师的帮助下,把一张皮沙发搬下了黄鱼车,虽是单人沙发,可个头不小,差点儿进不去门。

本来筒子楼里家家户户就是芝麻绿豆大小的地方,现在家里多了那么个大沙发, 其他的家具都要移位。好在本来就没几样东西,明楼把沙发靠里放在床尾,把五斗橱也贴到了床尾,豆腐干大小的地方还被他隔开了,这样人家不会一进门就看到他们家的床,平时门开着,外面有人走动也看不到他们睡觉的地方。

只是方寸之间一下子被挤得满满当当,明楼插着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得意的叹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

家里添了个大物件,明楼第一件事就是大扫除。拿着桶子拖把抹布,明楼戴着围兜挽着袖子,里里外外一通擦洗,最后那张沙发更是用酒精棉花仔细消毒了两遍才满意!

没有了温饱问题,明大少爷自然就想到了风花雪月。情到热时,他们家那个大木床总是会发出不合时宜的吱呀声,明楼倒是无所谓,但是明诚脸皮薄,又怕筒子楼隔音不好被隔壁邻居给听去了,总是羞怯至极放不开。

在市场一看到这张沙发,明楼一下子就想到明诚,满脑子的旖旎,当即砍价买下又雇黄鱼车搬了回来。

翻箱倒柜找了两条结婚时亲友送的大毛巾,沙发背上铺一条,座上铺一条,想着夜晚他们家明诚在沙发上的风情,明楼忍不住看向了墙上了挂钟。

坏了!都这个点了!明诚该放工了!

明楼放下袖子,收拾了东西急匆匆的骑着自行车去接明诚,刚走到门口又快步折了回去,把锅里一个小山芋用手帕包了踹上。

傍晚在厂里的时候就听到几个同事在窃窃私语说着他们家明楼,明诚也没细听,晚上在厂门口见到来接他的明楼,那笑得一脸开花的样子,明诚就知道准有事儿!

明楼还一副藏着掖着的样子,明诚也不问,坐在车后座,一手搂着明楼,一边啃着山芋,心想,看你能捂多久!

一进家门,明诚看到那张沙发瞬间傻眼了,现在的他已经被明楼锻炼出来了,不是结婚前一块蛋糕就被糊住眼的傻小子,明诚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沙发怎么来的?!

明楼献宝似得说道【我买的啊!】

【我问你多少钱买的!】

明楼得意的朝明诚比了一个二,【二十块!】

【二十块!!!】

【对啊!才花了二十块!!你要知道这皮沙发在以前旧社会可得卖好几百块大洋,现在新社会就是好,只要二十块!虽然是旧货,可我看还挺新的!】

明诚被明楼气得翻白眼,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发现明楼的脑回路他是真理解不了,他指着沙发压抑着怒火问道【那我问你,你买这玩意儿干嘛!】

【你不是总嫌弃床的声响大么……我们可以在这上面亲热啊~】

嘭!明诚怒拍桌子,饭都吃不饱了居然还想着那档子事儿!

明诚指着沙发怒道【给我回去退了!】这理由让他气得肝疼,翻白眼的力气都省了,可明楼接下来的话更让他吐血。

【我退哪儿去啊,我花三块钱雇人车回来的,你就别闹了!】

【我闹!?你明大少爷出手还真是大方,车个沙发给三块钱,一下子就花了大半个月的工资,谁在胡闹?有你这么过日子的吗!】

明楼不服气,他也有他的理由,【我都算过了,我们俩工资加起来到下个月发工资之前不会饿肚子的,最多少吃两顿荤菜……】

明楼一边叨叨的给明诚算伙食费,明诚听着只觉一个头两个大,【明楼,你的钱全都是用来吃饭的吗?!房费水费工会费电费,统统都不用交的咯!】

明诚这么一说,明楼愣住了,难怪总想着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原来他把这些给漏了!

【哎呀!我,我把这些给忘了,那,那怎么办……】

【怎么办?啃沙发皮!】明诚赌气的说道。

明大少爷是真真不会过日子,谁跟了他谁倒霉,明诚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倒霉蛋!

夜晚,明诚卷着自己的被子面壁睡着不理明楼,身后传来明楼的声音,【你别生气了,总有办法的……转过来,我们说说话……】

【抱着你的沙发去!】

风花雪月是彻底没了,温饱还成了问题,明楼叹了口气关灯睡觉。

日子难过慢慢过,熬呗!青菜白菜至少还有菜,那张沙发倒是没落灰,不过也没发挥明楼原本想要的作用。本来他们睡觉,换下的衣服都放在凳子上,现在床脚有了沙发,就堆在沙发上。

只是这张豪华的大沙发杵在小家里,除了和那块呢绒窗帘配,其余怎么看都是个别扭,有时明诚感觉这屋子里的沙发和窗帘就像明楼,他们应该在亮堂豪华的大屋子里待着,而不是蜗居在这筒子楼里。


很快就到了月底,明诚又在苦恼着该怎么办,快年底了厂里增产他工作忙,明楼学校里正在教改,也忙,他们俩都没时间去食堂帮工,这剩下的日子吃什么?

这天明诚听到一些本地的同事们在说城郊菜地开始收菜了,他灵机一动问后勤借了一辆黄鱼车打算休息日去乡下的菜地碰碰运气。

明诚没有告诉明楼,可黄鱼车往车棚那儿一放,明楼见着便问了。

【你就别去了,你是大少爷,这种粗活还是我去干吧】

【你说什么呢……还在生我的气啊?】

【……你真要去?】

【那当然!劳动不分贵贱!我以前下放的时候也是干过农活的!】明楼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休息日的一大清早,天还没亮,楼诚二人就推着黄鱼车出发了。到了菜地里,许久不见庄稼的明楼顿时一阵反胃,那股子他永远习惯不了的粪便化肥味道熏得他喉咙里发毛,只能强压着那股恶心感。

明诚见了明楼脸发绿的表情也不忍心,说道【你站到上风口去待着吧,别下来了】

【那怎么行!没事的,过会儿就好了!】

明楼用毛巾捂住口鼻,衣服兜着头,用袖子扎紧固定住,缓解刺鼻的气味。明诚笑他像个贼,两人一起挑菜,互相攀比自己找到的好叶子,互相给对方擦汗,说说笑笑,很快到了中午。

黄鱼车装了满满的一车子菜叶,明楼在前面推,明诚在后面扶,两人沿着乡下农田间的土路一路坑坑洼洼着走在回家的路上。

忙了一整个上午,出门前只吃的一个馒头,两人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快到家的时候饿得前胸贴后背两眼发绿,看到卖面条的摊贩,两人默默互看了一眼,咽了咽口水,继续推着车回家。

到了家,明诚把这几天吃的菜单独捡出来给明楼拿去炒了。等明诚在院子里铺好菜晒着,明楼的午饭也做好了。两人一顿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晒好的菜叶撒上盐,一层一层的压紧,最后倒进腌菜水,整个的压得严严实实,明诚盖上缸盖, 明楼在盖上压上一块大石头,三四天后,等他们新鲜的菜叶吃完,就能吃腌咸菜了。

【你别说,我还特别爱吃这雪里蕻炒毛豆子,过泡饭那是最鲜了!】

【天天吃也吃不厌?】

【吃不厌!我们上海人就喜欢吃泡饭~】

【这一缸够你吃到明年开春了!】

【哎呀多亏了你这一缸菜,不然我们就要啃沙发皮了~】


除了菜叶,明诚还跟农民买了些葱蒜和土豆,回来的时候在乡间路边捡了几个破瓦罐子,在院子里挖了泥,在他们家的小阳台里种上,明楼平时在书桌前备课,一抬头便能看到自家的盆景,心里万分庆幸自己娶到了明诚。

一个星期后,雪里蕻腌好了,盆栽里的葱也长出来了,明楼看着这些绿油油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于是他的魔爪伸向了嫩葱,把他们变成了一罐子葱油,晚饭给明诚来了一碗香喷喷的葱油拌面!

这天晚上,他再次赢得了明诚的欢心!只是第二天一早……

【明楼!我的葱呢!你怎么把葱都拔了!!!】

【没有葱哪儿来的葱油拌面啊……】

【你就不能用剪的啊!非得连根拔!】

【…………】

tbc

评论(35)

热度(645)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