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8

前情提要:01 02 03040506、07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08

亲热后,两个人都懒在床上不想起来,有情饮水饱,可到了饭点这肚子开始咕咕叫抗议了。明诚灵机一动想起一样好东西,他从床上爬起来翻过明楼,在柜子里翻找。

明楼以前说巧克力顶饿,想必这个东西肚子饿的时候吃定别有一番滋味,他从箱底翻出一个铁盒子,明楼见着正是他们结婚时明诚当宝贝藏起来的,他很好奇里面是什么。

可是明诚哐当打开盒子后却傻了眼,他珍藏着的是他们结婚时的巧克力,他一直不舍得吃,却不想已经发硬霉变,之前每次打开看看都好好的,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坏了。

明诚心疼得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

明楼见他没动静,好奇的过来一看却笑了,说道【你看你不舍得吃,捂着都长毛了吧!】

不知怎的,明诚觉得这是自己的忽视,就像他一直忽视了明楼对他的好,才会造成误会,伤了明楼的心,明诚越想越自责,眼泪就流了下来,巧克力那么贵都被他捂坏了,明楼对他的心更是他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也被他伤了。

【好好的怎么哭了!】明楼以为明诚是心疼巧克力坏了,赶紧搂过来安慰道【不就是一块巧克力嘛!瞧你哭得那么伤心,坏就坏了,下个月我开始代课,咱们有钱了再给你买!】

明楼这么一说,明诚却哭得更凶了,转过身趴在明楼的肩头哭得像个小孩儿,这下可把明楼给心疼坏了,抚摸着明诚的背,轻声哄着问道【怎么啦?怎么啦?哎哟,站在外面可别着凉了!】两人挪回床上捂着。

明楼越是哄,明诚越是哭得凶,看着明楼一脸心疼的样子,明诚紧紧的抱着明楼,哭得哽咽着说道【我不舍得你……不舍得……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小哭包……可别哭了】明楼轻轻拍着明诚的背,替他擦掉满脸的泪水,【知道我对你好,你这么哭,我不得心疼?好了,不许哭了……】

明诚也不想哭,可就是止不住,他恨自己怎么哭得像个小孩儿,泄愤的方式就是锤了明楼一拳,那幼稚的举动把明楼给逗笑了,然后他自己也觉得好笑。

【你常说我不会过日子,我离了你可怎么办?】明楼捏捏明诚的鼻子说道。

【我也离不开你……】明诚抽噎着说道。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两个眼睛开大炮!你躺着,我去把饭给蒸上,不然饿得你胃疼】

【嗯,快去快回……】

昨天说着要离婚的人,今天明楼去蒸个饭不过两分钟都要人快去快回,那黏糊劲儿就怕明楼飞走似得。

刚才还说新年的第一天不要在床上度过的人,现在中午都过了还抱着他们家明楼腻在床上。

【明楼……不考大学,你会后悔吗?】

【我们结了婚成了家,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我怎么会扔下你呢?】

【就算你现在不后悔,可是以后呢?】

【阿诚啊, 我明楼是个有担当的人,就算以后过得不如意,我也不会把错误归结于放弃高考这件事上,所谓后悔很多时候都是一种无能的表现,从而抱怨自己过去的某些选择……我们俩是一加一大于二,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路是人走出来的,高考不是唯一一条路……你看至少我们现在后半个月不用青菜白菜饿肚子了不是?】

明楼几句话就把明诚唬得一愣一愣的,心思细腻的他品味着明楼的说辞再对比之前听到的那些,觉得他们家明楼和别人就是不一样!有思想有见地!

【我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当好这个家!】

【是~明大少爷这个家当得是越当越好了!】

一天一夜,楼诚二人弥补了小半个月亏空的温存,大米饭的香味飘来,两人都觉饥肠辘辘,家里没什么吃的,只有昨天剩下的大排汤汁,明楼挖了两块猪油,兑了些酱油,煎俩荷包蛋,就着那汁水拌了热乎的米饭,明诚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饭,就差连锅子都吃了。

明楼看着狼吞虎咽的明诚,笑着摸了摸他的脸说道【看你吃得那么香就是我每天烧饭最大的动力!】

明诚抹抹嘴有些不好意思,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你……不辛苦吗?前天我听到隔壁李老师两口子就为了烧饭的事情吵架……】

【不辛苦~烧给你吃怎么会辛苦!】


吃完饭两人一起收拾屋子,把昨晚弄脏的床单和脏衣服一起换洗了,新年的第一天换上了干净的床单和被套。两人在院子里一起洗衣服,明楼洗,明诚漂,洗完衣服,明楼负责拧干,明诚负责晾起来。

路过的街坊邻居和他俩打招呼,明诚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昨天他们吵架左邻右舍肯定都听到了,现在他的眼睛还有些红肿,明楼却调侃道【你看你,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明诚端起盆撂下一句嘀咕【你可不就欺负我么……】

明楼在后面跟上,贼兮兮的小声问道【那你说说,我怎么欺负你了?】

明诚俊脸一红,瞪了明楼一眼,骂道【讨厌!】


元旦过后,北方冷空气来袭,气温骤降,明诚在手里呵了热气搓了搓,墙上的日历纸又翻了一页,他看到这一页上面明楼写了两个字,房费,便转头督促明楼别忘了交费,明楼却说已经交了,这字是上个月写的,以前总是拖到最后一天去排队交,这个月手头宽裕了些便早交了。

要说从北方乡下来到南方城里,让明诚最最不习惯的就是这个气候,南方的冬天是最最难熬的,那叫一个冷啊!屋子里就像冰窑,里边和外边一样冷,刺骨的冷,穿多少衣服都不管用,这冷就像钻进了骨子里。还经常下雨,这雨一下,西北风一刮,冻得他牙关都直打颤。

【你啊,别整天抱着个热水袋,这手不能搓,容易生冻疮!那么好看的手……】

【冷啊!你怎么就不怕冷呢?】

【我从小在南方,习惯了呗~】

【太冷了……每年冬天我都觉得自己要熬不过去了……】

【胡说什么呢,你冷就床上窝着去】

【被窝像个冰窟窿……】明诚一边铺床一边嘀咕,瞟了一眼明楼,嘟囔道【你陪我!】

【我这还要备课呢!跟你窝一块儿我还能好好看书吗?】

【哼……你就这点心思……】

两人打情骂俏,明诚故意钻进了明楼的被子里,得意的朝书桌边的人瞧瞧,扔个小白眼。

明楼指指他,笑着“狠狠”的说道【等会儿收拾你!】

明楼是最喜欢冬天的,他们家阿诚怕冷,到了冬天就爱粘着他,所以到了后来,他一向是不喜欢那些什么小太阳,暖手炉,电热毯,暖风机之类的东西,其中电热毯更甚,楼诚家是不用的,明楼说这东西用多了对身体不好,而且危险,万一漏电了怎么办,一直担心自己变电烤鱼这晚上还怎么睡踏实!

对了, 他连暖宝宝都讨厌,两手一摊对明诚说,我不就是你的暖宝宝吗!

那时的明楼已是改革开放后上海滩上响当当的成功人士,第一代成长起来的中青年企业家,四十出头的他却被明诚指着鼻子笑骂他不要老脸,一把年纪了说自己是暖宝宝!明诚嘴上说着,手上一边给明楼的后背贴上暖宝宝,再伺候他穿上西装。外滩边上的露天酒会可是很冷的!

不过那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时间回到现在,东方明珠还没崛起,金茂大厦也没拔地,楼诚还窝在他们筒子楼的蜗居里,简陋的大木床上,两人依偎取暖。

一场冬雨,一场寒,元旦之后春节的脚步也日益临近,明诚的心底里却隐隐不安起来,他和明楼结婚的事情只拍了个电报简短的告诉桂姨她们,结婚这两三个月因为要维持他们的小家,他没有往家里寄钱。这事始终是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明诚想着找个机会跟明楼商量商量。

这天午休的时候工友告诉他传达室有他的信,明诚便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果不其然是桂姨拍电报来催了,明诚看着手里的电报,忧心忡忡。

到了一月十日,明楼发了工资后第一件事就是去食品商店花五块钱给明诚买了两板巧克力。那时物资稀少又金贵,这两块巧克力是明楼月头跟营业员打了招呼,特地留着的。

明诚看着巧克力,心里感动,更是说不出的甜蜜,微翘着唇嘟囔道【你又乱花钱了……】

【我是怕有人哭鼻子!】

【谁哭鼻子了……你当我小孩儿啊……】

【来~吃一块~】明楼拆开银色的铝箔糖纸,掰下一小块巧克力塞到明诚嘴里。

【唔……我说你买一块就得了,还买两块……】

【我这都是算好的!】明楼把巧克力比划给明诚看,说道【一板十六格,一天吃一块,一个月正好两板,这东西稀罕,去晚了就没了!现在冬天,放窗台上不会坏】

【都给我吃了,你不吃啊……】

【我不爱吃甜的……唔!】

明楼话音刚落就被明诚吻住了,一个满口香浓的巧克力味儿的吻。

【好不好吃?】明诚红着脸轻声问道。

【嗯~还要吃……】

巧克力被放在桌上,后面沙发上明楼把明诚抱在腿上,两人亲热得比巧克力还腻味。

晚上,明楼抱着明诚说着自己的打算,【马上就要过春节了,最近手头宽裕,我想给你做两身新衣裳,和裁缝铺的张师傅打了招呼,我们休息天去量尺寸】

【给我做什么衣服,你要上讲台的,你不做吗?】

【结婚时候新做的中山装,我穿着不是挺好嘛】

【不行,总得有换换的,你是老师……别给我做了,你做吧】

【那一人做一身!】

【你钱多啊!】

【你那么怕冷,棉袄总要一件吧……晚上有我暖着你,白天可怎么办……】

说这话的时候被窝里的两人刚做完,正热乎着,明诚回头就给明楼脸上捏了一下,嗔骂道【晚上缠着我不算,白天还想缠着我!】

【今天可是你先亲我的啊!】

【我就亲了你一下,你!】后面的话明诚羞于启齿。

【我怎么啦~】明楼厚脸皮的问道。

明诚嘴上说不过,手底下在明楼腰上掐了一把,不满的嘀咕道【真不知道你吃的是巧克力还是春药……】

【谁让你个小色鬼勾引我……】

【我色?!】

【你不色?你不色这里那么湿?】

【你!你你!】

【我怎么啦!】

【哼!】

明诚说不过明楼,逃回自己的被窝,刚钻进去就一哆嗦。过了一会儿见身后的人没跟过来,也没动静,便故意说道【冷死了……越睡越冷……也没人心疼……】

明诚知道自己是吃定了明楼,果然明楼掀开他的被子就要把他捉回去,明诚推搡着不肯就范,明楼索性被子一掀,钻进了明诚的被子。

明诚笑着要把他推出去,拒绝道【干嘛呢,你这色鬼钻我被窝!别别,你别过来!谁过来谁色鬼!】

【小坏蛋!知道编排我了!看我怎么教育你!】

【啊!你干嘛!唔嗯……啊……你讨厌……】

【哪里讨厌了?我看你这里挺喜欢的~】

【哼……嗯啊……】

【小色鬼……】

【你才色……】

…………

HHH

…………

tbc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桂姨:呵呵,我让你们小日子过得开心!

评论(32)

热度(600)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