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06、07

昨天的06被xx了,评论也没了,心疼/(ㄒoㄒ)/~~

今天放在一起, 看过的小伙伴接着看下去,07在下面

====无奈の分割线====

前情提要:01 02 030405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06

又熬过了一个月,终于到了发工资的日子,经过前两次的教训,现在楼诚家的规矩是除了平时买菜吃饭,买大物件需要两人的共同商量,决不允许明楼善做主张。从明面上看,钱都在明楼手里,其实背后管着的是明诚,包括到了以后也是这样,很多人是看不明白的,但精明的谭宗明知道,伺候好了阿诚叔叔,到了明楼那儿是一切好说话,所以他从明楼身上学到的最多,明楼几乎把他当半个儿子在培养,只是谭宗明不知道的是,这方针都是当年的血泪经验总结出来的。


农忙收季结束后,枝丫的树叶开始泛黄,冬天的脚步渐渐临近,十二月的大事是来年春天高考的报名,明诚在厂里的布告栏里看到了通知,心里五味杂陈,像他们这些没什么文化的工人大多也就凑个热闹看看,虽然明诚心底有着小小的火苗,但他知道那是不切实际的希望,他只有初中毕业,何况还是从农村来的,可是明楼不一样。

如果明楼去参加高考是一定能考上的, 而且这也是他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一辈子窝在这种小城市当一个不入聘的老师,对明楼来说实在是屈居了。

可是如果明楼去念大学,回了上海,他们俩分隔两地,几年时间和离婚没有区别。大上海的花花世界是明诚从未见过,只从旁人的言语中窥得些许,明确却是在那里长大的,相比之下他只是一个工人,是时代的原因撮合了他和明楼在一起,他们之间……有爱吗?

最近明楼变得很忙,说是系里经常开会,好几次明诚回家,饭菜做好了放桌上,明楼却还在学校加班。不过每逢他上中班放工,明楼总是会准时出现在工厂门口接他回家。明诚注意到明楼书桌上的书变多了,除了原本他教授的英文课,还多了很多数理化的书籍。

这天倒班后回到家中,桌上放着做好的晚饭,明楼又不在家,明诚在他的书桌上看到了高考的报名表格,心中顿时被压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透不过气来。

明诚拿着那几张报名表坐在家里那张突兀的大沙发上,看着眼前的窗帘,苦笑着心想,如果没有结婚就好了,如果当初一开始就拒绝就好了……

大家都知道阿诚家的明楼是上海来的大少爷,是念过书的人,一口流利的洋文,时下最热门的话题就是高考,明楼自然是话题的中心人物,更有甚者说明楼就是这届他们这儿的高考,状元,几乎每天都有好事者向明诚打听明楼是不是参加高考,报考哪个大学。有的人说明楼肯定会考回上海,也有的人说不一定,清华北大也有可能,最后求证到明诚那里,明诚只能说还没定。与此同时另一种说法也暗地里在工友们中蔓延,明楼和明诚结婚就是为了高考的报名资格,等考上了就会把明诚这个乡巴佬一脚给踹了,对于这样的说法和好心人的提醒,明诚也只能笑笑。

厂里开动员大会,鼓励工人们踊跃报名参加高考,还办起了学习班,向隔壁大学图书馆借了一批工具书,作为明老师家眷的明诚,被安排和几个工友一起去那边搬书。

零头的明诚想去跟馆长打个招呼,走到办公室门口却听到里面传来了明楼的声音。

【今年我们大学参加的人比去年多了一倍,这是好事啊!】馆长说道【动员大会开了几次,总算没白费,这还得多亏了你!】

【哪儿的话,您还跟我客气什么!】

【哎呀明楼啊,这次可都指望你了!】

【别别别,可别给我那么大的压力!】

【你明楼,肯定行!】

…………

明诚转身离去,快步走到门口深呼吸了两口,才发现自己有些微微的颤抖,心跳的很快,突突的抽疼,眼前的情形让他突然愣住了,他仔细的环顾四周,打量着那些建筑,明诚明白自己正置身在大学的校园中,和他的工厂不同,这里充满着学术气息,只站在这里就能感觉那股力量,他也渴望有一天能上大学,但这对他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冷风吹来,明诚打了一个哆嗦,胃里泛起一阵难受。

到了晚上,明楼推着自行车准时出现在工厂门口接明诚下班,一看他捂着胃脸色不好就急了,问道【怎么啦?怎么脸色不好?】

【没事……】

【胃疼了?】

明诚摇摇头坐上自行车后座,说道【赶紧回家吧……】

明楼叹了口气说道【你是不是又省钱不吃晚饭了?我就知道你……给你留了饭菜!】

明诚坐在后面,紧紧的抱着明楼的腰把头靠在对方的背上,心里犯起了苦楚,不知道这样的温柔能享受到几时,他是真的不舍得……

果然炉子上热着两个碗,一个水蒸蛋,一碗米饭上面盖着肉糜茄子。明楼这个人是很讲究的,自从“学成”之后家里就再也没见过发黄的蔬菜,他总说本来吃的东西就少,每月就那么点工资,当然要做得好吃点,他的厨艺也愈发精进。

明诚心里有事,自是吃不下饭,可把明楼给急得,【那你把蒸蛋吃了!】

【不吃了……】说着明诚拿着洗漱的脸盆和牙刷去了水房。

明楼把饭菜放进饭盒里,明天带饭。

明诚上床睡觉的时候明楼还在书桌前翻阅着崭新的试卷,见他上床睡了,特地凑过来瞧瞧,他知道明诚不高兴,可性子又隐忍,只得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啦?是不是厂里工作太累了?】明诚摇摇头,明楼叹了口气,摸摸明诚的脑袋,轻声说道【你这样我要操心的……】

明诚卷了被子缩了脑袋躲开明楼的手,嘀咕道【谁要你操心了……】

明楼低头要亲明诚,也被明诚躲开了。


中午的时候大家在食堂门口排队拿自己蒸好的饭盒子,打开铁盖子,虽然还是昨天的菜,但是饭上多了一个荷包蛋。

【哟!阿诚啊菜色不错啊!】

【是啊,你们家明老师对你真好!】

【可不,你看三车间的班头家就在闹离婚!】

【离婚?那么严重?】

【还不是高考闹的,他们家刘老师,教文学的,以前好像也是知识分子家庭出来的】

【听说是要考北大呢】

…………

明诚拿着饭盒到走到食堂外面的小花园,秋天的落叶萧瑟飘零,他扫了扫石凳子上的树叶想起了第一次和明楼见面的情景,当时的明楼拿着手帕擦拭石凳子,他就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明楼是个对生活有追求有讲究的人,而他是在底层挣扎的人。

又到了月尾,家里的开销又开始紧张起来,明楼一个月三十块工资加五块钱粮油补贴,他一个月三十八块,两个人加起来日子仍然过得紧巴巴的,可谁家不是这样呢,都是月底问公会借了钱,月初发了工资再还上,前两个月实在困难得没米下锅的时候,明诚也和明楼提议过去公会借,可是明楼不肯,说是借了钱就难免一直借下去,心里总是不踏实,他没有这个习惯,硬是不肯“调头寸”

这个月虽然不至于像前两个月,但明楼花起钱来还没掌握好个度,餐桌上的肉沫星子没了,又变成了一顿青菜一顿白菜,明楼懊恼,觉得自己没有分配好,这几日饭桌上唉声叹气也变多了,明诚觉得自结婚以来明楼里外操持着这个家, 着实为难他了,如果还是过去一个人过日子的话,想必就没有那么多烦恼,要是上了大学有了同窗就更多姿多彩了,知识可是精神食粮。

周末原本是休息日,可是明楼被邀请去了一个学习会,到了下午明诚骑自行车去接他。

学校的花园里,榕树下的读书角,明楼和几个同事同学高谈阔论,远远望去指点江山,意气风发,旁边的人听得一脸崇拜,这才是原本他明楼该有的样子,而不是跟他窝在筒子楼里整天为了柴米油盐发愁。

远远的,明楼看到他来朝他招招手,明诚往前走的步子却有点迈不开。从乡下到城里,他一个乡下人难免受人白眼,但明诚从不在乎这些,因为他没有空去在乎,他要拼命的往前爬,走得越远越好,逃离那个地狱般的地方,在城里站稳脚跟。

可这大学的门就像一道无形的高墙横亘在他和明楼中间,无法逾越。

明诚琢磨着在明楼开口前跟他说清楚,因为这几日他感觉明楼察言观色似乎也有话要跟他说,如果他先开口的话,明楼好做人一点,他自己也能有点尊严,有个台阶下。

大后天就是元旦,大家都趁着最后把攒的假期调休了,厂里中午开始工人们就陆陆续续的放工回家,返乡的返乡,偌大的厂子里门可罗雀空空荡荡,明诚却留在车间没有走,虽说组长早就放了他的假,但总要有人留守到最后,他便主动替组长留下站最后一班岗。是的,明诚不想回家,因为他准备在今天跟明楼摊牌。

原本明楼以为明诚会早放工回家,早早的做好了晚饭,却不想等到傍晚他才姗姗来迟。

明诚一进门就看到桌上放着红烧大排,心下一惊,家里哪里还有钱买肉,可转念一想又明白了,便没说什么。

明楼见明诚看到红烧大排都没有发问,联想着这一个多星期以来他总闷闷的,对自己也是爱搭不理,细心的明楼便知他一定有心事,不知是不是自己这段时间太忙疏于照顾,正好学校今天开始放假了,两个人可以好好温存一番,为此明楼特意买了明诚爱吃的大排,做了一顿好吃的。


07

两人都知道对方有话要说,却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互相之间无声的推脱略微显得有些尴尬,明楼是兴致勃勃的。明诚觉得明楼终于可以参加高考所以内心喜悦,他也为他高兴,可想到即将到来的分别,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这几天来,明诚想过无数的可能, 他可以等明楼,等他学成归来,或等明楼接他过去,明诚把所有可能的方案都想了一遍,想必明楼提出的方案大抵也是如此,

可这些都不是明诚想要的,他既不想拖累明楼,也无法一个人苦苦等待,未来的一切都是个未知数,在期盼中煎熬着,那种苦比忍饥挨饿还要苦,明诚比谁都清楚。

所以明诚提出了离婚。

【什么???你再说一遍?!】明楼惊讶得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们离婚吧】明诚冷着脸又重复了一遍。

这下明楼听清楚听明白了,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脸色也变了,吼道【胡闹!】

自从认识明楼,明诚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脸色那么难看,心里顿时七上八下很不安,硬着头皮问道【你不是也有话要跟我说吗?你说吧】

【为什么要离婚?】

【我们俩……终究过不到一块儿去……】

【是!我是不会过日子,但我不是在学吗?】

明诚也懒得辩解,嘀咕道【你要这样认为也行……】

【什么叫我要这样认为也行!哪儿有人动不动就提离婚的?!你以为结婚是儿戏吗?你也二十出头的人了,做事情就那么不负责任?】

明诚被明楼疾言厉色的一顿数落,忍不住吼道【就算现在不离婚,以后也会分开的,与其这样不如趁早了断,我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你就对我那么没有信心???我们结婚才三个月!】

【……我是对我自己没信心……】明诚轻声说道。

【什么???】明楼皱着眉头问道,声音也不由得大了许多,【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总之,我不想拖累你,你能考上大学,我也为你高兴……】这样也算是好聚好散吧……

明楼总算是听明白了,明诚以为他要去考大学!明诚的误会让他心里有些失落,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房间里从两人争执到变得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儿明楼沉声问道【你就真的舍得我?】

不舍得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分开……明诚垂着头不说话。

【我以为你至少是喜欢我的……】

【我……喜欢,又怎样……】明诚嗫嚅着说道【你去了那么远的地方……】

【我要去哪儿了?什么那么远的地方?】明楼瞬间提起嗓门打断明诚的话,斥责质问道【搞了半天原来这一个多星期你对我那么冷淡是以为我要去参加高考?谁跟你说我要去高考了?!你问都不问我一声?!】

明诚这下懵逼了,疑惑的看着明楼问道【你,你没有要去高考?】

【所以这就是你要和我离婚的理由???】

【我,我,我看到你桌上的报名表格了】明诚结巴着说道。

明楼一拍桌子站起身怒道【你这脑袋瓜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你对我就没一点点感情?说离就离?】

这下明诚慌了,摇着头,可还没等他辩解又被明楼抢白了。

【是!一开始工会刘大姐找到我和你相亲,的确说起过结婚后可以改善成分参加高考,可你觉得这是我和你结婚的理由吗?!我明楼是这样的人吗?这次高考报名是有我的份,但我没有报名,我和你结婚是喜欢你……我知道我不会过日子,让你跟着我受苦了,这段时间那么忙,是因为校长知道我不去参加考试,做我的思想工作,我拒绝后又提出找到我带高考辅导班,超出的课时一节课一块钱,这大排就是我预支了下个月的代课费买的……】

明楼说完转身离去,邻居们听到明老师家吵架都探头探脑的张望着。明诚呆呆的听完,眼泪早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原以为明楼出去拿东西,可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影,明诚才反应过来明楼走了,抹了把眼泪,不顾左邻右舍的眼光和询问,赶紧追了出去。

走到门口一看车棚里自行车还在,明诚松了一口气,说明明楼没走远。

天色已晚,路灯下,明诚骑着自行车兜转在筒子楼附近,不见明楼的身影,便跑去了明楼他们学校,门卫的大爷说没看见明老师来,明诚掉转头准备回家,怕两人错开,明楼回去了看不到他。骑着骑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明诚又掉转头往另一个方向骑去。

晚上的西海公园很安静,只有草丛中的蝉鸣声,明诚把自行车靠在门卫室,三两下翻进大铁门往湖边走去,公园里只有零星的几盏路灯,地上铺着厚厚的落叶,踩上去嘎吱作响,月光穿过光秃秃的枝丫照在小路上,在湖边亭子下明诚看到了明楼,忽明忽暗的红色星点,明楼正蹲在那里抽烟。

【回家……回家吃饭了……】

明楼见他来了,拍拍裤子站起来什么也没说。

明楼的裤兜里总放着烟,但那是发给别人的,平时他自己是不抽的。明诚几次想开口,可见着明楼的脸色话又咽回去了,两人回去一路无话。

这是第一次明诚见到明楼生气,他小心翼翼的大气不敢出,回到家饭菜早冷了,明楼把饭菜热了,两人坐下吃饭,明诚嘴里吃着大排却味同嚼蜡。

晚上睡觉的时候,关了灯后明诚拉拉明楼的被子想跟他道歉,可明楼就像他前几天那样,被子一卷面朝外不理他。


第二天明诚醒来时,明楼已经去学校了,桌上给他留了早饭。

走在去工厂上班的路上,明诚回忆起结婚以来的点点滴滴,一晃三个月,却觉得自己一个人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明楼对他的体贴,明楼对他的好,想着想着,明诚感觉心口被堵住了,难受的很,他想起昨天明楼脸上受伤的神色,愧疚感铺天盖地的袭来,他明诚这辈子没有亏欠过任何人,如今却辜负了明楼对他的一片心,伤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爱他的人,该怎么办呢……

平时两人工作忙,明诚三班倒,一起窝在家里的时间总嫌不够多说不完的话,现在两个人放假了,却冷战了,主要是明楼不理明诚,明诚又不知怎么开口,每次想说什么,刚一开口明楼就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弄得他手足无措,特别尴尬。

明楼看着明诚畏畏缩缩一脸小心翼翼,吃了闭门羹后一副快哭的表情,心里虽然窃喜却也心疼,好几次想着要不顺着台阶下,就算了,可一想到对方要跟他离婚,又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明诚一口吃进肚子里。

日子如是过了两天,眼看着明天就是元旦了,家里却一点过节的气氛都没有,明楼在书桌前忙着他的课业,明诚在桌边看书,家里静悄悄的,手上的书看了半天还在这一页,明诚心里也急,就怕明楼从此后真不理他了。

吃过晚饭后两人轮流去澡堂子洗澡,明诚回家后收拾着换下来的脏衣服,然后看到一直被衣服掩盖的沙发,联想到明楼买沙发回来的初衷,明诚脸红了,又瞥见窗台上的雪花膏,都小半个月了,那绿色的铁盖子上都落灰了……

明楼洗完澡回家明诚已经睡下了,他把自己的脏衣服扔在盆里准备明天一起洗了。

关灯上床睡觉,果然不一会儿,身后的人戳戳他,明楼不理,身后传来了明诚赔小心的声音,【明楼,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明天就是元旦了……你要今年的气生到明年去啊?】

明楼不说话,身后的被子被拉开,明诚钻了进来,热乎乎的身体从后面抱住他,软语说道【你一生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才不知道该拿你怎么……】明楼话说不下去,因为他转过身发现明诚没穿衣服,他刚钻进被子,被窝是冷的,可明诚的身体是暖暖的,他本能的搂住。

怀里的人马上紧紧的贴上来,飞快的亲了他一口,说道【我们和好了好不好……如果新年的第一天就吵架,以后一年都会吵架的……】

明楼心想,这小坏蛋居然会色佑了!他明楼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吗!可手往下一摸,小坏蛋居然全是光着的!被窝里还有一股雪花膏的香味,不用看也知道底下的春光,明楼心猿意马可面上还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故意沉着声音问道【如果我说不好呢……】

怀里的身体立马僵硬了,明诚不说话,抱着他的手臂却收得紧紧的,把脸埋在他胸口,一副豁出去不和好也赖着他的样子。

明楼心想,这次不把你收得服服帖帖的我就跟你姓,让你以后还敢跟我离婚!

明诚不知道明楼的心思,心想着两个人都亲热了那就是和好了,却不想被明楼摁着狠狠的欺负了一顿。

…………HHH

【这小半个月的帐我们好好算算!】

【我,我知道错了……】

【可别以为哭鼻子就饶了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离开我!】

【不敢了……】

HHH…………

从沙发上到床上,从旧年到新年,房间里暧昧的……和喘息一直没停,最后明诚沙哑的声音呢喃带着哭腔,摇着头再三保证以后绝不敢提离婚,明楼才勉为其难放过他。

【以后再也不许提离婚,知不知道?】

明诚猛点头。

【还想不想离开我了?】

明诚猛摇头。

明楼在明诚的唇上又亲了一口,【以后再敢胡思乱想,家法伺候!】

明诚靠在明楼怀里可乖乖听话了,又软又糯让明楼想到了汤圆儿,揉着揉着就想捏两下咬一口,怎么都爱不释手。

沙发上凌乱一团,仿佛在诉说着自己总算派上了用场。

两人又回到了躲被窝里说悄悄话的日子,新年的第一天,第一缕阳光,明楼搂着明诚,两人熟睡着,嘴角弯弯,不知在做什么美梦。

可醒来后明诚想起昨晚,羞窘着逃回了自己的被子,偷偷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才穿好就被明楼长臂一伸给捞回怀里。

【起那么早?】

明楼沙哑慵懒的声音在清晨显得特别勾人,明诚一听脸就红了,嘟囔道【不早了……都快中午了……】感觉到明楼的大手又在身上游走,明诚按住了急道【新年第一天我可不想躺床上!】

【我给你揉揉,怕你腰酸!】

明诚很乖的转过身和明楼依偎着,让后腰的大手给按摩,作为奖赏还给了明楼一个早安吻。

【你再亲我可就不止揉你腰了……最近不好好吃饭,瞧你瘦得……】明楼责备的语气里满是心疼。

明诚耳朵发烫,…………,轻声道【那你摸有肉的地方呗……】

【……你哪儿有肉啊?】

被子里,明诚把明楼在他后腰的手往下挪了一点……

某人的马上精神了!大丈夫该伸手时就伸手,明楼毫不客气的又把明诚摸了个遍,逗得床上的人气直求饶,明楼还故意呵他的痒,两个人翻滚嬉闹不一会儿又吻到了一起。

HHH…………

tbc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大家多多给我留言哦~~~

评论(39)

热度(643)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