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09

前情提要:01 02 03040506、0708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09

迈入新年的第一个月,明楼因为代课高考辅导班而有了额外的收入,家里没了之前的胡乱花销,一切都变得井井有条,快过年了,这天明楼跟明诚摊着小本子在桌上商量着。平时他们家虽然钱都在明楼手里负责买菜和操持家事,可之前他一直被明诚数落不会过日子,所以养成了花什么都跟明诚报备一下的习惯,然后明诚就在他的小本子上记下来。这家里的经济大权是掌握在明诚手里的。

【马上过年了,这肉票我寻思着过两天去买些肉回来,你喜欢大排,就买些大排,再买只鸡炖汤喝】

【嗯……买肥一点的,鸡油可以留着下面吃】明诚在小本子上一一记下,一边拨着算盘敲得乓乓响,【对了,过年去你堂哥家总不能空着手去吧,得买点儿东西,这儿还有张糕点票,你明堂哥不是喜欢吃点心吗】

【你想得真周到~过完年……要不要陪你回一次乡下?我们都结婚那么久了,你不想回去看看……】

【不想……】明诚停下了手中的笔,轻声说道【不用麻烦……那么远的路,而且农村那地方你肯定呆不惯的……】

明诚没怎么和明楼提起过以前在乡下的事情,明楼也没问,反正一切都过去了,他不忍心再去触及明诚心底的伤。此时明楼看着明诚的脸色有些僵硬,便试着说道【那给你家里寄点钱,前几个月家里开销紧张,以后每个月固定给他们寄点?】

明诚听着心里很感动,他正愁不知道怎么向明楼开口,毕竟过日子是两个人的事情,他不能把自己的债强加到明楼的头上,何况谁家都不富裕,一分一毛都是从嘴巴里省下来的。

【恩……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儿呢……】

明楼笑笑道【看出来了,就说你这两天有心事,是家里来电报了吧?】

明诚点点头,明楼总是能知道他心中所想。后来当明诚也能从明楼的眼神和表情里猜中他的心思的时候,他明白,人终究是单独的个体,当一个人能从另一个人的眼神和表情中知道他心中所想,必定是要用全身心去感受,这样的默契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促成的。


可是让楼诚二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春节前一周,桂姨来了。

这天太阳大,明楼在家收拾屋子,把被褥拿到院子里晒晒,正拿着藤拍拍被子,邻居老王带着两个个儿挺高的农村妇女来到了他们楼前,正巧碰到明楼。

【明老师啊, 这是你们家阿诚的亲戚,我下车正好碰到她们俩在站台问路,就顺路把他们带过来了】

【谢谢你王老师!】

【不客气不客气!】

明楼把她们俩领进门,明诚还在厂里上班,眼看着也快下班了,明楼便想着先去把他接回来再做饭,顺便可以去食堂打两个菜,家里多了两个人吃饭,菜肯定不够。

【你就是明楼吧?】

【是,是,伯母您好!】

【阿诚在信里提起过你,这是他姐姐,阿翠】桂姨指着旁边一位五大三粗约莫三十出头的妇女说道。

【大姐您好……那个伯母,阿诚在厂里上班,我现在去接他,你们俩在家里喝杯水,坐坐休息一会儿,别客气,当自己家】明楼一边说着一边给她们俩端茶递水,还拿出铁盒子里的吃食放到了桌上,原本家里除了窗台上的巧克力是没有什么零食的,这些点心瓜子都是备着准备过年招待客人用的。

明楼用网兜装了打菜的饭盒便出门了。


到了厂门口,明诚还没放工,他便托人传了话然后先去食堂打菜。

明诚听到说家里来人便觉不好,组长见他有急事便提早让他回去。在厂门口,明诚碰到了来接他的明楼,明楼才知道明诚并不知桂姨她们要来的事情。

到了家里一进门,明楼吓了一跳,头皮发麻,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屋子,地板上都是瓜子壳点心屑,再一看铁盒子已经空了,那个灰扑扑看不出颜色的大包裹正放在他们家沙发上,阿翠没脱鞋靠在他们的床上,床单上都是泥印子脚底灰。

明诚看了脸红,他知道明楼的洁癖,家里向来是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尤其是床上,平时就连他都是脱了外衣外裤才上床,爱干净的明楼还在床边铺了一块长毛巾,平时偶尔坐坐。

【你们怎么来了?也不拍个电报知会一声……都快过年了……】

桂姨没开口,阿翠说话了,【阿诚啊,城里人做了几年就忘记乡下,忘记家了?结了婚也不知道回家看看?】

【……我厂里忙,明楼学校要上课……你们这不是来了吗……】

【几个月不联系,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们也是想来看看你!】

【……钱我前天刚打回去,可能你们那儿还没收到……】

【我们都买车票来看你了,又怎么会在乎那点儿钱!】

阿诚没再说话脸色很难看,明楼见了赶紧打圆场,【时间不早了,你们坐了一天火车肯定也累了,我买了菜回来,再炒个素菜,马上就能开饭了,阿诚你收拾收拾桌子,我去邻居那儿借两个凳子】

明楼一离开,明诚就拿着扫帚和簸箕打扫地上,这时桂姨开口了。

【这城里就是好,又有电灯又有煤炉,我们乡下到现在还点的煤油灯,做饭还得生火,阿翠啊,你看这以后要是住在城里那可就享福喽!】

【是啊,妈,这到底是城里,你也该到年纪享福了,这儿可比我们乡下好多了,改明儿我拍个电报让二姐也过来!】

明诚听着没说话,自顾自的扫着地,桂姨见明诚不说话,便说道【怎么?阿诚好像不愿意我们来?】

【你们这次来打算住多久?】

【在城里过年,回去说给乡亲们听一定很有面子】阿翠对桂姨说道。

【阿诚啊,你二姐过完年就要结婚了,村里书记的儿子,这门亲事对我们家很重要,可就是这嫁妆到现在还没着落】桂姨说道。

【是啊,书记听说你在南方的大城市里工作,还想着托你关系在这里办点儿事呢!】

【我看明老师也是个有文化的人,这不阿翠想考大学,请他给点意见,都是自己人,给阿翠辅导辅导,怎么也得让她考上!】

两人你一句我一言的筹谋规划着,明诚没有说话,明楼拿着凳子回来了,招呼大家吃饭。

饭桌上,桂姨和阿翠两人吧唧着嘴吃得欢乐,明诚却明显没有胃口,也不吃菜,基本上是明楼夹一点给他,他才吃一口,如果换做平时敢这么吃饭早被明楼骂了,可今天就连明楼自己都吃不下,家里那么大点地方,挤了四个人,明楼感觉空气都不流通了,总有股子异味。

到了晚上,他们大床让给了桂姨和阿翠睡,明楼去了学校宿舍和同事们挤一挤,阿诚在家打地铺。

第二天早上明楼回家拿筷子去买油条,进了家门以为是个猪圈,一股子怪味儿,地上也有斑驳的不知道是什么污渍,又脏又乱,家里没人,明楼第一时间开窗户透气,却瞧见自己的书桌被翻乱了,再一看窗外,明诚在院子里洗衣服。

两个大盆里面都是脏衣服,包括昨天那个看不清颜色的大包袱,洗出来的水都是灰色的,明诚挽着袖子戴着袖套,一双手在冷水里冻得通红。

【你怎么在这里洗衣服?!她们人呢?】

【她们说出去逛逛……】

【你别洗了,我来洗,瞧你手冻得!】明楼一脸心疼,平时他都不舍得让明诚洗衣服,现在可好了!

【没事……我都洗得差不多了……】

明楼一听马上看手表,这才几点!他认床,在同事宿舍几乎一宿没合眼,特地大清早赶回来买早饭,现在七点都不到,平时休息日明诚都是要睡到九点的!

【你怎么那么早起来?早饭吃过了没?】

【恩,我熬了点粥……】

明楼洗了手硬是从明诚手里接过衣服。

【我都快洗好了……】

【……平时我都不舍得你做家务】明楼不满的嘀咕道【她们倒是会差遣你,你看看你这手,要生冻疮了!】

明诚拗不过明楼,擦干了手坐在一边,轻声说道【她们说要过完年才回去……】

明楼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没说什么继续洗衣服。明诚瞧见明楼眼底的黑眼圈,知道他昨晚一宿肯定没睡好,很是心疼,却也无奈。

【我没有家人,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她们难得来一次,过完年就过完年吧……】

两人都没再说话,明诚心里却有了另一番计较。


第二天明诚和工友换了班,刚进家门就看到桂姨坐在那里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一看桌上放着那张前两天的邮局汇票,十块钱。

明楼下班回家,刚一进筒子楼的大门就看到走廊里挤得满满当当的人,里面传来吵闹的叫骂声,走进去发现都是挤在他们家门口,众人见是明楼回来了给让出一条路,说着明老师你可回来了。

明楼拨开众人一看,大惊失色,桂姨坐在桌边嚎天嚎地嚎自己命苦,明诚跪在地上,阿翠拿着晒被子的藤拍狠狠的往明诚身上抽。

【你们这是干嘛!!!】

明楼吼着抓住阿翠的手夺下藤拍,要把明诚从地上拉起来,却不想桂姨一脚把明诚踹到地上,从明楼手里夺过藤拍继续抽阿诚,一边抽一百年喊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养不熟的白眼狼,当年谁救的你,谁把你养大的!你现在进了城里,就忘了本,我今天就要让街坊们看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明楼没想到这两个农村妇女力气那么大,尤其是桂姨,一把把他推到门口,见她又打阿诚,明楼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上前抢夺阻止。

【有什么话好好说!动什么手!】

【我打我自己儿子怎么啦?警察来了也管不了我教育儿子!他是我们家的人!】

说到这里明楼也火了,走到橱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户口本砸在桌上,指着说道【他现在嫁给了我,他姓明,是我明家的人!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桂姨看看那户口本,再看看明诚,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冲到明诚面前抬手瞬间就是两个大耳光甩在他脸上,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进了城就跟人跑的贱货!早知道就把你卖给隔壁村的铁拐李!你个赔钱货!】

明楼一下子红了眼,推开这两个农村泼妇,阻挡在明诚面前,不让她们再动手。

平时明楼把明诚宝贝得跟什么似得,洗个衣服都怕他冻了手指头,别说又打又骂,他见明诚垂着眼不反驳也不回手的可怜样,这下子把明楼彻底气炸了,索性把明诚拎出去,门外邻居们都看着,看到明楼的眼神,都赶紧上来护住明诚,明楼吩咐别让他进来。

桂姨还想追出去,明楼反手关上门,屋子里现在就剩桂姨阿翠和他三个人。

tbc

评论(35)

热度(627)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