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10

前情提要:01 02 03040506、070809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看在你们是阿诚家人的面子上我才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们,没想到你们这么蛮横,现在既然撕破了脸,大家也别拐弯抹角了,把话敞开了说,你们要多少钱!】

【他六岁我就收养了他,那几年困难日子如果不是我收养了他,他早就被人吃了!】

明楼厉声打断桂姨的话,【如果不是遇到人口普查,他早被你吃了!】他指着桂姨鼻子骂道【你收养他安了什么心你自己清楚!这些话我不在阿诚面前说是怕伤他的心,但他自己心里未必就不清楚!】

筒子楼的隔音差,一道门板隔不住音,里面人说的话外面的人其实听得一清二楚,明诚低着头,眼泪无声的落下。

【他身上那些伤是不是你打的!你这是虐待,是犯法你知道吗!就凭这些伤,我就能去告你!让你坐牢!】

面对明楼的质问,桂姨不正面回答,心里却有些打鼓,毕竟她一个农村妇女不懂法,一听要坐牢开始跟明楼哭诉细数她收养阿诚的这几年有多么多么的不容易,在乡下要拉扯大一个孩子比登天还难。

明楼不理会她,渐渐里面的声音变得平静,明楼的声音传来【说吧,要多少钱】

桂姨抹抹眼泪说道【他嫁给了你,在我们乡下,这聘礼怎么说是要给的,盖房子也肯定得盖,以后过年过节的……】

桂姨知道没办法瞎扯,开始跟明楼算明账,却再次被明楼打断,【你说错了!是卖给我!从此以后他是我的人,和你再没关系,以后别说过年过节,就算不年不节,你们都别再来纠缠他了!】

【那怎么可以,他是我的儿子!】

【他现在嫁给了我!跟我姓!】

话都说明了,桂姨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会下金鸭蛋的阿诚,冷笑着说道【你这是要强抢?明老师,你是有头有脸的人,不能欺负我一个乡下老太婆!我还指望着这个儿子给我送终,如果你不能给我个好的说法,我就只能到你们学校去讨说法了!到时候丢脸的可是你!】

门外的明诚听到桂姨要闹到明楼学校里去,忍不住要进去,可是邻居们收到明楼的指示拉住了他。

所谓说法,说白了就是钱,明楼知道桂姨这个农村老太婆可不是好忽悠的,就凭刚才抽明诚那狠毒的劲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赤脚的不怕穿鞋的。

【街坊邻居都是学校同事,我不怕你闹到学校里去,他明诚已经是我明家的人,木已成舟,你也奈何不了,有本事你不嫌累就天天去学校闹,我们看谁耗得起!做人见好就收这道理不用我教你吧!】

桂姨见威胁不到明楼,便改了口说道【他既然跟了你,你是城里人就得按照城里人的档次】

【你说吧】

【五百块!】

门外的人都听了倒抽一口冷气,那个时候一个月工资才三十块,五百块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明楼倒是没有太惊讶,见桂姨肯开价放人反而松了一口气,说道【我没有那么多钱,你漫天要价,我给不起还不是白搭?】

【那你说多少?】

【我最多给你三百!】

【三百太少了!平时阿诚的工资月月都寄给我,一年都不止这个数】

【现在阿诚和我成了家,我不同意,你以后月月还收的到?我们结婚这几个月你收到了吗?】

桂姨一想倒也是,阿诚在城里,她们在乡下,天高皇帝远的, 阿诚不寄给她她能咋地,总不可能月月坐火车跑城里啊。但桂姨自是不肯善罢甘休,明楼的砍价本领也不是好惹的,最后两人达成了折中的价格,四百块。

门外的明诚肯定是不同意的,他不顾邻居的阻挠刚要冲进去,门却被打开了,明楼从里面出来,手上还拎着桂姨和阿翠的包袱,把她俩扫地出门,赶去了招待所。

回家的时候楼道里已经变得安静,看热闹的邻居们都散去了,明诚正在打扫,把摔碎的玻璃一点点拾起来。桂姨和阿翠两人把他们家值钱的东西能拿走的都拿走了,拿不走的就摔了,就连放在窗台上的巧克力都没有放过。

明楼回来看到明诚红着眼睛扫地的样子,心疼得不行,知道他心里肯定难受,便故意说道【怎么啦?巧克力没了又哭鼻子了?】

明诚一听眼泪立马啪嗒啪嗒掉下来,手里的扫帚一扔,说道【我是心疼巧克力吗!四百块钱,我们哪里来那么多钱!】

【问公会借呗,还能怎么办】

比起明诚一副天快塌下来的表情,明楼倒是一脸轻松,还拿了搪瓷杯倒了点水喝。

明诚知道明楼心高气傲,之前揭不开锅的时候明楼都不肯去公会借,现在为了他一借就是四百块,明诚心里难受极了,坐在床边哭着说道【那么多钱怎么还啊……】

明楼心疼搂过明诚,【快别哭了,四百块钱我不心疼,你掉两滴眼泪我可心疼得不行了……】

【这得还到什么时候啊……】

【慢慢还呗,日子总过得下去……那乡下就像个定时炸弹,早晚得找上门,现在这样了清了也好反倒轻松,以后逢年过节你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第二天一早,楼诚二人和桂姨阿翠来到工会。

【你们乡下人讲究字据画押,今天我钱给你了,你立个字据,我知道你不识字,你也怕我讹你,我更怕你到时候赖账,今天我们找个第三方在场,正好这钱我是跟工会借的,也让工会的同志们在场做个证明,一手交钱,一手画押,你拿了钱,从此以后明诚和你再无瓜葛,是我明家的人!如果你再敢到城里来闹,我就报警!到时候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桂姨口水沾着手指点着钞票,两眼发光,的的确确是四百块钱!

完事之后,明楼掏出两张火车票亲自把这两人送到车站,送上火车。


【你还给她们买火车票?】

【我是怕她们赖着不走,送佛送到西,不送她们上火车我不放心!】

回到家的明楼和明诚开始大扫除,昨晚两人换了干净的被褥和被套,可一觉睡醒后总觉得身上痒痒,明楼觉得是桂姨她们从乡下带来的跳蚤。

正好后天就是除夕了,两人里里外外把家里打扫一遍。明楼像上次在菜地里那样用毛巾掩了口鼻把明诚擦过的地方再用酒精消毒一遍,甚至连地板都消毒,光酒精就用了三四瓶。

医务室的同事笑着说【不知道你明老师有洁癖的人还以为你拿回家兑水喝了呢!】

明楼笑笑说【是给我们家兑水喝了!】

所有的衣服床单能洗的都洗了,不能洗的床垫被芯暴晒三日,一连三天早上邻居们都能看到明老师在那里拍被子。

明诚敲着算盘看家里还剩下多少,原本的鸡鸭鱼肉肯定没有了,能省的都省了,省不了的也只能再想办法。幸好衣服只量了尺寸,明诚第一时间赶去让师傅别做了,裁缝铺也听闻了楼诚家的特殊,体谅他俩撤了单子没有为难。

明楼干完活去厂里洗了个澡,回家倒头就睡,桂姨来了三天,他三天没睡好,累坏了。他们这个小家风雨飘摇,糊了东墙缺西墙,一天天的日子都疲于应付。这不日子才刚好过了一点,因为桂姨的到来,又瞬间跌回了谷底,甚至比原来更窘迫,他们欠了一屁股的债。


今天就是除夕夜了,其他家门前都热火朝天的做着年夜饭,往来走门的亲戚络绎不绝,可他们家灶台却冷冷清清,连米缸都快见底了。明楼出门去了,明诚一个人在家看着空荡荡的小屋子感觉有些凄凉,偶尔邻居来窜门拜年送一些吃食他也只能强颜欢笑。

晚饭前明楼回来了, 手里拿着一小袋子米,网兜里两个饭盒几个馒头,还有一个大布袋子。明楼说他去了明堂哥家里拜年,这些年货都是他们给的。可明诚却知道明堂嫂是个势利眼,自从和明楼结婚之后,他们并不常往来,想必明楼此番去了肯定少不了受她冷嘲热讽一顿,明诚如果知道明楼是去堂哥家借肯定要心疼反对,所以明楼没有告诉他。想到这里,明诚也没有多说什么,把菜拿出来摆上,明楼去做个蛋花汤,两人一起吃年夜饭。

那个大布包里装的是明楼给明诚做的新衣服,一件棉袄。

【家里都空了,你怎么还给我做衣服呀!】明诚惊讶的问道,他以为自己已经把裁缝铺的单子都退了,没想到明楼还是给他做了棉袄。

【衣服还是要穿的,今年冬天那么冷,万一你冻病了, 不还得花钱治吗!】

【可是,可是你呢,你都没有一件厚衣服……】明诚说着眼眶又红了。

【没事!我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明诚眼眶里还有眼泪,却噗嗤被逗笑了,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埋怨道【你长得好,西北风就不吹你了?你那旧棉袄领子上面都磨破了……】

【算了,谁家不是这样,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倒是你,戴好袖套,省着点儿穿,你这棉袄可比八年抗战久!】见明诚又哭又笑,明楼宠溺的刮刮他的鼻子,逗道【又哭鼻子了?不怕被我笑话啊?】

【你敢!】

【哎对了,话说你看过格林童话吗?】

明诚摇摇头。

明楼若有所思说道【我觉得你挺像里面一个主角的,灰姑娘……】

【什么姑娘???我哪儿像姑娘了……说什么的??】明诚顿时变成了好奇宝宝。

【改天我去图书馆找找,有的话借来给你看看~】

【好吧……】


大年三十,挨家挨户的筒子楼里都热热闹闹的,吃完晚饭明楼让明诚穿上新棉袄,悄悄的牵着手出门了。

【大晚上的你带我去哪儿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冷吗?】

【不冷~】

两人牵着手,明楼把明诚的手揣在兜里,时不时的看看他红扑扑的脸蛋。他们一路朝着大学的方向走去,万家灯火,弄堂忙碌上到处都是人。

明楼带着明诚爬到学校礼堂的楼顶,不一会儿十二点钟响,到处都开始噼里啪啦的放烟火爆竹,两人坐在高处依偎在一起,欣赏着这独一无二的风景,明诚靠在明楼的肩头,这是他们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春节,穷得只剩下彼此的温暖。

可即便如此大晚上的明楼还要讲情调,搞浪漫,穷讲究,以后的他常说那个时候太穷,什么都给不了他的阿诚,可明诚却觉得,那个时候明楼给了他一切!

人生换一个位置就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色,明诚的位置就是在明楼身边,往后的日子里,不会过日子却很会生活的明楼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带给明诚惊喜的火花。

tbc

评论(43)

热度(65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