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11

前情提要:01 02 03040506、07080910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11


春节过后,工厂学校都陆续复工,明楼因为带辅导班也为了挣多一点的钱,提前两天就开始上班了,这天明诚回家看到桌上有一本《格列姆童话集》,想到明楼之前跟自己说的格林童话灰姑娘,便拿着翻看了起来。

晚上怕冷的他窝在床头看书,明楼在书桌前备课,见他正在翻阅格林童话便问道【看了?】

【恩,看了……】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

【哼~】明诚低头翻书眼皮都不抬,轻哼一声表示不削,说道【皮厚!不要脸……拐着弯说自己是王子!你有南瓜马车吗?】

【我有自行车!倒是你,你有水晶鞋吗?】

【我有破棉鞋!】

【嘁!你那破棉鞋值几个钱~】

【我还不舍得丢呢!】

【别怕!丢了我给你捡~谁让我是王子呢~】

【嗯!捡破棉鞋的王子!】

两人打情骂俏不忘抬头互相鄙视对方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各做自己的事儿。到了睡觉时间,日光灯换成了台灯,明诚铺床,明楼去洗漱。

【对了,现在每个月发工资扣掉欠工会的钱就剩不下多少了,我想多代点课,今天我跟课研组长说了,他知道我们家的情况,也同意多安排些课时给我】

却不想到明诚立马反对,【不行!你现在已经那么多课了,再加课我怕你身体吃不消,到时候累倒了可怎么办!】

明楼见明诚心疼他的样子就特别得意,搂了他嬉皮笑脸道【就知道你心疼我~】

【少油嘴滑舌,你可别自作主张去代课!】

【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嘛……】

【我说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年纪轻轻的怕什么!】

【年轻时透支到老了是要还的,以后还不是我伺候你,不行!】

【可我想着给你买肉吃……要把你养胖……】

【你那么辛苦我吃得能安心吗!能长肉吗!】

【知道了知道了……】

明诚一听明楼的语气就知道他在敷衍自己,推开他的怀抱,钻回自己被窝。

明楼赶紧说道【那我就代周三晚上一晚的课!你看你周三中班,我晚上下课直接去厂里接你,我们一起回家,不正好吗?】

【就周三?】明诚明显不信。

明楼只能又说道【还有周五晚上,晚些没关系第二天周六上午没课,我能休息休息!】

明诚没说话,心里盘算着, 他心疼明楼,可家里情况困难又实在是没办法,想了想他转过身对明楼道【这样也可以,但是以后家里的事除了做饭,其他的家务都我来做,你不许再插手了!】

【那怎么行,你三班倒也很辛苦啊,除了买菜做饭家里也没什么其他家务了!】

【里里外外都是事儿,以后你就都别操心了,包括买菜、洗衣服、打扫卫生!】明诚见明楼不说话,又说道【难道你嫌弃我打扫不干净?】

【我哪儿会嫌弃你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吧……】

明诚见明楼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继续敲打他,【我警告你啊,你可别趁我上夜班背着我偷偷代课,想都别想!】

明楼嬉皮笑脸的把手伸进明诚的被子,又钻进了他的棉毛衫里,摩挲着光滑的腰际,贼兮兮的问道【你是不是怕我白天累了,晚上在床上不卖力?放心吧~我肯定保质保量!】

明诚一巴掌把明楼的蹄子给赶了出去,【你敢不听我话,我就不让你碰!】说完自己都脸红了。

【行了行了!我保证不偷偷代课行了吧!】

【你也别今天给替张老师一节课,明天顶李老师一节课,别跟我来阳奉阴违这一套!】

明楼这下没话说了,嘀咕道【你怎么那么了解我……】

【听见没有!】

【听见了……以后请明诚同志监督,明楼同志保证决不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代课!行了吧?】明楼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

【话说回来,你可别克扣我口粮哦!】

明诚一愣,反应过来隔着被子抬腿就踹,羞道【谁是你口粮了!】

【哎哟!你怎么乱踢啊!嘶——】明楼抽着气,皱眉说道【踢坏了可怎么办!】

明诚被子一掀一咕噜滚进明楼被窝,手就往他裤子里钻,握住后恨恨道【那么硬,坏什么坏!坏了才好!】就知道他是装的!

明楼看着怀里的人圆眼微瞪,一脸骄横的样子心里就冒火,压着他“恶狠狠”的说道【你的条件我可都答应你了,一会儿别这个不许那个不行的!】说着就钻进了被子里。

刚才还吹眉瞪眼的明诚立马惊慌失措的合拢腿,可架不住明楼底下捉住他的脚踝扒了他的裤子,

……

【刚才那么凶……还是现在乖~】

【别磨蹭了……快点……】

【坏了~你自己来~刚才手不是很会抓吗?】

…………

…HHH………


周三深夜,下了课的明楼带着一脸疲惫准时出现在厂门口,看得明诚一脸心疼,回家的路上换成明诚骑车载着明楼。到家后明诚用小锅子烧了水,拿了一个鸡蛋,想给明楼做个红糖鸡蛋补充营养,明楼见了执意再放一个鸡蛋,让明诚也吃一个。

【我不吃,我都刷过牙了……】

【你不吃我也不吃,乖,再放一个】

【可我都刷过牙了……】

【我把漱口杯放床边,一会儿吃完漱漱口】

【好吧……】


时间悄悄过了午夜十二点,楼诚家的大床上两个人捧着锅子还在吃夜宵。

【甜不甜?】明诚问道。

【唔嗯……正好!不过没你的嘴甜~】

【瞧你!喉咙都哑了……吃完赶紧睡吧……】

【嗯,是累,站了一天了……】

【那你躺下,我给你捏捏腿】


两人漱完口,明诚给明楼捶捶腿,锤着锤着明楼就睡着了,过了一会儿明诚小心翼翼的越过明楼把台灯关了,然后替他掖好被子,轻轻拥住他,相拥睡去。


三月一过草长莺飞,春天来了,明楼送走了他经手的第一批高考学子,因为成绩优异,学校特地奖励了明楼二十块钱,不过因为他不是在编制内,而提拔了另一位做他副手的老师做了年级组长。明楼并不介意,因为对他们现在的小家来说,二十块钱远比一个年级组长来得重要,可是明诚知道了这件事后心里却不是滋味。

【凭什么呀,你的成绩有目共睹,学生们都认你明老师】

【算了,大家工资都一样,这二十块钱,我们留十块改善改善生活,剩下十块还工会的钱,不挺好?】

【现在是一样, 以后说不定就不一样了呢?】明诚说到这里想到什么,话锋一转说道【不过现在的确是二十块钱比较重要!留五块钱改善生活,十五块还工会的钱!】

【好!听你的!】

明诚知道他的明楼绝不是没有眼界只看得到眼睛门前二十块的人,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生活所迫,成分受限,明楼的心里又何尝不憋屈,明楼的委屈就是明诚的委屈,他心疼明楼就像明楼心疼他。所以几年后当明楼决定辞去工作下海经商时,明诚无条件的支持,哪怕是一家一当都赌上了,成功了明楼给他买巧克力,不成功就一起睡桥洞。


明诚除了讨厌南方天寒地冻的冬天,也讨厌闷热酷暑的夏天。现在的他脱得精光,只穿了一条裤衩,翻来覆去贴在草席上煎熬着。

【明楼,我们打地铺吧,地上凉快!】

【不准!地上多脏啊!】

【我一天拖两遍,还脏?!】

【脏!】

过了一会儿……

【明楼,我想嚼冰,你去给我买块冰吧!】

【不行!前两天给你买,你吃得拉肚子,那冰多脏啊!】

【这次我不吃了,就放屋里降降温】

【也不行!】

又过了一会儿……

【明楼……】

【又怎么啦?】

【我热啊!】

【心静自然凉,你别嚎就不热了】

【你怎么不怕冷不怕热的?】

【我从小习惯了……】

【可我不习惯……】

又过了一会儿……

明诚趴在床上生闷气,背后传来一阵凉风,原来明楼正一边看书一边给他打扇子。

【好点没?】

【嗯~】

【还热吗?】

明诚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说要午睡的人终于睡着了,可是……

【明楼……】

【嗯?】

【明楼……】

明楼俯下身想听明诚叫他干嘛,脸颊上突然被亲了一下。这下明诚不热,他热了!


江南的酷暑多源于潮湿的天气,那个热是无孔不入的,热到空气中每一个水分子,吸进身体里,热到每一个细胞,热到站在那儿都会出汗,到了黄梅天,地上都会回潮,不怕冷不怕热的明楼就怕黄梅天,天一热一潮就容易滋生蚊虫,他又有洁癖,总嫌地上脏,如果哪天在楼道角落见到一只蟑螂,那是一天都浑身难受,饭都会吃不下。

这个时候就苦了明诚天天拖地不算,还要时刻关注着走廊水房的卫生情况,就怕哪里跑出来一只不长眼的小强恶心到他们家明楼。千防万防总有漏网之鱼,这个时候他还要哄明大少爷吃饭。

【你看你那么大个人了,被个小蟑螂吓得饭都吃不下,说出去不被人笑话!】

【那是小……】明楼一阵恶心,那两个字都不想说。

【的确恶心……都说南方鱼米之乡,蟑螂的个头都那么大,比我们都肥……】

【你还说!】明楼要翻脸了。

【行了~快吃饭吧!】明诚赶紧哄着。

【我吃不下,你多吃点!】

【瞧你吓得~】

【我哪儿是吓的,我是恶心的!】

【来,我喂你,张嘴!】

明大少爷勉为其难的张嘴,明诚笑着一勺饭一勺菜的塞。

明楼得意的说道【看来你还挺爱伺候我的~】

【可不是,我就当你提前中风了~】

明楼扔给明诚一个白眼,一把夺过碗,自己的饭自己吃。明诚给明楼碗里夹了一筷子芹菜,摸摸他的头哄道【乖~吃饱了一会儿才有力气干活~】

【你是说干你吗~】

明楼嘴里又被明诚塞进一筷子菜,堵住了嘴。

自从上次去乡下菜地摘菜叶做腌菜之后,现在每个月固定的总有一天楼诚二人一起去乡下买菜,直接从菜地里买便宜又新鲜,自行车把手上左边挂一个菜篮子,右边挂一个网兜,后面坐一个明诚,两个人轮流骑一段载对方,吃完早饭就出发了。

往往回来的时候车上挂满了收获,明诚的怀里根据季节的不同有时捧着一颗白菜,有时抱着一个南瓜。平时做饭的时候,街坊邻居们纷纷夸赞明楼会过日子,知道去乡下捡便宜,这个时候明楼的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颠锅子的动作都变得豪迈起来。

tbc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评论(36)

热度(632)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