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12

谢谢大家的提醒,我给本文加了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方便大家追文。


前情提要:01 02 03040506、070809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12

一年很快过去,明诚翻起墙上的日历,转眼间马上又要十一国庆了。这天明诚正在车间里休息,广播里传来通知叫他到组织科去一次。

原来八十年代初随着各种生活设施的不断完善,厂里的各个科室间都装了电话,原本只有零星的几个办公室有,外面的厂区亦如是,虽然离电话走进家家户户还早,但这时候开始有了调度室。

所谓的调度室就是别的地方打到厂里的电话都先进了调度室,报出自己想要转接的科室,然后调度员帮忙把电话转过去,有点像现在酒店的大堂,不过那时候的转接并不是按一个分机号那么简单,而是把电话线接头插到固定的孔洞里面。调度板上排排行行的孔洞下面用白胶布贴着厂里各个科室的名字。

新成立的调度室抽调了厂里的四名职工,明诚就是其中之一,十一国庆之后调岗,一周上五天半,其中一天要值夜班,大家轮流。

明诚回家把这件事情跟明楼一说,明楼觉得挺好的。

【这样你就不用三班倒了,这三班倒日夜不分的,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人的身体和机器一样,作息还是要规律!】

明诚倒不觉得,说道【我年纪轻轻的怕什么呀!】

【谁以前教育我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来着?】

【厂里职工不都这样么?】明诚一边嘀咕,一边拨着算盘记账。

明楼叹了一口气,他又怎么会不明白明诚心中所想,【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在车间干活怎么说也是门手艺技术,有分好坏低下,可这调度室的事谁都能干,长此以往看似轻闲可是也会变得可有可无】

明诚看明楼一眼,表示他说中了他的心思。

【哎呀,我们阿诚啊知道居安思危了~】

明诚听明楼说了一个成语,便轻声嘀咕着重复了一遍。

明楼见了心中突然有了主意,便问道【你想不想继续念书?考个大学?】

【大学???】明诚听到念书先是一脸惊喜,可随即又收敛了神色,说道【我哪儿行啊……我高中都没念过……】

【我听我们校长去教育局开会说,这往后夜大电大函授什么的,各种教育都会多起来,知识就是力量,我们国家四个现代化建设都需要人才,以后这学历肯定很重要,你年纪轻轻的,也别窝在厂里,我看……】明楼说道这里沉思了一下,看到明诚手边的算盘,灵机一动说道【学门会计不错!】

【会计?!】明诚一脸惊喜的问道。

【是啊,你现在上班时间朝九晚五,没以前忙了,回家多的时间学习学习,以后考个夜大函授肯定没问题~明天我去借了书学两天,学会了教你!】

明诚一听能继续学习可高兴了,跑过去抱着明楼问道【你肯教我?】

【当然~我教别人都教了,教你当然是教得最好的!】

【可是……可万一我学不会呢?】

【这世上只有不好的老师,没有教不会的学生,何况你的学习能力我还不清楚嘛~】

明诚脸红了,嘀咕道【你,你说什么呢……】

【我说你学习认真,学个炒菜都拿笔记,你想到哪儿去了?】

明诚一看明楼的脸还以为自己真的想多了,更臊得慌,便要起身离开,可人没离开,还被明楼揽着腰压到了床上。

【我们阿诚现在满脑子都是那档子事儿~】明楼一边说着,一边手钻进了明诚的衣服里。

明诚被撩得起了火,自己都搂着明楼了,又抹不开面子,说道【碗筷还没洗……】

【一会儿我洗~】

【洗完澡脏衣服也没收拾……】

【我替你收拾!】

【灯!日光灯!】

【都结婚一年了,还关什么灯,你哪儿我没见过!】

明诚见明楼不肯关灯, 手脚并用就要推开他,却被明楼捉住腕子压在了床上,对方一副流氓样子,说道【我给你上课,你是不是该交点儿学费给我?】

很明显这是要学费肉偿的意思,明诚哭笑不得,本就无意拒绝的他笑得直戳明楼的肩膀,嗔骂道【你这个剥削阶级的,都还没教呢先要学费了!】

【我不剥削你,就剥你衣服~】

……HHH……

到了晚上,明诚靠在明楼怀里,和他一起看书,《羊脂球》

明诚想起了什么轻声问道【明楼……不考大学你不遗憾吗?】

明楼放下手中的书,事情已经过去快一年了,如今旧事重提,竟有了一番新的心境。明楼抚摸着明诚的脑袋,摇摇头说道【不遗憾,一点都不遗憾】

【可是……你今天不是说往后这学历肯定很重要,如果什么都要看学历的话,你不就吃亏在学历上吗?】

【你想,我都快三十了,一把年纪和那群小年轻们挤在一块儿,我也觉得不自在……学历固然重要,可我早就想通了,学历并不能代表什么,只是知识层面的一个证明,这话现在说给别人听,人家会觉得我因为没考大学所以有点儿酸溜溜的,但我始终认为,一纸文凭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真本事,所以我一点都不遗憾,】

明楼知道大学这件事情明诚心里比他更耿耿于怀,又说道【你看我们学校这些老师,其实大家业务水平都是差不多的,因为教的东西就那么点,可是为什么我的学生就是比别人出色呢?】

【为什么呢?】好奇宝宝明诚问道。

【因为我会看人,教的东西都一样,可学生个个不一样,水平参差就要因材施教】

【那你看看我呢?】

【你?】

明诚认真的点点头。

明楼把他的宝贝抱个满怀,温柔的说道【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人呢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

这情话说得浓情蜜意水到渠成,听得明诚心里小鹿乱撞,回抱住明楼轻声回应道【那你还真看对了……】

【不对!】

【啊?】

【让我再仔细瞧瞧~】

【!!!】你这是往哪儿瞧呢!手往哪儿摸!

明楼色眯眯的吻住明诚,一边伸手把书放到床边的写字台顺便关了台灯。

不一会儿房间里传来了明诚喘着气的低语【你刚才还没看够呢!】

【一辈子都看不够!】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明楼嘱咐明诚道【你一周值一天班,你跟你们领导说说,值班那天安排在周三,这样我晚课结束好去接你!】

【已经说啦!】

【那你昨天怎么没跟我说?】

【你有给我机会说吗!!!】

明楼叹了一口气煞有介事的教育道【哎,你也不能整天沉迷于我的美色啊……】

明诚拿起个包子就往明楼嘴里塞,堵住他那张嘴!


窗外的树叶渐渐变黄,潇潇飘落,窗内的写字台边添了一把凳子,明楼拿着书本教明诚会计知识,两人一边拨着算盘一边写写画画。

西北风一刮,降温了,又是一年冬天到来。这天明楼下课回家发现家里的门开着,桌上的饭盒子里盛着丰盛的饭菜,酱鸭,烤麸,都是他这个上海人爱吃的。

【你回来啦!】明诚从门外进来,把手里端着一盆热腾腾的包子炫耀给明楼看【你喜欢的梅干菜肉包!】

【哟!今天什么节日啊?买那么多菜!】

【一会儿告诉你,你快点做个汤我们就开饭了,一会儿包子都凉了】


炉灶前明楼哼着小曲儿打着蛋,明诚在他身后给他围围裙,明楼不死心的往后问道【涨工资啦?】还故意悄悄的在明诚耳边说。

【一会儿告诉你!】

【发奖金啦?】

【你汤好了没!】

嫩黄色的蛋汁落进滚水里飘起了蛋花儿,放几根榨菜,撒上点儿葱,一碗榨菜蛋汤做好了。


明诚要告诉明楼的好消息是,他又调岗了,这次调去了厂里会计室。年底封账前,会计科人手不够,两星期前会计科的科长找人帮忙,他就主动去了。明诚做账工整,明细清楚,帮完忙科长就跟组织部打了报告把他给申请过来,原本明年会计科就有计划增员,现在好了,人直接找到了。作为帮忙的答谢,科长给了明诚一张五块钱的食堂菜票。

【这都多亏了我们明老师~】

【哪里哪里,是学生聪明~】

两人互相吹捧,美滋滋的咪着小酒,吃着小菜,好不惬意。

尽管他们的生活比起左邻右舍依然窘迫,别人家慢慢积攒开始有了缝纫机,黑白电视机,可他们家欠着工会的大笔钱,每月仍过得很紧张,好在不用再像去年那样在温饱线上挣扎。


这一年的冬天,没了乡下的定时炸弹,有了明诚的里外操持和明楼的精打细算,筒子楼里楼诚的小家有了新的面貌,明楼的写字台配上了玻璃台板,他和明诚的黑白结婚照就压在台板下,窗台上除了葱蒜还多了一盆水仙花,皮沙发有了一个套,虽然是用旧布缝的,明老师有了保温杯,明诚给杯子外面做了一个网兜让明老师可以拎着。

明楼攒了一年的钱跟人换了布票,扯了几尺布给他们家的大木床做了一个帐子,帘布里夹着薄棉絮,厚厚的围一圈,床边的门帘平时可以像窗帘那样拉起。他们家阿诚怕冷,在没有供暖的南方,没有暖气的年代里,每年到了冬天难免会感冒一次。

两人挂好床帐,这淡黄色碎花的布帘让整个小屋子看起来温暖了很多,明诚心里却很是心疼,看像明楼问道【你做了这个今年又不能做新衣服了……你瞧你这衣领子,都脱线了……】明诚凑过去用牙齿把领子掉出来的线给咬了。

明楼趁机亲了一下明诚的侧脸说道【没事,买两个假领子,明年再做!】

明诚看着这床帐心里暖暖的,可又心疼明楼没衣服穿,那个小脸纠结的,嘟囔道【其实这床帐也没必要,不是有你在嘛……】

【你说什么~】明楼屁颠儿屁颠儿的表示没听见。

【没什么……】

明楼在明诚耳边悄悄说道【这样还隔音~芙蓉帐暖度春宵~】

明诚圆眼愠怒的瞪明楼一眼,【还想做皇帝梦呢明大少爷?】

明楼一脸风流逍遥握着明诚的腰一揽说道【我搂着你可比皇帝享福~】


到了晚上,楼诚家的芙蓉帐内春光一片,有了暖帐他们家明诚浑身赤果骑在他身上不会冷,明楼自觉比皇帝快活多了。那精瘦的腰身,肉鼓鼓的小pp得劲儿的扭动着……HHH……快活似神仙呐!

如今的冬天明诚早已习惯在明楼的怀抱中醒来,有了芙蓉帐晚上睡觉可以不拉窗帘,到了白天阳光照进来就像一个暖棚,里面热乎得可以不穿棉毛衫。

透着微光,早醒的明楼撑着脑袋看着身边的明诚,臂膀间的人半趴着,露出半个果果的肩膀,上面点点吻痕,明楼手里轻轻摩挲着心里宝贝着。

不一会儿明诚醒了,可还没睁眼,挪了挪身子抱住明楼,嘟囔着问了一句几点了。

明楼没有回答,轻轻拉起被子替明诚盖好。

缩进明楼怀里的人又迷糊着说道【今天要去你明堂哥家的,别睡过头……】

【还早……累就再睡会儿……】

【嗯……你给我揉揉腰……】


冬日的早晨静谧温馨,暖得像一幅画。

tbc


评论(40)

热度(669)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