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13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01 02 03040506、070809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13

十二月末,学校里面组织工农兵学员下乡学农,因为今年是早年,所以临时安排在了元旦假期,愿意带队的老师可以得到一篮子鸡蛋,原本明楼是不想去的,难得的元旦假期他和明诚计划把家里大扫除一下然后一起去乡下菜地,趁着过年前准备准备,可是听到一篮子鸡蛋,明楼马上举手报名。

【十二月的乡下多冷啊!你们学校也真是的,安排在这个时间!】明诚一边替明楼收拾东西一边抱怨道。

【今年过年早,何况一号去四号回,我就去四天,有一篮子鸡蛋呢!这样我们过年鸡蛋就不用买了~就是怕你太想我~】

明诚扔给明楼一个白眼,心里却有些心酸,嘟囔道【我是怕你冻着,这样吧,你穿我的棉袄去!破棉袄留着给我穿】

【那怎么行!】

【不行就不许去!】

明诚这么说了明楼也没办法,便问道【那我走了没人做饭,你吃饭怎么办?】

【我?】明诚瞟了两眼家里说道【我就吃吃窗帘,啃啃沙发皮呗~】

他们家阿诚跟着他是学得越来越会油嘴滑舌了,明楼胡撸着明诚的脑袋嘱咐道【灶台上还有一小罐葱油,自己煮面吃,缸里还有红薯,明早我走之前再给你煮几个鸡蛋放着!】

【行啦!你就去四天!】

【第四天我就回来给你做晚饭!对了,我把网兜拿上,还能带点菜回来!】


准备的东西不多,更换衣物和洗漱用具,明诚还给明楼准备了一条被单和枕巾,明楼有洁癖,乡下学农地方的寝具肯定不合他心意,用被单隔着将就着睡,本来明楼就认床,肯定睡不好,就怕到时候更睡不好。想去年桂姨来了三天,明楼挤在同事宿舍愣是三天没合眼,眼底的黑眼圈像熊猫。

他们家没有小皮箱,到现在还在用土包袱。看着明楼里里外外忙碌的身影,明诚心里很是酸涩,明楼是从不借钱的人,如果不是为了替他和桂姨了断,不会一借就是那么大笔,也不会为了一篮子鸡蛋在元旦去乡下吹冷风,日子过得如此艰辛。

【阿诚?阿诚!】

【啊?】

【你在想什么呢?都叫你好几遍了,我跟你说两号那天记得排队去买肉,得早点去,去晚了买不到好的,买肥一点的,等我回来熬猪油!】

【哦,知道啦……你都说好几遍了……】

【哎呀我还有什么要提醒你的……】

【行了,都几点了,明天一大早就要走了,早点休息吧!】

【我都想好的,还有什么呢,刚才话到嘴边给忘了……】

明楼还在兜转着看有哪些遗漏的,明诚把脸盆毛巾牙刷杯往他手里一塞,催他去洗漱。


夜晚躺在床上,明楼从后面搂抱着明诚,轻声在他耳边说道【明天一大早我就走了……要去四天呢!】

明诚一下子抿嘴笑了,刚才还跟他嚷着我就去四天,有一篮子鸡蛋的人是谁?明诚自是知道明楼想什么,他转过身拥住明楼,他也很想明楼,两人浓情蜜意,很快沦陷在对方的温柔里。

结婚一年多了,他们俩还真怎么没分开过。亲热过后明诚拥着明楼,明楼睡着了,他给他拉好被子,两人抱在一起暖暖的,心里还真有点儿那么舍不得。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明楼就要出发了,明诚骑自行车把他送到集合点。

【天冷,你快回去吧!】

【你口袋里钱带够了没?】

【带了带了!一会儿回去记得拿牛奶!】

【知道啦!你快上车吧!】

【那我走了!】

明诚转身刚要走,明楼把他给叫住了,【四号中午可别忘了来车站接我!】

【忘了!正好把你给扔了!】

临走前还要打情骂俏两句,明楼一脸笑意的上了车,几个同事们笑着挤兑他【哟!瞧这依依不舍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明老师你出远门呢!】

【明老师去年新婚,小日子过得可甜哟!】

明楼脸上笑开了花,身上穿着明诚的棉袄,暖到了心坎里!

一路和同事学生们说说笑笑,大家拉拉歌,小中巴一路开在田野间。

明诚回到家收拾收拾就去厂里上班了。


明楼出差的第一天,明诚加班回家,楼道里各家都张罗着做晚饭,他们家的灶台前冷冷清清的,平时回来总能看到明楼一边做饭一边和大家拉家常。

明诚烧水准备给自己下面条,锅刚放上炉子,门口传达室叫唤了。

【阿诚啊!有你的电话!你们家明老师打来的!】

【来啦!!!】

明诚放下手里的活,赶忙的跑去门口,电话里传来明楼的声音。

【阿诚啊,有没有想我啊?】

【…………】明诚捧着电话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对面传达室大爷笑吟吟的看着他,明诚嘟囔了一句,【你打电话回来什么事儿啊?】

【没事儿,就是想你了……你晚饭吃了没?】

【刚回来,正煮面呢】

【葱油拌面?】

【嗯……你呢?吃了没?】

【吃了,炒豆角,土豆炖肉,里面一点儿肉都没有!】

明诚笑了,说道【那你回来自己做呗!】

【我看这里的豆角不错,我准备回来那天买点!】

【你在那里可小心别着凉了……对了,你在哪儿打的电话啊?】

【辅导员办公室,明天下班我再给你打!】

【别,这样不好,人家不用电话啊?】

【你就不想我?】

明诚捧着电话,这时身后来了个邻居排队打电话的,对面的传达室大爷也看着他,明诚便说道【没什么事儿,我挂了啊,邻居等着用电话呢!】

【晚上睡觉被子盖好!】

【知道啦!】

又腻歪了两句,那边传来邹奶奶的喊话【阿诚啊,你锅里的水滚了!】


这是明诚和明楼第一次打电话,才发现对方的声音在电话里是那么好听,晚上躺在床上还在脑海里余音绕梁,可想到才分别一天后面还有三天,明诚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另一边的明楼原本就认床,一到外边就睡不好,何况这乡下的床板硬,被褥他总感觉有股霉味,他嫌脏怕有虱子,躺上去也不脱衣,闭上眼睛就是他们家阿诚,怎么也睡不好。

明诚也睡不好,没有了明楼在身边总觉得冷,芙蓉帐里两个人是热,一个人就是冰。明诚睡在明楼的被子里,窝在他那边儿,闻着他的味道,越闻越想念那个温暖的怀抱。


明楼出差的第二天早上,被窝是冷的。

以后日子好了,明楼感叹道【哎呀难怪你怕冷,燃烧脂肪才能发热,你都没肉……】

明诚掐掐明楼肚子上的肉,【你倒是一个劲儿的长膘啊!】

【没事儿~我抱着你燃烧自己,温暖你还能减肥!】

【油嘴滑舌!】

可今天的明诚早早的起床了,躺着也是冷,不如早点起来,翻起日历,两号了,明楼还有两天就回来了!

正寻思着邻居李老师来敲门了,原来他们是想几个人一起去近郊山上挖野萝卜,把明诚也叫上。

这一天,明楼在乡下和同学们扛着锄头帮农民翻地,明诚和几个老师在山上挖野萝卜。

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明诚看着时间不早了,他怕错过明楼打电话来的时间便骑着自行车往回赶,车后座绑着一捆萝卜。

明楼心急着给明诚打电话,却不想电话那头告诉他,他们家阿诚和张老师李老师出去挖萝卜了。

明诚一进筒子楼,门口传达室的大爷就告诉他明老师已经来过电话,明诚心里惋惜还是错过了,骑车骑得一身汗,现在冷风一吹倒觉得凉了。


一转眼到了第三天,明天中午明楼就要回来了,这天明诚休息在家,搬了盆水坐在院子里把萝卜给洗了晾了,明天等明楼回来一起把萝卜腌了,这样今年冬天,除了一缸咸菜他们又多了一缸萝卜!

这院子里的树上前面挂着张老师家的萝卜,后面挂着李老师家辣椒,石桌上晒着他们家的菜叶,家家户户都能省则省,算计着过日子。


四号一大早明诚早早的起来把家里收拾干净然后出门去接明楼,顺路先去一趟澡堂。

汽车还没进站,大老远的就看到明老师家的阿诚站在站牌下等着,明楼大老远的看到那挺拔的身姿,心里欢喜得突突跳,他们家阿诚就像一株寒风中的小白杨。

明楼大包小包,左手绿油油的豆角,右手一个大包袱,顶着两个熊猫眼,哼哧哼哧的说道【可算是回来了!】

明诚脸上也是难掩的笑意,从明楼手里接过包挂在手把手上,【瞧你!去了乡下才几天就受不了了!还说自己上山下乡呢,看来锻炼得还不够!】

【可不是,我是想你想的!昨天你跟李老师他们去山里挖萝卜了?】

【嗯~你不是喜欢吃酱萝卜吗】

【我还爱吃红烧萝卜!放点大蒜叶子可香了!】

【那晚上你做,我吃!】

【好~】明楼说着凑过去快速亲了一口。

【哎呀干嘛呢!大马路上的!】明诚左右瞧瞧扔给明楼一个白眼,脸颊飘红。

【回家后我得赶紧先去洗个澡!身上都是泥】

正走到岔路口,明诚指了指澡堂子说道【脸盆我已经给你放那儿了,你洗完再回家吧,省得多跑一趟,钱我也付了!】

哎哟!他们家阿诚怎么能那么贴心!!!

明楼把兜里的钱掏出来都交给明诚,转身前见四下无人又偷亲了明诚一下。

都说小别胜新婚,明诚心里也很想明楼,亲吻落在自己的脸蛋,觉得身体热热的。

趁着明楼去洗澡,明诚回到家就把菜收拾了,到院子里拿了萝卜,洗了豆角,切配工作做好,淘米蒸饭等明楼回来炒个菜他们就能开饭了。

一个人吃饭是应付,两个人吃饭才是家。

桌上的碗筷收拾了还没去洗,明楼这样有洁癖的人是从不把碗隔夜的,只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明楼捶胸顿足的说,这么算的话,我们都十年没见了!明诚被他逗笑了。

两人早早的钻进了芙蓉帐里……

【呜!……嗯啊啊……啊!别,别咬……啊……】

明诚软软的声音从里面透出些许,床上的两人如胶似漆,一条手臂从里面伸出来摸到窗台的雪花膏,大木床伴随着里面时而传出的声响吱吱呀呀晃动到半夜。


第二天明楼骑着自行车满面红光去后勤处拿鸡蛋,回家的路上去食品商店给明诚买了一板巧克力,这东西已经很久没买了,去年桂姨来要钱之后,他们就开始了负债的日子,现在快过年了,难得奢侈一回。

明楼回家悄悄把巧克力放在枕头上,明诚一睁眼就看见了,一脸惊喜,一抬头就看到明楼坐在书桌边笑看着他,转念一想又撅起了嘴,嘟囔道【你钱多啊?】

【古人一骑红尘妃子笑,我骑个自行车给你买块巧克力算什么~】

他们家明老师总有那么多歪理,明诚笑着剥开巧克力糖纸,嘴上嗔骂道【就知道穷开心~】

明楼走过来坐在床边,捏捏明诚的鼻子,说道【等我以后有钱了给你买很多很多巧克力!】

明诚塞了一块巧克力到明楼嘴里,说道【先把工会的钱还清……】

【是啊……等有了钱第一件事就是把我们家大床给换了!】

【好好的换什么床啊?】

【省得你喜欢我用力点,又嫌床声音大……】

明诚抄起那块糖衣炮弹就要敲明楼的大脑袋,被明楼制服在枕头上狠狠吻住。

tbc


评论(38)

热度(635)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