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14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0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14


窗帘被挽起了靠书桌的那一边,阳光透过来照在床上,朦胧又暧昧,明诚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明楼,一脸呆滞可爱的样子让明楼又想到了软糯的汤圆儿,把手伸进温暖的被子里拨弄着明诚的棉毛衫,低声问道【不准备起来了?】

明诚没好意思回答,可明楼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明诚心里臊得慌,眼波流转最后用被子蒙住了脸。

窗帘被放下,屋里暗了下来,明楼钻进芙蓉帐。

现在是大白天,虽然屋里拉了窗帘又有芙蓉帐遮蔽,可这掩耳盗铃的样子更让明诚羞窘,明明是自己想要的,可是真白日宣淫了却抹不开面子。

明大少爷可不管那么多,自是知道明诚心口不一,心里想要,嘴上不认,身体倒诚实。

【我们家有只贪吃的小色鬼~】

【……我哪里贪吃了!】

【这里~不喂饱了,我们家阿诚就赖床~】明楼的手指拨开明诚的pp,,不一会儿里面就春潮涌动。

【我才没有……别说了……】

【好~不说不说~直接做~】

羞归羞,可二十三岁的男孩子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和爱人耳鬓厮磨在一起便忘乎所以,何况对方是明楼。此刻的明诚半眯着眼,棉毛衫被推到胸口,情动不已……HHH……


比起情事上的一些事,更让明诚抹不开面的是这半集体化的生活,到了这个点才起床,在水房洗漱总免不了被邻居们调侃一番,好在明楼体贴,端盆递水让明诚在房间里盥洗。

【哎呀,这别说是你了,有时候我们晚起在水房碰到了邻居,我也有些不好意思~】

明诚一边刷牙一边猛点头。

明楼又感叹道【这事儿吧毕竟是很私人的事情……】

明诚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明楼点了点头。

明楼怜爱的摸摸明诚的头,嘀咕道【明天我们去房管所递个申请,如果能分到大点的房子就好了~】

明诚笑着点点头。


可单位分房要考虑到每户家庭的实际情况,有孩子的家庭优先,孩子年龄大小还有讲究,有儿有女的家庭最有优势。然而时值八十年代初期,计划生育的风声勒紧了,连带着住房分配也有了变化。申请他们是递上去了,可房管所的同事也如是说,他们如果有孩子的话,组织上肯定会优先考虑,分到房子的速度和几率都会快一些。

以前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结婚快两年了,又面临分房的刚需问题,回去的路上两人就聊起了孩子。

【你喜欢小孩儿吗?】明诚问明楼。

【喜不喜欢倒是其次,现在家里那么困难,如果再多个孩子,怕养不好……】

如今楼诚家还欠着工会一大笔钱,明楼每月工资还没到手就先扣掉一大半,付完杂费所剩无几,家里的花销基本都靠明诚的工资,虽然今年的日子稍稍有所改善,但再舔一张嘴吃饭就困难了。

何况小孩得有人带,他们俩都要上班,家里没亲没眷,孩子谁领?找人带又是一笔费用,他俩也不放心。

【是啊,孩子的事还是算了……】明诚叹了口气,想到了什么抚着自己的小腹又嘀咕道【反正都一年多了也没动静】

【我看……就顺其自然吧,如果以后有了就有了~反正以前再困难的日子都过过来了~】

【嗯!】


两人牵着手继续走在回家的路上,明楼撇着明诚的小腹,心里泛起了嘀咕,想来新婚一年平时隔三岔五亲热挺频繁的,可居然都没中标?!

明诚不知明楼心中所想,看到前面路边有一个菜农在摆摊立马走过去瞧瞧然后招呼明楼过去买菜。

夜晚明楼洗漱完回家听到芙蓉帐中传来了几声咳嗽。

【怎么咳嗽了?】

【没事……就是喉咙有点痒……】

【……早点睡,可别着凉】

明楼摸摸明诚脚底的热水袋确保捂严实了。

【你不睡吗?】

【我还有点课要备了,明天有个学习小组】

【别太晚……】

【恩~晚安!】

明楼在明诚脸上印下一个晚安吻,掖掖被子,放下床帐。

第二天明诚醒来时便觉不对,身体不利索,浑身无力头重脚轻,估计自己是感冒了,一看墙上的钟点赶紧收拾了自己去厂里上班,厂门口的告示栏里贴着告示,最近流感爆发,督促各位同志注意抗旱保暖,中午休息时明诚去厂里医务室喝了一杯板蓝根。

傍晚明楼下班回家,看到家里灶台冷冷清清就觉不对。平时楼诚家,明楼早上有课起得早,他起床后会去菜场买菜买早点,等他收拾完出门差不多明诚起来去上班,炉子上桌上总有摆好的早饭。下午明诚下班早,到家后就把明楼白天买的菜洗好切配好再淘米蒸饭,等明楼下班回来一炒,他们就能吃晚饭了。所以明楼回家总能看到明诚在灶台前忙碌的身影。

今个儿一进门,就见明诚躺在床上,一摸额头,有点热度。

【咳咳……你回来啦……我起来洗菜……】

【别别别,你躺着!怎么感冒了?】

明诚点点头感觉昏昏沉沉的,【冷……】

【我去给你冲个热水袋】

明楼把自己的被子给明诚盖上,不一会儿给他脚底塞了个热水袋。


晚饭明楼煮了点菜粥,明诚勉强吃了两口便躺下了可到了后半夜却发起了高烧,咳嗽越发厉害,还把晚上吃的粥都吐了。身边的人病着,明楼本来就没睡好,他马上把明诚拖起来去医院,可明诚浑身无力难受着却不愿意去。

【我感冒而已,别去医院了……明天就好了……都几点了……那么晚了……明楼……】

明楼不顾明诚的叨咕,七手八脚的给他套上衣服。

冬天的夜晚寒风瑟瑟,走到外面明楼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兜在明诚的头上。明楼让明诚坐在自行车前杠上,怕他昏沉着在后面摔了。

除了路灯,一路只有自行车轱辘转动的声音,骑到医院发现居然里面人还不少,挂完号,医生一问病症,听到明诚的咳嗽声,听个心音搭个脉后单子一扯,先去验个血。

明楼把明诚带到化验窗口,前面还有几个人排队,他便让明诚在一边的椅子上先候着,他去缴费。

走到楼梯口明楼想起了什么,又回到医生办公室。

明诚抽完血又被明楼带到了另一个房间,现在他躺在一张床上,护士拿着一根东西在他的小腹来回探测。

出门后明诚好奇的问明楼【我就感冒,为什么还要照肚子啊?】

【怕你吃坏了东西……】明楼随口一诌糊弄了过去。

照完B超,验血结果也出来了,医生给开了方子,明楼把明诚带到注射室,他去排队拿药。

【性生活正常吗?】

【正常】

【他有情热的时候吗?】

【有……】

面对医生的询问明楼一一回答,老医生拿着单子一看,叹了口气说道【气血不足底子差,长身体的时候没吃好,你看这数字比正常值都低……本来就是特殊体质,刚才我瞧他那么瘦,身体要受孕怎么也得长点肉吧,其他毛病没有,倒也不是怀不上,只是比较困难,年纪还轻,先把身体养好吧……】

明楼松了一口气,他心里不是纠结孩子,而是怕明诚以前在乡下吃了那么多苦,身体落下病根,可想到医生最后说要明诚养好身体,明楼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明诚年纪还小,是要好好吃饭,把以前没吃的补回来。可家里情况紧张,每月的伙食和以前比虽然有所改善,但也仅限于不饿肚子,要增添营养就有点困难了。

今年过年,楼诚家有些凄惨,明诚因为病毒性感冒高烧不退,嘴唇上都起了泡,天天打针吊水的来回折腾就是不见好,明诚的手背和屁股上都青一块紫一块。明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邻居们告诉他,吃西瓜可以情热退烧,可是这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西瓜!

明楼决定去乡下碰碰运气,这天一大早他熬好了粥,把明诚托付给李奶奶,骑着自行车就出发了。近郊的菜地没有,不过本地的农民告诉他,再远一点的暖棚里面可能会有,但是大过年的不一定有人,明楼顾不得那么多,骑着自行车又找了去。

寒风中,他焦急的骑着自行车,过往的风景满是节日气息,路上红色的爆竹碎,家家户户门前贴着崭新的春联,孩童们在乡间小路玩耍。正月里的乡下,萧瑟又喜庆,明楼快速穿梭在其中,口中呼出的热气像一路小火车,棉毛衫都被汗湿透了。

终于在傍晚时分,他的网兜里装着一个小西瓜急匆匆的回来了,除此之外他还买了一小箱子的苹果和梨。

英文书上说,一天一个苹果,疾病远离我。梨留着熬冰糖雪梨,病的这几日里,明诚的嗓子肿得都说不出话来。

【这……哪儿来的西瓜呀?】明诚哑着声音问道。

【学校今天春节联欢会,这是招待市里领导的,我特地跟校长打了招呼弄来,食堂一共就一个,好多人眼馋着呢~】明楼有些得意的说道。

【你的手怎么那么冰……】

【今天外面特别冷……】明楼把西瓜喂到明诚嘴边,【快吃,嗓子疼就别说话了,吃完了赶紧躺下休息……】

拙劣单纯的谎话很容易被拆穿,但一个有着故事三要素的谎话再加上相对曲折的情节,就让人容易信服多了。聪明的明楼可以骗过所有人,但骗不了明诚。

明诚知道明楼在撒谎,他很心疼,吃着明楼喂来的西瓜,红色清甜的汁液,眼泪一滴滴流了下来,哽咽着说道【都是我拖累了你……】

【小傻瓜……瞧你,都烧糊涂了,来,把最后一点喝了,赶紧躺下睡觉】

【躺了一天了……你都不在……】

明楼心疼的用手替他抹去眼泪,轻声说道【一会儿我陪着你睡好不好?】

明诚点点头。


到底还是个小孩儿,生着病的明诚格外粘明楼,吃完西瓜不一会儿就在明楼怀里睡着了。明楼出去了一天,他躺在床上发着烧也心惊胆战了一天,总是忍不住的胡思乱想,可又爬不起来出去找人。

到了半夜里,明楼见明诚睡着了便小心翼翼从他怀里起床。他离开了一天,家里很多事没做,灶台上的锅碗都没收拾,换下来的脏衣服也没洗。

楼道里静悄悄的,明楼搬了凳子拿了搓板在水房里洗衣服,偶尔碰到几个来洗漱的邻居看到明楼都关心的询问明诚的情况,大家知道他们家困难都非常体谅。

明楼收拾完回到家里已经深夜,进屋却听到床里传来抽泣的声音,掀开帘子一看,明诚拽着被子紧紧贴在墙边哭得噎住,嘴里压抑的说着胡话。

【不要,不要打我……我知道错了……救命……救命啊……】

沙哑破损的喉咙即便是声嘶力竭也发不出什么声音,明楼顾不得身上还穿着外衣,爬到床上一把将明诚搂在怀里,【阿诚,阿诚!醒醒!】怀里的人颤抖着咬紧牙关,明楼一看这是被噩梦魇住了,赶紧轻拍他的脸。

明诚烧得迷迷糊糊睁眼一看到明楼连忙死死抱住,【明楼,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不离开不离开,乖~做恶梦了是不是?】

怀里的人继续呜呜咽咽,明楼抱着他,轻摇着拍着他的背,哄道【不怕不怕,有我在这里,我一直在这里】

【不要离开我……】

【不会离开的~小笨蛋……】明楼感觉到明诚心跳很快,抚着他的背帮他顺过气来。

明诚瞪大着眼睛,无焦距的看着前方不敢闭上。

【乖乖,把眼睛闭上,我们再睡一会儿】

明诚摇摇头,不肯。

【乖~听话~我一直在这里陪你……】

明诚眨眨眼呆呆的不说话,抱着明楼的手臂却收紧了,不一会儿听着明楼的声音被哄着,他又睡着了。

一晚上明楼被明诚抱着,动都不敢动,就怕把怀里的人给吵醒了,衣服也没脱,第二天一早胳膊酸疼,好在一摸明诚的额头,烧退了,明楼这才松了一口气。

tbc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评论(38)

热度(622)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