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15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0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明楼几乎日夜寸步不离的守着明诚,随着春节渐渐过去,明诚的感冒也慢慢好了,只是原本就瘦的他又瘦了一大圈儿,满脸病容,眼眶都凹陷了。门口灶台上,明楼正在给他炖冰糖雪梨。

明诚抱着热水袋偷偷挪到门口看着明楼的身影,也许是病着的缘故,明诚一见不着明楼就心慌,明明知道他就是去买个菜,可盯着墙上的钟,晚了几分钟回来明楼还没回来,他就要胡思乱想。明诚心疼明楼这几日里外跑,自己生病,他也跟着遭罪,跟着变瘦,看上去头更大了。

明楼一抬头就看到明诚站门口一脸含情脉脉苦哈哈的看着他,【你怎么出来了?赶紧进去,别着凉了!】

【躺着不舒服,站起来走走……】

【你有力气了?!站也屋里站着,进去进去,病才好一点……】明楼端着冰糖雪梨把明诚给赶进去了。

【一直闷在屋子里……】

【等你再好点儿,过两天我们去西海公园逛逛】

【我都好得差不多了……】明诚嘀咕着,吃着碗里的冰糖雪梨,偷偷看向明楼商量道【要不今天打针别去了……反正最后一天了……】

【怕疼啊?】

明诚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倒不是他怕打针,实在是那个针特别疼,又酸又疼,每次打完都瘸半天,不怪那些小孩一个个哭得撕心裂肺。

明楼也是心疼,就依了明诚,【不去就不去吧……但你乖乖在家躺着,一会儿寒热再上来有你苦头吃!】

明诚听话的乖乖躺上床,指着书桌上一本战争与和平让明楼递给他,见明楼看他不躺下似乎有些不情愿赶紧露出乞求的表情,明楼无奈只能拿给他,但是,【看半小时!一会儿吃了药就躺下!】

【知道啦~】


生病的人消化不好,明诚只能每日清粥酱菜,见不得荤腥,一连数日,现在明诚看着自己手里的碗,实在是没有胃口。这时明楼拿出一小罐子肉松,可把明诚给乐坏了。

雪白的粥里拌上肉松瞬间变得香喷喷有滋有味。过了两天,肉松吃完,明楼又买了一只老母鸡给明诚煨汤。

二月二龙抬头,明诚一病小半个月过去,这日天光放晴,明楼之前答应他去西海公园,两人沿着湖边散步,明楼把他包成个粽子,围着围巾带着雷锋帽,只露出一对大眼睛。

湖边的水面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水下面隐约可以看到游动的鱼儿,明楼在一边看得稀奇,跟明诚说着自己下放时在池塘抓鱼的趣事,冬日的阳光下,明诚坐在湖边的长条石凳上,不远处有老人在垂钓,明诚看出明楼跃跃欲试,便指着那边让明楼去瞧瞧,跟人买一尾鱼回去,果然明楼屁颠儿屁颠儿去了,不一会儿手上拎了一条草扎好的鱼回来了。

这天晚饭明楼把鱼头和鱼尾炖汤,中段红烧,两人饱餐一顿。

到了晚上,明诚想着他生病的这些日子他们都没亲热过,掰着手指头算算,悄悄脱了棉毛衫光溜溜钻进了明楼的被窝,可一闻到明楼的味道他就脸红了,想想自己这样做太过羞耻,便又悄悄爬回去把衣服穿起来。心想着那么多天明楼肯定也很想他,一定会主动。

明楼在水房洗漱自然不知道家里芙蓉帐中那个人的纠结心思。

明诚卷着被子,脸上的红晕却没有褪去,反而越来越红,他犹豫片刻,心想着穿着衣服钻进去也没什么……

就在明诚犹豫的时候推门声传来,明楼回来了,心虚的人钻到一半哧溜吓回了自己被窝,咕噜一转身,面壁闭眼。

明楼收拾好东西掀开账帘准备上床睡觉,睡前习惯性的摸一摸明诚的额头,这一摸温度不对吓了一跳,惊道【怎么又烧上来了!?】

【没有,没有,哪儿有啊……】

明诚急忙转身就看到明楼在翻抽屉里的温度计。

【怎么没有?来量一量……】

【不要!】

【量一下!】

【…………】

明诚一脸倔强,明楼要掀被子让明诚把温度计放腋下量一下,明诚死拽着被子不肯,明楼以为明诚是怕上医院折腾也急了,说道【你怎么那么作!讳疾忌医知道吗!听话!量一量!】

【不要,说了没烧了!】

两人推搡间明楼看到了明诚的双腿间便一下子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明诚满脸通红推开明楼赌气转身,嘟囔着【你才讳疾忌医呢……】

明楼笑着拿了小方巾沾了些水放在床头然后关灯上床。

不一会儿芙蓉帐里传出细微的声响和明楼的轻笑声,【我用手帮你~乖~】

……H……

…………

大病初愈的人很快缴了械,明楼用湿巾把手擦干净,一回头怀里的人热热烫烫的贴着他却没有要偃旗息鼓的样子,明楼一想着他病刚好便没了心思,拍拍明诚的pp想把他哄睡了。

可明诚翻来覆去睡不着,前面释放了,后面更空虚得难受,他心跳很快,想要明楼可又羞于启齿,一时间没了主意。

明楼也睡不着,怀里的人喘着粗气,呼哧呼哧,身体发热,软糯乖巧予取予求的样子像极了一颗汤团儿,黏糊甜腻,他得花多大的定力才能忍住不去咬一口,怕是咬了一口就想一口吞。

明诚觉得自己病已经好了,憋着一股气,想着想着有了小怨念,觉得明楼故意吊他胃口,心想着下次你想要的时候,我一定誓死不从。

就在明诚脑海里千方百计的时候,身后的人悄悄抱住了他……HHH……


第二天早上,明诚一脸红光满面的挎着小布包去上班,邻居们见了纷纷夸他气色好了很多。


春节一过转眼就到了元宵节,筒子楼的大门前挂起了大灯笼,院子里的小孩儿们拖着兔子灯玩得不亦乐乎,家家户户都在包汤圆。

筒子楼里有一个石磨子,大家轮流磨糯米,今天轮到了楼诚家。一大清早,门前的空地上,明楼推磨,明诚加水加糯米,白色的米浆从石磨周围流下,明诚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过了一会儿便迫不及待的和明楼换了位置。

明楼笑他小孩儿心性,明诚却说自己从没吃过汤圆,明楼一想到去年家里困难,两人都没吃上,便说今年想吃多少吃多少!明诚用力的点点头,明楼看着他高兴的样子在心里说,你就像汤圆儿,又软又糯,又香又滑。

中午的时候两人一起包汤圆,明楼准备了甜的黑洋酥馅和咸的肉馅。

黑芝麻加上冰糖碾碎后和上猪油,香喷喷黑洋酥一做好,明楼便拿了一块塞给明诚,果不其然看到了明诚圆圆的大眼睛里亮出了闪闪的星光。

明诚趁着明楼不注意一块接一块的往嘴里塞,明楼瞧着他那偷食的小样儿捏捏他的脸说道【再吃就没的包啦!】

明诚憨笑着赶紧给明楼嘴里也塞上一块,两人腻得比黑洋酥还香甜。


明楼手把手的教明诚包汤圆,不一会儿,雪白的圆滚滚就在他俩的手里诞生了。明楼给肉馅的汤圆捏了一个尖儿用来区分,水滚了之后,汤圆们哗啦啦的下锅,明楼掌勺,明诚靠在门边一脸期待。

等到汤圆一个个咕噜噜漂上来蹦蹦跳跳,明楼适时的把他们捞起。

隔壁李奶奶家包的是素菜馅的汤圆,对门张老师家包的是花生馅的,每家每户包的汤圆各式各样,左邻右舍们互相赠送着自家的汤圆,楼诚家也不例外,煮好了一家家的分送,筒子楼里居民们的感情都在这一碗汤圆里。

这天的明诚可高兴了,又好吃又好玩。

明诚问明楼【你喜欢哪个馅的?】

【黑洋酥,你呢?】

【肉~】

明楼从自己碗里捞了一个有尖儿的肉汤圆放到明诚碗里。

【不过,咸的吃多了就想吃甜的,甜的吃多了就想吃咸的~】

【这个糯米吃多了不消化!想吃明天还有呢!】

【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吃汤圆?】

【嗯……】明楼看着明诚红扑扑的脸蛋笑着说道【因为汤圆特别像你!圆头圆脑圆眼睛,软软糯糯的~】


窗外挂着包剩的馅料,窗内的芙蓉帐里,明楼正在品尝明诚软糯的唇瓣。


春暖花开的三月,气温还有些倒春寒,明诚当上了会计科的小组长,这天他正在做着下一季度的预算,传达室来了口信,大门口有人找。

厂门口站着一个年轻人,穿着看不出颜色的补丁棉袄,脚上一双破旧的胶鞋,可明诚一眼就看出对方是他的莫凡大哥。

向他走来的人穿着洋气的棉服,带着干净的袖套,清秀的脸蛋出落得愈发俊俏,和当初那个灰头土脸的农村娃判若两人。莫凡的目光无法从明诚身上移开,突然他变得有些拘谨,自己满身尘土怕唐突了对方,却不想明诚毫不在意,上来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让莫凡感到受宠若惊,僵硬的手回抱住明诚,有些不舍得松开。


明诚领着莫凡回家,邻居们看到生面孔都很好奇,明诚顺便让人给明楼带了口信。他热情的招呼莫凡,可莫凡一进门就看到了墙上贴着的明楼和明诚的黑白结婚照,再一看这方寸之间,那张大床上整齐叠放的被褥,门上挂着两条毛巾,漱口杯里两支牙刷,小屋子里满满当当的挤着两个人生活的点滴,尽管明楼并不在,但莫凡能强烈的感觉到他的存在感,同时从未如此的清晰意识到他的阿诚现在已经属于别人了。

【我们家明楼在学校上课,我让人给他带了口信,你坐,我给你倒茶!】明诚一回头看到莫凡愣着站在门口,盯着墙上他和明楼的结婚照,似乎明白了什么。

明楼正在学校上课, 一听到明诚传来口信,家里乡下来人,课也顾不得上,听到乡下二字就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赶,让别的老师顶他一节。

tbc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评论(50)

热度(801)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