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16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0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


早前就听闻阿诚嫁人了,可直到这次桂姨她们带着钱回到乡下大张旗鼓,这个消息才被坐实,原本就一直想去找阿诚的莫凡再也坐不住了。几年前阿诚离开的时候,他就想一起跟了去,奈何那时的他没有本事没有盘缠,在他的脑海里,城里人是肯定看不起农村人的,何况听说阿诚嫁的还是个上海人。

今日所见和他想象的似乎相去甚远,莫凡坐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感觉有些不自在。

【莫凡哥,你怎么突然就来了?也不拍个电报来,我好去车站接你!】

【我……是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一起来的,我们想进城找份工作……】

明诚拿了个巴掌大的小方花垫子放到莫凡面前,把泡好的茶端到上面,关心的问道【找着了吗?】

莫凡低头一看花垫子上面有两个字,日和月,好奇的看向明诚,从小在农村,他没有读过书,大字不识几个。

明诚笑着说道【这个是明字,明楼的明,他呀就是穷讲究,说以前富贵人家用的东西上都有家里的姓,这个杯垫就是他让裁缝用帐子的边角料踩的,说这样桌子上就不会有水痕】

莫凡看向床帐又看向杯垫,果然应景,是一套儿的,脸上扯了一个尴尬的笑,心里却泛起了酸涩。

【对了,有找到工作吗?】明诚再次关心的问道。

莫凡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现在的工作一个萝卜一个坑,是不好找啊……】

【来了几天,同村和我一起的几个人,都回去了,耗在这里吃饭要钱也不是办法,我还想再碰碰运气……你呢?过得好吗?】莫凡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是多余的,阿诚好不好,他一看就能看出来,眼前人的笑是发自内心的,说起他们家明楼的时候满是幸福洋溢的样子,这是以前在农村的阿诚从来没有过的表情。

【我挺好的,那你现在有地方住吗?】

【挤在工地的棚子里凑活着】

【那怎么行!现在天气还冷……】

【没事儿!我皮厚,能扛得住!】

【一样是挤,要不在我们这儿打个地铺吧,好歹能遮风避雨】

【不不不,不能麻烦你!】

【这怎么是麻烦呢!】

【真不用!你忘了以前我们俩挤在山洞里谁抱着你?那时可不比现在……】

【也是 ……】

莫凡的话让明诚忆起了过往,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他因为烧柴烟大了点被桂姨虐打,实在受不住便偷偷跑了出去,偏逢下雨,他躲到了山洞里,绝望的看着外面冰冷的雨水,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冻死的时候,是莫凡找到了他。

莫凡又告诉他,桂姨回去之后大肆操办了他二姐和邻村村长儿子的婚事,家里又盖了新房,体面风光在村里一时无两,借着这股东风阿翠也搭上了他们村书记的儿子,两人相上了,日子定在明年开春,因为桂姨迷信,说新年头里一年嫁一个,家里以后便能连年发。

明诚淡淡的听着,尽管他和明楼现在依然还着欠工会的钱,可如今听莫凡说起,他发现心里已没了什么波澜,仿佛莫凡是在诉说一个和他不相干的人,他甚至盼着她们能好,这样至少就不会来打搅他和明楼。

过往的记忆对明诚来说大多是灰色的,曾经一度他不愿提及,尽管他选择性的遗忘,可很长一段时间那依然是他无法摆脱的噩梦,直到明楼的出现。

明诚听着莫凡说起小时候偶尔间那些趣事,他的脸上竟有了些许笑容,记忆因为有了阳光的照耀,渐渐有了颜色。


明楼骑着自行车急匆匆的赶回来,到了门口连车子都来不及锁就往里跑,走到门口却听到里面传来了笑声,他先是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桂姨她们来闹,可刚要推门又停住了脚步。

【他……对你好吗?】

明诚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说道【挺好的……】

【你就准备这样一辈子跟着他了?】

【不然呢?】

【……他到底是个城里人,你跟他过日子过得惯?】

说到过日子明诚忍不住笑了,【一开始挺不习惯的,他呀,以前花钱总是大手大脚没个度,你瞧那个沙发就是他花二十块买回来的,哪儿有这么过日子的。不过现在好点了,可有时候一不小心没看住,钱多了我们明大少爷总是手痒,给我买巧克力买苹果的……】

【什么资本家大少爷的,落地凤凰不如鸡,要不怎么一把年纪了才讨到对象,也就你拿他当个宝……】

【你别这么说!他那是时代造成的……对了,倒是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成亲啊?你爹娘没给你说门亲事?】

【说了,那些……我看不上!我不想一辈子在农村种地】

莫凡的脸上透露着不甘心,明诚明白这种感受,一辈子在农村面朝黄土背朝天,那种无法翻身无法逃离的绝望感,可能闯出来的又有几个?

莫凡看着他的阿诚,心中的情感呼之欲出,急切的说道【可你和他们不一样!】

明诚一惊。

莫凡马上又改口道【你知道拼命念书,考到城里……可他们……】莫凡没有说下去,现在的阿诚已经是别人的了,他不想给他的阿诚造成困扰。

这时明楼推门进来了,【哟!家里有客人啊!?】

【你怎么那么早回来了?】明诚一看墙上的钟,才四点半。

【有老师和我换课,就提前回来了,这位是?】

【来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乡下的莫凡大表哥】


眼前的人相貌堂堂,身姿挺拔,比墙上的照片看着还英俊,看到他很有礼貌的伸出手,莫凡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和明楼握了手,两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敌意,可在明诚面前还要装着和睦,莫凡心里唾了一句,虚伪的上海小白脸。

莫凡长得黑黑粗粗,没什么文化,可这些明诚都不介意,热情的招待他,明楼见状也不敢怠慢,想请莫凡一起去小饭店吃顿晚饭,但莫凡拒绝了,临走前他告诉明诚,明天再来找他。


莫凡比明诚大两岁,是邻村一户人家的孩子,家里兄弟三人,他排行老小。那时村子里的孩子们就像洒在地里的豆子,饿不死就自个儿长,家里大人也不管,随着他们到处疯玩。明诚要帮家里干活,几次上山挑柴碰见就认识了。其他野孩子见明诚平时不和他们玩,长得又唯唯诺诺的好欺负便常常弄乱他的柴火,朝他扔石子,莫凡见了把他们都赶走了。

以后上山的路上明诚的身边多了一个伴儿,莫凡帮他拾柴火帮他多挑一担子,这样明诚就不用每天来回跑那么远的路。

那时的明诚经常遭到桂姨的虐打和家里两个姐姐的欺负,他们把他当佣人,稍不顺心就对他拳打脚踢,不给吃饭还把他关在柴房,有一次莫凡见明诚几天没出现便去他们家找他,那时的明诚打得奄奄一息锁在柴房里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柴房有个小窗户,他把馒头扔进来给我,我想如果没有他,我大概早饿死了……】

明楼抱住明诚,酸溜溜的说道【好了,知道你乡下大表哥对你好了……】

【你可不许瞧不起人家是乡下人!】

【我哪有!我这不请他去小饭店吃饭了么……是他自己不肯……】嘴上这么说,可明楼心里醋缸子早打翻了,这情节!青梅竹马英雄救美的,他们家阿诚差点就成别人家的了,他明楼能不着急吗!

【……我觉得是他看到你不自在了……哎……】

【奇怪了,我长得好不能怨我吧!也不至于让人自惭形秽吧……】明楼不满的嘀咕道【倒是你……那么在乎他的感受干嘛……难道他以前有去你家提过亲?】

【有,不过他家没钱……桂姨不会同意的……】

【如果桂姨同意你就跟了他了???哼!!!】

明楼气得一卷被子转过身,明诚一下子莫名了,话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生气了?

【你怎么啦?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明楼气鼓鼓的闷声说道【我觉得你的心里还有他!】

【啊???没有啊!你说我喜欢他?我哪有啊!】

【你就是有!】

【我没有……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哼……他没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我无理取闹,他一来你就觉得我这儿也不好那儿也不好了!】

这个大概就叫吃醋,明楼吃醋了?

明诚一时无语,明楼伸手把台灯关了,芙蓉帐里一下子变得黑漆漆的。

过了一会儿,明诚悄悄钻进明楼的被子,从后面搂抱住他,小声说道【别闹了~】

明楼心想,别以为你哄我两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明楼~别闹了……你真不理我啦?】明诚故意贴着明楼的脖子,小声哄着,还在他脖子里吹气。

不一会儿明楼感觉到后颈传来湿濡的触吻,软糯湿润,他哪里经得住明诚这般诱惑,恶狠狠的转过身把人压在身下,低吼道【你个小妖精!看我怎么收拾你!】

明诚见明楼转身,得意的搂住了他,不许他再转过身背对着自己。

明楼不甘心赌气的问道【你说你心里除了我还有没有别人?】

明诚噘嘴好奇反问道【你那么大个吨位还有地方留给别人?】

被一句话给堵回来,明楼恨得牙痒痒的,小样儿越来越坏了!我让你油嘴滑舌!一会儿可别求饶!

……HHH……


芙蓉帐里闹了一晚,明楼终于心满意足的确保明诚的心里和身体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他。

第二天一早,帐帘被掀开,明楼哼着小曲儿穿衣起床,见里面的人还躲在被子里羞愤着,不要脸的说道【你别赖床啊,一会儿去水房又要被人笑话了~我可不给你端水~】

明诚气得抓起手边的东西就扔过去,正面糊中明楼的大脸。明楼一看是条内裤,露出了流氓的微笑,随手扔进脏衣盆里,【嘿~一会儿光屁股吧,别叫我给你拿啊!】

等明楼洗漱回来还不见明诚起床,一看芙蓉帐里的人卷着被子正在面壁,看来是真动气了。明楼凑过去隔着被子把人抱在怀里,哄道【怎么啦?给自己老公亲亲摸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瞧你这脸皮薄得~】说完一下又一下亲着明诚的脸,【乖~起床了~上班迟到要扣奖金的!】

刚刷完牙的明楼有股薄荷味,嘴唇也是冰冰,明诚的脸更红了,推开明楼,扔给他一个白眼,什么吃醋!根本就是借口欺负他!

明楼给明诚拿了衣服,恭敬的把干净内裤请到明诚手上然后被枕巾糊了一脸。

【还不去给我打水!】

【喳~】

明楼笑得屁颠儿屁颠儿的拿起盆去给明诚打水,顺便把牛奶拿回来。

明诚在房间里洗漱,明楼在准备早饭。

【你说他这次来城里是来找工作的?】

【嗯】

【那找着了吗?】

明诚含着牙刷摇摇头。

【是啊,现在工作不好找啊……他又没文凭又是从乡下来的……】

明诚看向明楼。

明楼点点头,【我帮他想想办法吧】

tbc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评论(46)

热度(617)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