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19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0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19

第二天晚上吃完晚饭,明楼准备熬药,明诚扭捏拦着不让。明楼趁着明诚去洗澡,把药熬好了,明诚说什么也不肯再喝,任由明楼怎么哄都坚决不喝。

明楼喝着自个儿的那份药,撇了一眼窗台上的雪花膏,昨晚两人欢爱没用到雪花膏,这美妙的滋味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结婚这些年,虽然每到动情之时明诚的确春潮澎湃,可每次情事伊始仍然艰涩,少不了雪花膏帮忙开拓,小老虎害羞是一方面,身子紧也是个问题。

明楼见明诚执意不肯喝,便拿过碗作势要喝。

明诚好奇问道【你干嘛喝我的药?!】

【你不是不喝吗?】

【…………】

【熬都熬好了,不喝也别浪费,我替你喝了吧】

【你不怕吃错药啊!】

【不就是些补药么……】

【别别别!还是我喝了吧……净添乱,叫你别熬了……】

明楼见明诚把药喝了,心里窃喜,屁颠儿着去洗碗收拾,准备上床睡觉。

夜晚关灯后,明楼搂住明诚,手往后面悄悄一摸,果然指尖沾到了湿意,手指一路畅通无阻搅动着一汪春水。

明诚憋着气儿,可挡不住有人故意在让他下面那张小嘴发声。

明楼的大手一边摸一边揉着手下那团子绵软,挺翘饱满有弹性,他克制着自己,想到一会儿的销魂,他没有像昨天那么急色,美滋滋的说道【哎呀~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我这不天天摸得!】

明诚喘着粗气,狠狠瞪了明楼一眼,他都软成春泥了,明楼还在那儿装大爷的笑话他,故意撩拨!一气之下,明诚关了灯扑向明楼,一手捉住那孼跟。

【哎哟!你真是虎把儿的,轻点!】

【你再胡说我就把他折了!】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哼!你讨厌!】

【你把他放进痒痒的地方就不讨厌了~】

【…………】

【快~自己放~乖……】

……HH……

明楼知道一会儿定还要来一回便打开了床头灯,灯光一下子亮起,刺眼的感觉让明诚条件反射掩着脸躲进明楼胸膛。

【明楼……】

【嗯?】

【明天不喝那个药了好不好……】

【怎么啦?羞得呀?】明楼轻轻抚摸着明诚潮红的脸颊,怀里的人垂着眼那乖巧样子,让人心存怜惜却又想食指大动,明楼亲了亲明诚的额头,轻声说道【每次你主动,我心里就可高兴了……】

明诚马上抬头亲了明楼一下,眼睛亮亮的满脸让明楼高兴的样子,接着又低下头小声说道【可那药劲儿太大了……我觉得好奇怪……】

【把这星期的药喝完,回去复诊的时候问问】

明诚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撇着嘴喃喃道【……我不想去看医生】

明楼一想,有些犹豫了,那老中医口没遮拦的,他不想明诚难堪,也不想他害羞的样子被别人看了去,便说道【那你就别去了,我去……】

明诚听明楼这么说,顿时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他就怕明楼执意要拖着他一起去。

明楼拍拍怀里人的肩膀,安抚着。

过了一会儿明诚想起了什么又不安的问道,【可是如果到时候你堂嫂知道我没去,问起来怎么办?】

【放心吧,大不了我就跟她直说现在单位里工作忙暂时不要孩子】

【可她又要念叨你了……】

【那就让她念叨两句呗~就是辛苦了我的耳朵~反正平时也不往来,她也不会特地的来逮着我问,我就……】后面的话明楼忘了要说什么,因为明诚软糯的唇正含着他的耳垂,舌尖拨弄着挑逗。

【明楼……关灯……唔……】

明楼像被蛊惑一般,抬手关了床头灯,和明诚吻在一起。


一周后,老中医又看到了那张英俊熟悉的大脸,瞧了瞧病历问道【这到底是你要怀孕呢还是你家那口子要怀孕啊?】

【呃……他!】

【那他人呢?】

【他上班忙,没空,所以我替他来了……】

看这病还能替???老中医刚要反驳,明楼赶紧把明诚喝了药后的反应大致笼统的说了一下,说想询问下是不是剂量过大。

老中医面色沉稳的听着,看向明楼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哦~了一声然后指着他说道【我想起来了,上礼拜那个小老虎是吧!】

明楼一愣,呵呵笑着点头。

【那小家伙是不是害臊所以不敢来呀~你也真是掼得他!】

明楼心想还不是因为你嘴上没把门。

【他那情况正常,小孩子发育时候整天做梦不都想着那档子事儿吗,大家都这样嘛,小老虎长发的时候没发好,只能现在用药调理……】

【这……我们也不急着要孩子,我怕药太厉害了伤身,就让他慢慢调理】

【那我给你减轻点剂量,不过就没那么快见效了!】

【没问题没问题!】

【隔天喝!过段时间带来让我瞧瞧】

【好!】


猫科动物一向是很粘人的,这是明楼此时心中的想法。手上还剩一点儿课没备完,就那么几道题,他却怎么都集中不了心思,书桌边床上的人裹在被子里,隔着帘子偷瞄他,一脸亮晶晶的候着,大眼睛里闪闪发光,期待中带着羞涩,看着他满脸的崇拜,明楼的心被塞得满满的,看着书本,脑袋里满是明诚,心跳得越来越快。

最终明楼忍不住看向床上的人问道【是不是想我快点儿上来陪你?】

明诚摇摇头,表示你继续备课。

过了一会儿明楼叹了口气,决定不做思想斗争,顺应本心,接着在心里把自己批判了一番,意志如此不坚定经不起诱惑,然后又感叹了一下君王不早朝。

明诚不知道明楼的心里已经百转千回,见他过来了,拉开被子欢迎光临。

被子里热乎着,暖了明楼的身和心,温香软玉不过如此。明楼发现明诚的头发长了,不是初见时那个小圆寸,宽阔的额头前有了个发帘,圆乎的蘑菇头倒显得更稚气几分。


一转眼又到了第二年春天,筒子楼里原来住着的六户人家只剩下了一半,大家分到房子后一家一家都搬走了,听闻隔壁张老师家下个月也要搬了,却独独楼诚二人迟迟没有等来分房的消息。虽然有没有小孩是一方面因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明楼在学校迟迟没有转正,始终没有加入正式的教师编制。

这一年的楼诚,工会的钱已经还了大半,日子不愁吃穿小有积蓄,可屋子里却时常传来叹气声。看着别人的日子越过越好,苦于自己无力改善,明楼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明诚喝着调理的中药,虽仍没有怀上,但气色好了很多,面颊红润有了肉。明楼在他面前从来不提孩子的事情,可明诚知道自己没有承受的压力是因为有明楼替他挡着,堂嫂那边一直嘀咕着,以及她心心念念的那个汪曼春。

这一年的转正依然没有轮到明楼,连带着今年的分房也没了着落。明楼的心里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很多事情不是他努力了就能有回报的。

晚上的时候,明楼叹着气问明诚【一直是个打零工的,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本事?】

明诚反问道【我一直没有孩子,你会不会觉得我肚子很不争气?】

两人都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抱着对方。


英语系的办公室里新来了一个大学毕业的英语老师,教现代英语。那时的大学生金贵,更是受到学校的器重,一进来就提了干。

这天他正在给几个学生答疑,说着说着就聊起了口语,为了显摆,也为了彰显自己这个大学生的与众不同,新老师卖弄起了口语,几个学生好奇的跟着学。

明楼进来的时候也被拉着加入了讨论,可他听了几句却皱起了眉头,客气的提出道【你这个说法语法上是对的,但是和外国人交流的时候一般不这么说】

新老师被明楼说得一愣,一直听闻明楼这个不入流的非正式教师是系里的老法师,心里始终不服气,今天班门弄斧又出了洋相,脸色立马不好看了。

其实原本教学相长,明楼也没说他错,打个哈哈求教一句就过去了,可明楼见新老师似乎不高兴了便没再说什么,反而夸了他两句。

反倒是几个同学硬拉着明楼,让他再给说说,明楼的发音字正腔圆,孰优孰劣,立马见高下。明楼以前的家庭教师是个英国人,所以他的口音带着优雅的英国腔,加上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几个学生听得很是崇拜。

今次以后,这几个学生有事没事就来找明楼练两句,课余闲暇时聊天明楼才知道他们几个是准备要出国的,八十年代正值改革开放初期的出国潮,很多有志向的年轻人纷纷去海外求学。

明楼听到他们要游学海外立马想到了自己失散了十几年的大姐明镜,想到了过往两人在家学英语的情景,恍如隔世一时间感慨万分,他自是倾囊相授,一传十十传百,其他地方想出国的学生也都纷纷来找明楼求教。

办公室里却渐渐有了不好的风声……

【嘚瑟什么呀,就知道卖弄, 那么厉害怎么没见他自己去考个大学呀……】

【听说他还给学生开小灶】

【赚外快啊?!也不知道学校允许不允许,系里领导同意了?】

【也是,他家情况不好,不赚外快怎么行啊!】

…………

久而久之,新来的领导不了解情况就找明楼谈话了。各人自扫门前雪,每个老师都负责好自己的学生,就像看庄稼地,顾好自家的就行,不要操心到别人家里去。明楼笑笑说,可学生不是庄稼,每个人接受能力不一样,要因材施教。新领导却叹了口气说道,可我们学校看的是整体收成,讲究的是集体利益,如果你明老师家的庄稼跑别人家地里去了,你肯定也不高兴对吧?

明楼笑着点了点头,虚心接受批评,可面对莘莘学子,他依然来者不拒。

tbc

文中很多事情也是我生活中遇到的,甚至就是我这两年来写楼诚文遇到的,相信大家一定也遇到过类似的这种人……对于这些酸气冲天的恶言相向甚至诋毁谩骂,更多的是无奈,有时候能做的也只有做好自己。

评论(29)

热度(598)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