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21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他想要的东西?】明诚反问道,【他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你知道吗?】

汪曼春被明诚问得一愣。

明诚又接着说道【你不明白明楼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汪曼春嗤笑着反问【我不明白难道你明白?】

【我以前也不明白,后来我明白了,他想要一个家,一个有我有他的家,因为无论他是明大少爷也好,明老师也好,哪怕他一辈子都只是个普通职工,我都会陪在他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他的才华不会被埋没,因为有我在,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如果不是他,我现在还是流水线上的一个工人,也有可能早就被我养母拉回乡下卖给不知道什么人……】

汪曼春皱起了眉头,神情变得有些激动,【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当初若不是他们家大姐明镜的反对,我和他早就在一起了!之后我俩无奈分开……】

【如果他要和你在一起,早就和你在一起了!】明诚打断汪曼春的话说道【哪怕全世界都反对,哪怕你们分开十几年!明楼的性格你应该了解,他想做什么没人可以拦得住,你们没能在一起是因为他不爱你!】

汪曼春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她一直看不起的乡下人,在明楼面前唯唯诺诺的明诚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她冷笑道【好,就算你说得都对,那么你忍心看着他为了你窝在这个小地方一辈子当个穷教书匠?!拿着几十块的工资,住在那种破房子里?!爱情是什么?你能给他想要的生活吗?他明大少爷以前多少人鞍前马后伺候着,上海滩上多少人得看他脸色,这些东西你个乡巴佬能想象得到吗?】

明诚想到明楼最讨厌的黄梅天,一见着个蟑螂就要作半天,饭都吃不下,平时穷讲究爱干净的样子,他常常会好奇的幻想当初做大少爷的明楼是什么样子。明诚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也没办法给他,可我爱他,他也爱我,所以我不会放手,但我可以答应你,如果他要走,我绝不拦!】

这是明诚第一次说爱明楼,很可惜明楼没有听到。走在回家的路上,明诚的心里是忐忑的,他害怕如果明楼真的要走怎么办,一想到这里心就像被锥刺般疼,眼泪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他忍住眼泪摇摇头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科长见他脸色不好让他早点下班回家休息,但明诚拒绝了,他需要用工作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有着心事明诚做什么都无精打采的走神,傍晚回到家洗菜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手指,看着指尖流出的鲜血,他一时竟忘了要擦,任由它这么疼着,却怎么也比不上心里的那点疼。胸口堵得闷,他回到屋子里找了条手帕捂在伤口,然后打开窗通风,呆呆的坐在桌边,想象着这个屋子里没有明楼的日子,原本豆腐干大小的房间瞬间变得空荡荡冷冰冰的。明诚不由的瞥向墙上的钟,平时明楼这个点应该已经到家了,可今天却还没有个影儿。

就在明诚看着指针一分一秒走动时候明楼回来了,手里拎着西点房的白色盒子,他特地去买了香草蛋糕。明诚鼻子一酸,忍住差点要落下的眼泪。

明楼见明诚坐在桌边低着头,一看就是有事的样子,赶紧上前关心,一低头看到了明诚的手上包着手帕。

【这手怎么了?流血了?】

【切菜不小心……】

【你看你,真是的……】

明楼嘴上数落着,手上查看了明诚的手指,赶紧转身去找了酒精和纱布,一回头却发现明诚的眼睛红了,明楼蹲下身轻声问道【怎么啦?怎么哭了?】

明诚不说话,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怕一说话眼泪就掉下来,面对明楼,他一点儿都没了下午面对汪曼春时的硬气,索性撇过头不说话。

【手上的伤别捂着……】明楼低头处理明诚手上的口子,血已经凝固,他轻轻的用酒精消了毒,明诚发出小声的抽气声,他赶紧给吹了吹然后用纱布裹上。

明楼站起身把明诚轻轻拥进怀里,问道【是不是还在为昨天的事情不开心?】明楼叹了口气,【是我不好……她来得突然,我也没个准备,应该提前告诉你一声的】

明诚摇了摇头,推开明楼看向他,问道【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她是不是来找过你,跟你说过什么?】

明诚点点头,【她说她想带你去英国,让我放手,给你自由……】

【你怎么说?】

【我不放……】

【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明楼有些小得意。

【可是你想去吗?】明诚急切的追问道【如果你想去的话……】

【如果我想去你就让我去了???】明楼打断明诚的话反问道。

明诚垂下头小声说道【……我可以等你】

明楼一把抱紧了明诚,心疼的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待着!】

【可是……】

【没可是!】

眼泪还是落了下来打湿了明楼的衣衫,明诚推开明楼,看着他哑着声音说道【可是你不高兴啊!在这里你心里不痛快……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如意,我知道你可以做得更好,比那些人都好,我知道的!】

 房间里一时变得很安静,传来了明楼的叹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积郁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天,在两人的面前敞开了。

过了一会儿,传来了明楼的叹息,【还是瞒不过你……这段时间我心里是挺憋屈的,可是现在我想通了,都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哪儿能事事都顺我心顺我意呢……要说上天对我也不薄,这不把你给了我?】

明诚哭泣的小脸一愣,竟有些羞涩,他撇着嘴说道【你以前可是明家的大少爷……】

【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现在的明家是我和你,我们俩才是明家!】

【你真的不难受不憋屈了?】

【恩!现在一点儿都不了!】

【可我难受!我憋屈!你明明比他们都好!】

明楼看到明诚这么心疼自己,心里更是对一切都释然了,还有什么比明诚对他来说更重要的?那些纷烦忧扰不过过眼云烟而已,他伸手替明诚抹掉眼泪,说道【做人心态要放平,什么事都和别人去比何时才是个头?放宽心过好我们俩的小日子不就行了?你看,现在不愁吃不愁穿了,多好呀!再苦的日子都过过来了,好日子在后头呢!】

【你就那么容易满足?】

【有你在我就觉得很满足!只要……你不嫌弃我……】

【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你不嫌弃我一辈子碌碌无为……】

明诚紧紧抱住明楼把他搂进自己怀里,用力的说道【不嫌弃!】

明楼在明诚怀里笑得很开心。

【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好好的伺候你!】

【你伺候我???】明楼一脸嫌弃的问号,【我伺候你还差不多吧?家里的菜谁买的?饭谁做的?】

【家里的卫生不是我打扫的?平时我没给你捶捶腿?】

【你腰酸我还给你揉揉腰呢!】

【我腰酸还不是你害的!】

【好好好~我害的~】明楼凑到明诚耳边小声说道【那今晚你趴着,我们从后面,好不好~】

【净追求这个!】

明诚戳明楼的大脑门却不想碰到了受伤的手指头,哎哟一声又把明楼给心疼得,【你瞧你这手指头,我宝贝得跟什么似的,你倒好,切个菜都能自己把自己给切了……】

明诚想到刚才的自己嘟囔道【小口子……不疼……】愁云惨雾已烟消云散,明诚拉拉明楼的衣角,一脸的讨好的笑道【明楼……要不我们今天别做饭了,出去吃~我请你去西餐厅吃!】

【好~!我们阿诚要升副科了~提前庆祝下!】

【嗯!】

明诚站起身却发现因为明楼刚才的一句话,自己又变得热热的……

明楼拿起外套刚准备开门,身后的人拉住了他,耳边传来一句悄悄话让他浑身的血液直冲头顶,【你想先吃饭还是先吃我呀?】


傍晚时分天色暗了下来,家里没开灯,黄昏的微光透过窗帘透进来,屋子里一片昏暗,明诚趴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完好,……,只露出……圆润pp。

他们第一次没来及上床就迫不及待的亲了起来,明楼把他推倒在沙发上就像刚才说的那样让他趴着,明诚捂着脸咬着牙,满脸通红。

可明楼却不让他害臊,硬扳过他的脸撬开他的唇,热吻之后又咬着他的耳朵说道【以前我的小阿诚牵个手都脸红,现在衣服不脱就在这儿和我苟合~】

……

…HH…

【要不要用力点?】

【要……用力……】

【乖~】

隔着门能听见外面楼道里邻居们正在做晚饭唠家常,可一门之隔的屋子里却是另一番秀色可餐的光景,……HHH……


明诚穿好裤子,这才清醒过来刚才他和明楼干了什么,顿时羞得无地自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经坏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身上的衣服和下班回家时是一样的,可衣服底下却已经被明楼蹂躏了一番……

两人再次准备出门,明楼一回头看到明诚那绯红的脸颊,说道【你这样子,我可不敢让你出门】

明诚一愣,赶紧手背贴上脸颊给降降温。

待红潮褪去,明楼才开了门,这一开门就碰到了邻居李大姐。

【哟!明老师在家呢?刚才看你们屋子灯关着,还以为你们不在呢】

【刚回来刚回来!学校放得晚!】

【今天不做饭啊?】

【嗯,去堂哥家吃!】

敷衍了邻居,两人牵着手出了筒子楼,明楼一回头就看到明诚又脸红了,不想笑话他都难,这脸皮子那么薄,人家不问都知道你干嘛了!

明诚狠狠瞪明楼,你还敢笑!

tbc

西餐厅——已关门CLOSED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评论(36)

热度(619)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