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23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得知明楼愿意调任的消息,上海那边中学特地打来电话,嘱咐他带上调任信春节过后去单位报到。眼看着已经十二月底了,时间只有一个月不到,他和明诚得凑齐还工会的钱,还得筹备搬家。

因为明楼调任的关系,明诚作为家属也跟自己厂里申请调职到上海,所幸的是他是个会计,这个岗位到哪里都能通用,而且时值八十年代初期,会计这个职位十分紧缺,可这样一来,原本过了春节就能升职副科的明诚到了上海又要从一个小职工做起,厂里人事科领导万般不舍,但副科的位置空出来又是块香饽饽,便也没有为难放人。

两周后明诚收到通知,年后到上海的大发橡胶厂会计科报道,得知这个消息,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他高兴的骑着自行车把这个消息带给正在摆摊的明楼。

临近过年,家家户户都要置办年货准备过年,新年的集市人流最多。楼诚二人把自家腌制的腊味摆了个摊儿,又从乡下收了一点来卖,学校里的同事,同学家长们看到是明老师摆摊都来纷纷照顾生意,都听闻明老师要调走了,都觉得惋惜不舍。

等明诚赶来已经是中午,他带了早上没喝的牛奶和几个馒头,两人坐在摊边啃着馒头,轮流喝一口牛奶。

【通知收到了?】

【恩!】明诚把通知拿给明楼看,说道【二月去上班!】

【你看我说的吧~肯定没问题!瞧你之前还担心得~就怕和你老公分居两地独守空房~】

【是是是~那还不是多亏我们明老师英明,当初让我学了个会计~】

明诚的夸赞让明楼一脸得意。

【卖得怎么样?】

【生意还不错~一早上就卖剩这些了,早知道我们多进点货~】明楼一边说着一边把兜里的钱掏出来交给明诚。看着对方点钱的样子,明楼脸上忍不住的笑意。

【你看着我干嘛?有什么好笑的?】

【我就爱看你点钱的样子~】

明诚扔给他一个白眼,把一把毛票子在明楼面前甩甩,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有心思笑,这些都卖了还差一大截呢!】他叹了口气,皱着眉头嘀咕道【也不知道能不能还清……】

【别担心啦~船到桥头自然直,总有办法的!】

【靠卖这些腊肉?卖到开春你都去不了上海!不过你别说……你这腊肉摊生意还不错哦!】

【那当然!别人看我英俊潇洒都来我这儿买!】

【是吗?那早知道你还教什么书啊,卖腊肉得了~】

两个人说着说着在路边摊你一言我一句的打情骂俏起来,仿佛什么样的日子都甘之如饴,明楼一个大学老师来摆摊难免被人指指点点,可这些他们一点都不在乎,眼前他们最在乎的是还清工会的钱,启程去上海。

下午早些时候楼诚的腊肉就卖完收摊了,两人顾不得回家,骑着自行车载着对方直奔乡下,再去收购一些回来!

原本摆摊只是想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卖了点,寒冬腊月里腊肉自然最好卖,明楼说一样要卖,我们家就这么几块也摆不了摊,索性去乡下收一点,两人有多年在乡下菜地捡菜叶的经验,天没亮就出发,一个来回也能收不少,没想到这头一天就卖完了。夜里踏着星辰回家的时候,明楼的自行车上又是挂着收获满满。

调职的手续很繁琐,厂里学校里居委会都有很多事情要办,两人轮流蹲守着腊肉摊,互相给对方送饭。两个星期后,明诚拨着算盘,算着桌上的几摊子钱,明楼凑过来关心的问道【怎么样?还差多少?】

【把你卖了都不够……】

【哎呀我还鲜着,是不值几个钱呀~也就你拿我当宝贝~】

【去去去~别妨碍我算账!】


明诚知道明楼的原则是能不问别人借就不问别人借,当初也是桂姨来闹,万般无奈之下才问工会借了这钱,如今还起来还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可这次时间急,眼看着还有一个礼拜就要过年了,过完年明楼就要去报道,眼下别说是路费了,连还清欠款都差一大截。

就在明诚琢磨着跟明楼说去借一点的时候家里的门被敲响了,那么晚了会是谁来啊?明楼去开了门,一看是明堂哥来了。

原来明堂嫂得知明楼要调去上海可又看到明楼在集市上卖腊肉,便差明堂哥来打探虚实。明楼也不避讳,把前因后果给明堂哥说了。

明堂哥叹气道【哎呀,我问了工会那边,知道你们家困难,这笔钱也不是小数目,你们这个小家一时间也拿不出】说着明堂哥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放到桌上。

【明堂哥!这怎么好意思!】明楼一看便要拒绝,【你已经帮了我们家很多,我怎么好意思再收你的钱!】

【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这次机会难得,这钱就当是我借你的,以后等你在上海落了脚有了钱,生活稳定了再还我!】

明诚也劝明楼道【堂哥这么说你就收下吧,这也是他的一番心意】又对明堂哥说道【堂哥,这钱我们以后到了上海一定还你!】

明堂哥摆摆手,却说道【这事儿可别让你们堂嫂知道,她那人心眼不坏就是掉钱眼儿里】

明楼点了点头。


有了明堂哥的接济,明诚拨着算盘一打,再卖两天肉,七七八八凑起来,工会的钱是能还上了,可这去上海的路费还没有着落,不管是火车票还是汽车票都是一笔钱,他们的口袋里早就捉襟见肘,到了上海还要置办一些日常用品,一分一厘都要省着花。

临近除夕夜还有两天的时候,楼诚二人出发了,明楼把自行车换成了一辆黄鱼车,除了他们家那吱呀老旧的破木床,其他能装能带的一家一当还有那张沙发都搬上了黄鱼车,就连明诚种葱的破瓦罐也不例外,它们被用绳子穿起挂在把手上。

明诚看着这筒子楼里空荡荡的小家,心里感慨万分,他和明楼在这里生活了七年,酸甜苦辣风风雨雨一路走来,如今要走了心里很是不舍,明诚站在门口红了眼眶,明楼把他搂进怀里。

周围原先的邻居们知道明老师和阿诚要搬走了,纷纷前来送行,大家都带来自家做的吃食放在他们的篮子里,让他们路上吃,明诚看着这些老邻居们又掉了眼泪。邻居们把他们送到路口,明楼和明诚挥着手让他们回去吧。

挥别了过去,黄鱼车被装得满满当当,承载着楼诚二人全部的生活,明楼在前面驶,明诚在后面推,再次一无所有的他们,一路摇摇晃晃启程去了上海。

路过的风景满是节日气息,路上红色的爆竹碎,家家户户门前贴着崭新的春联,孩童们在乡间小路玩耍,正月里的乡下,萧瑟又喜庆,明楼想到那年明诚生病高烧不退,他骑着自行车满乡下的找西瓜,不由的笑了,没想到今年的春节他们家是在路上过的。

【你笑什么呢?】

【没什么……今年过年还挺特别的~】

明诚嘁了一声,把水壶递给明楼问道【累吗?】

明楼摇摇头拉起明诚的手,问道【你呢?有没有冷?】

明诚摇摇头笑着说道【今年过年我俩新年旅游了!】

此刻明楼的心里有点愧疚,心疼明诚跟着他没有过上好日子,别人家都在过新年,而他们却要一路赶,口袋里的钱所剩无几,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明楼叹了一口气,这时明诚猛的拉拉他,指着不远处,明楼顿时两眼放光,他看到前面的泥路上驶来一辆拖拉机!


黄鱼车被绑在拖拉机后面,明楼和明诚用围巾兜着口鼻依偎着坐在拖拉机后的茅草堆上,北风呼啦啦的吹,两人冻得一直吸鼻涕,可脸上却抑制不住傻呵的笑着,拖拉机突突突可比他们走快多了!

就这样拖拉机突突一段,走一段,突突一段,走一段,一个星期后,他们终于走到了上海

tbc

明楼:麻烦前面的拖拉机让一让!

陈亦度:叫什么叫,没看到堵车吗!

(开拖拉机的总裁才是真总裁!)

评论(44)

热度(652)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