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24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24

这是一栋坐落在上海法华镇路上的三层小洋楼,前后带一个小院子,后院里种着居民们的蔬菜,可看着似乎杂草丛生无人打理,前院有两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正在玩耍,看到明楼和明诚推着黄鱼车站在院子门口好奇的看过来,奶声奶气的问道【叔叔你们找谁啊?】

明楼看了看门牌号,【应该就是这儿了!】

学校分配给明楼的房子就在这栋小洋楼的三楼,眼看着时间也不早,明楼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四点。

黄鱼车被推进大门,停到了楼下,明诚催促道【你快先去学校吧!说好今天去报道的,别迟到人家都下班了!】

【那这些东西怎么办,你一个人怎么搬啊?】

【你快去!我先把小东西搬上去,大件等你回来一起搬】

这时两个小男孩儿也围了过来叽叽喳喳叫着【我来帮忙!我来帮忙!】

明楼摸摸他们的脑袋,这才放心的离去,走到门口还不忘嘱咐让明诚别逞能,几个重件等他回来一起搬,被明诚赶走了。

明楼在街口布告栏那儿看了一会儿地图,算了算时间,走过去估摸半小时左右。

两个小男孩儿,圆鼓鼓胖乎乎的那个叫李熏然,精瘦得像猴儿的叫赵启平,两个人一样岁数,都住在这栋小洋楼里。

明楼走后,明诚一个人拾掇着搬东西,两个小男孩儿正愁旺盛的精力无处发泄,见有事情可以做,忙前忙后跑上跑下的帮忙,明诚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拿了巧克力分给他们。

这时大铁门传来声响,原来是李熏然和赵启平的父母们陆续下班回家了,一看新搬来的邻居正在搬东西,连忙上前帮忙。

明楼走到学校已经过了四点半,周五的下午学校普遍放学较早,学校里面很安静,到了教务处敲门进去,里面的人看到明楼来了,一脸如释重负,【哎哟明老师你可总算来了!就怕你赶不及!】

明楼一看手表还以为自己迟到了,有些窘迫。

【等到你现在,还好你来了!】教务处的同事把明楼领进门,告诉了他前因后果。

原来他们没有想到明楼是走着来上海的,打电话过去原地址询问,那边的邻居也说明老师已经出发了,这边想着总以为他会早到一两天,可没想到却迟迟等不来人。

教育局抽调各个学校会英语的老师,派去广交会做翻译,会洋文的明楼自然被列在前往人员名单之中,一行四个英语老师,带队的正是挖角明楼的那个领导,学校甚至帮他连火车票都买好了,明天一早就要出发,教务处的同事等到现在就是怕明楼赶不到。

明楼递上调任信,等同事做好登记工作,给明楼办入职,再补填房屋信息登记表,最后把广交会的一些资料给到明楼,等一系列手续办完天色暗了下来。


另一边的明诚在邻居的帮忙下把所有东西都搬上了三楼,明楼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月亮挂在夜空中,小洋楼三层灯火辉煌,这条马路僻静,一栋洋楼一个独院儿,四周传来各家各户做饭炒菜的声音,大上海的万家灯火气息,明楼甚是怀念,空气中都是他熟悉的味道。

明楼步入铁门,院子里停放着他们家空荡荡的黄鱼车,楼里传来喊声,【赵启平!回家吃饭了!】


这片区域大多是不远处警备区司令部和同仁医院的家属楼,一楼住着赵医生一家,二楼住着侦查科李警员一家,两家的媳妇是连襟,都是独生子女,两个孩子五岁大。

因为学校教职员工住房都满了,所以明楼就被分配到这里来了。小洋楼是斜顶的,所以他们家看着有挺宽敞的两间房,可是建筑面积很小,好在一层楼都是他们的,厨房就被安在了过道上,让明楼觉得最好的是,他们有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卫浴,这样的小洋楼大多是以前旧时代留下的,有马桶和浴缸,再也不用蹲公共厕所用水房,这让爱干净的明楼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原本明楼匆匆跑回来怕明诚没晚饭吃,没想到明诚正在煮馄饨,热心的邻居们知道新搬来的邻居肯定顾不上做饭,馄饨是赵医生家包的,两个小菜卤牛肉和卤猪耳都是李警员家给的,就连生炉子的煤球都是问他们借的,再加上一碟他们自家腌的雪里蕻,这顿晚饭倒也丰盛。

一周来风餐露宿,总算落脚踏实,周围堆放着很多要整理的东西,两人简单的支了桌子在楼梯口吃饭,吃到了肚子里,吃得特别香。楼梯上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一转头出现一张精致的小脸蛋,鼓着小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瞅着他们。

明楼瞧了瞧夸赞道【这个小孩儿倒是长得标志!】

【平平过来,到阿诚叔叔这里来~】

赵启平乖乖的跑过来爬上明诚的大腿,这时他妈赵医生端着碗跟来了,【你这孩子不好好吃饭,乱跑什么!那么大个人吃饭还要跟在屁股后头喂!】

明诚低头一看,怀里的小宝贝,鼓着嘴,馄饨含在嘴里,亮晶晶的眼睛里明明是在调皮却一副我很乖的样子,让人想不掼着他都不行。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吃饭了!】赵医生抱歉的说道。

【没事没事!】明楼摆摆手,【我回来得晚都没来得及和你们打招呼!谢谢你们的馄饨,包得好,很久没吃到那么好吃的馄饨了!】

明楼和赵医生寒暄了一番,赵启平就赖在明诚那儿不走了,赵医生见明诚喂饭赵启平肯吃,赶紧把碗留下。

等赵启平磨磨唧唧的吃得差不多,楼梯上又传来了蹬蹬蹬的声音,又来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

【哟!这个肥嘟嘟的可爱!】明楼惊喜的叹道。

【这个是然然~】

李熏然跑到明诚身边,看到他手上的碗里有馄饨,便长大了嘴,啊——

明诚一看这感情好,剩下的两个赵启平怎么哄都闭着嘴不吃,嘴里还含了一个,现在李熏然来了,正好都塞他嘴里,赵启平一看有人跟他抢就护食了,赶紧把嘴里的馄饨咽了下去。

吃完饭,楼诚二人还要收拾家里的一团乱,明诚把小碗还给赵启平,说道【平平和然然乖~去楼下玩,这里阿诚叔叔还要收拾屋子~】


吃饭的时候明楼把要去深圳参加广交会做翻译的事情跟明诚说了,两人还得合计合计。

明诚忍不住抱怨道【这时间也太赶了,今天我们才刚到,明天一早你就要走……】

【是啊……这家里的事情那么多……】明楼为难的说道,【要不……我不去了?】

【那怎么行!你管你去,家里不还有我呢!】

【你忙得过来吗?】明楼问道。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把一路带来风尘仆仆的家具都擦干净了一个一个摆归位。楼梯上去的过道是他们家的厨房,左边一间屋吃饭客堂,右边一间屋睡觉看书。

【家里得买个床,黄鱼车得换成自行车,我问了楼下李姐,牛奶棚就在对马路,不过这个月牛奶我们就先别定了……】

现在的两人正在用酒精擦洗他们的卫浴,明楼在搓浴缸,明诚在擦地板。

【这我走了,你吃饭怎么办?】

【你还怕我饿死不成!】明诚嘀咕道【你又不是第一次出差……不就去两星期吗……】

明楼想起两三年前的元旦他带着学生们去乡下学农,就去了那么三天,回来明诚就感冒生病,折腾了一整个春节。

见明楼皱起了眉头,明诚过去安慰道【后天我就去厂里报道了,十号发工资,我先预支半个月,总能对付过去的!】

明诚看了看钟,忙活到现在时间都十点多了,两人连日赶路,早就一身疲惫,【你明天早上几点的火车?要我送你吗?】

【不用,学校有车来接,五点出发】

明诚一听那么早,惊道【那你还搓浴缸!赶紧的将就着洗洗睡了,明天我再擦一遍!快洗快洗!我去帮你把出差的东西收拾了】


明诚从包袱里翻出干净的衣服放进小皮箱里,明老师的保温杯给他带上,还有他的茶叶,明大少爷的被单枕套,顺便烧上一锅水煮几个鸡蛋给他路上带着吃,收拾完给正在洗澡的明楼拿换洗的衣服。

跟着他们一路来的小沙发上放着明早明楼要穿的衣服,明诚把家里剩下的钱数了数都放在了明楼的衣服上。

明楼洗完澡一看,【这钱都给我了,你怎么办?不行不行,你都留着】

【你拿着,出门在外,万一遇到点什么总要用的!】

【我跟着学校出去,要什么钱,你留着!】

【你火车上不买吃的啊,我们什么都没准备,总不好一直吃别人的吧……我留十块钱,剩下的你带着,就这么说定了!】

明诚说完就去洗澡了,不容明楼有反驳的余地。有了自家的卫浴就是好,不用带着肥皂脸盆跑来跑去,只是他们家还没有床,两人只能暂时打地铺。

第二天一早就要走,明楼翻来覆去睡不着,刚到就要一下子离开那么多天,他的心里总是放不下。

【记得买个综梆的大床,灶台上修个搁板……】

【放心吧,我都记下了!】明诚闭着眼睛嘟囔着,洗了一个热水澡,这几天的疲惫一下子涌来,就这样昏昏欲睡的他还不忘叮嘱明楼,【别打电话回来,公用电话亭在路口,跑来跑去不方便,万一没接到,而且长途电话多贵啊……】

【那我想你了怎么办?】

【给我写信呗~】

【写信?这一来一去的多慢啊……】

【不慢……这样两个星期能过快一点……】

明楼搂紧了明诚,在他额头轻轻落下一吻。

第二天天蒙蒙亮,楼诚二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下楼怕吵醒了赵家和李家,学校的小巴停在门口,明诚把明楼送上了车。

于是,刚到上海一天的明楼又火急火燎的随队赶往了深圳。

tbc

这两天我也在搬家,搬家真的伤不起啊……

评论(52)

热度(66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