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28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明楼因为出差早回来,多得一天假期,这天星期五,明诚下了班就早早的回家,家里静悄悄的,明楼在房间里睡觉,看来这一个多月他都没有睡好,缺觉缺狠了。

明诚看到桌子上放着明楼从行囊里收拾出来的东西,一看果然有巧克力便拿着下楼分给了李熏然和赵启平,看着两个小娃娃高兴的样子,他心里也很高兴。

嘱咐了李熏然和赵启平要乖乖在院子里,不能走出大铁门之后,明诚去买菜了。昨天的小菜被明楼吃得精光,于是他又去熟食店买了一些,然后去菜场买了一把青菜。

回到家明楼已经起来了,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见他回来,上来就是一个熊抱求亲热,也不知道替明诚拿些东西分担。明诚两手都提着篮子,没法拒绝,睡得缺心眼儿的人便肆无忌惮的把手往他衣服里钻。

明诚只能拖着背上这个冤家走到灶台前,把东西放下,耳边传来明楼的低语,【买了什么好吃的?……怎么还是昨天那些~】明楼嘟囔着抱怨,撒着娇粘在明诚身上啃着明诚的脖颈。

明大少爷出差一个月回来就作威作福,明诚回头瞪了他一眼,果然明大少爷厚着脸皮老实说道【我就想吃你~】

明诚轻哼一声,早上还没吃够呢!还摸!摸哪儿呢!明诚一把抓住明楼的贼手,对方一脸我就是不放手。

明诚无奈在明楼脸上亲了一下,哄道【今天我做饭~】

明楼看了看眼前的液化气灶台,嘀咕道【这东西多危险啊……】

【我已经用惯了,煮个面啥的特别方便,你乖乖进去把桌子收拾好!我炒菜~】

【好~】明楼依依不舍的在明诚脸颊上印下一吻,【今天尝尝你的手艺!】


明诚看着洗好的青菜学着明楼以前的样子,热锅放油,下菜,炒两下,厨房里响起了刺啦刺啦的炒菜声,可过了一会儿明诚看着菜还有点生,便盖上盖子闷一会儿,转身去捣鼓个蛋汤。

不一会儿,明楼摆好了饭桌,明诚端着青菜进来了。

明楼一看明诚手上端着的菜就笑了,明诚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他的青菜发黄了。

明楼感叹道【哎呀~我们家阿诚啊,一辈子就没进过厨房!十指不沾阳春水,到现在连炒个青菜都发黄,少爷做派十足啊!】

明诚抿着嘴扔给明楼一个白眼,【有的吃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想当年某人不也是水淹黄青菜的水平?】

【是啊~是啊~都多亏了我们阿诚少爷的不断督促才有我今天的手艺~】

明楼拿着筷子迫不及待的夹起一口青菜,明诚忘了放盐,菜是淡的,可他却吃得津津有味。

两人吃着饭,聊着天,明楼把一路所见所闻絮絮叨叨的告诉明诚,【这次跟着去北京广州学到了不少,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好啊,到处都在建高楼,你看你那个莫凡大表哥不就在工地上吗,我看这往后去啊地皮肯定贵!】

【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这楼房占了地了,那老百姓住哪儿去?等以后然然平平他们这一代长大了,不得结婚生子啊,总不能继续窝在这里和爸妈挤一块儿吧?】

【这倒是……】可转念一想明诚又说道【不过我们现在条件算好的,以前在乡下就两件破草屋挤着四口人,你看我们现在两个人住两间房呢】明诚说完看到明楼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想起眼前的这个大少爷怕是在过去一家就住着比现在这么一栋还要大的洋楼,明诚轻声问道【你们以前明家的房子一定很大吧……】

【是啊,在淮海路那边,一个院子都是我们家,比这里还大……】明楼摸摸明诚的脑袋,微笑着说道【改天带你去看看~】

【可以进去?】

【在外面看看应该没有问题~而且我知道哪里可以偷偷溜进去~】

【好!】

【对了,结婚那么多年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你不会做饭,以前你帮着桂姨干活怎么不会做饭呢?】

明诚低下头淡淡的说道【她怎么会让我做饭呢……她怕我偷吃,我是不允许进厨房的,只能烧柴火干些重活……所以我也不喜欢做饭……】

明楼心里一惊,把凳子挪到明诚边儿上,把人搂进怀里拍拍背,说道【我做,我做,我走了这一个月,是不是想我做的饭了?】

明诚在明楼怀里点点头。

【明天我们一起去买菜,做顿好吃的!我负责做饭,阿诚少爷负责尝!】

明诚听他叫自己少爷,怕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把自己当少爷对待的人就是明楼了,他笑着把明楼推开,嘴里嘀咕道【吃饭呢你!别挤着我,过去过去!都结婚那么多年了,吃个饭还腻人,说出去被人笑话!】

明楼搬开椅子看着这一桌子冷菜,叹道【这吃了两天熟食是不好受,这我不在家你就这么过的?】

【不就这么随便吃点吗……有时候吃食堂,能吃饱就好,我可没那么多要求……】

以前自己是变着法子给明诚做饭,现在自己走了这一个月,明诚的吃饭水平可以说是急剧下降啊,明楼心疼的摸摸明诚的脑袋说道【明天买只老母鸡给你补补,我一回来可让你受累了~】

明诚立马把一块烤麸塞进明楼嘴里,堵住他胡说的嘴。


晚饭后,回来一天的明楼终于开始整理行囊,可找来找去找不到他给明诚买的巧克力。

【阿诚啊,我那个牛皮纸包着的你有没有看到啊?我怎么找不着了……里面是巧克力!】

【看到了,我送给楼下俩捣蛋鬼了】

【你全送了?】

【当然没有~其余的我放饼干盒子里了,一下子送给他们,转身就给你全吃了,小孩子哪儿能吃那么多巧克力,回头都是蛀牙,一次给一点才能让他们乖乖听话~】

明楼心想,你对付孩子还真有一套。接着明诚就把那俩孩子眼巴巴等明楼来信的事情跟明楼说了,明诚一听得意的赶紧兜里再踹两颗巧克力一会儿下去讨好李熏然和赵启平,说【不能好人让你一个人做了~】


两个人继续整理东西,明楼眼看着时间过了八点,祭出了自己这次出差带回来的一样好东西。明诚看他一脸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竟好奇。

在给明诚看东西之前,明楼还有一段故事要说。

原来他们在北京的最后三天是自由活动,在给外宾们做翻译的这段时间里,明楼和一个叫罗伯特的外商交好,罗伯特的家族在美国是一个大财团,他就是财团的继承人之一,特别钟爱古董收藏,尤其是中国古董。

第一次来北京,罗伯特一直想到潘家园去逛逛,便邀了明楼一同前往,顺便给他当翻译。两人逛了一个上午,罗伯特收了几件东西,心情不错,正准备去吃午饭的空档,明楼被前面一个小摊儿给吸引了。

明家以前是上海滩上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家里自是不乏奇珍异宝,明楼就是看着唐寅的画玩着夜明珠当玻璃弹长大的,这些寻常人家见不着的好东西对明楼来说不过尔耳,他虽然不会鉴定,但东西看着是好是坏能辨一二,这也是罗伯特执意要带上他的原因。

因为明楼说,好的东西看上去有一层圆润的光泽,那是时间沉淀在上面的东西,仿制的古旧没有那种质感。

明楼看着这个小摊儿和其他的不同,一块黑白不明的灰布铺在地上,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小物件,摊主蹲在摊边,身边的小马扎上坐着一个人。

东西很小很旧,摊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明楼和罗伯特一行人来回走了几圈都没有发现,仿佛这摊就这么冒了出来,偏偏又被明楼给看到了。

明楼蹲下身随意拿起一个小物件把玩看着,他一摸就知道是琉璃,拿起放在阳光下一看,果然精致细腻,晶莹剔透,色彩的流动通过阳光的照射显得变幻莫测,是个好东西!

【老板,这东西怎么卖?】

老板看了一眼身边马扎上坐着的人,那人下巴微点,老板开价道【一百一个】

明楼一听这价钱居然那么便宜,刚想开口再问,罗伯特来了,听到一百一个便想全部买下。

【慢着!】老板抬手制止,【你买的话,后面得加个零,而且是美刀!】

价格一下子就翻了好几倍啊!两人均是一惊。

这坐地起价,见人改口弄得明楼一下子面上有些难堪,反而是罗伯特笑笑并不介意,拾掇着对明楼说道【看来老板不想卖给我,想卖给你呢!我知道你们中国人买东西讲究缘分,不如你就买下吧!】

明楼尴尬的笑笑,心想,说不定他在故弄玄虚诓我呢?

罗伯特拍拍明楼的肩表示如果你钱不够我可以借你,明楼当然不会要,他还想着讨价还加呢。

这琉璃合欢偶不过方寸大小,却异常精美栩栩如生,放在掌心把玩触手温润,让人爱不释手。和潘家园其他那些老旧沉闷的古董比起来,这春宫人偶倒是别具一格。

【老板,怎么想到拿这个来卖?】明楼问道。

【要搬家了,东西太多带不走】

【那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我家那口子玩剩下的……】老板说着瞥了一眼身边的小马扎。

明楼笑笑,老板嬉皮笑脸的回答听着倒是能鬼扯,想来小马扎上坐着的就是老板家的那口子,顺着老板的眼光看去,明楼心里微微一惊,那是一双似曾相识的美丽眼睛,黑曜石般漂亮的瞳孔,皮肤嫩白得吹弹可破,那是怎样的一个大美人啊!

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琉璃合欢偶,明楼笑笑感叹道【老板好福气啊!】

【哪里哪里~你能相中这个,你也好福气~】

小马扎上的大美人穿着和所有人一样的破棉袄,精致的脸蛋冻得有些发红,明楼突然想到了他们家阿诚,每到冬天北风一呼啦就发红的脸蛋,仔细一看大美人带着一个大盖帽子,帽子下依稀可见盘起压着的零碎长发。

【老胡……】

大美人老板娘叫了摊主,然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老胡摊主便对明楼说道【我家陛下说了,你都买的话再送你个小玩意儿】

陛下?!这称呼爱人的方式倒是新奇!

只见老胡摊主从身后的布包里拿出一个纸镇,他指着这东西对明楼说道【这东西可稀罕了,你知道是什么吗?这叫席镇!】

明楼只听说过纸镇,写毛笔字时压纸用的,还从来没见过席镇,感情这是压席子用的?!

老胡一看明楼的脸色,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猜对了!这就是压席子用滴~东南西北四个角,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只就是白虎!】

明楼把玩着手里的白虎形状的席镇,感叹甚是稀奇。

一旁的老胡摊主开始絮叨起来,【你说这古代人是不是贼享受!这席子还搞个席镇,像我们席子卷边儿了屁股搓搓拿个砖压着不就完事儿了,古代皇帝就是讲究哈!怎么样?要不要?】

【好!我都买了!】明楼一口应下,原本的讨价还加也抛在了脑后,只是……【这席镇只有一个了?像你说的,不是应该四个吗?】

【其他三个卖了,就剩这最后一个~就当送给你了~】

明楼听着有些觉得可惜,不过想想自己也没那么多钱。看着老板身边的这位他叫做陛下的老板娘正在帮忙用旧报纸和旧布包琉璃合欢偶,明楼开玩笑的问道【这不会也是你们家用剩下的吧?】

【是啊,他不喜欢席子,说硬邦邦的太冷,既然我们家陛下怕冷,这玩意儿就没用了,带走又太重】

四个琉璃合欢偶加一个白虎席镇,一共四百块,明楼这次北京出差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眼看着午饭点快过了,罗伯特那边又在召唤,明楼付了钱拿了东西便告辞了。

明楼走了不远就听到这位叫老胡的摊主吆喝道【景琰,走喽~!咱们收摊去吃涮羊肉!】他回头一看,老板娘拿着小马扎爬上老胡的黄鱼车,手里摇着铃让前面的行人注意避让,看着两人叮铃当啷远去的背影,明楼想到了自己和明诚。

tbc

更多老胡和景琰的故事可看《我和粽子有个约会》胡八一x萧景琰

老胡:你们那些个啥啥啥,都是我们陛下玩剩下的~~~

李熏然:啥啥啥???

凌远:我教你~

评论(34)

热度(632)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