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29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当天晚上罗伯特看着自己收来的几件古董心里总想着明楼手里那几个,饭是别人碗里的香,古董是别人家里的好。他找到明楼想要高价收购,但是被明楼婉言拒绝了。鉴于第二天晚上明楼就要坐火车先一步回上海,他答应罗伯特明天上午再陪他去一次潘家园碰碰运气,看看那个叫老胡的摊主肯不肯再割爱一些物件。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再次来到潘家园,可是来来回回找了好几圈就是不见昨天的那个小摊,明楼多方打探终于找到了一位绰号叫大金牙的潘家园地头蛇。

 

大金牙一看来了外国佬赶紧搓搓手准备做生意,可一听明楼说是来打听胡八一的,摆摆手说道【老胡啊?他已经走啦!】

 

【走了?他去哪儿了呀?】

 

【带着他们家那口子去美国啦!】

 

【美国?!】明楼心里一惊,可转念想到大金牙口中的美国或许是指很远的地方,见对方原本就不太愿意说,明楼也没有继续问。

 

大金牙见罗伯特是来找胡八一买古董的,便热情的推销起自己的货来,【一样来都来了,就别空手而归,我这儿的东西可不比老胡的差,怎么样要不要看看?】

 

明楼如实翻译给罗伯特听,罗伯特环顾四周点了点头。

 

几个人围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下午的货,罗伯特收了两三件,很是满意,眼看着明楼就要去赶火车便让随行的司机送明楼去火车站。

 


 

【所以你花了四百块买了这么几个东西???!!!】

 

【是啊!才四百块!】明楼一脸欣喜的说道。

 

明诚无力的翻了一个大白眼,这画面仿佛昨日重现,上一次是几年前刚结婚时那个二十块的沙发,想当初工资只有三十五块的明大少爷拍着胸脯和如今一样一脸欣喜的告诉他沙发才二十块!

 

这回明大少爷可好,大手笔的姿势呈几何倍的增长,所以说他们家明楼啊!手里就不能有钱,一有钱就容易放飞他大少爷的本性!

 

明诚对着明楼的大脸就是一顿狠捏,然后没收了明楼这个月买烟的零花钱,明楼心想,那我就抽你的……

 

原本以为经济终于能宽裕点了,没想到又一夜回到解放前。

 

明诚气得叹了口气,蓄满了怒气正要爆发,明楼却说道【因为我一看到这些小玩意儿就想到了你……】

 

刚要开口数落明楼的明诚听到这话心里一下子软了,轻哼一声,嘀咕道【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宝贝……你可别被人骗了!】

 

【我怎么会被人骗呢~】明楼说着像献宝似得把琉璃合欢偶给明诚看。

 

明楼掌心里的两个人偶抱团在一起摆出各种他们平时亲热时的姿势,明诚看着腾一下脸红了,却目不转睛的盯着这精致剔透的人偶,只见明楼的指尖故意摩挲着连接处的部位,明诚只觉被他摸到的地方变得热热的,一回过神儿来就羞愤的怒瞪明楼。

 

明楼却一把揽上他的腰,揽得死紧!脸上挂着可爱的一字笑,手底下却解开了明诚的衣服。

 

【不要……】明诚小声的抗议,可是身子却被明楼乖乖的带到了沙发上。

 

明楼随手拿起其中一个玩偶,哄道【我们就用这个姿势好不好~】

 

【不……不要……明楼……】明诚瞥了一眼明楼故意放在桌上那怀中抱月的人偶脸更红了。

 

【乖~】

 

【隔壁饭桌还没收拾呢……明楼!】

 

【就做一次~做完我就去收拾~很快的!】

 

很快的?你确定?明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你,你别那么急……】明诚已经被明楼急色的动作弄得面红耳赤。

 

【怎么不急~平时天天缴粮,这都存了一个月了!】

 

【你早上还没闹够啊!】

 

【那点当早饭都不够~】

 

……HHH……

 


 

沙发上放着两个人褪下的衣裤,琉璃合欢偶被明楼放在床头,床上的两个人正按照第二个姿势抱在一起亲亲热热,小人偶被晃动的床震得颤巍巍。

 

……HHH……

 

半夜十二点,明楼才到隔壁房间收拾桌上的碗筷,然后把衣服和弄脏的沙发毛巾浸到浴缸里。房间里的明诚,脸上潮红未褪,呆呆的看着床头的小人儿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他们家明楼收拾完就屁颠屁颠儿的钻进被子缠上他。

 

今晚月色很亮,关了灯的屋子里月光从屋顶拉着帘子的天窗边缘透进来,床上被窝里传来凌乱的嬉闹声。

 

【明楼!你要节制点!这样不好……啊……】

 


 

小别胜新欢的余温似乎一直持续着,好几次明诚看着床头那几个小人偶儿心里泛起了嘀咕,自从有了这几个小玩意儿,明楼就跟吃错药似得,照这样隔三差五的来上一轮,两人的亲热劲儿更甚从前。

 

学校那边,明楼的工作也恢复了原样,虽然从大学降到了高中,但英语教学还是一样的教,1987年正值上海课改,更加重视了外语教学,让明楼也有了用武之地。虽说是中学,但教学任务反而比以前更繁重,明楼经常回到家还要加班加点赶写备课。

 

上次和明楼一起出差的领队老师很看中他,和人事科打了招呼,三个月后想办法让明楼挤进了正式编制,成为了一名在教育局注册的教师。

 

明诚依旧在厂里的会计科工作,明楼在单位里给他办了月票,现在每天早上,他和明楼一起出门,明楼骑着自行车把他带到公交车站,送完他就去菜场买菜,买完菜直接去学校,把菜篮子放在门卫间然后去上课,中午回家吃个午饭把菜洗了,下午下班回来做饭,等明诚到家走上楼,总能看到迎着他的明楼和桌上热腾腾的饭菜。

 

五月底的一天,明楼蒸了一条鱼,做了红烧肉,炖了鸡汤,一桌好菜还有两瓶啤酒。前几日中午的时候明诚刚从食堂回来,在办公室接到了明楼的电话。电话那头的明楼欣喜的告诉他,自己加入教师编制的申请已经被批准通过了,只等下周去教育局拿聘书即可。

 

拿到聘书的那天两人做了一桌子好菜,一起庆贺一下。这张来之不易的聘书被特地放在相框里和其他各种明楼的奖状一起挂在墙上,搬来上海的这几个月,楼诚的小日子终于走上了正轨,明楼的工作稳定下来对他们这个小家来说又添了一份安定,家里的钱有了结余还新添了一台黑白电视机,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远在当年的小县城,有一个陌生人在多方打探他们的消息。当初虽然给了桂姨四百块了却了她和明诚的过往,但是明楼的心里始终悬着,四百块可以用很长一段时间,但他怕那边贪得无厌,早晚会再找上门来,所以临走前明楼特地嘱咐了学校和筒子楼里的邻居们,如果有人找他和明诚,请大家一律说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就说搬走了便是。筒子楼里的邻居和学校的同事们当初都见识过桂姨撒泼,纷纷答应守口如瓶。

 

那时的明楼和明诚无亲无故,想来除了桂姨也没人会找他们。那个陌生人多方打探无果,只能越洋电话打给了明镜。

 


 

春雨过后院子里种的新鲜蔬菜冒了绿色的尖儿,李熏然和赵启平看得一脸新奇,他们孜孜不倦的浇水终于有了成果,两人高兴不已,明诚带着他们拿着一个旧木盆,刨土挖泥又种下了一桔子子树,树苗是他和明楼早上一起去花鸟市场买的。

 

种完桔子树两个皮猴子脏成了泥娃娃,明诚便带着他们到自家浴室里洗澡。玩水又是小孩子最喜欢的事情之一。

 

浴室里,李熏然和赵启平轮流在浴缸里游泳,拨弄出的水花把明诚的衣服都给打湿了,他只能把衣服脱光了给两人洗澡,明楼回家正看到了三人光溜溜玩在一起的这一幕,站在门口笑道【赵启平你再顽皮,今晚你家屋顶漏水,你妈又要揍你了~】

 

谁知道赵启平跳到明诚身上搂抱着他撒着娇说道【阿诚叔叔,那今晚我和你睡,你保护我好不好~】

 

【我也要和阿诚叔叔睡!阿诚叔叔给我们讲格林童话!】

 

【好~好~你们洗完了就站到小凳子上,阿诚叔叔给你们擦干!可不能着凉了~】

 

胖嘟嘟的李熏然身手灵活,先一步站到了凳子上扑进明诚的怀里,明诚拿着大毛巾给他擦干了抱给门口的明楼。

 

【明楼叔叔!你的鼻子流血了!!!】李熏然大叫道。

 

楼诚二人一惊,明楼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鼻子,再一看手指上果然红了,他朝明诚傻笑了一下把血擦在明诚手臂上说【都怪你~】

 

明诚扔给他一个白眼,转身去浴缸里把赵启平给捞起来。

 

明楼一手抱着李熏然,一边擦着鼻血。

 

李熏然和赵启平洗完澡就在房间里看电视,明楼和明诚在外面做晚饭。刚炒好一个菜,明楼只觉鼻子里面一热,赶紧抬起头,果然他又流鼻血了。

 

明诚见状赶紧凑过来关心的问道【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又流鼻血了?】

 

明楼仰着头说道【可能是我也想和你一起洗澡~想着想着就……】

 

明诚听了却高兴不起来,回忆着这几天吃了什么容易上火的导致明楼流鼻血,可左思右想也没吃什么,就平时吃的那些。

 

这时耳边又传来明楼的声音,只见对方一脸担心地位不保岌岌可危的样子问他【你不会真让那俩臭小子跟你睡吧?】

 

明诚叉腰气道【你能让我消停两天吗!】

 

tbc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今天开学了,讨厌~/(ㄒoㄒ)/~

评论(37)

热度(575)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