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30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一年一度小朋友们最开心的日子,六一儿童节到了。今年的六一儿童节依然是在小公园里面举办活动,今年的主题是美食节,小朋友们在家长的帮助下自己动手做美食,然后参加义卖,可以单个参加也可以组团参加。

李熏然和赵启平在楼诚的帮助下搬了后院的葱拿去卖。明楼从学校里面拿来牛皮纸,一小把泥土一把葱,牛皮纸一包扎成球,一小捆拎在手里方便干净又美观。

可后院没有那么多葱可以拔,明诚说都拔完了我们吃什么。明楼知道他们家阿诚最宝贝他那两根葱,便骑自行车前后驮着李熏然和赵启平去菜场两块钱买了一大摞葱回来。

这天上午一开场他们摊子的葱就被抢光了,明诚点着零钱,不但没亏居然还赚了不少,让他惊讶不已。原来这个点子是明楼出的,两个孩子回来的时候带着学校发的食堂打菜的大铁盘子,说参加美食节义卖,明楼皱眉说,卖吃的东西又油腻又不方便,不如卖点葱。

一开始两个小鬼听到卖葱有些不大情愿,可等明楼拿纸这么一捆,绿油油的嫩葱包在牛皮纸里这么一圆坨还真挺好看的,李熏然和赵启平这才兴奋的开动起来。

眼看着他们今天的营业额完成了,明诚便去其他家长摊位上给孩子们买糖葫芦,明楼收起小摊,把赚来的钱给了赵启平和李熏然一些零碎,说这些你们先去随便逛逛,剩下的钱一会儿明楼叔叔去给你们买肯德基吃!

那年的肯德基爷爷初到上海,开在东风饭店的一楼,小孩儿们听到肯德基那肯定是两眼放光,李熏然马上举起小手说【我要吃土豆泥!】

【好~!都有!等阿诚叔叔回来,我就去买!你们看锅都带着呢~】

李熏然和赵启平看到明楼用网兜装着的锅子挂在自行车把手上开心的笑了,可是赵启平突然皱着小脸指着明楼说道【明楼叔叔你流鼻血了……】

明楼一看怎么自己又流鼻血了,顿时心里有些打鼓,便对孩子们说,叫他们不要告诉明诚。

两个孩子点点头,然后明楼便把他们赶去玩,自己骑着自行车去外滩买肯德基。


李熏然和赵启平拽着兜里的两块钱开始逛六一美食节,赵启平跑去了糖人摊,李熏然则先逛逛。走到拐角处他看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小男孩面前摆着一个铁盘子,里面乍看上去黑黑一片,仔细一看是荷包蛋,可是放了酱油便不是嫩白嫩黄的颜色,看上去糊糊的。

这位大哥哥带着绿领巾,捧着一本书正在低头阅读,李熏然四处转了一会儿,也没见他的摊位前有人来问津,也没有小伙伴来找他玩耍,看上去有点可怜。

李熏然便怯生生的上前说道【大哥哥,给我来一个荷包蛋……】

正在看书的人没想到会有人来买他的东西,抬头一看,是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于是他用两根牙签戳了一个荷包蛋放在李熏然的小碗里。

李熏然狐疑的看了一会儿尝了一口,顿时小脸放光【唔!!!好吼次啊!!!】

荷包蛋里面放了番茄,酸酸甜甜特开胃,还有酱油的鲜香,李熏然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荷包蛋!

三两口一个荷包蛋下肚,李熏然的小碗往前面一伸【再来一个!!!】

李熏然这嗓子一吼,周围几个摊位的小朋友见着了也纷纷过来,一时间门可罗雀的荷包蛋摊位挤满了小朋友,大哥哥见终于有人来买他的东西也很是高兴,李熏然第二个吃完还想再来一个的时候荷包蛋卖完了,他的脸上有些失落,大哥哥要收摊了。

【圆嘟嘟你叫什么名字啊?上学了吗?】大哥哥问道。

【我叫李熏然,今年九月开学上一年级……大哥哥你的荷包蛋真好吃!】

【谢谢你……如果你喜欢的话下次可以来我家, 我免费做给你吃!】

【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李熏然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的崇拜,【哇!!大哥哥你好厉害啊!!!】

大哥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问道【你上哪个学校?】

【一师附小,大哥哥你呢?】

【我也是,我二年级!】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凌远……】

这时身后传来的明诚的叫唤声,李熏然跑了两步,转身对凌远说【我下次来找你玩!】便捧着小碗啪叽啪叽跑走了。

凌远看着李熏然跑走的背影,很难得的发自内心的笑了,他收着摊位,脑海中一直想着刚才李熏然吃荷包蛋的样子,吃得可香了!让他甚至也想尝一尝自己做的荷包蛋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吃,因为他妈一直骂他男人做饭没出息。而且多亏了李熏然才给他招揽了其他的小朋友,让他不用坐在这里一个上午浪费时间,这个胖胖的可爱的圆嘟嘟真好!

李熏然回到明诚身边,只见他正拉着赵启平。原来赵启平买了糖人儿,拿在手上还没吃,一个不注意被谭宗明把头给咬掉了,于是两个人在草地上扭打成一团,明诚见状赶紧又给赵启平买了一个,劝解小朋友们要团结友爱,这时李熏然突然想起他忘了问凌远住哪儿,怎么去找他玩呢?再想回去问,一回头那个摊位上已经没了人影。

赵启平一头绿草一身泥,满脸怒容,指着谭宗明喊道【他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

【你欺负人!!!】

【我没有~~~】

【你有!你有!】

【我没有~我没有~】

【你就是有!!】

明诚见两人又要车轱辘纠缠起来,赶紧劝道【好了好了,平平听话,一会儿我们还要吃肯德基呢!】

明诚说着便把赵启平扛在肩上抱走了,赵启平还在挥舞着小拳头,谭宗明还在朝他做鬼脸,两个彻头彻尾的冤家隔空对骂,走了好远还乐此不疲。

明诚回头看了一眼谭宗明,这小男孩儿就是上次那户大院家的小朋友,听说那家的爸爸是外交官,家里很富裕,估计也就是小孩子间淘气,他们家赵启平每次碰到这小孩儿就跟炸了毛的猫似得张牙舞爪,可上次在院子里两个人不是玩得挺好的吗?

中午过后,半天的六一美食节结束了,明楼的肯德基也买回来了。明诚给赵启平洗了个澡,四个人围着桌子上的一锅肯德基吃得津津有味,可明楼却有点心事,这几天自己动不动就流鼻血,恐怕别是什么病才好。

多年后,李熏然和赵启平回想起来,那时他们吃的是最幸福最快乐,最原始的外带全家桶。

tbc

请问楼总得的是什么病?

明诚:神经病!

评论(58)

热度(610)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