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31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明楼有了心事,他怕自己生病,却又不敢告诉明诚,他怕拖累明诚,拖累这个家,搬来上海后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家里的情况才刚刚好起来,这万一要是真生了病可怎么办。

这天明楼正在办公室里准备去上课,听到隔壁桌几个同事在议论楼上高三教研组的一位英语老师,这位老师明楼也认识,正是和他一起到广州出差的其中一位,前阵子就是因为家里的孩子突然生了病才没跟他们一起去北京,现在听同事们说确诊是白血病,好奇的明楼也加入了讨论。

中午吃饭的时候年级组领导找到明楼就是跟他说了这位老师家里的情况,他退出了高三教研组,这样就缺少了一位英语老师,希望明楼可以顶上,虽然明楼今年刚来,带的只是高一,但之前在小城市的时候毕竟是大学老师,而且明楼的水平他们也知道,加入教研组不是问题。

较是往常明楼肯定是欣然应允了,可这次明楼答是答应了,但笑得有些勉强。前段时间闲聊间那个老师就一直说自己孩子经常无缘无故流鼻血,明楼想到了自己。

学校发动了老师之间的捐款,明楼也参加了,回去把这事跟明诚一说,明诚说这可是个大病啊,他们厂里的那个谁谁也是这个病走的,家里都掏空了都没治好,谁家也担不起这个……明诚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明楼听了心里很沉重,神思恍惚间听到明诚大叫,才发现自己切到手指头了。

【你怎么回事!切个青菜能切到手指?想什么呢!】

明楼看着自己滴血的手指,又看向明诚翻找纱布的背影,看着他慌张的跑来给自己消毒包扎,一下子把人给搂进了怀里。

【你干嘛呢!又发什么神经!】明诚以为明楼又要拉着他胡来赶紧把人推开了。

明楼却在他低着头包扎的时候苦笑了一下。

有着沉重精神负担的明楼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下,明诚一转身,他就失魂落魄的发呆,精神恍惚间,他感冒了。

几天后明楼终于坐不住了,跑到学校图书馆翻阅了一些医学杂志,学校这方面的书籍资源很丰富,中国的外国的都有,明楼越看心里就越沉重,抵抗力下降……容易出血……明楼看着自己手上的口子,心里忐忑……种种病症套用在自己身上,明楼草草翻阅了一堆,感觉自己基本上不是白血病就是艾滋病没跑。

明诚早就察觉到了明楼的异样,偷偷观察了两天终于忍不住一问究竟。明楼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想法如实说了。

【什么?!艾什么病?白血病???你确定了吗???】明诚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明楼一脸凝重叹了口气,正要嘱咐明诚如果自己病了千万不要花钱治,却见对方已经眼泪流了下来,话到嘴边再也说不出口的明楼搂过明诚轻拍着安抚。

明诚哭着说道【我不信!明天我们一起去医院!有病就治!】

【看病太费钱,你年纪还小……这以后要是……】

【再多钱也要看,我小什么!我都三十了!】明诚紧紧抱着明楼,就怕他因为生病而把自己推开,【不对!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明诚抹抹眼泪,翻箱倒柜把家里的存折都带在身上。

【今天休息天……还是过两天我自己去吧……】

明楼到底还是怕去医院,这万一真要检查出些什么毛病来被明诚知道可怎么办,如果自己一个人去还能瞒着他。

【不行!现在就去,我们挂急诊!你别想瞒着我】


两人晚饭都顾不得吃,明诚硬是拖着明楼去了医院,晚上的急诊只有一个老医生在值班,门口的长凳子上坐满了候诊的病人,常规化验之后,老医生拿着单子和病历,老花眼瞧了又瞧,很久没有说话。

明诚的心七上八下急得快哭了,明楼撇了一眼老医生的胸牌,对方个副主任。

终于老医生看了看坐着的明楼和站在他身边的明诚开口了,问道【你看什么?】

【看……病……】明楼心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明诚见了赶紧接口把明楼这两天感冒和最近一些症状跟医生说了。

老医生听了点点头,似乎明白了,示意明楼伸出手给他搭个脉。

搭摸了许久,老医生渐渐皱眉,然后叹了口气摇摇头叹道【你这脉象啊……】

明诚见状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仍然忍不住捂着嘴哭了起来,明楼也面色凝重。

明诚哽咽着问道【医生,能治吗?多少钱我们都治!】

老医生哼道【这体虚的!】

【啊???】

【您们年轻人啊就是这样,平时就知道挥霍,生了病才知道来看医生】

【体,体虚?不是白血病啊???】明楼好奇的问道。

【白血病?】老医生一看手上的验血单子,【你这指标个个正常比牛壮,哪儿那么容易白血病啊……瞎讲!】接着老医生一通嘀咕。

明诚一脸莫名,满脸眼泪还挂着,吸了吸鼻子,问道【那他最近怎么老流鼻血啊?】

【体虚易上火!平时作息怎么样?】

明楼把自己的日常大致说了一下,无非是朝九晚五一日三餐,没毛病啊。

老医生眯着眼在明楼和明诚间看了看,两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还粘在一起靠得那么近,一副了然的口吻说道【那就少点儿房事,年纪轻这方面也得注意,性生活要适当,纵欲过度伤身!古代皇帝为什么都那么早死啊?】

远在去往美国飞机上的萧景琰打了个喷嚏。

边上的胡八一关心问道【是不是飞机上冷了?】

萧景琰摇摇头窝进他们家老胡怀里。


明诚顿时臊得满脸通红,搭在明楼肩膀上的手拿开了,低下头赶紧把眼泪擦了。

老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嘀咕着问明楼一些问题,得知自己没病没灾的明楼乐呵着回答。

【还有你!】老医生指指明诚,【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悠着你男人点儿,细水长流,都说三十猛如虎,你不能把他榨干了呀~不对……你们这么晚来,不会是东西坏了不能用了???】

说着周围哈哈大笑,明楼只觉裆部一紧,连连摆手说没有没有。

【那还有什么病吗???】

【感,感冒……】

最后明楼和明诚带着全部的家档买了一盒感冒冲剂,灰溜溜的出了医院,明诚一言不发,明楼大气不敢出,那个心虚的呀。

终于走到弄堂小路的时候他提议两人晚饭都没吃要不就小饭店吃一顿当庆祝自己没病没灾,明诚没说话,当做没听到,两人继续往前走,路过了小饭店,明楼也不敢再说什么。

拐进了马路口,明楼想着晚饭,正要开口再提议,明诚骂道【吃什么吃!人吓人吓死人你知不知道!】

明楼左右见自己身上没什么可以示弱的,于是伸出了前几天切菜被割伤的手指,【我这不是抵抗力弱嘛……】

装什么可怜!明诚一把拍开明楼的手,吼道【我回去拿菜刀再砍你一下,看你流不流血!!还大学老师呢!无知!愚昧!生个病不知道去医院看,自己在那儿瞎猜猜!你长本事了啊!】

明楼陪着一脸劫后余生的傻笑,表示不敢当。

明诚想到自己刚才揣着存折急得哭鼻子那傻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不理明楼,心里是越想越来气,自从明楼从北京回来就没日没夜的缠着自己,这身体能吃得消吗!铁打的也亏空啊!那老医生还怪自己!明诚心里忿忿,你才老虎呢!

回到家的两人都没吃晚饭,明诚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明楼一看没有自己的份,顿时委屈。

【没我吃的啊?】

明诚指了指那盒感冒冲剂,【你有病就吃药!】


晚上洗完澡准备睡觉时房间里传来声音,明楼一看,床头的合欢偶被揪了,床上多了两个小鬼头,李熏然和赵启平一左一右的霸占着他的明诚给他们讲故事,他的被子枕头被放在沙发上。

明楼被扫地出门了,想着刚才还跟自己不离不弃的人一听到他没病就让他卷铺盖滚蛋,他叹了口气,心里觉得有些凄凉。

结婚那么多年来两人头一次分房睡,明楼去了隔壁打地铺。

夜里辗转反侧的两人都睡不着,明诚心想着这事儿吧一个碗不响,自己也是有责任的,每次想着快点能怀上一个就依了明楼,自从明楼出差一个月后回来两人更是肆无忌惮,像是要把这一个月的份都给补上似得,自己被也他吊得胃口越来越大……

明楼叹了口气,结婚头些年他们家小阿诚青涩稚嫩,在情事上总是抹不开面,嫩有嫩的好,熟有熟的妙。现在好容易得了趣也成熟了,那个中美妙滋味更甚从前,每每让明楼欲罢不能,总想缠着他。而且从筒子楼到小洋楼,居住环境也变好了,再也不用担心隐私问题,亲热时自然放开许多,不过最近的确有些过头了……

两人各怀心思一晚没睡好,第二天早上明诚看到灶台前煮稀饭的明楼有些咳嗽,给他冲了个感冒冲剂,明楼暖暖的喝了,两人又和好了。

趁两个小鬼在吃隔壁吃早饭,明楼悄悄从后面抱住明诚,在他耳边轻声问道【今晚你还让他们俩来?】

【医生的话你没听见啊……】

明楼叹了口气,嘟囔道【最近对你……还真有点上瘾……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几个人偶闹得……】

明诚瞪了明楼一眼,【我把它们收了!】

明楼看着这眼角眉梢的款款风情,抚上明诚的脸颊,凑过去亲了一口,保证道【是得收敛收敛,戒一段时间~什么时候解禁,你说了算~】

tbc


评论(53)

热度(597)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