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32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明老师的办公桌上常年放着他的大玻璃杯,里面是他们家阿诚精心给他准备的茶。

枸杞明目,人参补气,山楂强心,菊花清热,无花果助消化……每次同事们看到明老师玻璃杯里内容很多的茶总是要夸一句他们家阿诚贴心。

早上明诚给他泡茶的时候明楼看到他在往杯子里加参片,嘀咕了一句【别放那么多……力气大了都没处使……】

明诚看向明楼,明楼朝他很有意味的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明楼的脸,明诚摇了摇头,明楼顿时泄气了。

喝再多的菊花茶也降不了明楼对着明诚那热情的心火,没过几天又到了周末,家里多了一组沙发,是明老师特地找人配着他们家原来的那个小沙发做了一组大沙发,现在有条件了,他们家两间屋子又宽敞,沙发放在他们卧室里,晚上的时候明楼主动把自己的铺盖放到了沙发上。

【你这是干嘛?】明诚不解的问道。

【我对着你睡不着,我还是睡沙发吧】

明诚叉腰不满道【你对着我怎么就睡不着了!?我是磨牙还是打呼啊!】

明楼叹了口气道【一山不容二虎~你都三十了,我三十六……】

明诚气得翻白眼,老生常谈的教育道【你就不能有点儿别的追求啊?】

【我怎么没追求了?我们俩做爱就是在制造生命,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俩恩爱就是齐家,既追求生命又追求理想!】明楼滔滔不绝的说得头头是道。

【行行!我说不过你,你爱睡你睡吧!】

明诚心想,看谁耗得过谁!可这天晚上他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了,听着沙发上的明楼发出平稳的呼吸声,明诚只觉得心里的小火苗窜窜的烧,他也想和明楼亲热,可医生的话要听,他们房事的确太过频繁,对身体也不好。

如是又过了一个星期,明诚把自己的铺盖和明楼的调了个个,明楼一看问道这是为什么,明诚说多睡沙发对腰不好,他们俩换换。

晚上明诚谁在沙发上软软的睡得可香了,这下换明楼睡不着了……


六一过后很快就到了暑假,再过两个月李熏然和赵启平就要成为一名光荣的小学生。明楼学校发了半年度奖金,虽然他是新晋教师,但他工作积极,在老师中处关系也好,拿到了奖金的他很是高兴。为了庆祝李熏然和赵启平即将成为小学生,这天他骑着自行车,前面驮着李熏然和赵启平后面坐着明诚,四个人去外滩吃了一顿肯德基。

回家的路上,李熏然和赵启平追追打打跑在前面,手里多了一面山德士上校爷爷的小旗子。

【看着这两个小鬼头我就想到,以后如果我俩有孩子一定也是这样的】

明诚听着这话心里有点失落,轻声说道【药也有在吃,可到现在都没有……】以前是生活条件不好,要了孩子怕养不好,他们也没放在心上,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两个人年纪上去,身体却迟迟不见动静,【明楼,你是不是很想要个小孩?】明诚问道。

【我还好,没有特别想要,你呢?】

【我……不知道,可总得有个小孩不是吗?】

【这可不一定,有时候我在想,有了小孩就得为他操心,常说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可我的心思都在你身上,你在我心里是第一位的……】

【如果我以后都没有孩子呢?】

【没有就没有呗~反正现在又没人催~】

快走到家的时候,前面的李熏然突然跑进了一条小弄堂,赵启平追了过去,明楼和明诚怕他们乱跑也跟了过去。

他们看到一户人家的门前有一个小男孩儿正在洗衣服,小男孩长得挺漂亮的,看着比李熏然和赵启平大不了两岁,小小的身躯面前放了两个很大的澡盆子,盆里堆满了衣服,他抱着一块搓衣板正在搓洗。

李熏然蹲在他旁边,高兴的问道【凌远大哥哥!!!是我!你还记得我吗???】

凌远看了看面前出现的一群陌生人,没说话,继续洗他的衣服。

【是我啊!我是李熏然!我们六一节那天见过面!】

赵启平看凌远居然不理他们有些不高兴了,嘟着嘴问李熏然【他是谁啊?】

【他叫凌远,我们六一那天认识的!!!没想到你就住在我们家后面,我们家在前面的院子,大哥哥跟我们一起玩吧!!!】

李熏然仍然因为找到凌远而兴致勃勃,可凌远明显对他爱理不理的也不搭话,赵启平就不乐意了跑过去拉拉李熏然,【我们走吧!回去玩橡皮泥,上次谭宗明给我的,可好玩了!】

李熏然却拉着凌远的胳膊喊道【凌远跟我们一起玩橡皮泥吧!】

【我没空……】

凌远说着手一拽躲开李熏然的拉扯,一边的赵启平又想把李熏然拉走。

一来一去,噗通一声!!!

圆圆的李熏然掉进了盆里!!!

在场的明楼明诚赵启平凌远,顿时都傻眼了,没想到会来这一出,直到浑身湿透的李熏然坐在洗衣盆里发出哭声,明诚赶紧去把他捞起来抱走。

小孩子湿了衣服最怕感冒,明诚回家给李熏然洗了个热水澡,顺便把赵启平也洗了,现在两个人正在他们家的大床上午睡,他又折回了那条小弄堂。

这条弄堂是前面一座小洋楼的后门,门开着,明诚便走了进去,穿过门厅,他看到院子里凌远正踩在凳子上往晾衣绳子上挂衣服。凌远个子矮,够不到晾衣绳,他只能搬着凳子挂一件挪个位子,明诚看到他一下子想到了幼时的自己。

【我来帮你吧!】明诚挽起袖子,简单洗了个手,帮着凌远把衣服挂上去,见凌远没有拒绝,他便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开学三年级……】

明诚又问起,【爸爸妈妈呢?】

凌远低头拧衣服没有说话,明诚见他低着头,清楚的脸庞上看不出表情便没有再问。

晾完衣服,明诚问凌远【想不想和小朋友一起玩?】

凌远点了点头。


李熏然一觉睡醒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凌远大哥哥,刚才掉盆里的不快早就抛到了脑后,午后的院子里三个小孩快乐的玩耍到了一起,不一会儿谭宗明熟门熟路的推着大门进来也加入他们。

傍晚时分明楼下楼去对面熟食店买个小菜,瞧见院子里的几个娃娃搬了凳子正在玩公共汽车游戏,一个人扮演卖票员,一个人扮演司机,还有两个人扮演乘客,只见凌远手里拿着他们家晒梅干菜的竹盘正在有模有样的开公交,谭宗明从小就霸道,抢着做卖票员。

明楼走过去摸摸谭宗明的头,问道【为什么喜欢做卖票员啊?】

【卖票员天天数钱!我以后长大要做卖票员!】

明楼听了哈哈大笑说【喜欢数钱是好事啊!希望你以后有数不完的钱~】

tbc

俗话说得好,三岁看到大,八岁定终身~

那个楼总啊,谁说没人催啊?读者朋友们天天在催啊!!!

评论(35)

热度(62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