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33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七月夏天很快到来,明楼知道明诚向来怕冷又怕热,上海酷暑难熬,今年家里添了吊扇,明楼还买了个坐式的小风扇,凉风习习,草席换成了竹席,床头上压着古董白虎席镇,明楼在沙发上看书,明诚在床上午睡。

睡着睡着明诚就做起了让人面红耳赤的春梦……

梦里的他和明楼在竹林边赤身果体的嬉戏,光着的脚丫在绿荫斑驳七彩流转的浅涧里晃荡着,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他,两人一起落到了溪里,他身上的白衫尽湿,透着内里,眼前的人把他压在岸边的大石边上夺过他的双唇,火热的吻让人意乱情迷,冰凉的溪水滑过肌肤,吹来阵阵微凉的风……HHH……

明诚喘着粗气睁开眼睛,眼前是屋顶上旋转的风扇。

【你醒了?要不要和点绿豆汤?……阿诚?阿诚??】

明诚的脑海中仍是明晃晃的水面和在水里亲热缠绵的两个人……

【阿诚?!】

明诚的眼前出现了明楼的大脸,【明楼?】

床上的人睡得一脸红晕,脸颊上被席子压出来条条杠杠看着特别傻气可爱,明楼笑道【瞧你都睡迷糊了~】

【明楼……】明诚嘟囔着搂住明楼把他揽到身边,【陪我……】

【哟~还发嗲呢~】明楼把明诚搂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把头埋在他脖颈间的人摩挲着像个撒娇的小狗,明楼一摸他背心一层薄汗。

窗前挂着竹帘子,午后的焦阳照不进凉快的小屋子,毛巾毯被踢到了床下,一切都是如此的行云流水,水到渠成……HHH……


【哎呀这屋子里有你真好啊!都不用装冷气机】胡八一搓着手,环顾着他和萧景琰的小家。

他们俩现在定居美国,在一个叫大熊湖的边上买了个五颜六色的小房子,现在正在装修。头上兜着脸包了块蓝印花布,面颊上挂着油漆印子的萧景琰正在刷篱笆,他哀怨的看了一眼胡八一,【还不过来帮忙……净知道偷懒……】

【来了来了~~~】

胡八一一看自己进屋和大金牙打个电话,他们家陛下已经把一圈篱笆给刷得差不多了,自家院子围上白篱笆,衬着绿油油的草地,好看极了,胡八一指着不远处的小码头,【不如把那个也刷了吧!】

萧景琰一听扔下滚筒,转身进屋不理他了。

这,这是怎么了?打个电话他都要生气??小皇帝真难伺候……


大床上光溜的两个人浑身是汗腻在一起,明楼摸着明诚的腰,好不容易解禁的他自是亢奋难耐,他在明诚耳边轻声问道【要不一起洗个澡~】

明诚又圆又大的眼睛里水汪汪的,点了点头。

见明诚点头,明楼心花怒放的在他脸上亲了大大一口,欢天喜地的去浴室准备鸳鸯戏水……HHH……


【你说我们会有孩子吗?】萧景琰问胡八一。

【你是老不死,我是老怪物,有孩子那是啥?小怪物啊?不过……你吸了我那么多阳气~说不定会有~】

【哼……我是帮助你精气循环!否则你以后准死于那个诅咒!】

【知道啦知道啦!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我再给陛下吸两口~】

【哼,我才不稀罕呢!】

…………


天气热,赵启平和李熏然学会了打赤膊,穿着一条小内裤,光着膀子在院子里玩耍。赵启平提议的时候特地穿了一条纯色白内裤,他心想着反正幼儿园游泳不也是白内裤,就当游泳了。但李熏然没注意这点,欢乐的把自己扒光了,于是谭宗明和凌远来到院子的时候就看到了花朵内裤包在一个圆滚滚的屁股蛋上。

【哇哈哈哈哈哈哈~~~~~】铁门外传来一阵大笑,谭宗明指着李熏然的内裤前俯后仰,旁边的凌远劝不住,院子里的李熏然哭着跑回了家。

自幼在父母和老师的教导下规规矩矩长大的谭宗明从来没见过赤膊玩耍的小孩,在他的记忆里那个在舞台上脱裤子的赵启平是敲打在灵魂的印记。可是他把李熏然欺负哭了,赵启平就要骂人了,【你怎么又来了!讨厌鬼!】

【你叫我来的!】

【没有!你走!】

【我不走!】

【这里是我家!你走你走!】

【你叫我来的!不走不走!就不走!】

夏天天热,一旁的凌远叉着腰,听着这没营养车轱辘的吵架,心浮气躁。

不一会儿赵启平和谭宗明打起来了,翻滚在草地上,凌远开始劝架了【你们不要打架!】

房间里的李熏然哭着哭着听到外面凌远的喊声也出来劝架了。

于是草地上翻滚着三个小孩,赵启平瘦,滚着滚着他的小内裤就掉下来了,由于二对一而处于弱势的谭宗明见状,眼明手快,拔了一边种着的红辣椒套在赵启平的小🐤🐤上。

然后院子里响彻了赵启平的哭声,惊动了三楼的明诚。

【你们怎么又打架了!小朋友要团结友爱的!平平怎么啦?!】

【辣小🐤🐤!!!辣小🐤🐤!!!】赵启平哭着抱住明诚,两条小腿儿蹬得噼里啪啦。

李熏然指着谭宗明,【他干的!】

明诚叹了口气,心想怎么又是他,【宗明啊,不可以老是欺负平平,他是弟弟,你要保护他的!】

谭宗明见自己闯祸了,有点心虚的说道【他不让我和他玩……】

一旁的赵启平还在哭,突然,一旁围观的凌远惋惜的说道【完了,小🐤🐤要被割掉了……】

赵启平一听嚎得更大声了,哭着喊着【不要割我小🐤🐤!不要割我小🐤🐤!】

李熏然听着直冒冷汗,明诚拿着冷水管子赶紧给赵启平冲冲,水花在阳光下变成了七色的彩虹,光屁股站在院子里被冲小🐤🐤的赵启平渐渐止住了哭声,打架过后,孩子们和好如初,因为他们发现了新的好玩的东西,水管子。

可到了晚上赵启平和谭宗明打架的事情就被他爸妈知道了,平时打遍四院无敌手的赵启平这次却被他妈摁在凳子上一顿好打。

【小宝贝怎么可以随便被人家碰!出了事怎么办!】

啪啪啪!赵启平的小屁股上又是一条条尺子印,哭声又响彻了1793号小洋楼。

往后一有动静,左邻右舍都知道不是赵家的漂亮娃娃不吃饭,是他又和谭家那小子打架了。


第二天谭宗明特地带了巧克力来看赵启平,赵启平见是亲亲巧克力便在谭宗明脸上亲了一下,欢乐的接过巧克力吃了,他似乎忘记了昨天害他辣小🐤🐤又被打屁股的就是眼前这个家伙。

今天凌远没有来,李熏然看着眼前的谭宗明和赵启平很寂寞,虽然他也有巧克力吃,但是只有一颗,平平有三颗。

因为赵启平被罚关在屋子里,天气又热,所以他们就玩斗兽棋和飞行棋。

到了傍晚,游戏散了,李熏然一个人跑到铁门口,假装无意的在那里瞧瞧,因为凌远住在他们后面的弄堂,抄近路的话会路过他们这里的路口,站在右边可以张望到。

明诚买菜回家看到家门口一脸心事的李熏然,【然然一个人在这里干嘛?等爸爸妈妈?】

李熏然点点头。

明诚买完菜,明楼也到家了,两个人在厨房里切洗准备晚饭,一边聊着天。

【我刚才去买菜的时候碰到凌远了,他也在买菜】明诚说道。

【这孩子倒挺不容易的,我听我们学校的老师说,他妈妈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可后来和他爸爸结婚后就辞职了】

【辞职了?!】明诚有些惊讶,这年头辞职可不多见啊。

【恩,他爸爸家里好像挺大官的】

楼下的李熏然朝远处挥着手,不一会儿凌远来到他们家大铁门前,从菜篮子里拿出一根冷饮。

【这是给我的吗?!】李熏然惊喜的问道。

凌远拿着雪糕犹豫了一下,想到昨晚他妈对着那个叫做他爸爸的男人哭着说,我以为可以嫁给你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如果你嫁给我,我就给你!】凌远对李熏然说道。

【啊?嫁给你?】

【就是永远和我在一起……】

【好!!!】

李熏然爽快的答应,凌远一愣然后笑了,隔着铁门把冷饮递给李熏然。

李熏然一看是他喜欢的娃娃雪糕,更加坚定了要嫁给凌远的决心。


【其实他爸爸根本没和他妈妈结婚,他妈是未婚先孕的】李科长如是说道【他爸现在娶了别人,前阵子我们不还去喝过喜酒嘛!】

【那时哪儿知道他外面还有个窝啊……】

【所以凌远现在就和他妈两个人生活】

【我听他们那边楼的人说他妈妈……】李妈妈指指自己的脑袋,【这里有点问题……】

【不知道,他妈妈以前还是明老师他们学校的老师呢】

【真可怜……】

李熏然知道饭桌上爸妈正在讨论凌远家,没想到凌远居然没有爸爸,他的心里顿时觉得很不好受。

【然然怎么不吃啊?】李科长夹了个鸡腿放到李熏然碗里,【你不是最爱吃鸡腿了吗,是不是你妈今天烧得不好啊?】

【我烧不好?明天你烧哦!】李妈妈马上反驳道。

【那你看你儿子才啃了两个~】

【然然,不好吃吗?】李妈妈征求儿子的意见。

李熏然很乖的说刚才吃了凌远给的雪糕。李科长一听,看向李妈妈,两人觉得儿子快上小学了,是时候给儿子一点零花钱,不能老白吃人家的。

李熏然有了,赵启平也肯定要有,两家人家一商量把零花钱的标准定在了一根冷饮,五分,两个人加起来一毛。

尽管只有一毛,但第一次拿到零花钱的李熏然和赵启平心里很是开心,第二天就得意洋洋的告诉了谭宗明,然后他们才知道谭宗明一天的零花钱有一块。

那天谭宗明很豪气的给他们买了一盒大大泡泡糖,一人一盒华华丹。凌远看着手里的华华丹,又看着前面跟在谭宗明屁股后面的李熏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评论(53)

热度(63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