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34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明楼知道明诚看到小小的凌远总想到以前的自己,差不多的年纪,比起院子里两个无忧无虑的娃娃,生活的磨砺让凌远显得老成许多,他沉默寡言,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平时下午来院子里和李熏然他们玩耍,更多的时间是在做家务,操持家事,他再能干毕竟也就是个十岁不到的孩子。明楼明白明诚对凌远的偏爱,经常拿了本子和笔之类的文具送给凌远,抽空还去辅导他写作业。

明楼发现凌远很爱看书,每次去他家都能看到图书馆借来的书换了一批又一批,明楼便把自己的中学借书卡给了凌远,看着眼前这个过分聪明懂事的小孩,明楼知道他的知识水平差不多已经到了初中,便对凌远提议道【依你的水平还上二年级我觉得有点浪费时间,有没有想过跳级?我可以帮你】

凌远摇了摇头,轻轻说了一句,【我想和其他孩子一样……】

想和其他孩子一样……这句话明楼一个大人听着都觉得心酸,小小年纪的凌远早就已经知道这个对其他孩子来说根本不能算愿望的愿望对他来说却是一种奢望。

他有一个疯疯癫癫的妈妈和一个从出生到现在只见过一面的爸爸。他和他爸爸的除了血缘之外的唯一联系就是一张放生活费的存折,而这是他和他妈生活的全部,即便如此明楼知道有时候存折上没有如期出现钱款,他和他妈就会饿肚子,所以明诚经常接济凌远。而比起这些更可怕的是他妈经常会犯疯病。

孤独无助的凌远也许只有在每天和李熏然他们一起玩耍的那一点点时光可以感受一下和其他孩子一样的作为一个小朋友应有的快乐。


一转眼到了八月底临近开学,这天明诚带着凌远买完菜和往常一样一起回到了1793号小洋楼,远远的就看到了院子里警局李科长一家三口,平日里李科长两口子工作忙碌,今天特地请了假提早回来带着儿子去吃了肯德基,又去了静安寺旁的第九百货商店买了一个崭新的书包,李熏然背着小书包骑在他爸爸的肩头骑高高,旁边他妈妈给护着,就怕宝贝儿子给摔着。

【上学后就要懂事了,然然以后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知道吗?】

【知道!!!】

【然然表现好,爸爸下次再带你去吃肯德基!】

【爸爸~~~】

圆鼓鼓的李熏然搂着他爸爸脖子脸上亲了一口把李科长给高兴得,刚高兴完儿子就从肩膀上掉下去了,旁边的李妈妈给接着,一家人哈哈大笑其乐融融。

院子里的这一幕论谁看着都会发自内心的感叹这幸福的一家,凌远从明诚的自行车把手上拎起他的菜篮子默默转身离开,明诚拉住他蹲下身问道【凌远,怎么啦?不跟然然玩了?】

【我得回家做饭了……】

明诚轻声说道【凌远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

【我知道……】

【阿诚叔叔像你那么大的时候还在乡下,日子很苦……每天都想着怎么活下去……】

【是吗?】

明诚见凌远好奇,便牵着他的手给他买了娃娃雪糕,两人坐在花坛边,明诚讲起了往事,他刨去那些过于可怕的阴暗面,更多的是说着乡下的萧瑟和生活的艰苦。

凌远很惊讶明诚居然小时候过得那么苦,明诚却笑了笑说道【你看这不都熬过来了,老天对我很好,后来让我遇到了你明楼叔叔】明诚说到这里脑海中突然浮现最初的那日在湖畔边遇到明楼的情形,那句你就是乡下来的阿诚?明诚不由的笑了,他对凌远说道【等你长大了你也会遇到一个人,像我和明楼一样,你们会组成一个幸福的小家庭!】

【会吗?】

【当然会啊!他会爱你,包容你……到时候你就会发现以前受的那些苦都不算什么~】

【是吗……可是怎么可能所有人都幸福呢……】


总有人是不幸的……而小小年纪的凌远仿佛就已经明白,自己注定是得不到幸福的那一个。明诚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即便未来再美好,当下的人都是无法触摸到的。

明楼一回家就看到明诚一边洗菜一边大大的叹了口气,【怎么啦?唉声叹气的,叹什么气呢?说来给我听听!】

两人在灶台前忙活着晚饭,明诚把凌远的事跟明楼说了,明楼听着也叹了口气。

【凌远这孩子早熟,和别人不一样啊……】

【你学生见得多,平时也给他单独补课,你倒是说说他怎么跟别人不一样了?】

【他家里这情况,没有爸爸,妈妈又有疯病,从小缺爱导致这孩子在情感上特敏感,他要保护自己就会下意识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 不瞒你说,我跟他接触这段日子,有时候我都猜不透他心里想什么,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明诚点点头,明楼的感觉和他不谋而合。

【他才十岁啊,这孩子需要好好引导,否则长此以往容易走歪道……就可惜了……】

正说着楼下的赵家传来哭闹声,原来是赵启平看到李熏然有了新书包和新文具,他也要。

【你爸都说了!明天带你去买!】

【我要书包!我要铅笔盒!】赵启平不依不饶的吵吵着。

【你这孩子,爸爸都说了,明天一定带你去买!本来就说好给你买的!】

【我今天就要!我现在就要去买!】

【现在马上要吃晚饭了!行行行,那吃好晚饭爸爸妈妈带你去逛逛!】

【不要!我不要吃饭!我现在就要去!现在去!】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作!听话!吃好饭再去!】

【我不吃饭,不去我就不吃饭!】

【臭小子你讨打是不是!】

接着赵启平开始哇一声哭了,赵医生和赵教授便妥协了。

【别哭了别哭了!哎,算了,反正本来就要买的,让你爸现在带你去买】

【怎么我带他去,我又不会买东西,你带他去!】

【我带他去谁做饭啊!】

这时传来赵启平小声的不满嘟囔,【然然吃了肯德基,我也要吃……】

赵教授夫妇互看一眼,拿他们儿子没办法,肯德基就肯德基吧!反正也没人做饭,然后一家人在赵启平的欢呼声中欢天喜地的出门了。

【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明诚感叹道。

【你瞧这小子精得!那小脸每次皱一皱嚎一嚎,有哪几次是真哭啊!】

【也不知道平平这孩子以后谁降得住他~】


傍晚后明楼和明诚吃完饭出门散步,楼下赵家已经回来了,小洋楼门口支了一张小桌子,李熏然和赵启平正在那儿有模有样的“做作业”。其实就是把自己的新书包和新文具摆出来一起玩。明楼看到他们俩都买了漂亮的铅笔盒,那种铅笔盒正反两边都可以打开,还有很多小机关,按一下就砰砰的跳出来,左边一个卷笔刀,右边一个小抽屉,下边一个放大镜,上边一个温度计。真是两个幸福的小孩儿啊!

两人逛着逛着走到了路口,看到红绿灯前有个熟悉的身影,明诚以为是凌远,一看却是谭宗明,那么晚了他一个人在这里干嘛?楼诚二人好奇的对看一眼跟了上去。

原以为到了绿灯谭宗明就会过马路,谁知他在一边的花坛边坐下了,托着腮看着来往车辆,似乎在等什么人。

【宗明啊,那么晚了怎么不在家里待着,跑路口来干嘛?】

谭宗明的脸上一脸落寞,似乎很不高兴,随口说了一句,【出来逛逛……】

【都这个点了,你一个人在外面多危险啊,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走,明楼叔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谭宗明甩开明楼的手,似乎很抵触回家。

【你这样跑出来了你妈妈要着急的!】

【她不会着急的,她和叔叔在一起……我要在这里等我爸爸……】

楼诚二人一听这话有些尴尬了,对看一眼,这次换了明诚,他蹲下身问谭宗明,【你经常晚上在这里等你爸爸?】

谭宗明点了点头。

街坊邻里都知道谭宗明爸爸是外交官,虽然家里富裕,但他常年出差在外顾不得家里,便有些他妈妈的风言风语传出,长舌妇们嘴里的故事向来捕风捉影,可现在听谭宗明一说又好像不是空穴来风。

【你要不要跟阿诚叔叔回家?我们找平平玩去】

【我要在这里等我爸爸……】谭宗明摇摇头又说了一遍。

【可是……你爸爸今天会回来吗?】

谭宗明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让他今天一定要回来,他答应了!我爸爸答应我的事情都会做到的!所以我要在这里等他!】

明诚看向明楼,两人心想,这……你妈妈和叔叔不是在家吗?

就在他们俩心存疑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路边停下,谭宗明见了这熟悉的车牌,顿时欣喜若狂跑过去扑到他爸爸的怀里。

【爸爸!!!爸爸!!!】

【哎哟!儿子啊!让我看看,长大了!】

明楼抬头看到从轿车上下来的谭宗明的爸爸简直不敢相信,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这时对方也看到了他,一脸震惊。

【谭伯伯!!!】

【明楼??!!】

tbc

后文会说到谭家和明家没有血缘关系,谭宗明是他爸老来子,按照年龄来叫人,不要太纠结辈份哦~

评论(40)

热度(633)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