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38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谭伯伯出院后申请调职,不再出差,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在家休养。这样他在家陪谭宗明的时间就多了,谭宗明自是很高兴,可是明楼却叹了口气,因为谭伯伯检查出得了胃癌,情况不好,不过他本人倒是挺乐观的。

谭伯伯很照顾明楼,虽然他在学校供职,但逢年过节,家里一有客人来,谭伯伯总是把他和明诚两个人都叫去,把那些人介绍给他们。谭伯伯是外交官,现在改革开放,经济改制,很多国有企业改革,一切事物瞬息万变,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

楼诚二人和梁仲春的第一次相遇也是在谭伯伯的家里,彼时做发改审的梁处长还是外事局经济办事科的一个小科长,谭伯伯口中的小梁是一个好小伙子,每个月初一十五都会来谭伯伯家“请安”,吃的喝的玩的,样样不拉,谭宗明好多玩具都是他送的。谭伯伯说小梁这个年轻人有前途,一来二去梁仲春和楼诚二人也熟络了。

梁仲春是个很聪明的人,知道谭伯伯年纪大了,谭宗明是他的老来子,年纪还太小,而这个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明楼,很明显谭伯伯是想把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

好几次院子里午后聚会,几个大老爷们侃时事评政治,梁仲春眼见着谭伯伯拉着明楼把他介绍给那些高干朋友,他心里好生羡慕,同时也轧准了苗头,明楼这个人一定要讨好!

梁仲春很会看人,一眼就看出这个明老师和别人不一样,有着文人的清高,又听闻他们家以前是上海滩上数一数二的明家,自是很难亲近,于是他把目标瞄准了明楼身边的明诚。

明诚比明楼好说话,而且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笑眯眯的,明诚也跟着客气。

【阿诚兄弟啊, 听说你们家明老师也有亲人在海外?】

【是啊……怎么啦?】

【是这样的,你看现在改革开放,上海发展得多快啊,我看呐这往后十年上海可是块风水宝地啊,说不定哪天我们脚下的土地就寸土寸金了……】

明诚微微挑眉,梁仲春的这番话曾经明楼也跟他说过,只是明楼比他说得更肯定,而且如此听来梁仲春应该不知道现在的明楼只是个中学穷老师,再有钱那都是过去了,想必谭伯伯在介绍明楼的时候特地美化包装了一下。

梁仲春继续说道【那么多外国人都看准了商机要来投资,我们总是要把机会留给自己人你说是吧……当初解放后好多人都带着钱跑到国外,现在这些人带着美金回来跟我们一起搞建设,我听说政府要在延安饭店附近造个华侨大楼,专门给华侨外商们办公……】

梁仲春絮絮叨叨的说着,明诚心里却想着明镜。如果明楼能去外事局工作,和外面接触多了,兴许就能找到明镜,窝在一个中学教书始终不是办法。

华侨大厦的项目果然落到了梁仲春的手上,又到了过年的时候,谭伯伯的身体每况愈下,梁仲春到他家来汇报招商引资的情况,谭伯伯让他问明楼的建议,梁仲春不敢问明楼,就去问明诚。

【你招到现在多久了?依我看,你招两个银行,信贷,保险之类的公司进来……问他们借钱造楼,送他们个租约……】

【哎呀!阿城兄弟啊!你这个办法好!我这边正好认识一家英国的保险公司!我听他们里面的人说,几十年前沉了一艘巨大的船,就是他们公司赔的!】

明诚的话似乎在梁仲春的脑门上点亮了智慧的灯泡,而他也只不过把明楼那套空手套白狼的理论给搬了过来。


时间一晃三年而过,李熏然和赵启平戴上了红领巾,凌远和谭宗明小学毕业升入了六年级预备班。又是一个多事之秋,华侨大厦奠基开工,谭伯伯被邀请作为中方代表和外商一起给大楼开土,可紧接着谭伯伯就倒下了,又住进了华山医院的病房,只是这一次他知道自己再也出不去了。

这些年明楼跟着谭伯伯认识了不少人,其中不乏官商想要挖角他,但是都被他一一拒绝了。

病床前谭伯伯拉着明楼的手说道【明楼啊,我恐怕是不行了,宗明还那么小,这孩子可怜,从小没有妈,我又不常在他身边,现在我走了,他就成了孤儿了……】说到这里他老泪纵横。

明楼心里也很难过,谭伯伯是他来到上海后遇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亲友,看着这位自己曾经的老师如今躺在病床上,明楼知道他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谭宗明,便说道【谭伯伯你放心,有我和阿诚在,我们会像照顾自己孩子那样照顾他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反正我和阿诚也没有孩子,我们可以做他的监护人】

一旁的明诚点点头。

谭伯伯没想到明楼和明诚愿意收养谭宗明,一时激动得竟说不出话来,这时谭宗明跑了进来,扑到床头哇哇大哭,谭伯伯轻抚着谭宗明的头感激的看向明楼和明诚。

也许是了却了最后的心事,谭伯伯一天之后就走了,走得很安详。葬礼上的谭宗明很平静,没有哭闹,他似乎一夕之间长大了。明楼在跟政商界的几个朋友说话,梁仲春又找到了明诚。

谭伯伯临走前除了向楼诚二人托付了谭宗明,还跟他们说了不少,【小梁这个年轻人,脑子活络,有点小聪明,但人不坏,是个可以结交的人才,我听说造华侨大楼的电梯就是他从日本人那里忽悠来的,这往后少不了和他们做生意打交道,终归是要小心的……阿诚,明楼这个人志向远大,能忍常人之不能忍,必能做常人之不能做,你要好好帮衬着他。但凡要成大事,靠一个人是不行的……】


梁仲春找到明诚闲聊时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频频叹气,明诚问起原委,梁仲春絮絮道来。原来外事局最近空降了一个新的行政处副处长,汪曼春,这个女人留学归来,叔父又是粮油局的局长,同她一样现在是副处级的梁仲春就成了竞争对手。原本事业顺风顺水,处长之位指日可待,突然平白无故来了个来头那么大的竞争对手,这愁得梁仲春日夜睡不着。

明诚一听也心里打鼓,他没有想到这改革开放的春风把汪曼春也给吹回来了,当年就汪曼春就说她叔父要把她安排进外事局,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她回来了,依然进了外事局。

明楼下班回家看到明诚正在低头洗菜,脸上的表情一看就是有事,最近明诚一直心事重重,明楼知道明诚厂里的效益从去年年底开始就一直不好,今年春天伊始逼不得已已经开始裁人了。

tbc

评论(29)

热度(562)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