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40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谭宗明正式被楼诚二人收养,但起初他不愿意住到他们家,因为总觉得自己是那个多余的人,所以他倔强的依然要住在自己原来的家里。

谭宅如今只剩下他和上了年纪的方姨,空空荡荡没有昔日往来的客人,变得门可罗雀。路过的街坊邻里或会唏嘘,这家人曾经是何等辉煌,如今随着顶梁柱的倒塌,家道中落了,明楼听在耳里,心中苦笑,似乎感同身受,便更加疼惜谭宗明。然而谭宗明却毫不介意,因为总有一个或三个小小身影变得经常来找他,他甚至觉得这大房子比以前还热闹了。

明楼和明诚没有勉强谭宗明和他们一起住,但明诚来回跑的次数多了。每天早晨明诚会去把谭宗明接来,送他和李熏然赵启平一起去上学。1793号小洋楼里从一楼到三楼永远都是热热闹闹的,早晨如战场,永远能听到赵医生喊赵启平快吃早饭的声音,永远能听到李妈妈喊李熏然别赖床的声音。

明诚送完孩子买个菜再去上班,下午接他们放学,跟在三个人后面一路看他们打打闹闹吵回家,到了家他们三个就在楼梯口搬了凳子桌子写作业,明诚洗菜收拾,等明楼回来做饭,三个人叽叽喳喳没有片刻安静,然后楼里的大人们也都陆续下班回来了。

上海多雨,谭宗明穿着自己的红雨披坐在明诚的自行车后面,明诚穿着黄色的雨披,自行车的大前杠上坐着两个小的钻在他雨披里闹腾。他对谭宗明的上心让方姨这个老人看在眼里也不禁感叹,明诚像个妈一样照顾着谭宗明。

谭宗明和别的小孩不一样,他从小就是个少爷,爱干净,穷讲究,明诚几乎对他有求必应,样样宠着他,在他心里总觉得谭宗明和明楼很像,看着谭宗明仿佛就看到了他们家明大少爷小时候,平时花钱精打细算的明诚给谭宗明买四驱车的防水轮胎,十块钱一组,他眼睛都不眨一下,明楼直呼他们家阿诚太宠谭宗明。

去年底,明楼当上了教研组长,工作变得越加繁忙。可明诚恰恰相反,厂里的下岗潮冲走了大批职工,原来热闹的厂子变得冷冷清清,食堂也关门了。明诚所在的会计科也空闲了很多,现在只剩下他这个副科还有科长,两个人。他们每天要做的就是给厂长支钱去各方打点,然而款子一笔笔出去,厂里的情况却始终不见好转。

工作不顺心的明诚总有心事,这天两人饭后看书报的时候明诚又叹了一声气,明楼放下手里的工作坐到沙发上的人边上轻轻搂住他,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你们厂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垮掉只是时间问题……】

明诚一听真是哪壶不开你提哪壶,原本就够心烦的了,明楼这么一说就把他给推开了。

【你别乌鸦嘴!到时候我也下岗了怎么办!】

【我养你呗~】

明楼脱口而出,明诚看向他,眯起眼睛,【哟~我们明老师现在可以啊~有钱了就想包养我了?哼……我才不要呢,在家给你做佣人啊?】

【是让你享福~】明楼赖上明诚,抱住他,死皮赖脸的说道【没钱我不也抱着你~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厂这样下去真的是迟早的事情……】

【是啊,这可怎么办啊……】

【我看要不你辞了算了……】

【辞了???那家里不就少了一个人的收入!开什么玩笑一个月好几百块钱呢!】

【现在家里有点积蓄,不如我们自己做点小生意?】

明诚一听明楼说做生意,顿时两眼发光,【什么小生意啊?】

【路口电话亭旁边不还空着一半嘛,那里往来人流多,租下卖卖杂货什么的,我看不错~】

这主意好!路口那地方前后左右有三个公交车站,每天早上明诚送孩子们上学,那个路口自行车最是繁忙。

明诚审视的看着明楼,戳戳他的大脸说道【你是不是一早就想好了?】

【是啊~】明楼得意的说道,【现在经济体制改革,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下岗,当然要趁早打算,走在别人前面~】

这番话明楼早就想好了,本以为说了之后明诚会夸他,却不想额头上挨了一下爆栗。

【那你不早说!看我在那儿着急好玩是吧!哼!】

【哎哎哎!你别走!】明楼把企图挣脱他怀抱的人紧紧抱住,【哎哟~你这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

【你再说!】

【我不说我不说~】明楼马上改口道【其实我也是前两天刚想到的,这不和你商量嘛~】

明楼一脸求表扬的样子让明诚也不再佯装生气,在他脸上落下奖励的一吻,明楼不满足,嘟着嘴要亲,明诚依着他,可亲着亲着明楼的手就不老实起来了。


一个月后,路口书报亭边的诚诚杂货店开张了,明诚下岗再就业,摇身一变成了个体户。开张那天可热闹了,四个小孩子叽叽喳喳跑在街上给阿诚叔叔拉来生意。

【叔叔来买包烟吧!】凌远拉来一个路人。

【开业酬宾!牡丹五块!牡丹五块!】谭宗明挥舞着手里的香烟。

路人【别人家都四块五,你们卖五块?】

谭宗明【今天新开张!这烟特别好,我们进货渠道不一样】

路人【还有这说法?】

谭宗明【您买一包试试不就知道了?过了今天就没了,明天开始四块!】

路人【四块?还便宜了?好吧,给我来一包】

赵启平捧着一个塑料珍宝珠大罐子追着小朋友,【小弟弟,叫你妈妈给你买个棒棒糖吧!】

妈妈摇手说道【小朋友,我们不要,谢谢!】

【可乐味的哦~~~】

【妈妈我要!】

【不行!糖吃多要蛀牙的!】

眼看妈妈严词拒绝,赵启平一脸认真对小朋友说道【你可能不是你妈妈亲生的!】

小朋友一脸懵逼快要被这个大哥哥吓哭了,他妈一见,这不就是根棒棒糖吗,买了算了……

赵启平伸手,【五毛!!!你妈咪对你真好!!!】

李熏然手里拿着一包东西追着一个阿姨,【阿姨!阿姨!要不要护舒宝!】

阿姨不要……阿姨逃走了……


梁仲春听到楼诚要开杂货店,忙前忙后给他们起门板,从此他也成了杂货店最常光顾的客人之一。经常来买烟,然后靠那儿和明诚唠嗑。

杂货店的生意不错,烟酒调味,日用糖果,报纸杂志……明诚每天都把货架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平时他就看店,偶尔离开就让电话亭老伯帮忙看一下。放学时分的杂货店总是最热闹的,一拥而上的小学生们最喜欢买干脆面和奇多,收集里面的卡片和徽章,明诚一边应付小学生一边张望着路口,等着李熏然他们几个出现。家里有人开杂货店的李熏然和赵启平在同学中瞬间成了带货王子,两人变成了流动的小卖部。

一个月后的晚上,明诚正在乒乒乓乓把他的算盘敲得当当响,桌上摆着大把大把的零钱,明楼搓搓手走过来问道【明老板生意怎么样?】

明诚轻哼一声,撇了他一眼。

明楼看明诚那拨算盘的样子就知道生意不错,悄悄从后面搂住他,明诚知道他心思,敲着算盘手肘往后拱了拱,低声说了一句【等我算完帐……】

【好嘞老板~那我去床上等着你~~~】明楼说着捏捏明诚的腰,在他脸上亲了一大口,屁颠儿屁颠儿的进房了。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明楼靠在那儿看书,见明诚来了马上放下了手里的书本,笑得一脸意味深长,明诚朝他扔了个白眼,一路走过来就把衣服脱光了扔到沙发上,毫不避讳的直接裸着扑上床。明楼欣赏完美景,怀里搂着佳人,自是风流惬意。

……HHH……

亲热过后,明诚趴在床上,明楼拿着热毛巾在给他清理,【我听梁处长说汪曼春回来了,还调到他们外事局……你知道吗?】明诚的声音带着情事过后特有的慵懒沙哑,看着明楼的眼睛里水汪汪亮晶晶的。

【我知道……前几天她有打电话到我办公室……】

【!!!你怎么不告诉我!!!】明诚一下子坐起身问道。

明楼没想到对方反应那么激烈,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然后明诚不高兴了。

【这……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那个梁仲春还跟你说什么了?】

【他还说汪曼春的儿子都四岁了!】

【哟!】明楼顿时松了一口气,【都那么大了啊!她电话里倒没说呵呵~】

【是啊!她和她老公离了婚,一个人带着孩子回来了!】明诚没好气的说道,【感情我不问,你也就不说了?】

【没有啊!】

【你有点心虚!】

【我这不是怕你不高兴吗……】

明诚一脸我现在就很不高兴的样子,赌气躺下背对着明楼,闷声说道【……我们俩到现在都没孩子……】

明楼从后面搂住明诚亲吻着他的后颈,又摸到了他圆润挺翘的屁股上,轻声说道【那赶紧造一个~】

【都努力了那么久了……明楼,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急呢?】

【我对小孩没那么执着,而且现在不是有宗明了吗……生小孩太遭罪了,我不舍得你~】

明诚听着心里暖暖的,转过身回抱住明楼和他拥吻在一起,明楼抬手关了台灯。黑暗中不一会儿又传来了暧昧的声音……HHH……


白天看店的闲暇时候明诚经常会捧着一本书在看,最近看得多是经济方面的书籍,不远处的第九百货商店那儿新开了一家新华书店,平时他和明楼吃完晚饭逛街就喜欢去里面淘淘书。最近人事变动,原来一直提拔赏识明楼的那个老领导退休了,外事局那边因为之前谭伯伯的关系又一直想把明楼挖过去,可这若是一去岂不是要跟汪曼春做同事?明诚想到这儿心里就酸溜溜的……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汪曼春更是有备而来。

tbc

评论(58)

热度(607)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