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41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眼看着返校的日子到来,疯玩了一整个暑假的李熏然和赵启平暑假作业还没有做,面对一片空白的暑假生活,两人愁容满面。返校那天老师说今天作业没有带的同学可以宽限到开学那天再交,李熏然和赵启平赶紧回家恶补,可任他们速度再快,空白太多也填不上,而且两人在一起就要说话更没心思做作业,于是为了不挨揍,他俩选择暂时分开。

李熏然灵机一动,背着装满暑假作业的书包出门了,临走前他瞧了瞧二楼的赵启平,发誓要先做完作业给平平抄,拯救他于水火。

一个人鏖战太苦,得找个外援帮忙,李熏然去了凌远家。

两人坐在桌边,凌远翻看着李熏然全面空白的暑假作业叹了口气,面前的小胖子抓抓脑袋表示他也很无奈。这时窗台上的电子宠物传来了滴滴声。

【哇!!!你有电子宠物!!!】李熏然惊喜的大叫。

凌远笑了,献宝似得把嫩黄小圆球放到李熏然手中,【你看他又要吃饭了~】

李熏然忽闪着大眼睛乞求的看着凌远问道【我可以喂他吗?!】

【当然可以啦~~~】

【给他吃汉堡~喝饮料~再吃饭饭~~】

【不可以喂太多……】

【多吗???】

喂好电子宠物李熏然再也没有心思补作业,一直撇着那个小小的电子屏。凌远在帮他做数学作业,可写钢笔字毛笔字这些必须李熏然自己完成,因为凌远的字太飘逸了,一看就不是李熏然的字迹,容易穿帮。

中午凌远做了李熏然爱吃的番茄酱油荷包蛋,两人从上午奋战到下午,凌远做完了一本习题册,为了贴近李熏然稚嫩的字体,凌远用的是左手。

而李熏然才写了几页钢笔字,手就酸了,他苦着小肥脸蛋说道【太多了,我写不完,手都疼了……】

凌远看着李熏然可怜的小手说【那你先写毛笔字吧……】说着把空白的本子翻开,给他倒墨水,【一会儿毛笔字写累了,再写钢笔字】

原本动作就磨磨唧唧的李熏然写起毛笔字就更慢了,最后凌远看不下去从他手里接过了毛笔,刷刷刷开始写起来,李熏然在一边羡慕的看着凌远龙飞凤舞,问道【你不是说字迹不一样容易被看出来吗?】

【毛笔本子不好翻,到了后面几页你再自己写】

【好!!!】李熏然爽快答应。

搞定了毛笔字还剩下钢笔字,李熏然哭丧着脸向凌远求救,【怎么办?要写三本,我肯定写不完的……】

凌远灵机一动把本子钉子给拆了,抽出两张纸,李熏然见了两眼发光,拾掇着凌远【再抽两张!再抽两张!】

【抽多了容易被发现……】

就这样又搞定了钢笔字,体力活完了,剩下一堆脑力活的习题,凌远看着这数量庞大的习题册,双拳难抵四手,他也头疼,【走!我们去找赵启平,你们一人做一半,互相抄抄!】

原本李熏然和赵启平也是这么分工的,可谁都不愿意做数学,作文又不能互相抄,谈崩了,不过现在有了凌远!英语就交给谭宗明!

两人快速跑回家,可赵医生说赵启平不在家。赵启平不在自己家就一定在谭宗明家,两人又跑到谭宗明家,方姨说两人晚饭都没吃就出去了。

李熏然和凌远找不到赵启平和谭宗明,来回扑了一场空,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明天就要开学,李熏然哭丧着脸问凌远【怎么办啊,我写不完了,做完的同学都交了,剩下的肯定都和我一样没做……】

【你们已经有同学交了作业?】

【嗯,返校那天就有人交了】

【那作业放在教室里还是老师办公室?】

【教室后面的桌上】

【走!我们去学校抄!】


天刚擦黑,两个小小的身影从门卫室底下躲过,一溜烟窜进了学校。李熏然和赵启平三年级,又要照顾一二年级小朋友,又要体谅四五年级毕业班,所以三年级的教室在最顶层,五楼三间教室是单独的空间。

两人蹑手蹑脚摸上楼,李熏然在外面放风,凌远进去偷作业,完了做贼心虚的两人还特地躲进厕所抄作业。

【然然,不如我们带回家抄吧,明天你交的时候两本一起混进去!】

【不行!我们老师一个个收的!会被发现的!我们抄完再回去吧!】

厕所抄作业小分队继续鏖战,不知不觉天完全黑了。

都市传说里,学校不是建在乱葬岗就是建在坟头上,在李熏然他们学校的校园怪谈中也不过如此,而其中阴气最重的莫过于厕所。

厕所里幽暗惨白的灯光,不知哪里传来的水滴声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特别明显。白日里人声鼎沸的学校现在静得让人头皮发麻。

李熏然悄悄拉拉凌远的衣服,压低声音说道【我们换个地方吧……】

凌远埋头正要抄完一本,头也不抬的说道【这里又没别人】

李熏然一听,心里打鼓直冒冷汗,可能有你看不见的人呢?他贴近凌远撒娇道【这里,我怕……】

凌远看着粘在自己手边肉呼呼的李熏然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好吧~我们去教室里!】

两人走出厕所,却传来了叮铃当啷的声音,由远及近!

不好!有人来了!

救命啊!真的有鬼啊!

“每到夜晚,守门的黑白无常会在这里开启地狱之门……白天这里是我们的地方,到了晚上就是他们的地盘……”

李熏然咽了咽口水瞬间拉住凌远的手,凌远拉起李熏然往楼梯另一边跑去,两人惊魂未定就听到另一边传来了哐啷哐啷的金属剧烈碰撞声,响彻了整个走廊。

此时的李熏然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紧紧的抱着凌远,只听得到自己隆隆的心跳声和响彻脑门的金属声。

过了一会儿声音变小了,李熏然刚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开门声传来,吱呀开门,嘭!关门!又是由远及近!!!

【凌远……凌远……怎么办!】李熏然快要吓哭了。

【不怕!有我在!】

凌远牵着李熏然小心翼翼的猫着腰又逃回了另一边,刚躲好,那边又传来了和刚才一样的响彻走廊的哐啷哐啷金属碰撞声。

过了一会儿,终于听不到任何声音,学校又恢复了寂静,可李熏然却觉得气氛更诡异,仿佛除了他们还有别人在这里。

【凌远……我们,我们还是回家抄吧……】

【好~】

可是一道大门挡住了两人的去路,五楼到四楼的铁门被锁住了,两人跑到窗口想呼唤门卫室大爷,可中间隔着一个操场,任他们喊破喉咙那边也听不到。

被困在五楼的凌远和李熏然只能等第二天一早大爷来开门才能再偷摸着离开。

没办法,凌远便拉着李熏然到走廊里唯一的应急灯下继续淡定抄作业,可早就吓得魂不守舍的李熏然顿时没了方向。

【凌远怎么办,凌远怎么办啊……我们回不去了!】

【一会儿我们炒完就去教室里躺会儿,明早再走!】

说到教室李熏然便看向了教室门上的天窗,突然他看到一道白影闪过,李熏然猛拉凌远,凌远一脸莫名,顺着李熏然指的方向看去,什么都没有,便问道【怎么啦?】

【刚才那里突然闪了一下!!!一个白色人影!!!】

【没有啊?】凌远知道李熏然胆子小,便用右手搂住李熏然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别怕,别怕,有我在~!】

凌远继续用左手替李熏然写作业,李熏然则一直盯着教室门上的天窗,果然!又是一道白光!接着教室里传来了桌椅碰撞的声响,这回连凌远都听到了。

【凌远你听到没有!凌远,教室里面有鬼!凌远!怎么办……】李熏然急得小脸哭唧唧摇着凌远的手臂。

【你别怕!别怕!我去看看……】

【你别去!】李熏然紧紧拉着凌远的手臂,怕他去了有危险。

【别怕~乖!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凌远搂抱住李熏然哄道【不怕不怕~我去看看……】

【那你小心……开条门缝看一眼!】后来李熏然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便站起身抱住凌远的腰,他现在比凌远矮一个头,肉呼呼的裹在凌远身上,鼓起勇气说道【我和你一起去,有危险我把你拉出来!】

凌远摸摸李熏然的头,笑着说道【不用,你就站在这儿, 我看一眼就回来!听话!】

【好……我原地警戒!】

凌远往教室那边走去,走了两步回头一看,李熏然并没有原地警戒,不放心的他正趴在墙边看着他,凌远挥挥手让他回去,李熏然执着的摇摇头。

终于,凌远的手放到了教室门把手上,李熏然屏住了呼吸,凌远唰一下打开了门!李熏然倒抽一口冷气,拽紧了小拳头,就怕里面飞出无数条黑影将凌远吞噬!

凌远看着眼前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谭宗明和赵启平,地上有手电筒还有一地作业,他转头朝李熏然摇了摇头,说道【里面什么都没有!】然后把门关上。

李熏然松了一口气,凌远继续坐在应急灯下抄作业,怀里抱着的李熏然不知不觉睡着了,然后他看到教室里的两个人偷偷溜出来上厕所又偷偷溜回去。

听到关门声李熏然醒了,看到抱着他的凌远还在淡定抄作业,似乎刚才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总觉得除了自己和凌远,这里还有别人在,可是有凌远在,便没有那么害怕了,圆圆的脑袋撒娇蹭了蹭凌远,问道【凌远,为什么你不怕鬼?】

【傻瓜,世界上哪里有鬼~】

【有啊……没有的话,刚才教室里为什么有白光……】李熏然怯生生的说道。

【可能里面有个大头鬼吧~】

凌远开玩笑,李熏然却当真了,紧紧抱住凌远,呼哧呼哧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才能觉得安心。

凌远拍着李熏然肉肉的肩膀哄道【不怕,有我在~你想想,鬼是什么变的?】

李熏然颤抖的说道【死人……】

【对啊~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听着好像有点道理,可李熏然还是怕!

凌远却说道【活着的人才更可怕……】

【啊?】

【你怕就抱着我~】

李熏然点点头,更紧的拥着凌远,不一会儿又睡着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门卫室大爷来开铁门了,李熏然被凌远口袋里的滴滴声吵醒,电子宠物起床要吃饭了,李熏然的肚子也发出了咕噜噜的抗议,可比吃饭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尿急。

眼看黎明将至,李熏然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一个人跑去上厕所,可路过教室时还心有戚戚的盯着那门,却不想这时门开了!

李熏然以为自己看错了,瞬间定在原地迈不开步子,门是真的打开了!他第一反应就是掉头跑,然后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

【哇啊——!!!!】李熏然吓得瞬间大哭起来。

绝望凄惨的哭声很快引来了凌远,只见走廊上哇哇大哭的李熏然吓得尿了裤子,后面站着二脸懵逼的赵启平和谭宗明。


评论(43)

热度(555)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