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43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谭宗明渐渐走出了失去父亲的阴影,除了平时不住在楼诚家,已经融入了他们的生活。风风雨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明诚总是准时出现在谭宅大门口接送他,直到谭宗明上大学离家,两边跑让谭宗明觉得自己不再那么孤单,因为他有两个家要兼顾。

楼下两个小的无忧无虑,在爸妈的呵护下迎着阳光健康成长着,饭桌上的明楼和明诚讨论最多的还是凌远这个复杂多变的孩子,平时看着他和然然他们在一起玩耍像个小孩儿,可明楼单独辅导他功课的时候又觉得这个孩子太成熟。

夕阳西斜,黄昏的院子里,残阳如血,四个小孩挤在墙角边,在讲鬼故事……

【你们听过背靠背的故事吗?】凌远神神秘秘的说道【从前有一对上下铺的好朋友,有一天其中一人外出,到了很晚还没回家,另一个人等到很晚终于忍不住困睡着了,可能是因为担心朋友所以睡得浅,他总觉得有人在他耳边说,好朋友,背靠背!好朋友,背靠背!一连几天,他的朋友都没有回来,后来警察在他的床下发现了他朋友的尸体……】

【所以他朋友是凶手吗?】赵启平忽闪着大眼睛问道。

【根据我的经验大多数是情杀!】谭宗明一副老练的口吻说道。

这两个人是鬼故事爱好者,李熏然在一边瑟瑟发抖,不发表意见。接着谭宗明讲了一个午夜公交车的故事,赵启平讲了数楼梯的故事,轮到李熏然的时候,本来就对鬼故事避之不及的他左右也想不出,最后凌远问道【你觉得恐怖的事情是什么?】

【默写没有背,还被老师抽中上黑板……】

【…………】

那天傍晚临走的时候,凌远问李熏然【今晚要不要跟我回家睡?】

李熏然鼓起勇气摇了摇头,可不能让凌远看扁了,但到了晚上他就后悔了。

深夜里,李熏然想着背靠背的故事怎么也睡不着,闭上眼睛总觉得自己的床下是不是有人,躲在被子里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看着他,他后悔没有跟凌远回家。

无奈之下他抱着自己的小枕头想去和爸妈睡,可是被他妈赶出来了……【你都那么大了怎么还粘着爸爸妈妈!男孩子还怕一个人睡?】

午夜的小洋楼里静悄悄的,李熏然小心翼翼的踩在楼梯上,偶尔还会发出吱呀声,他蹑手蹑脚的跑上三楼,偷偷溜进楼诚的房间,为什么阿诚叔叔没有穿衣服呢?他不冷吗?

明诚听到开门声以为是明楼,回头一看却看到门口站着李熏然,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拿起衣服披上。

看李熏然手里抱着枕头,明诚关心的问道【然然?怎么啦?那么晚还没睡,是不是做恶梦了?】

李熏然点点头,明诚招招手,他就过去了,【阿诚叔叔,你脖子上有蚊子块!】

【呃……是啊,好痒……】明诚有些脸红的抓了抓脖子。

【睡觉不穿衣服会被蚊子咬】

【是啊……然然快睡,有阿诚叔叔在就不怕了】

明楼一进门发现他去洗个毛巾的功夫,床上多了一个不速之客,显然已经睡得很香。

【他怎么来了?】明楼小声的问道。

【下午我看那群小鬼在讲鬼故事,我估计他吓得睡不着了~】

【这小子~胆儿小!我去披个床单吓吓他!】

【你别欺负老实人!快上来睡了!】

明楼关灯上床,一边嘀咕道【男孩子就要吓吓才胆儿大!】

【他最老实,你们就爱欺负他!】


李熏然夹在楼诚二人中间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心落到了肚子里,睡得特别沉,做着美梦一觉到天亮,画了一张地图。记忆中,这李熏然最后一次尿床。

十几年后,当李熏然警校毕业,从一位小警员变成李副队,见惯了各种大场面,其中不乏藏在床底下的尸体,淡定自若处变不惊的他深得手下的敬佩,经常有新来的小干警一边吐一边问李熏然【李副队,你怎么一点都不怕?】

李熏然淡定的递上纸巾,说道【人都死了有什么好怕的!活着的人才更可怕!】

每当此时,李熏然总会想起已经远去的小伙伴,不知他在地球的另一端是否安好。

小警员们不知道的是,其实他们李副队不怕血淋淋但可怕鬼了!这个小秘密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罪魁祸首赵启平就是其中之一,季白是之二。


这天中午梁仲春和往常一样又来找明诚唠嗑,明诚杂货店中午收摊两人便在小洋楼对面的小饭店点了两个小菜,梁仲春要做东,可明诚执意不肯,这位梁处长平时就照顾他杂货店的生意,烟酒都在他那儿买,这顿饭明诚请,梁处长恭敬不如从命。

明诚特地叫了六个小菜,不时召唤马路对面院子里的几个抱着篮球疯玩的臭小子轮流过来吃饭。

【瞧你拉扯这几个娃,怎么不自己要一个?】

【都几年了,这不到现在还没有……】

【我认识个老中医不错,我家亲戚就是他看好的,要不介绍你去看看?】梁仲春热情的介绍道。

明诚无奈的笑了笑,相似的开场白听过不止一次,他摇了摇头说道【每次问明楼,他也不着急,说顺其自然……我也就随他去了】

【你和明老师感情那么好,这孩子总得要一个,孩子是两个人之间的纽带,否则你想往后几十年,你俩看着对方总有看腻的一天,到时候他不得去看外面的花花世界?再恩爱,感情再好,新鲜劲儿总有过去的一天……】

梁仲春的话敲打在明诚的心上,听着似乎挺有道理的。

【话说回来,今天我来找你是有件事儿,现在新闻里天天在说经济体制改革,吸引外商投资,我们外事局肩上的担子重啊!你看前后不过两三年,这上海的变化翻天覆地……我们外事局人手不够啊,方局长整天愁得……】

明诚听出了梁仲春的话中之意,前两年谭伯伯还在的时候就把明楼引荐给了方局长,方局长也很看中明楼这个年轻人,提出招揽,但那时的明楼拒绝了。

梁仲春见明诚沉思,便继续说道【我知道当年他们明家在淮海路那儿还有一栋老洋房,不瞒你说,现在政府也有意归还,可上海滩上那么多被查封的房子,等纠正到你们明楼头上得何年何月啊……而且往后政策一变归为国有,什么都保不准。是你们的,还是早点拿到手才放心,你说对吧?如果有个像方局长这样有头有脸的人替明楼奔走一下,这房子还给你们不就快了吗!我们中国人讲究风水,老祖宗留下的根基不能丢啊……】

这顿饭在梁仲春的坚持下还是他买了单,他还给孩子们买了冷饮。梁仲春是带着任务来的,他自知劝不动明楼,唯一的切入口就是明诚,因为他知道明楼听明诚的,只有明诚能说动他。梁仲春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如果明楼进了外事局,是他帮着牵线搭桥,帮了方局长手下增员一大将,同时也多了一个人和他一起制衡汪曼春。

【阿诚兄弟啊,我们方局长说了,只要明楼答应,外事局联络办随时有他的位置,而且明楼不是一直想找他姐姐吗?总窝在一个中学里教书,哪儿看得到外面啊……】

tbc

评论(32)

热度(550)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