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44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这天明诚和往日一样看着杂货铺子,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阴影,他以为是有人来买东西,一抬头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对方要什么,“客人”已经先开口了。

【我听梁仲春说你在这儿摆摊】

和当年一样,汪曼春上下打量了一下明诚,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不削的口气更甚从前,说道【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眼前的汪曼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姑娘,现在的她海外归来,一头波浪卷发,涂着红唇,穿着高腰裤,踩着细高跟,如同画报中走出来的时髦女郎。

之前关于外事局想要挖角明楼的事情梁仲春已经给明诚打过预防针,汪曼春这次来找他的目的,明诚多少心里明了。一别数年,现在的情形却仿佛昨日重现,明诚从心底里感觉得到汪曼春还爱着明楼。

这时李熏然穿过马路小跑来扑进明诚的怀里,【我要吃QQ糖!!!】然后他看到了汪曼春,这个漂亮但却一脸凶相的阿姨看着他,李熏然本能的缩进明诚的怀里。

【然然,叫阿姨!】

李熏然粘在明诚坏里撒娇,偷偷看着汪曼春,奶声奶气的叫道【阿姨好!】

汪曼春蹲下身问李熏然【小朋友你几岁了?】

李熏然不回答,把脸埋进明诚的脖颈。

【哟哟!还害羞呢!】明诚笑道,【这孩子怕生,然然告诉阿姨,我们几岁了?】

【九岁……三年级……】

汪曼春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明楼和明诚俩这么多年果然没孩子,眼前这孩子都九岁了,胖嘟嘟矮敦敦的,看着倒像五六岁,也难怪她会认错。

汪曼春见李熏然不是明楼和明诚的孩子,态度顿时缓和了很多,看李熏然有点怕她,便执意掏钱买了一溜串儿他要的QQ糖,可李熏然却只撕了最末端的一包,【不能吃太多糖,牙齿会坏……】

【那这包不是你一个人吃?】

【我和凌远一起吃……】

汪曼春一看果然对街还等着一个大男孩儿望向这边。

李熏然啪嗒啪嗒又跑到了马上对面,汪曼春便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坐下了,不时的有街坊领居和路人在明诚这里买东西,看样子这个街口的杂货店生意还不错。

然而和当年一样,即便明诚现在已经是上海人,可汪曼春知道他的出身,从心底里是看不起他的,如今明诚是个下岗工人专业做起个体户,而她是海归学士机关领导。汪曼春的外表看上去虽锐利不少,可行事作风却没有以前直白。

她和明诚聊着这些年,明诚说说上海的变化,她谈谈在国外的生活,两人都各怀心思,话题聊得也不热络。

【你说现在我们国家缺什么,不就是缺人才吗,人力是根本资源,有了人才各方面才好发展,走得长远……我说这些也不知道你懂不懂,我们方局一直心心念念想招揽明楼,而且……】汪曼春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强硬,【不瞒你说前几天方局亲自去找明楼,我们一起吃了顿饭……】

后面的话汪曼春没有说下去,从明诚的表情上她可以看出这件事明楼没有告诉他,她心里不禁哼笑,当年感情再好又怎么样,如今不也淡了,哪儿来那么长久的爱情!说到底不过是搭伙过日子,和谁不是过?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汪曼春又叹了口气说道【你想如果当年明楼跟着我去国外深造的话,这两年回来何等风光,谭伯伯走了,那个领头位置就是明楼的,不过现在也来得及,总比窝在中学里教书要好,你说呢?这件事情你们讨论过吗?】

【没……还没……】

【这样啊……他可能怕你不同意所以还没告诉你吧,其实他已经答应我们方局了……】

【我怎么会不同意呢……】明诚轻声说道,但汪曼春的话说得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而你能从乡下走到上海,在这里摆个摊,应该满足了,可他和你不一样, 他终究是明楼,我能明白你的心,你不想和他差距太大,但你不能那么自私,明楼一直想找到明镜,坦白说,他就这么一个亲人,但因为你……他那么在乎你,你也要为着想吧?】


这两天汪曼春和梁仲春轮番来找他,明诚心里一直在等明楼说,可明楼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吃晚饭的时候也没有提及,这种感觉让明诚觉得自己和明楼之间产生了距离。

洗碗的时候明楼从后面抱住明诚在他耳边轻声问道【你是不是有心事?】

明诚推开明楼,嘀咕道【我哪儿有什么心事啊……】

【真没有?】

【没有……】

…………

吃完饭,明楼帮着明诚算账,拨弄着算盘清点货物,【阿诚啊,这个月生意不错嘛,我觉得下个月再进点糖果,奇多,干脆面……】

【少吃点零食,楼下那俩小鬼头都不要吃饭了,一个越吃越胖,一个越吃越瘦……】

【卖给别的小孩嘛~自家的当然要控制下~】明楼正算着,明诚过来收拾桌子,让他别算了,【我这还差一点就盘完了……】话音刚落账本就被明诚抽走了。

【这种事情留给我来做就好了……】

明诚把东西收拾走了,明楼看着他的背影似乎明白了什么,明诚收拾完桌子收拾房间,看似忙忙碌碌,其实却是在刻意回避他。

阶级的差距往往是最难逾越的,如今的明诚觉得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曾经他以为他和明楼在一起,他们拥有了彼此就是最大的幸福,但现实是过日子没有过多的激情,再多的爱也经不起岁月的蹉跎。

两个人躺在床上各自看着手里的书籍也没有过多的交流,日子趋于平稳,渐渐的变成了一潭死水。明诚有时开始怀念起他和明楼刚结婚的那段日子,虽然清苦,但却过得有滋有味,每每回想总是忍俊不禁,如今不愁吃穿,日复一日倒不如当年的粗茶淡饭。

明楼一直在偷偷瞄明诚,对方面无表情,一脸淡定,但明楼知道对方心里肯定有心事,看着差不多到点儿了,明楼放下了手里的杂志,准备躺下睡觉,见明诚还在看便说道【阿诚早点睡吧……】

【你先睡,我再看一会儿……】

【你灯开着,我睡不着……】

明诚无奈只能关了床头灯躺下,他知道明楼想和他亲热,因为平时如果不亲热的话,明楼就直接睡了。

果然身后的人轻轻拥住他,手钻进了他的睡衣上下摸索,明诚很快身体就被明楼撩得发热,但心却没热,他总想着是否是自己耽误了明楼,若当年是,如今又是,所以明楼才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别……我不要……】明诚按住了明楼的手,拒绝了对方的求欢。

【怎么啦?】

【今天进货,搬东西搬了一天,累……】

明楼很识相的把手从明诚衣服里抽出来,亲了亲他的后颈,可又实在想要便一直摩挲着他的手背,【怎么一个人搬不叫我?】

【叫了你也要上班,还不如自己搬了算了……】

【那我可以下班过来帮你啊】

明诚听了这话心底不知为何就有一股莫名的气,明楼也感觉到了,可话到了嘴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明诚说。

那天汪曼春和梁仲春现在是方局长的左右手,可这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八字相冲,从第一天起就水火不容,让方局长头疼不已。另一方面,谭伯伯在的时候方局长就一直想招揽明楼,现在更是软硬皆施,又是帮明楼找大姐又是张罗着疏通归还明家大宅的事宜,明楼原本想跟明诚商量一下,可那天吃饭盛情难却之下便答应了,一回头又不知道怎么跟明诚说,想了两天拖了两天,楼诚两人都太了解对方,心里有事瞒不过对方,都在等对方说,一来二去就有了微妙的隔阂,这个晚上两人第一次体会到同床异梦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人都没睡好,看着对方眼底的黑眼圈,明楼准备把下个月去外事局上班的事情跟明诚说,可一开口明诚就一副不想听的样子。

明诚心里憋屈,他等着明楼跟他说,可对方现在真的说了,他火气一下子上来,不想听了。

【你不用告诉我,你自己决定就好……】

明楼一下子没好气了,【我还没说你就让我自己决定?!】

明诚心想,你自己都决定了这会儿还跟我装?便一脸不理不听的样子准备出门。

明楼见明诚不理他,也堵着气,两人谁也不理睬谁。


【阿诚叔叔,你是不是和明楼叔叔吵架了?】谭宗明问明诚,【你从早上送我的时候就闷闷不乐的,一天了……】

明诚摸摸谭宗明的头,说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

话虽如此,可这饭桌上的气氛却很是尴尬,明楼和明诚俩互不理睬,谭宗明挤在他俩中间,平时有说有笑的饭桌今天静悄悄的,就连楼下两个小子上来窜门,走到楼梯口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明诚心里越想越委屈,我又没不让你换工作,你干嘛这么偷鸡摸狗的!

明楼心里也莫名其妙,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对我爱理不理的,给我看脸色干嘛!

tbc

哇!!!吵架了吵架了!!!楼诚吵架了!!!

评论(48)

热度(571)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