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45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楼诚二人开始了冷战的日子,谁也不理谁,谁都觉得自己没错不肯服个软,苦了几个小的变得战战兢兢,就连一向老成的凌远都试探性的问明楼,【明老师你是不是更年期快到了?】

明楼没好气的扔给凌远一个白眼,【你这孩子,小小年纪要谦虚点!不要觉得自己全懂了,男人四十一枝花!我还没到四十呢!你看看你这题……错那么多!】

凌远看着自己因为漏了一个符号而被打上一整个大红叉的试卷,心有戚戚。

辅导结束后,明楼像往常一样带着凌远到1793号院子和小伙伴们玩耍,但留了一大堆作业给他,明老师的怒气值和他留的作业成正比,凌远为了多一些时间和小伙伴们玩耍,只能拼命刷题。

最近流行打篮球,明诚便在院子里装了一个篮板,吸引来不少小孩儿。院子里又多了两个常来的小朋友,庄恕和季白。季白的爸爸是李科长的同事,同样在警备区司令部里工作,家里就住在离这儿不远的楼里。庄恕的妈妈是华山医院的医生,和赵医生是同事。两个小孩儿比李熏然赵启平大一点,和凌远谭宗明一般大。但赵启平非常不喜欢季白,原因是季白抢了他的风头。

这要从一个月前的事情说起,现在正在热播的动画片灌篮高手,长相俊美可人的赵启平,标志的娃娃脸加一双大眼睛被誉为一师附小的藤真,原本就受欢迎的他现在更是前呼后拥,就连几个年轻的老师都对赵启平疼爱有加,因为赵启平不仅长得漂亮,学习成绩还常年霸占年级前三,市里作文比赛,英语比赛,数学比赛,舞蹈比赛,抗红旗,评优秀,论演讲……各种评比,但凡派赵启平出去,那就是给老师们长脸,其他学校的老师们都会围过来看这个聪明的漂亮娃娃。

坐在赵启平前面的胖然然一下子扑过来兴奋的说道【平平!平平!楼上四年级的花花学姐说放学想请你吃油墩子!!!】

赵启平拿着本书装模作样的在看,头也不抬的悄悄问李熏然,【花花学姐漂亮吗?】

【还行~】

【还有谁叫你传话?】

李熏然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颗戒指糖,上面扎着一个小纸条,他递给赵启平说道【这是中午的时候谭宗明在校门口给我的,他还问为什么你没去校门口】

赵启平心想,我现在是藤真,哪儿能跑去门口见你呀,哼~表面上云淡风轻的赵启平其实心里可得意了,飘飘然欲上仙。

而李熏然心里想着他的油墩子,花花学姐都拜托两次了,平平都没有答应,好想吃油墩子……

谭宗明给赵启平的纸条上写着【放学后游戏机厅见!】

赵启平揉了纸条,心想,我现在是藤真,我是好学生,我才不去游戏机厅呢!【然然,放学你去跟他说,我不去了,我要上晚托班!】上晚托班会有好多漂亮的姐姐和妹妹围着他,想想心里就美滋滋。

赵启平特地说得响,周围的几个同学听到都纷纷奔走相告,赵启平今天要上晚托班。

一连几天赵启平落单没有去游戏机厅和李熏然他们一起玩,到了周五下午,谭宗明和凌远带着几个初中生来了,听说这里有个小藤真,大家就来一场友谊赛,切磋切磋。

赵启平平时在椅子底下放个篮球,没事拿出来拍两下装装样子,撩撩妹子,可真让他打篮球,还是和初中生打,当然就打不过了,不仅被虐还洋相百出,球都摸不到。

人家个头比他高,技术比他好,最可恨的是长得还比他俊,就是那个为首的叫季白的家伙!他还有一个帅得天翻地覆的男朋友!

赵启平把球一扔跑到场边拖着腮,气鼓鼓的不玩了,这时候也没人给他送水了,只有李熏然还跟在身边递上水壶,其他的跟班早就跑去给季白加油了!赵启平风头都被抢走,气得眼睛都圆了。

好多小妹妹小姐姐给季白买了饮料放在场边,季白都不喝,他只喝从庄恕手里递过来的。

做作!就是做作!!爱出风头!!!

赵启平在心里唾弃季白,无语望天,却看到教学楼的窗户上好多小脑袋伸出来看着篮球场上的热闹,当然看的都是季白,不是他!

赵启平就像个破碎的花瓶,看着场上几个初中生出尽风头,其中不乏原本就是他们小学毕业的凌远和谭宗明。

几个人打完篮球便说一起去吃肯德基,前面一群大孩子兴致勃勃的讨论篮球,还是不是摆出很帅的投篮姿势,赵启平和李熏然跟在后面像小跟班,去吃肯德基李熏然当然很开心,可赵启平却闷闷不乐。

肯德基是季白请客的,这让原本就气恼的赵启平心里更是忿忿,人比人气死人!季白什么都比他好,就连兜里的子儿都比他多!!

【你怎么啦?从刚才开始就虎着个脸】

赵启平看到谭宗明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是有钱吗?你怎么不请我吃肯德基!】

【我哪儿还有钱啊,我爸爸走了之后家里就不一样了,虽然明楼叔叔像爸爸以前一样给我花钱,但他们哪能和我爸爸比,所以我要节约点……】

赵启平一听这话,脸上还在生气,可心里早软了,行动更是快,把自己的巧克力圣代放到谭宗明面前,【我让季白再给我买一个!反正他有钱!】

然后赵启平乖乖跑到季白面前,【季白哥哥,谭宗明把我的圣代抢走了,你再给我买一个好不好~】

季白抬头一看谭宗明果然正一脸懵逼的舀了一勺赵启平的圣代,张嘴还没吃,巧克力滴了下来,季白朝谭宗明扔了根薯条,牵了赵启平的手给他买圣代,赵启平朝谭宗明眨了眨眼表示得逞,谭宗明一口圣代卡在喉咙里,上下不是。

过了一会儿,赵启平捧着他的圣代回来了,谭宗明马上质问,【我什么时候抢你的了?明明是你自己给我的……】

赵启平却说【我买了草莓味的,我们俩换着吃!】

谭宗明一听和赵启平换着吃,不知为何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心里美滋滋的。

从此以后赵启平藤真的外号前面被加上了一个小字,“小藤真”,男人似乎天生忌讳被说小,赵启平也不例外。而且有个季白正版藤真在那儿,他这个小藤真就真不够看了。

院子里从四驱车的马达声变成了篮球拍地的嗒嗒声,原本就不喜欢运动的赵启平越发讨厌打篮球,经常玩着玩着就换人,倒是小胖子李熏然人矮腿短跑得快,有凌远给他传球,跟在几个大哥哥屁股后头玩得欢。

明诚看着家里每月的记账,心想着家里现在多了个小的,开销多了一倍都不止,明楼总说不能亏待了谭宗明,明诚也怕谭宗明失去父亲之后心里有落差,在钱方面从不计较,好在谭宗明也懂事了。谭伯伯走后留下一笔钱,数目不小,但明楼没有动,说这是留给以后谭宗明念大学用的。可明诚却觉得这钱到了以后怎么都是不够的,他开杂货店这小半年,QQ糖都从八毛一包涨到了一块,如果明楼去了外事局工作倒能减轻家里负担,给谭宗明的零花钱也能多一点。

明楼见明诚叹了口气,看报纸的位置偷偷从桌边挪动到了写字台边的沙发上。

【怎么啦?唉声叹气的?】

明诚不理他。

明楼又拖长音,大老爷们儿似得来了一句,【问你话呢】

明诚起身准备离开,明楼拉住了他,报纸一扔,硬是把人给拖进怀里。

【你干嘛!放手!】

【你不理我!】

【是你先不理我!】

【我不想跟你吵架!你放开我!】

明楼不放,自顾自的把那天的情形说给明诚听。原来那天梁仲春来找明楼吃饭,说有要事详谈,没想到两人打了个车,梁仲春直接让人给开到了梅园邨饭店,一进包房,方局一桌人正等着他。

面对今天这局面,席间方局再次相邀,明楼也不好三番两次的驳了对方的面子,另一方面,虽是对方盛情邀请,但是明眼人都清楚,这对明楼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发展机会,对方诚意满满,再拒绝就是不识抬举,明楼自己心里也明白,便答应了。

【那你为什么早不跟我说!】

【我怕你会反对……】

【我为什么要反对?是不是连你都觉得我在拖累你!】

明楼听出了端倪,问道【这话怎么说?什么叫连我都觉得?还有谁觉得了?】

【还能有谁!梁仲春,汪曼春这些日子轮番到我这儿做说客,就怕我不放人似得!你明楼做决定我能左右的了?反正你也用不着跟我商量,爱怎么样随便你!】

【我都说了那天的局面,我逼不得已才答应的,我哪儿有时间回来跟你商量,是我不跟你商量吗?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我不讲道理!?你们一个个把我想得小鸡肚肠,是阻碍你明大少爷发展的绊脚石】

【我哪儿有这么想你,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我怕你反对是因为进了外事局联络办就经常要出差,还有汪曼春在,到时候你又要吃醋不高兴了!】

【你少自作多情了!谁要吃你的醋!你出差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天天杵我跟前,看着就心烦!你爱跟谁好跟谁好去!我才不稀罕呢!】

原本好好的解释以为会化干戈为玉帛,却不想矛盾升级,两人吵得面红耳赤,没人去计较究竟谁对谁错,反正都是对方不讲理,看着对方就是浑身不顺眼。

这下可好,真成了汪曼春臆想中的搭伙过日子,除了日常必要的交流,明楼和明诚再不多和对方说一句话,睡觉也成了各自半边天,大家都憋着,谁也不肯先低头。

如此一周过去,明楼见明诚一脸落寞自个儿也心疼,上前拉拉他的手,可对方却抽手走人,一点面子都不给,明楼一口气堵心里,更憋屈了。

两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又是一周后,明楼在中学的工作交接完成,下周开始到外事局上班,这几日学校同事领导给他搞欢送会,请客吃饭自是免不了,第一天没在家里吃晚饭的时候,明楼因为一直不和明诚说话,便忘记打个电话告诉对方,深夜回到家看到一桌饭菜,心里顿时有点内疚,再一看床上的人似乎已经睡着了,叹了一口气,心想着以前他若晚归明诚准会焦急的等着他,现在许是看到他真的烦了。

明楼蹑手蹑脚爬上床,轻轻拍了拍明诚,对方没反应,过了一会儿他便偷偷钻进了明诚的被窝,从后面轻轻抱住他,却不知明诚并没有睡着。

第二天早上,明楼临去上班前说了一句,今晚还要跟同事聚会,明诚背对着他没有应答,明楼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听见了没。晚上回到家桌上干干净净,没有了昨日的饭菜。

tbc

继续炒~继续炒~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点吧!啊哈哈哈哈~~~

话说,你们觉得是谁的错呢???(话筒给你🎤 🎤 🎤 )

评论(48)

热度(573)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