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47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明诚把几个小的从警察局里接出来之后天都黑了,几个人折腾了那么久早就饥肠辘辘,尤其是李熏然,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明诚带着他们在路边小店吃晚饭,一人点了一碗牛肉拉面。

一边吃饭明诚一边教育赵启平道【平平啊,以后再碰到这种事情要及时叫大人知道吗?不要自己上去逞能,万一受伤了怎么办?爸爸妈妈要担心的!】

【知道了……可是今天是他们先动手的!】

【打架你也别打人脸,你看人家头上肿那么多包……不是你打的谁打的?】

明诚这么一说,赵启平低头吃面不说话了,明诚见他筷子捞了半天捞一根,旁边的李熏然吸溜吸溜都大半碗下去了,明诚把碗往赵启平手里推了推,【快吃吧,吃完了还要回家写作业呢】

一边的谭宗明心疼赵启平被打,觉得赵启平受了委屈,替赵启平辩解道【阿诚叔叔,是他们打我们,我亲眼看到他们打平平的!】

明诚叹了口气心想,反正在你眼里总是别人欺负赵启平,【好啦,知道啦!快吃饭!要不要再加点牛肉?】

【要!!!】李熏然抹抹嘴响亮的喊道。

明诚宠溺的摸摸李熏然的脑袋,有点了一盘牛肉给几个小的加在面里。


晚上季家洋房里,季白手里捧着一个小硬面抄,偷偷摸摸从自己房间溜出来跑到楼下客厅,他爸爸正在书房和几个生意上的伙伴聊天,他钻到电话机旁拨通了庄恕家的电话,电话响了三声之后对方接起,听到庄恕的声音,季白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你在干嘛?作业写完了吗?】庄恕问道。

【写完了,我刚在抄歌词~你猜猜我抄的哪首~】

【只想一生跟你走?】

季白偷笑着翻过眼前一页,上面他的笔迹整整齐齐抄写着张学友这首只想一生跟你走的歌词,庄恕猜对了季白却说【再猜~】

庄恕一连说了好几首,季白都说不对,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感觉到自己被捉弄了,笑着说道【不猜了,明天轮到我写,你记得把本子给我,我不就知道猜没猜中了】

【好吧~】季白合上手里的本子,原来他和庄恕两人在同一个本子上抄写歌词给对方,然后互相猜,有时还会写几个报刊杂志上看到的浪漫句子。

【庄恕,今天爷爷问我说,你那个朋友是不是扔下你自个儿跑了】

【你怎么说?】

【我说你不会丢下我的……你会吗?】

【当然不会~】

【以后也不会?】

【不会……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如果我猜中你写的歌,有没有奖励?】

【奖励不是羊肉串儿吗?】

【我要其他的……】

季白听着庄恕在电话里的窃窃私语,脸上的笑容怎么都压不住,这时爸妈房里传来了声响,估摸着他妈要出来了,季白对电话里的人说道【猜中再说吧~我妈出来了,明天见!】


夜色渐深,明诚把谭宗明送回谭宅后独自回家,没了几个小的吵吵闹闹,家里显得格外冷清,他看着桌上的电话想起初搬来此时也是明楼出差,去广交会做翻译。那时家里还没有电话,得跑到路口的公用电话亭,比起现在电话在茶几上几步路,这是一段不小的距离,可那时的他们心贴得是那样的近,是那样的思念对方。

明诚呆呆的看着茶几上的电话,他的思念依旧,可心却很远,然而明诚不知道的是,明楼应酬完后回到酒店,再想给明诚打电话,一看时间不早了,怕吵到明诚休息,踌躇犹豫着。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指针渐渐过了十二点,一台电话,两处思念。


三天很快过去,转眼到了周五,放学后季白请几个小伙伴去吃肯德基。季白庄恕走在前,后面跟着谭宗明和赵启平,短腿李熏然吊车尾,他旁边是凌远。

走着走着李熏然发现前面的季白和庄恕牵着小手,他觉得很好奇,又不是过马路,为什么要牵手呢?然后他看到谭宗明也去拉赵启平的手,被赵启平一巴掌拍开,嫌弃的问道【你干嘛拉我!】

【你过来!】

【别拉我,干嘛!】

【你过来!】

【我不过来~】

赵启平就是这样,你越是拉他,他越是喜欢跟你唱反调,然后看着你着急跳脚,他就哈哈大笑。

李熏然看着这两人打闹早就习以为常,突然他感觉谁牵了他的小手,抬头一看是凌远。

凌远指指前面的红绿灯,说道【过马路了!】


天气原因,飞机晚点, 原定六点到上海,可到了八点仍迟迟不飞,被困在飞机上的明楼看着窗外的风雨,原本就归心似箭的他更是心急如焚,好不容易到了上海已是深夜凌晨。

明楼打车回家,1793号小洋楼里静悄悄的,木质楼梯吱吱作响伴随着明楼的脚步,他看到屋里的灯还亮着,打开门一看明诚穿着睡衣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上沙沙飘着雪花,显然明诚一直在等他。

明楼心里百感交集,放下手里的小皮箱,走到沙发边小心翼翼的抱起明诚,臂膀间的人很轻,他到了床边不舍得放下。

被放到床上时明诚醒了,刚醒的他看到明楼有些恍惚,条件反射搂住了明楼的脖颈,这让原本要起身的明楼心中大喜,顾不得换下风尘仆仆的一身外衣,直接压上床吻上了明诚。

所有的思念化作激烈的拥吻,亲了才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的渴望,无外乎更是火上浇油,身体隔着衣服摩挲着对方。突如其来的唇齿纠缠让明诚忘记了呼吸,发出小声的呢喃,刚睡醒的他被吻得面颊通红,眼里泛着水光,愣愣的看着明楼,眼里满是思念,头顶的天窗外月色正浓,明楼深情的看着他,待他喘息片刻又迫不及待的吻住了他的双唇。

这一次明诚把手插进了明楼的头发,沉沦在吻中无法自拔,任由明楼的大手在他身上游走,一件件脱下他的衣服,许久没有亲热的两人忘乎所以,心口满溢的思念终于有了诉说的人。

【我想你……想死你了……我想你……】明楼一边说着一边含吻着明诚的耳垂,亲吻着他耳坠下方到脖颈间,流连忘返留下吻痕。

明诚也想明楼,早就被撩得情动不已,身体被明楼揉捏得火烧火燎,听到明楼说想他,不知不觉便张开双腿缠上明楼的腰……HHH……

……HHHHHHHHHH…(用H的数量来表示激烈程度)…


月亮听到屋里的动静,羞涩的离开了,天窗外泛起一片青蓝色,明诚这才注意到他俩刚才亲热连房门都没关,明楼看明诚眼睛一瞪嘴唇一翘,顺着他眼看去见半开的房门便知怀里的人要咋呼些啥,赶紧笑呵呵的起身去关门,顺便打开了随身的行囊拿出一样东西又回到床上。

一颗汤圆儿大小,包着金灿灿糖纸的巧克力。这是一种进口的,名叫费列罗的巧克力。明楼在深圳一看到便想到了爱吃巧克力的明诚,以前条件艰苦的时候尚且省吃俭用的买,现在条件好了反倒忘记了。要说巧克力早就不是个稀罕的物件,明诚的杂货店里就有不少,可明楼知道他从来不吃,想到此心中更是酸涩。

【好吃吗?】明楼哑着声音问道。

醇厚的巧克力味中夹杂着榛子味果仁香,明诚点点头。

明楼把明诚紧紧的抱在怀里,一下又一下亲吻着他的脸颊额头,明诚轻轻推开他,垂着眼问道【为什么那么晚回来?】

【飞机晚点了,哎……这飞机快是快,可不如火车准时啊,天气一变就飞不了,是不是等了我一晚上?】

【才没有,我看电视呢……】明诚看到满是雪花的电视屏幕不好意思的扭过头。

明楼抱紧明诚扳过他的脸蛋又深深吻了上去,明诚被他又亲又哄,身子软成了一滩春泥,羞得躲进了被窝,不一会儿里面又传出了呢喃声,明楼伸手关了床头灯,隔着天窗帘,外面已经天光大亮,楼下传来洗漱的声音。

【明楼……明楼……别……我要起床去开店了……】

【今天晚点去……一会儿我陪你去蹲店……】

【……那你不睡觉了?】

【我想你……想得睡不着……一会儿,我看着你,你看着店……好不好?】

明诚被明楼缠得没办法便依了他,谁让他也想明楼,两人的亲腻劲儿一泛滥便没个收。

tbc

恭喜楼诚和好?啪啪啪,啪啪啪(鼓掌声)

评论(41)

热度(55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