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57


在祖国生日这天结婚的楼诚夫夫,

《我们的前半生》当然也要在十一上架!

今日预告一波~图为随书赠送的明信片之一~!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4950

51

《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明楼的离职让大家都很震惊,在外事局激起千层浪,一时间众说纷纭,暗地里到处打听八卦的群众却都吃了闭门羹,然而这件事上歪打正着让梁处成了最大的赢家。明楼一走,汪曼春无心工作大势已去,不日离职,听说她要带着儿子回美国,外事局留他梁处独领风骚。一时间梁仲春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跑遍大上海。

汪曼春临走前,明楼和过去一样去送她,回归家庭的她装扮也变得温和,可面对明楼,她仍然不甘心的问道【你既然那么爱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和他要个孩子呢?】

明楼看着窗外的停机坪,飞机起降,远处高楼拔地,十几年前他下放时又何曾想过会有今天,那个时代留给他的不仅是记忆,还有烙印在心中无法抹去的伤痕,总怕以后若是再有万一,连累了自己孩子。

而且明楼还告诉了汪曼春另一个理由,正是这个理由让汪曼春大吃一惊,直到此刻她才明白明楼原来是如此深爱着明诚,这份爱是她渴望却永远无法企及的,万米高空之上,她看着舷窗外的白云,眼角含着泪,感叹自己那么多年来的深情错付。


明楼回到家,明诚正在吃午饭,简单的阳春面加一个荷包蛋,果然没自己吃的,幸好他打包了生煎回家。

明诚看着明楼生煎摆上桌,很好奇他怎么又回来了?!再看向墙上的钟,都一点了还没吃午饭?

【吃那么素?】明楼佯装看看明诚的菜色,【我下楼买两个冷菜,你给我煮个面~】

终于今天明诚放下筷子,忍不住问了,【你最近怎么那么闲?整天在家,不用去上班吗?】

【我辞职了!】

【什嘛???】

【我说,我辞职了~】

明楼似乎一直等着明诚开口,知道对方定有一番询问,他菜也不买了,索性坐在沙发上一副候审的样子。

明诚没有心思吃饭,走到明楼跟前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上周跟方局提的,梁仲春没告诉你吗?】明楼说着,一想也是,他和汪曼春都走了,现在外事局只有梁仲春一人,他定各种忙活着,想必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有找明诚,【申请报告是批了,但一人事一人毕,手上现有的项目要结掉,下个月头我还要出差一次,去北京签个合同,回来就正式离职了!】

明楼脸上带着微笑,轻轻的拥住明诚,可明诚却笑不出来,微皱着眉头问道【做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辞了?】

【很多原因……这一年多来,家不着家的,留你一个人……】

明诚一听着急的问道【你是因为莫凡吗?我和他……】

【当然不是!】明楼打断明诚的解释,悄悄在对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说道【长此以往的奔走在外,我们俩和分居有什么区别?】

【可是……】

明楼这么在乎他,明诚心里当然高兴,但是现实的问题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他的心头,让明诚高兴不起来,而且家里无故生变,他总有不好的预感。

【怎么啦?以后我能多点时间陪你了,你不高兴吗?】明楼一脸没心事的样子,似乎完全没考虑到以后的问题。

【明楼……你不工作,我也不工作,那钱从哪里来啊?宗明学费要交,方姨工资要发,过日子要吃饭的呀!】

【总会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

【以后再说~】

明楼作势要亲,但明诚推开他,一脸愁容,他现在哪儿有心思跟明楼亲热呀!【你不告诉我,我能安心吗!快说快说!不说不许吃饭!】

【行~我说我说!】明楼抱着明诚,一脸认真的说道【我想自己做生意~】

【自己做生意???!!!】明诚听着一脸震惊。


多年后明诚回忆起往事不禁感叹,【那时候他一跟我说要做生意,我就想到我们家那张沙发……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明楼笑得一脸释然,说道【看来我们对沙发的回忆挺不同的~】

时间回到现在,明诚记得恨不得揪着明楼的耳朵问,【你做什么生意?怎么做生意?】

【现在还没想好,忙了一年多,先休息一段时间~我俩可以讨论讨论~】

明楼摸着明诚的耳垂,似乎心里在想些别的事情,明诚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心里多了一桩心事。

过了一会儿明楼在明诚耳边轻声问道【你和你那大表哥……是故意让我吃醋的吧?】

明诚被猜中心事,搂住明楼,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吻。

明楼挑眉,明显不满足,【亲一下就完了?】

明诚主动含住明楼的双唇给了他一个深吻,两人吻得啧啧有声,不亦乐乎。


此刻幽静无人的小弄堂里,还有两个人正拥抱在一起,小心翼翼的享受着他们之间第一个吻,庄恕和季白。

就在上次他们打架的那个僻静角落,两只书包被扔在地上,两个穿着校服的少年抱在一起,先是季白抬头轻轻触吻了一下庄恕的双唇,庄恕显得有些惊讶,他的心跳一下子变得很快,随即他看到了季白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向他发出邀请,他壮着胆子低下头,学着电视里看到的那样,吻住了季白,青涩稚嫩的吻,庄恕的大脑中一片空白,他紧紧的闭着双眼,所有的感官只剩下唇上柔软的触感,仿佛置身云朵之上。

庄恕一动不敢动,大概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突然他感觉到双唇上有个更柔软的东西扫了一下,他惊讶的睁开眼睛,怀里的季白垂着眼,脸颊绯红,本能比思考更直接,庄恕再次吻上季白,这一次的吻变得急切,他迫不及待的张开嘴挑开季白的唇瓣,闯入对方的口腔。季白被庄恕吻得踉跄后退,背脊贴上墙壁,他闭着眼睛抱着庄恕的腰,任由他予取予求。

那是他们彼此间的初吻,放学后的小弄堂深处,寂静无声,他们偷偷品尝着世间最美好的滋味,岁月都不忍心在这一幕蒙尘。


明楼一直忙于离职的事宜,打电话一问才知道凌远已经一周没有去学校,他的母亲又住院了,这一次的病情来势凶险,情况不乐观,这个才十三岁的少年日夜守在病床前,他的身后站着凌院长,他叹了口气朝明楼摇了摇头。

探望时间结束,明楼把凌远送回家后回到家翻箱倒柜找家里的存折,好容易找到一张翻了翻,上面却没什么钱,他便好奇的问明诚,【家里的存折去哪儿了?】

【你手上不拿着吗?】

【家里就剩这点钱?】

【对啊,不然呢?!明家大屋装修的钱你以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现在什么都贵,那瓷砖贴贴,地板铺铺都是人民币啊!哪儿像我们以前在乡下住的茅草屋……】明诚絮絮叨叨的说着,一看明楼的表情不对劲儿,赶紧问道【怎么啦?你要钱急用?】

明楼拿着存折,看着上面那四位数字,皱起了眉头,心如死灰的坐在沙发上,【这点钱还做生意?!下个月的饭钱有没有还成问题呢……】

!!!!明诚一听也急了,【那你不早说!那你还辞职?!】

【我哪儿知道家里没钱啊……】

【你不当家你当然不知道!】明诚气得翻白眼,却也无奈。

明楼啊明楼!还是那个对金钱没概念的大少爷,果然他的不安是没错的,压在他心头的奇怪预感依然是那张“大沙发”!

明诚看着明楼一脸纠结,用肩膀拱了拱他,建议道【要不……你问莫老板借借?】

此话一出,果不其然明楼瞪大眼睛,一脸拒绝,不用说,他是肯定不会向情敌开这个口的。

明诚站起身,拍拍屁股出去收拾晚饭,说道【那你自个儿想办法吧~我看你没钱做什么生意,不如乖乖去和方局打个招呼,打道回府回外事局上班~】

然而话虽如此,明诚知道这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都辞职了哪儿还有再回去的道理,明楼是万万不会这么做的。

一文钱难死英雄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本钱怎么自立门户做生意呢???

tbc

评论(73)

热度(584)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