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荣方|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2



《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 01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前情提要:

1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4950

51


02

大家十一快乐!又有一对新人十一结婚了!恭喜恭喜!

给大家吃喜糖🍬 🍬🍬 🍬🍬 🍬🍬 🍬🍬 🍬🍬 🍬🍬 🍬🍬 🍬

方孟韦带荣石进了富春小馆,他操着一口熟练的上海话点了二两小笼,两碗小馄饨。

荣石来过上海几次,但每次来都是商务宴请,繁忙的他多数时候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见识过大上海的繁华,却从未见识过上海人的市井生活。刷马桶和倒痰盂在现在的他看来还是洗木桶和涮花瓶。

在东北土生土长的他看到那一两小笼时,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巴掌大的蒸笼,拇指大小的包子,还就那么五个?!还有这一碗是什么?馄饨?白花花的透明皮子里包裹着指甲盖大小的一点肉……这些就是早饭?给他塞牙缝都不够……荣石好一顿腹诽。

【你怎么不吃啊?】方孟韦问道。

【我,吃!吃……】荣石夹起一个小笼往嘴里一塞……

【小心!!!】

【!!!!!】

【烫…………】

方孟韦来不及制止,荣石被口中的小笼包烫得不轻,张着嘴直哈气,方孟韦憋笑。

穿着皮衣皮裤身材高大的荣石,原本就吸引了周遭人的注意,现在被这么一烫满脸通红,整一个帅气的傻大个儿,舌头哈着气像一条大狼狗。荣石见方孟韦笑,哪里还顾得上烫,也跟着呵呵憨笑着。

【小笼要这么吃的!】方孟韦夹起一个小包子,咬了一小点,吹了吹,抿着吸出里面的汤汁,然后沾了小碟子里的醋,咬了一口。

荣石看着方孟韦吃小笼的样子,深深地着迷,眼前的人精巧,细致,吃着这些袖珍的食物倒是衬他瓷娃娃的样儿,他想尝尝那小笼包,更想尝尝那双唇的滋味。

方孟韦一抬头见荣石又盯着他看,有些不好意思,拿了个碟子,给荣石倒醋。

荣石在心里又给方孟韦添了一个贤惠温柔会过日子的标签,是个好媳妇儿!他心里幻想着以后方孟韦服侍自己的样子,心里喜滋滋。这个东北大老爷们儿现在还没意识到理想和现实的距离。

两周后,十一国庆,祖国生日这天,荣石和方孟韦的结婚宴席在上海静安区希尔顿酒店隆重举行,宴开一百桌,其豪华程度在当时的上海一时无两,风光无限。方局长的脸上无时无刻的挂着笑,他和程小云两个人忙不迭的招待一波又一波宾客。

穿着白西装的方孟韦垫着脚尖一直张望着门外,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家里亲眷朋友统统都来了,而他在等的那一个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宴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荣石和方孟韦正在给外事局的几个领导敬酒,这时家里的佣人吴妈突然跑来在方孟韦耳边轻声说了什么,方孟韦马上放下酒杯跑了出去,荣石也跟了出去。


方孟韦跑到酒店大堂,看到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对方风尘仆仆,一身飞行员的装束,正是他亲大哥,方孟敖。

【哥!!!】方孟韦跑过去,几步路的距离红了眼睛,他的声音变得沙哑,【哥……你来啦!】

【自己弟弟结婚我怎么能不来!】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傻瓜,快别哭~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

【哥,你不上去吗?爸在楼上……你都那么久没回来了,上去看看吧……】

方孟敖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大红包放到方孟韦的手中,说道【这是我和师哥给你的,恭喜你!】

方孟韦接过红包,朝方孟敖身后望去,那里有个比他大哥还高大的身影,在旋转门外面朝里张望,正是方孟敖口中的师哥。方孟敖朝那人招了招手,对方便走了进来。

这时荣石来到方孟韦身边,友好的朝方孟敖伸出手,双方打了招呼。要说方孟韦也不矮,可身边三个人都又高又壮的,一下子显得原本就瘦的他越发纤细。

【你那么瘦,以后嫁去了东北,可要吃胖点!】方孟熬这话说是对方孟韦说的,却是在嘱咐荣石。

荣石搂过方孟韦,向方孟敖保证道【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哥!你和你师哥,你们俩……上去看看吧……】

【不了……我们……】方孟敖看向他的师哥,【我们还有事儿,不耽误你了,你赶紧上去吧!】

【哥……】

【上去吧!别让客人们久等了……】


两人告辞后方孟韦不甘心,追了出去,却又在门口止住了脚步。大上海华丽的霓虹灯下,拉长了前面两个高大同行的身影,他们俩有说有笑,正过着大马路,方孟韦心底突然生出一个小小的愿望,如果自己的婚姻能像他大哥那么幸福就好了。

【要,不要,追?】

身边的大狼狗问道,方孟韦眼看着大马路对面,他大哥和师哥俩人拦了一辆出租车,正准备上车时再次朝他们挥了挥手告别,方孟韦轻声说道【追什么追……都上车了,你追得上吗?】

【追,得,上!】荣石一字一顿的认真说道,仿佛只要方孟韦一声令下他就能健步如飞的冲出去,飞到马路对面。

方孟韦叹了口气,嘀咕道【我爸不同意我哥和他师哥在一起……追上也白搭……】

方孟韦转身回酒店,荣石便跟在他屁股后头替他拉门,走到拐角楼梯处身边的人突然停住了脚步。

原来方步亭和程小云下楼来了,从刚才开始就躲在角落里,但没有出来。

【爸……刚才哥来了……】方孟韦轻声说着,又红了眼眶。

方步亭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转身上楼。

方孟韦撅着嘴,抽吧抽吧的掉眼泪,荣石见了可心疼,捏着西装袖子就要给方孟韦抹眼泪,方孟韦见他袖子过来一巴掌拍开,【你这袖子多脏啊!一会儿西装花了怎么见人!】

【这……】被拒绝的荣石顾不得难堪,左右找着能擦的物什,他马上看到了自己西装胸前的手绢,一把抽了给方孟韦擦眼泪。

【哎呀!这个是装饰的!你这个人怎么那么粗糙呀!口袋里都不自己备个手绢的吗?】方孟韦朝荣石撒气道。

【我,我……】荣石一脸懵逼,想他一个大老爷们儿的口袋里为什么要备个手帕呢?!

【……收回你的手绢!我才不要呢……】

方孟韦扔下一句话,上楼去了,走了两步没见身边的大狼狗跟着,回头一看,粗糙的人正在捣鼓着把手绢塞回胸前,可笨手笨脚的那俩爪子怎么都塞不会去。

方孟韦折回去,吸着鼻子嫌弃道【你怎么那么笨……】正要数落着一只大手抚上了他的脸颊,拇指替他抹去脸上的泪痕。

被连续嫌弃的大狼狗撇着嘴,耷拉着毛,无精打采一脸歉意的盯着方孟韦,方孟韦被他盯着又有些脸红,听爸爸说,到时候跟他回了东北,还得按照他们那边习俗再办一次婚宴,他心想着也不能和对方太生疏了,于是从荣石手里夺过手绢,三两下替他塞回胸前的口袋,轻声说了一句,【我们上楼吧……】

【好,好!】

大狼狗瞬间摇起尾巴,跟在方孟韦身边上楼。


因为方孟韦要嫁到东北,所以新房就暂时设在酒店楼上,暂住几日。随行荣石的人和这儿上海亲家的人都不熟,荣石还特地嘱咐不能太闹腾。表面上客气但那一溜的大汉子们对“小气的上海人”没什么好感,都憋着劲儿等回东北那一场再闹洞房。上海人对闹洞房没什么讲究,方孟韦的几个亲戚发小,同学好友,意思意思闹了一下,摸完喜蛋拿了喜糖就打道回府了,留小两口早点儿休息。

二十三岁的方孟韦对洞房要做的事情并非一无所知,但此刻的他并不想和荣石发生关系,虽然他们结了婚,在他看来荣石忠厚又老实,像听话的大狼狗,处处以他为先,一看到他就紧张羞涩,连带说话都结巴。方孟韦对他挺有好感的,但他并不爱荣石,方孟韦认为先相敬如宾,精神交流,等他们相爱的时候再进行身体上的结合会比较好。

方孟韦如是跟荣石说的时候,荣石点了点头,竟然同意了。但问题是文艺青年方孟韦说得隐晦,荣石听了个半懂,他以为方孟韦口中的“等一等”,是指等东北那场婚礼办完再洞房。虽然他是老大不情愿,但想想也有道理,两地办酒,上海办完才算一半,等另一半办完再洞房,也说得通。何况方孟韦羞涩,左右想着也不过就等那么几天而已,人上海小少爷都嫁给他了,不能那么急色。

可看得到吃不着,这滋味可不是一丁点儿难受!

难受得荣石听着浴室里方孟韦洗澡的声音,只觉小腹邪火乱窜,刚才喜酒上喝的所有酒精都往脑门儿上冲,他来回走动几圈,想找点儿事儿做,拿起电话想叫索杰几个上来喝酒打牌,可刚拿起电话又放下了,心想别人肯定都以为他在洞房花烛夜,哪儿有洞房花烛夜打牌的?这不是被媳妇儿踢出来了?那他大男人的面子往哪里放!荣石放下电话后更加心火难抑,翻起了电话边的月份牌,掰着手指头算着回东北的日子。

不一会儿方孟韦洗完澡出来了,穿着浴衣湿着头发被蒸汽熏红的他,活脱脱秀色可餐,荣石喉结滚动,用力吞了一口口水。

【我洗完了,你去洗吧!】

方孟韦只顾着擦自己的湿头发,等他注意到荣石,对方已经一溜烟的跑进了洗手间。

套房被装饰得喜气洋洋,大红的喜字被摆在洁白的床单上,方孟韦特地抱了一床被子和枕头,把自个儿的窝挪到了沙发上,尽显主人翁精神。

躺在沙发上的方孟韦有些犯困了,但他想着礼貌性的跟荣石道一声晚安,便努力撑着眼皮,可左等右等,这浴室里的人怎么洗个澡那么慢!方孟韦想到了家里的小妈,这荣石洗个澡居然比女人还慢!东北人是不是都不洗澡?他是在里面搓泥吗?那么长时间,搓个泥都搓完了!

终于里面的水声停了,荣石围了一条毛巾,出来看到方孟韦睡在沙发上,二话不说,走过去连人带铺盖给抱起来,快睡着的方孟韦被惊醒了,一看是荣石,然后感觉自己被放到了床上,他睡眼迷蒙,笑着对荣石道了一句,【晚安~】

却不想荣石放下方孟韦一脸尴尬的落荒而逃,又跑进了浴室,嘭门一关,里面再次传来水声,方孟韦奇了怪了,这不刚才洗过澡么?难道他还没洗完?

tbc

新本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评论(47)

热度(493)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