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荣方|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4


那是一段压在玻璃台板下的峥嵘岁月。

                         ——《我们的前半生》

楼诚夫夫 倾情奉献

正在预售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04

前两日晚上荣石都是等到半夜方孟韦睡着了才进屋,凑合着躺他边上,可看着小方清秀漂亮略带稚气的脸庞,一晃天又亮了,一清早方孟韦还没醒他已经下去早操。

今天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荣石早早回房,桌上一个空碗,一双筷子,小少爷泡饭又吃好了,靠在炕上睡着了。

方孟韦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脸,睡得正香的他因为被打扰而皱着眉头,一睁眼就对上荣石那张大脸,一股酒味儿!

【你好臭啊!!!离我远点儿!!!】

荣石被推开了,心里开始有些不高兴了,再闻闻自己身上,哪里臭了?!回来前刚洗过澡!

方孟韦不仅嫌弃荣石,闻了闻自己身上,还嫌弃自己,嘀咕道【我都四天没洗澡了……脏死了,这两天那么多人,看你忙得我都见不着你……】

荣石一听方孟韦抱怨见不着自己,心里顿时欢喜,刚才方孟韦嫌弃他臭的不快一下子被风吹得烟消云散。

【我想跟你说,我要洗澡!】

洗澡?洗澡得去澡堂子啊!他们家院子离澡堂子也不远,开车五分钟就到了。

荣石点点头。

方孟韦一喜,早前听说东北人不洗澡,他还担心了好一阵子,现在听到能洗澡一咕噜爬起来,穿着棉毛衫裤的他跳下炕,直奔自己的行李箱,是的,他从上海来到这儿,几箱子的衣物都还没拆,一是忙碌招呼荣家里外那些亲戚,二是他那些衣服在这儿冬天根本没法穿。

【你们家那么大,我找了半天居然都没个洗澡的地方,以前在家我可是天天洗澡的……这两天我只能打点热水在房间里洗个pp……】方孟韦一边嘀咕一边翻找自己的内衣,临行前程小云给他买了好多三枪内衣套,给他洗干净了归置好。

荣石一听方孟韦居然天天洗干净pp在床上等自己!这小少爷果然是爱整事儿的,心里万分懊悔自己的不解风情!

【走吧!】

只见方孟韦捧着自己的干净内衣,上面放着牙刷杯,披着平时不愿意披的军大氅,一副随即出发的样子。

现在都大半夜了,哪儿还有澡堂子开着!

【明,明天!今天,太晚!】

【好吧……】方孟韦一听又不能洗澡,有些泄气,放下手里的东西一边爬上炕,一边不忘扭头朝荣石撒气,【你不早说!】


荣石臆想中的洞房花烛夜泡汤了,他强压着心中的火,第二天一早就把方孟韦带去了澡堂子,这一看,小方少爷可傻眼了,从小娇生惯养的他除了幼儿园光pp时期,哪里还和那么多人一起洗过澡。

澡堂老板见是荣石带着自家新娶的上海小少爷来了,自然热情欢迎。

方孟韦表情僵硬,看着这公共拖鞋,他的脚趾头嫌弃,这公共澡堂子,他浑身嫌弃……小声嘀咕道【卫不卫生啊……】

【小少爷您放心,我这儿天天那么多人泡呢!别嫌弃!那边还能搓澡!】

天天那么多人泡!!!脏死了!!!

再一看那个搓澡台,那么多人躺,什么一搓一层泥,呕!!!

荣石看方孟韦的表情就知道小少爷心里定是嫌弃得不行,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个地方的自然条件和风土人情都不一样,被左右各种埋汰的荣石,这股气又憋在了心里,可一想,他也不愿意果条条白嫩嫩的方孟韦被别人看了去,郁闷的他有点透不过气来。

方孟韦不知道荣石心里所想,见对方一脸生气的转身出门,摸不着头脑,心想这澡还洗不洗啊?!你不洗,我还得洗呢!

小方少爷抱着吃苦耐劳的精神,快进快出,五分钟,整完了!荣石站在外面一口气还没顺畅,热乎乎的小少爷已经洗完出来了,出来了还要嘀咕,【这日子怎么过呀……洗个澡像打仗一样……也是,你们部队军区可不就是打仗的……】

【改明儿,我给你……在家,整个!】

【啊???】


第二天荣石便吩咐人收拾出一件小房间,请了工匠,乒乒乓乓一顿捣鼓,两天后,一间木质浴室改造完成,直接从楼下烧火的地方供暖供水,大木桶里白雾滚滚,看着就舒服惬意,赛过活神仙,泡在里面,可把小方少爷给美得!

【哥!你太偏心了!我之前求了你好久,你都不肯在家弄个浴盆!他一来你就给他整!你也不听听外边的人怎么说,都说你娶了个娇生惯养的上海少爷,光长得好看,整天拉着个脸子……你是家里的大男人,你也不教育教育他,既然嫁过来了就是我们荣家的人,你看他整天窝在房间里,家里的事也不帮忙,客人来了也不招呼!】

正在桶里泡澡的方孟韦耳朵贴着崭新的木墙听着外面的动静,不知道荣石是怎么说的……也不是他不想融入,前几天那么多人,他分都分不清,这两天荣石不在家,家里就那么几个人,他又觉得尴尬……

方孟韦正发呆着,荣石进来了,他穿着白衬衫,挽着袖子,水雾中看着格外帅气逼人。

【要不要,我,我给你……搓澡?】荣石体贴的问道。

方孟韦点了点头,从桶里爬出来,哗啦哗啦……荣石听着水声,眼睛盯着那块搓澡巾凝神静气,直到小方坐到小板凳上,荣石拿起搓澡巾……

【哎哟!!!】

小方一声惨叫,眼前单薄的背脊上一条红印,荣石看着喉头一紧,两眼发绿,再也忍不住转身摔门离开。

【干嘛呀!撕……下那么重手!疼死我了……好像挺舒服的,人呢?!怎么搓一下就不搓了?!!】

这时荣石又回来了,手里拿了一条大羊毛毯,还不是大毛巾,把方孟韦整个儿的一裹抱了起来。

这……这是干嘛!?回房间搓?

方孟韦被荣石搞糊涂了,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被放到了屋里大床上,荣石站在一旁看着他,就像屠夫看着砧板上的肉,方孟韦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你,你这是……】要干嘛?

【天色不早了……】要洞房!

【我,我衣服还在里头呢……】


赤身果体一脸红晕的方孟韦卷在毛毯,就等着他剥开享用……荣石等不及压上毛卷小方,含住了他的唇,热乎的柔软带着甜甜的滋味,没有阻碍就品了个遍,这芳泽却诱人一尝再尝。

【唔……荣……唔……】

青瑟的小方被吻得晕头转向,底下的毯子被荣石一抽,咕噜噜的光留着趴在了床上,还没喘口气儿又被荣石掀翻过来,狠狠吻住。

嘴角挂着垠丝,小方……在床,眼神氤氲,一脸迷茫的看着床边的荣石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悠闲的脱衣服,一件又一件……方孟韦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

【你,你,想,想干嘛!】一边结巴着问,被吻得晕头转向的小方本能的退后往里逃。

【今儿是我们洞房花烛夜~可不能让你的小pp白洗了~】

什么洞房花烛夜!什么小pp!等等!你怎么不结巴了?!

方孟韦被对方直白的话惊得合不拢嘴,然后他看到荣石脱了裤子,惊讶变成惊吓,才发现自己一丝不卦,赶紧往里钻被窝,可是被荣石捉住脚踝给拖了出来。


……HHH……

吃香蕉,吃不下……啪啪啪!

你给我放松!

怎么放松!你放松试试看!

不要紧张!放松!

哼!偏不让你进来!

好好跟你说,你跟我倔是不是!

啪啪啪!啪啪啪!

你打人!

谁打你了!叫你放松!

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呜……

什么大狼狗,根本就是个狼!野蛮!粗鲁!还打人!

……HHH……

……HHH……

……HHH……

我放松了……呜呜……我真放松了……呜呜……

你真不听话!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是你太大了……呜呜……救命啊……

是你太作!你再作,我就不客气了!

(大香蕉进攻)

啊啊啊!!!…………

流血了……

中看不中用的小pp!

野蛮粗俗蛮不讲理!就是个臭流氓!

被骗了!被骗了!

我被你弄坏了!

那用嘴巴……好好舔!你居然敢咬我!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我没咬,我没……不要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好疼……不要打我屁股……呜呜……

好好舔!下面一点……乖……吞进去……

呜呜……太大……呜呜……吞不下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呜……不,不行……

那用腿吧……腿并拢……

…………

叫你腿并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我并拢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你腿不夹紧,我就草你小pp了!

我夹紧了啊!!!

低头一看,腿太细,有缝,夹不紧……

瞧你瘦得!平时就吃那么一点点饭,喂小鸡呢!菜都不吃,能吃饱吗!从明天开始下去和大伙儿一起吃饭!

哼……谁要吃你们的猪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知道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要不要乖乖吃饭?

要……要……呜呜呜…………

用手吧……别哭了!瞧你哭得!哭包!

你骂人……

哭包!

呜呜呜……欺负人……

……HHH……

你手真漂亮……

你怎么还不出来……

……HHH……

一上床,就变狼!!!你这个大骗子!!!

土匪!流氓!色狼!!骗子!!大骗子!!

果然媳妇儿还是要教育~

我要离婚,我要回上海!!!

……以上省略一万五千字HHHHH……

如果出本就塞在本子里!

可怜的上海小白兔就这样被东北大香蕉锤了一顿。

tbc


评论(48)

热度(499)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