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荣方|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5



   

《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01020304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楼诚夫夫本《我们的前半生》

正在预售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05

折腾了半天,床上的人“奄奄一息”,荣石只能自己打,他看着床上的方孟韦,那哆哆嗦嗦被摧残的小样儿好不可怜,心里水火交融,又想折腾他,又不舍得折腾他,就像手里捧着一块烫手山芋,颠吧颠吧,烫到了心口。

但一想到方孟韦真把他当乡下人一般糊弄,说好了办完喜宴就洞房,他荣石处处赔小心,样样伺候着这小少爷,可是在方孟韦这个上海少爷眼里,却不领情,他依然是个乡下土包子,荣石哪里受过这等埋汰,还不趁此让你见识见识。

方孟韦埋着脑袋,听着旁边打🔫的声音,头都不敢抬,就怕荣石一看到他,自己的小屁股又要遭殃,可是过了好久……他偷偷瞄了一眼……

刚才就是这个棒槌要桶他屁股!!!太可怕了!!!

还说就做一次!!!都一个晚上了!!!他那一次是正常人的一次吗!!!

说好情投意合再睡!!!乡下人就是乡下人,满脑子就是那档子事!!!

也不能怪他装傻充愣……

荣石可不是好糊弄的,方孟韦那小眼神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八成又在心里戏很足的在使劲儿的埋汰他呢!

【你又在想什么呢?】

【没……我没……哎哎哟!唔!】方孟韦被荣石拎着胳膊拖到怀里,狠狠吻住。

【胳膊搂着我!】荣石命令道。

方孟韦听话的抬起胳膊搂住荣石的脖颈,酸得他皱眉,这浑身上下被他荣石折腾得就没一块好地儿,屁股肿,喉咙痛,大腿酸,胳膊疼……还有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都流血了……

【我还没出来呢!】荣石不耐烦的说道。

【那……那怎么办……】方孟韦声音沙哑的问道,一半是哭的,一半是喉咙疼的,他满腹委屈,面上哭唧唧,可心里叫翻了天,都这样了,你还不射,你还不满意,你是不是有病啊!!!要不……你剁了算了?不过这话方孟韦可不敢问出口。

荣石不仅摸清楚了方孟韦的屁股,更是摸清楚了他的脾气,知道他在外人面前表面乖巧客气,其实内里倔着,时刻跟你保持着距离,此刻心里定是一百个不情愿,就像之前……

见个亲戚朋友,万般不情愿!

大伙儿吃个饭,说吃的猪食!

办个喜宴,嫌他们是乡下人!

荣石真第一次热脸贴冷屁股!

荣石感受不到方孟为对他的爱,所以情事上一直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心理上缺乏爱的感觉,可生里上都到了这个地步,矛盾煎熬。

荣石叹了口气,终是难掩一脸的失望,起身看着床上的人说道【你就根本没准备要和我好!】期待一下子破灭了,原来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吵闹了一晚上,荣石累了,扔下这句话,他转身去了浴室。

方孟韦见他出去,一脸懵逼,怎么说得好像还全是他的错了?!感情他除了得洗干净屁股还得“准备好自己”,等他来捅?没毛病吧?脑子没坏啊!谁上赶着受这罪啊?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方孟韦赶紧卷了被子保护自己,果然一会儿荣石回来了,看他湿亮的头发用水梳理过的样子,想必是在浴室里自己打出来了,难道在浴室就比对着他还来劲儿?

荣石进来后看也不看他,自顾自的穿衣服,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果然,换好衣服后,荣石就出门了,全程忽视方孟韦。

大半夜的,天都快亮了!这是要去哪儿!?

当然这话方孟韦没有问出口,他气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直到荣石出门后才没出息的哭了出来,卷着被子呜咽的他从小没受过这等委屈,家里爸妈疼,大哥宠,连跟手指头都没被动过,现在屁股上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打不算,还被捅坏了……遭了罪还不落好,嫁给他荣石像欠了他一样,照这么下去,小命都得搭上了。

外面天光渐亮,炕上角落里,一个孤零零的被子包里传出低哑小声的啜泣,渐渐的没了声儿。

荣石一直没有回来,荣意得了荣石的吩咐,早饭的时候去叫方孟韦起床,可是敲了一会儿门,里面没声音,荣意好奇便偷偷开了门进去,房里不见人,仔细一看方孟韦缩在炕里。

这都几点了,小少爷还没起呢!真是个少爷……

【喂!!!我哥说你要下来跟我们一起吃早饭!!!】

里面的人没声音,荣意好奇,忍不住走进房间,刚靠近炕就听到床上的人声音沙哑的说道【你先下去……我一会儿就下来……】

那破嗓子就跟沙皮磨过似得,荣意听着吓一跳,关心的问道【你声音怎么啦?】

炕上的人没再说话,荣意心想估计是昨晚被大哥训的,耸耸肩便带上门出去了。

方孟韦不知道现在是几点,被敲门声吵醒后,醒来只觉得浑身散架,动一下哪儿哪儿都疼,要爬起来还真困难,可不下去又不行……方小少爷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楼下的荣家老小知道今早方孟韦要下来吃饭特地等他一起,可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人影,荣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桌上的早饭已经热过一遍,她站起身刚想再上楼去叫人,走到一半,楼上房门打开,方孟韦终于磨磨唧唧的下楼了。只见他慢吞吞的一瘸一拐走下楼,勉勉强强坐在桌边,轻声向大家道了早安。

前几日让人眼前一亮的小少爷今天憔悴得厉害,大眼睛肿着,下颚到脖颈间尽管围巾遮着可依稀可见青紫,嗓子哑得说不了话。

桌上的人面面相觑,都心想着估计是被荣石做规矩给收拾了,没人敢响。

这时荣石的继母,雪姨,发话开饭。这个女人没什么文化,但可厉害,以前是梨园唱戏的,年纪不大,如今四十出头,攀上荣石父亲的时候才二十岁。荣石的父亲逝世后,她便帮着荣石管理荣家,这几年荣石去北上广谋求家族发展,她盘踞热河,管着手下几个工厂公司,势有座大。

荣石没按照她的心意娶一航,而是娶了这个上海少爷,没跟她商量,只让索杰回来知会了一声,她是后来才知道的,心里有气,故借口去外地谈生意,没参加荣石的婚礼。

方孟韦不知道荣家桌子底下的恩恩怨怨,只埋头看着眼前的一桌早饭,两眼发昏,酸白菜加热干饭,习惯吃汤汤水水早餐的方孟韦看到酸菜干饭就泛胃酸,更别说他现在坐如针毡。

【荣石呢?】雪姨问道。

【哥一早就去部队里了……】荣意回答道。

【真是不解风情,才结婚几天就把小方少爷一个人扔在家里……荣石这脾气也真是的,不愿意娶就别娶,这种事不用顾及家里的生意……】

方孟韦一听雪姨这话,原来荣石也是因为要和他爸爸做生意才娶他的?!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是这样的初衷……荣石是有点喜欢他的……原来他俩目的是一样的,说来也是可笑……

【小方少爷,你别介意,就当在自己家,多吃点!】雪姨说着把饭碗推到方孟韦的面前。

方孟韦光坐着就额头一层汗,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疼,吃这些还真有点为难他了……碍于礼貌,方孟韦只能点点头,端起碗,吃了一口,干燥的大米饭触碰到破损的喉咙,顿时一阵恶心,刺痛。方孟韦强忍着没吐出来,但在座的都看到他犯恶心的样子,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

你这算什么意思?让你吃个和我们一样的早饭,至于恶心成这样吗?

幸好坐在方孟韦旁边的荣树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关心的问道【你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方孟韦点点头,赶紧说道【不好意思大家,我有点感冒,吃不下……我先上楼了,你们慢用!】他急着起身忘了身上的伤,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幸好荣树扶了他一下。

方孟韦一瘸一拐的上楼,他知道楼下的人都看着他,犹如芒刺在背,这下估计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也好,反正等他伤好了就回上海离婚,最好午饭就不要来叫了,以后都不要来叫他!

方孟韦一进屋连衣服都没力气脱,头昏脑热的直接躺倒在炕上,中午荣意来敲门叫他吃午饭他都没听到,下午的时候荣树来了,见方孟韦躺在炕上昏睡着,脸颊红得不正常,伸手额头一探,吓了一跳,烧得那么厉害!


荣石前脚刚到部队,后脚就接到荣意的告状电话,把方孟韦早上在餐桌上给他们难堪的事情好一通说,荣石也料到方孟韦不会乖乖听话,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可到了下午荣树的电话又来了,急着告诉他方孟韦发高烧了,还不让医生看,这下荣石坐不住了,赶紧打道回府。

tbc

ps:我们不能先入为主的觉得攻都会事后一条龙服务,人家荣大少也是第一次!这不是没经验嘛!

楼诚夫夫本《我们的前半生》

正在预售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评论(51)

热度(479)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