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荣方|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6

   

《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01020304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楼诚夫夫本《我们的前半生》

正在预售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06

荣石回到家,一进院子,家里就鸡飞狗跳,荣意等在门口,帮佣阿姨迎上来,几个人让他赶紧进屋,屋里雪姨坐着,荣石见她回来了,主动打招呼,雪姨朝楼上瞥了一眼,叹了一口气,开始数落。

【你跟他俩怎么回事儿啊?听说你俩昨晚闹得?从一早就不安生,吃个早饭都不消停,我就说你娶个上海人干嘛,除了说出去好听,有什么用?!瘦得像个柴火棍!】

【我上去看看……】

荣石说着已经快步上楼,他心里知道雪姨对他娶这个上海少爷心里原本就一万个不情愿,原本以为她没有那么早回来,没想到他一走,雪姨就回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为难方孟韦。

房间门半掩着,荣树带着家庭医生站在门外。

【哥!你快进去看看,他烧得好厉害,可就是不肯让医生看!】荣树着急的说道。


方孟韦缩在床上的被子里,一有人扯他被子就紧紧的拉住。

【是我!】

方孟韦听到是荣石的声音,松开了手,眼睛肿得像核桃,扔给荣石一个白眼,可把荣石看得心疼的,坐到床边轻抚着方孟韦,关心的问道【怎么,发烧了?】

哼……还好意思问,还不都是你害的!

见对方一脸关心,方孟韦撇过头不理荣石。

可听见荣石叫外面的人进来,他又示弱的看向荣石,哑着声音说【别,别叫他们进来……】

【好,好,好!】荣石一听方孟韦破哑的声音就挥退了门口的人,把方孟韦抱进怀里,哄道【病了,总,总要让医生看看,……】

【我没病……】方孟韦把脸埋在荣石胸膛,小声嗫嚅的说道【屁股疼……】

【那,那,让,让我,看……看?】

方孟韦不说话。

【怎,怎么啦?给你,你男人看,还害羞?】

方孟韦哑着喉咙,使劲儿哼了一声。

人才不是害羞呢!是怕你见了又变狼!再折腾,小命就呜呼了!

大棉裤被轻轻褪下,荣石一看这小屁股又红又肿得,这是哪个混蛋干的!下手没个轻重!然后反应过来自己就是那个混蛋……

这的确不能让别人看!!!好在也就点皮肉伤……这小少爷的屁股真金贵,啪两下就这样了……

荣石感叹道【你真嫩生……】

方孟韦怒瞪,你也不想想自己手劲儿多大!!!


这次荣石折回门外,不忘带上房门,出去给医生和荣树交代了几句,然后继续回炕上抱着方孟韦,拍着哄着,给他顺顺气儿。

方孟韦烧得难受,荣石从外头进来冷嗖嗖的,额头抵着他冰凉的脖颈,正舒服。

【我,我给你,揉揉?】

【…………】

方孟韦又没说话,荣石这会儿有些摸清楚小少爷的心思了,不说话就是默认同意了。

冰凉的大手摸在发烫的肉团上……嘶嘶在两人的心头冒烟。

荣石小心翼翼,有些害羞,慢慢的脸红了,心里啧啧称赞,这小屁股手感真不错,昨晚心急错过了,只觉得啪起来可有弹性,现在一揉一摸,这可真是圆润光滑有弹性,紧致挺翘又饱满……以后天天摸着睡觉,可美!

方孟韦被摸得舒服,缓了一口气,心里又开始盘算,哼!等我好了,我就一脚踹了你!回上海!跟你这个大骗子离婚!离婚!离婚!


没了昨晚的吵闹,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被褥下被遮着的地方,小心翼翼的画着圈儿和偷偷摸摸的小算盘。

门外传来敲门声,荣意端来熬好的粥,荣树拿来了药。

荣石端了粥喂方孟韦,碗刚凑到嘴边,小少爷扭过头去,小气音儿蹦了一个字,烫。

【我,我给你吹!】荣石呼啦呼啦吹了两口,拍拍方孟韦,哄道【来,不烫了,正好!】

方孟韦扭过头面前抿了一口,又转过头埋在荣石怀里,不喝了。

荣石好劝歹劝哄着,小少爷好容易又给面子回过头来抿了一口,接下来再怎么说都不肯喝了。荣石一回头,自己弟妹都在旁边看着,荣意哼了一声转身出去,荣树说,哥,药我给你放这儿了。

荣树和荣意两人一边下楼一边就讨论起了荣石和那上海小少爷。方孟韦那样儿,荣意早就万分瞧不惯了,正好和荣树抱怨,【你瞧瞧他,让他喝口粥还得三请四请,碗端到他嘴边了还老大不情愿的,以前就听说上海人矫情,作!现在总算领教到了!你说咱哥怎么就娶了这么个货回来呢!】

【是吗???】显然荣树并不同意荣意的说法,低头笑笑说【我倒觉得他挺好的,第一眼看着就嚼着长得漂亮!标志!亮眼!】

【你们男人就知道看外表!】荣意不削一顾的说道【绣花枕头!老了不都一个样儿?!】

【以前就听说上海人精贵,嗲,现在看到了还真觉得这嗲还挺不错的……你瞧咱哥不就被他嗲住了,服服贴贴的伺候着……】

【我看就是矫情……】

【你个姑娘家,别整天咋咋呼呼凶巴巴的,你得跟人家学学!嗲一点!】

【嘿!我说什么呢!这小子不会把你也迷住了吧!你不会看上他了吧!他可是你嫂子啊!】

【你胡说什么呢……】

两人正打闹说着,楼梯口碰到了雪姨,纷纷噤声。

【怎么?楼上怎么样了?】

【哥在楼上伺候着呢!】荣树快嘴说道。

雪姨皱眉,说上去看看,荣意朝荣树扔了个白眼。

雪姨上楼,但没敲门进屋,而是在门口偷听着里面的动静。


房间里,荣石正在给方孟韦上药,一脸任劳任怨,像只做错了事的大狼狗,方孟韦脸红红的看着他,朝他扔白眼,一脸你干的好事!

一个个白眼扔过来,就像一颗颗手榴弹扔到荣石的心里,炸出一朵朵烟花。他埋着头,不看方孟韦红红的脸蛋,看着方孟韦红红的屁股蛋,问道【一会儿上完药再喝点粥,要吃了东西才能吃药,好不好?】

方孟韦果断拒绝,【不好!】

被方孟韦拒绝的荣石也没辙,上完药,自顾自的端着粥候在方孟韦床边,吹了一会儿说道【粥不烫了……】

方孟韦没说话,但是表情肯喝,可碗刚凑近他的嘴边,小少爷吩咐道【肉松!】

【是,是!】

荣石赶紧在桌上的瓶瓶罐罐里找到一罐肉松,撒在白粥上。

方孟韦吸溜的喝着粥,虽然喉咙疼,但架不住肚子饿,心想,都怪眼前这个人!拿棒槌捅他屁股不算,还捅他喉咙……

荣石看方孟韦吃得香,心里有领悟了一点,原来不要不是真的不要……

雪姨在门口听着皱眉,然后转身离开。


方孟韦乖乖的喝完粥吃完药,荣石趁他低头擦嘴的时候快速在方孟韦脸上偷亲了一大口,方孟韦惊讶的抬头,对方却像没事人一样正在收拾碗筷,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哼……】

方孟韦卷着被子转过身,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耳朵红彤彤的,听到关门声,荣石收拾完东西出去了,心里有点矛盾,想着其实只要不上床,荣石平时对他挺温柔的,又听话……可转念一想到大棒槌……算了!算了! 别多想了,小命要紧!反正等病好了,第一件事就是,回上海!

tbc

评论(30)

热度(508)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