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荣方|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7


   

《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010203040506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楼诚夫夫本《我们的前半生》

正在预售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07


年纪轻身体壮,第二天烧退之后,除了有点虚弱,方孟韦感觉自己好得差不多了。两天没洗澡,发烧又出汗,方孟韦急需要洗个澡。

比起在上海寒冬腊月洗澡靠毅力,脱衣靠勇气,荣石给他造的那个澡盆子可舒服了,可惜只泡了一次,他就被那大灰狼给吃了。那个热腾腾的大木桶实在是太诱人,方孟韦经不起诱惑,趁荣石不在家,抱着自己的换洗衣服毛巾牙刷脸盆,一家当,蹑手蹑脚的准备去泡个澡。

家里静悄悄的,吱呀的浴室门打开,小方少爷眼扫四方,关上门,他还特地搬了个小凳子挡在门口。

浴室里热气腾腾,呼啊呼啊,洗走一身疲乏,爽快!方孟韦拿着丝瓜巾,上搓搓,下洗洗,左搓搓,右揉揉,我家的浴盆!好好坐!!

正当方孟韦洗得差不多正准备擦干的时候,楼下传来声音,荣石回来了!他赶紧加快动作,这个木头浴室处在拐角,还有个好处就是方便听墙角。

楼下传来雪姨的声音,【荣石啊,我看小方整天在楼上也没事儿干,不如平时也帮帮家里的忙,李阿姨最近请假回乡下了,家里正好缺个人……你看他嫁过来,和大家都不熟,这样帮着做做事,熟络起来也快】

【这……】荣石有些为难,小方一个上海少爷家里爸妈大哥宠着,阿姨伺候着,会做什么事儿啊?

雪姨似乎看出了荣石心中所想,赶紧说道【你也别怕我为难他,这家里本来也没什么事儿的,我主要是怕他一个人寂寞了!我也是为了你好,他嫁给了你,训好了,以后还不是得伺候你的?】

荣石一想,也对,小方少爷脾气惯了,也不能一直由着他,毕竟人都嫁过来了。

楼上的方孟韦听着直皱眉,这什么跟什么呀???帮着做事!做什么事?难道除了晚上要伺候大棒槌?!白天还得伺候你们一家?!岂不是比佣人还累?还没工资拿?!

其实方孟韦肯嫁到这边来也有自己的打算,凭荣石在军区的背景,随便带他体验一下在大草原策马驰骋,在山林里弯弓射雁,在雪山上踏雪迎风……从小在南方长大的方孟韦,对这些心里无限憧憬着。现在听雪姨这话,是要他做家务???做饭???伺候老小???呵呵……我要回上海……

方孟韦听到上楼的脚步声赶紧内衣内裤,棉衣棉裤包起来。

荣石有点躲着雪姨,心里想着方孟韦,快步上楼,没想到浴室的门突然开了,里面冒出一阵热腾腾的仙气,云雾缭绕中有个可口的小方少爷。

方孟韦看到荣石喉结明显的滚动了一下,赶紧用毛巾包住脑袋,小老太般小碎步飞速缩回房间,荣石跟了进来。

【你……病才好,就洗澡?小心,着凉……】

方孟韦自顾自的归置东西,没有理荣石。

荣石跟在小方后头关心的问道【你,屁股,好点没?还……疼吗?】

你那么关心我屁股干嘛!

方孟韦只觉背上一凉,刚洗完澡,一冷一热,一哆嗦,他往后偷瞄一眼,鸡皮疙瘩竖了起来,果然大棒槌又出山了!

方孟韦连忙点头如捣蒜,【疼!疼,还疼着呢!】说着他“吃力的”爬上炕,躲进被子里,殊不知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还疼?我,看看!】

给你看!给你看了我还能不疼吗!?

【不,不!不疼,不疼了,就还,一点点疼……已经好了!】

荣石坐到炕边,轻抚着方孟韦微烫发红的脸颊,问道【你整天躺炕上,没人陪,不寂寞?】

方孟韦心想,你来陪就不是寂不寂寞的问题了,是我屁股要遭殃的问题!

他一低头看到荣石坐在炕上,那xx鼓起的一大包更凸显……再一抬头,荣石看着他的眼睛里那熊熊燃烧着的对他的渴求倒是一点都不避讳,随时要把他扑倒的样子。

妈呀!荣大爷,您上火就去外面吹吹风好不好?我可经不起您的棒槌伺候!

【要不要我陪你?】荣石沉声问道。

【不,不用了……你,你部队里忙……那个……】方孟韦正想着怎么拒绝,突然想起了刚才雪姨的话,赶紧说道【我平时也可以在家帮帮忙什么的……不会寂寞……】却不想情急之下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荣石一听方孟韦自己提出要融入到大家庭里,顿时欢喜,觉得小少爷挺懂事的,一把搂过狠狠亲了一大口,作为一家之长的他欣慰的拍拍方孟韦的小屁股道【家里的事,其次,你先学学,怎么在床上伺候我!】

方孟韦红着脸,被吻得一脸无辜,像只不谙世事的春节小白兔,心里却对这句话嗤之以鼻,翻起白眼浪花,我伺候你??我才不要拿生命伺候你的大棒槌呢!!谁爱伺候,谁伺候去!!!

方孟韦羞怯的推开荣石,表面点了点头,心里去你个大头。


转眼到了十一月,距离方孟韦嫁过来已经小半个月,家里经过一番折腾,多了一个浴室,多了一个上海小少爷,几口人围坐在桌上其乐融融的终于吃上一顿饭。一切都看着挺整的,除却一堆大碗中,方孟韦那个巴掌大的,他从上海带来的,他专用的,吃饭的小碗,小得特别突兀。

第一次吃东北菜的方孟韦,差点儿一口没吐出来,这里是不是放盐不要钱啊?太咸了吧!!!好重口……这个是什么菜?黑黑白白的,天哪……白木耳炒黑木耳!!!这倒是够新奇……一桌子就没点绿叶菜?!没汤?!干巴巴的怎么下饭啊……大白菜……大白菜……还是大白菜……大白菜居然可以有那么多种做法……猪肉炖粉条,恩!好吃!我就吃这个吧!

方孟韦吃饱离席后,雪姨开始嘀咕着问荣石,【你和小方准备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啊?】

【他还小, 才二十出头,过几年也不迟……】说到这个问题,荣石心里有点郁结,这门他都没敲开呢,就要里面出娃儿?

【那么瘦,还就吃那么点儿,一点肉都没有,怎么要孩子?回头你要说说他,吃饭要有吃饭的样子,你瞧他那个碗,喂鸟儿呢?】

荣石点了点头。

回到房间,方孟韦正在看电视,见荣石进来了,小脸上写着有要求,说道【我要吃水果!这里好干,我的脸都起皮了!】心里却想着,这冰天雪地的,能有水果吗???

荣石从外面拿了一个秋梨和一个柿子,冷水里面一泡,外头一层薄薄的冰壳,轻轻一敲,咔嚓碎了,坐在热乎的炕上,吃到嘴里冰爽脆甜,又滑又香!好吃!

荣石见方孟韦捧着个碗吃得欢乐忍不住一把搂过,瞅着脸蛋狠狠亲了一大口。

方孟韦被亲掼了,亲就亲了呗,亲一口换一顿水果,值得!

【你想吃,我给你放几个在窗外!】

方孟韦点点头,没想到放在外头那些原本他以为是烂的,灰突突的水果居然那么甜那么好吃。

一连几天方孟韦的“小鸟食儿”引起众人的不满,大家都看不惯,尤其是厨子老六更是满脸愁容的跟荣石打小报告,这小少爷正餐不吃,到了半夜里偷跑进厨房,好几次老六还以为是闹老鼠了,他做荣家厨子十几年了,是不是他年纪大了,烧菜不好吃,不合少爷胃口了?荣石只好紧着安慰他,小少爷只是水土不服。

可对方孟韦来说,他一天要吃七八顿,平时下午饿了,来一块沙琪玛几块饼干,晚上看电视嘴馋了,磕点瓜子来碗小馄饨小圆子。可这里是别人家,没有他爱吃的各种零食,正餐又吃不惯吃不多,到了晚上肚子饿得咕咕叫,只能去厨房找点儿吃的。

这天晚上小方又在厨房坑货,突然灯亮了,被荣石抓了个正着。

【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儿干嘛呢!?】

【我……我……】

方孟韦还来不及解释就被荣石扛抱着给压回了楼上房间里,夜深人静的他虽挣扎,但也不好意思嚷嚷,一嚷大家都出来看到他被荣石扛着,多丢人啊!

回到房间,方孟韦被荣石扔炕上,一顿教育。

【晚饭,不好好吃!晚上,偷吃!】

【你别瞎七搭八!什么我偷吃!你才偷吃呢!】偷吃能乱说的吗?!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做人了!方孟韦气鼓鼓的爬起来一屁股坐到炕上。

荣石抬手,呼噜一下方孟韦的嘴角,还有大饼残渣呢!还说没偷吃!

【乖乖,吃饭!】

【吃不惯……顿顿大白菜……我要吃青菜……】


第二天桌上多了一道青色的菜,可小少爷定睛一看,是杭白菜。

于是当天晚上房里又爆发了争吵,【好容易找了青菜,你又不吃!】

【那是青菜吗?】

【怎,怎么不是,青菜了?】

【那叫杭白菜,不还是白菜吗?】

荣石听了差点儿翻白眼,指着方孟韦,气急道【你,你够作的!】

【我要吃青菜!】

【我看你,你脖子里,串根绳儿!】

【上吊吗?!!!】

【挂个大饼!!!】

【???】

【饿了啃两口!】

【!!!】

好啊!你个臭棒槌!又在骂我呢!你才脖子里挂个大饼呢!哼!!!

tbc

评论(71)

热度(481)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