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荣方|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08

   

《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010203040506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楼诚夫夫本《我们的前半生》

正在预售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08

方孟韦黑白分明的美眸瞪着荣石,一脸严肃的告诉对方,【你们这里,我吃不惯,我要回上海!】

荣石一听方孟韦要回上海,顿时有些急了,【那你,你要吃啥?】

【都不喜欢……】方孟韦一脸嫌弃的嘀咕道【你们那些个大乱炖,我最不喜欢了……盐不要钱吗???】

【咸了下饭啊!你们那儿还糖不要钱呢!什么菜都要放糖!】

方孟韦一个白眼扔过去,【还咸了下饭呢……你吃榨菜炒榨菜得了!乡下人……盐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荣石气急,掰着手指头细数方孟韦有多挑食,【铁锅炖鱼你也不要吃!】

【我第一次见围着炉子吃饭的……不习惯,那贴边上的小饼还不错……】

【地三鲜你也不要吃!】

【你不说这个还好,我不吃土豆茄子和尖椒,这个菜绝了!】全都是我不要吃的!方孟韦也跟荣石掰掰手指头,跟荣石算算自己啥都吃,【随便炒个茭白冬笋空心菜也行啊……我心肝脾肺肾哪个不吃!你还说我挑!】

【那明天,做个杀猪菜……】

方孟韦小声嘀咕,【名字听上去就吃不下了,到时候准又是十七八样的放在一起乱炖……里面一定又有白菜……】

【哎……】

【还有你们那些个饼!干巴巴硬邦邦,没味道,怎么吃啊???】

荣石叹了口气,坐在床边摸摸小方的脑袋,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让厨子老六去上海学学本帮菜怎么烧,他不知道,方孟韦存心跟他过不去,这也不好,那也不行,是想找借口快点回上海,回了上海才好离婚。

方孟韦看荣石愁容满面,心里有些小小得意又有些罪恶感,他这样挑三拣四的埋汰人家,实在是有点过分,但为了早点回上海也顾不得,可一想到回上海要离婚,他又不太情愿了,左右矛盾之下就一个劲儿的嫌弃荣石。


第二天一早,方孟韦睁开眼睛看到桌子上放了一摞大饼,最上面的一个饼居然真串了根绳子,好你个荣石!居然敢嘲讽我!方孟韦刚要发作起来骂人,大饼旁边放着一个绿油油的西瓜!天哪!这是西瓜!上海冬天都没有西瓜!这是哪里来的!?居然真的是西瓜!!!

哎哟喂!小少爷心里可美得!嘚瑟的!再看那个串了绳子的大饼,哼~讨厌!

方孟韦一边吃着西瓜一边看电视,心想荣石对他还真不错,他之前说要帮着家里做事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做做样子,这西瓜也不能一个人独吞了,这时他听到楼下小汽车的声音,窗口一看,好像是荣意回来了。


荣意进屋刚脱下外套就看到方孟韦从楼上下来,难得见这小少爷主动下楼,她有点好奇,可再一看他手里端了一碗西瓜,靠!哥居然给他弄到个西瓜!!

【荣意啊,这个是你哥早上带回来的,你也尝尝!】

【谢谢……】

荣意从方孟韦手里接过那碗西瓜,心里却咬牙切齿,以前荣石最疼的就是她这个小妹,可自从这个上海少爷来了之后,不知道他使了什么狐媚子功夫,什么都变样儿了!他哥的眼里心里,都只有方孟韦,连她这个妹子都不理了!以前有西瓜,一定是紧着她吃,现在她连影儿都没瞧着,别人给她送吃剩下的来了!

方孟韦不知道荣意心里快气炸了,还小心翼翼的问要不要帮忙,荣意看了看方孟韦,心里冷笑,嘴里却说道【哪儿好意思麻烦你,厨子老六今天休班半天,要不……你帮忙生生火吧!】

【好!!!】

方孟韦摩拳擦掌进了厨房。


坐在回家的车上,荣石叹了一口气,回想起第一次见方孟韦的情形。

那天他和方局有约,刚到门口就听到方局办公室里传来争吵声,刚停下脚步想要回避,里面跑出来一个人,和他擦肩而过,就是那惊鸿一瞥,荣石看到方孟韦秀挺的鼻梁,微红的圆眼,纤细单薄的背影,闻到对方身上一股好闻的味道,那受委屈的样子,让人看着心疼。

【荣石你来啦!哎呀,我这个小儿子真是让我头疼啊……】

荣石听着方局长一顿念叨,差不多摸清了方孟韦的底细,刚毕业,没对象,爱生活,爱大哥,爱家庭,性格好,脾气软,是个懂事的好小孩,但爸爸和大哥不合,他夹在中间受夹板气。

于是荣石便向方局长提议,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长大了,不服约束是正常的,早点成家,就能体会父母的辛劳,俗话说得好,成家立业,先成家,后才好立业!

方局听着觉得有道理,可又苦闷小方若是不肯怎么办。

荣石笑着说,成亲不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何况那么好的一个人选就在方局您的面前。

方局眼睛一亮,看看荣石,再想想自家小方,如果两个人站在一起一定登对得很!


荣石又叹了一口气,小方什么都好,可怎么说呢,这过日子吧……砸吧砸吧,怎么都不是个滋味儿!

正思忖着看着窗外的风景,远处的房子怎么在冒烟?咦!这好像是他们家啊!不会着火吧……

【赶紧回家!开快点儿!】


厨房里,方孟韦坐在小凳子上,在灶台前忙活了半天,也没来个人帮他,烟雾腾腾的被呛得不轻,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像个小花猫,火没点着,家里的人都被他熏出了屋子。

直到他被荣石拎出厨房才看到一屋子的人责怪的看着他。

【怎么回事?!】荣石问道。

【他说要帮忙,我就让他帮忙生活呗,老六今天请假,不生火,晚饭吃什么……】荣意没好气的嘀咕道。

雪姨咳了两声,说道【荣意你也真是的,怎么能让小方少爷动手,他能做什么,小方少爷,你还是上楼屋里看电视吧~】

表面上帮腔暗地里嘲讽他,方孟韦心里有些不舒服,他看向荣石,原本以为荣石不会怪他, 却不想荣石用命令的口气让他先上楼。

方孟韦气鼓鼓的上楼,关上门越想越气,终于忍不住拿出自己的小箱子,他一刻都不想呆了!他要回上海!回家!

荣石回房见方孟韦收拾行李,问道【你这是干嘛?】

【我要回上海!】

【谁说你可以回上海了!】荣石上前挥手一扔,方孟韦的箱子从桌上翻下,衣服掉了一地。

方孟韦也气了,索性把手里的衣服往荣石头上扔,【这屋子里的人个个都看我不顺眼!】

【谁看你不顺眼了?!】

方孟韦扔给荣石一个白眼,心想,一个是你后妈,一个是你亲妹,你当然不会觉得!

【那谁又让你烧厨房了?!】荣石没好气的问道。

【我帮着做事还不好吗?】

【没人要你做事!】

【是!是我自己多管闲事行了吧!我不要在这里受气了,我要回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

【这里才不是我的家!】

这话呛得荣石顿时火冒三丈,气急道【我是你男人!】

【哼!】方孟韦又拿了一个箱子,一边把衣服往里塞,一边说道【我要和你离婚!我才不要你做我男人呢!我一回上海,我就换一个!啊!】方孟韦话音刚落只觉手臂上一疼,然后被荣石拎着扔到了床上,【哎哟!你干嘛!乡下人就是暴力!你别以为我打不过你!我也是警校毕业的,你别压着我的手!你松开我的手!你松手!唔……】方孟韦被荣石用唇狠狠堵住了嘴。

荣石听到方孟韦要换个男人,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只想让这个恼人的小家伙快点闭嘴!身底下的人一股烟熏味,闻着倒是可口,看来不让小少爷记住谁是他男人,是不行的!

【你该学的学了吗?】

【学?学什么?】被吻得晕晕乎乎的小方一脸懵逼的问道。

荣石不说话,拉下方孟韦的大棉裤,拍拍他的小屁股。

方孟韦一下子满脸通红,加上原本的黑炭,顿时红黑红黑的,脑中警报声想起,再一看大棒槌,果然已出山!

【你,你放开……有话,有话,好好说……】

【你会好好说话吗?一口一个乡下人!】

啪啪啪!趴好!!

你又打我屁股!

我让你趴好!啪!

我不要!趴好让你捅吗!

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你又欺负人!!!

你听话!

我不要被捅……呜呜……疼啊……

这次保证不疼!

…………

屁股撅起来点!

大棒槌尝试ing

失败——

呜呜呜……不行……太大了……

换回正面……

啊啊!你别掰了!腿都被你掰折了!

腿打开!

我又不是跳芭蕾的!

自己抱着腿!

你你你,太大了!

爱不爱吃香蕉?

啊???唔!!!

不爱!!!呜呜……不要吃!呜呜……我们那儿没那么大的香蕉!!!

东北特产!好好舔,添湿了才不疼!

为了不疼,卖力舔舔舔……

好舒服~有进步!

果然还是要锻炼!

可是……

你吞进去!

喉咙会疼……

那算了……


大棒槌第二次尝试ing

磨啊磨啊磨啊磨,进去半个头!!!

我进去了!!!你放松!!!

我……我……我……

快!放松!

……真进去了?我看看……

低头一看,两眼翻白,棒槌在外,十之八九!尺寸不对,令人堪忧!

好硬,好粗……救命啊……

进的气儿少,出的气儿多……

呼呼……不行了……好胀……

揉面,揉面团儿,揉啊揉

呜呜……轻点……你下手轻点……

你不出水……

我又不是水龙头……呜呜唔!……

大棒槌第三次尝试ing

呜呜……饶了我吧……

还敢不敢离婚了?

不敢……不敢……

换个男人?

不换……呜呜呜……我都被你这样了……呜呜……

哼……谁是你男人!

你还好意思问!谁在捅我啊!

乖!亲嘴该怎么亲?

小方主动环上荣石的脖颈,又一顿亲亲后翻过身。

你别把我翻来覆去的,当我磁带呢!

里面不行,只能用外面……

掰开,变成热狗。

蹭蹭蹭……

啊啊……别,别磨了……

蹭蹭蹭……蹭蹭蹭……

疼……磨破了……呜呜呜……

翻过来蹭,一边亲一边蹭……

你真好看,瞧你的烟熏小花脸!

黑红片片,杠杠泪痕。

委屈,瞪!

唔……又被亲了……

啊啊啊!你你,怎么又进来了!

让我射里面……

啊……啊……

热狗抽去了香肠,里面夹了一滩奶油。

小屁股,再卒。

tbc

评论(36)

热度(484)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