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59




新本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4950

5152535455565758、正在连载


59

【开什么玩笑!!!】明诚听到明楼告诉他凌院长的提议之后反应很大,【绝对不可以!我们怎么可以为了钱做这种事情呢!你去拒绝他,他要找凌远自己去找,这个事情你不能帮他!】

【知道!我知道!我拒绝啦!已经拒绝啦!!!】明楼赶紧安抚明诚。

【凌远这孩子已经那么苦了……怎么开得了这个口让他抛下自己的亲生母亲去海外追求荣华富贵!】明诚满脸怒容,很是气愤。

【是啊……】

【再说了,去了国外不一定好的,你看现在上海发展那么快,我看以后也不会比国外差,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能过好,没本事的到了国外照样洗盘子!】

【是是,你说得对……】

【这个凌院长和他们家姓凌的还真是一个德行!什么事情以为都可以用钱来搞定!以前还觉得他挺好的,什么人啊……】

【哎…………】


周五下午,小伙伴们按照约定一起打篮球,许久未出现的凌远也来了。李熏然的爸妈怕他又矮又胖长不高所以鼓励他多打篮球,不喜欢运动的赵启平依然每次都姗姗来迟,不过这次他特地买了饮料给打篮球的小伙伴们。

热火朝天的运动之后能有一口冰饮是最爽快不过,大家纷纷来拿饮料,赵启平特地手里拿了一瓶可乐亲自递给谭宗明,谭宗明从他手里接过,看似最平凡的接触,但是其他人都没察觉到两人眼神里的闪烁,谭宗明小声说了句谢谢,赵启平回了一句不客气,一边的李熏然注意到了,心里觉得好奇,向来抱团打闹的两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客气了?

冰凉的可乐从喉咙口灌进肚子里,谭宗明心里却在想着找借口离开,然后他瞥见了不远处一直坐在篮球场边长凳上的身影,是隔壁流氓中学的一个校花,每次他们打篮球她都和几个朋友在场边观望他们,想必是对他们其中一个有意思。谭宗明走过去搭讪,不一会儿他们几个就攀谈了起来。

季局又给季白发了零花钱,季白请小伙伴们去吃肯德基,谭宗明缺席肯德基,他和校花走了。赵启平有些闷闷不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似乎有些介意小伙伴和他们不同步了,吮指原味鸡似乎都没有以前香了。

李熏然一如既往的吃得满嘴流油,骨头啃得干干净净。旁边的凌远在吃薯条,他用薯条沾了土豆泥喂给李熏然,李熏然一吃,两眼放光!!!薯条还能这么吃!!!好吃好吃!!!

凌远真聪明!吃薯条都能吃出不一样的风味来!!

就在李熏然忙不迭感叹的时候,凌远又用薯条沾了圣代给李熏然吃。

刚吃了热乎的咸咸的,马上吃凉凉的甜甜的,李熏然肥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幸福,油嘴鼓鼓,好吃好吃!!!再来一根!!!

吃完肯德基,天色已晚,大家准备各自回家,季白起身拿校服外套,顺便把庄恕的校服外套递给他。

热心观察的李熏然在后面小声嘀咕了一句,【他们外套拿错了……】


明楼还有最后一个月工资可以拿,加上两星期之后最后一次出差的津贴,加上目前的存款,够他们支撑到年底,但过年就没着落了。

明诚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大宅就晚些装修了,一个空架子,又不能吃又不能用的……】

【是啊……】明楼也叹气。

明诚朝他扔了一个白眼,用眼神指责他做事情大少爷脾性,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

那是1994年的年底,明楼和明诚再次为钱发愁。


明楼在家闲暇的时候多了,他经常望着窗外,趁明诚不在家的时候,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明诚回家闻到满屋子的烟味和看到满是烟头的烟灰缸,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开窗透气,然后把烟灰收拾了。

一家老小生活开支都要钱,人到中年,家庭对明楼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他不可能再像年轻时那样和明诚两个人,拉着黄鱼车,拖着家当,说走就走。而且周围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工作和生活都差不多该定格了,可他却还飘摇不定,这种无形的压迫感也困扰着明楼。

 明诚看到明楼整日忧心忡忡,很是心疼,可又无奈自己帮不上忙,好几次冲动想去问莫凡借钱,但走到马路上又打住了,心里知道明楼定是不愿。只能四处闲逛,到处看看,那时的上海一天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今天这里施工,明天那里封路……明诚不呆在家里是想给明楼自己的空间,他知道明楼对着他,心里会更不好受。

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身边有钱的人不是没有,可明楼执拗的脾气不愿意问人开口借。家里的存折并不是见底,他们还有钱,但谭泊泊留下给谭宗明的那笔钱,明楼绝不会动。再不济他们还有明家大宅,可刚到手的祖宅让明楼再压出去,绝对没门。明诚知道,做生意是没有稳赚不赔的,明楼他不愿意拿别人的资产去赌不确定的未来,因为他输不起。


这天明诚像往常一样在路上闲逛,走累了就路边小店吃碗小馄饨,逛着逛着看到前面是华亭路服饰市场,便想去淘淘有没有便宜的外套卖,快要冬天了,给家里一大一小添件衣服。

正随便看着,一间古色古香的小店引起了他的注意,最先吸引他的是门口的一辆军绿色跨子摩托车,就是一辆摩托车旁边带一个偏兜儿,能再坐一个人。好奇的进去一看,里面是一间茶馆店,生意不好,只一桌客人,两个穿皮衣的时髦男人,桌上两个大头盔,正在喝茶,想必外面那辆拉风的摩托车就是他俩的。

【买茶叶呢?】皮衣之一的大脸男人问道,听口音像北京人。

【呃……随便看看……】

明诚一张望,这店说是卖茶叶的,可就收银台那边一箩筐散茶,更多的是周围墙上架子上的玩意儿,他一眼看到了一排熟悉物件,走进拿起一看,果然是一排合欢偶,触手温润,这质地和他家的那几个破玩意儿应该是一套的,他们家有四个姿势,这里一排两排的,少说也有二三十个。

【这个东西很贵的,小心摔着……】

明诚寻着声音才注意到了另一个皮衣男,一转身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顿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眼前的这个男人留着及腰长发,俊美非凡,明诚想着那么漂亮,还留一头长发,估计是哪个玩摇滚港台明星吧……

【你要买吗?】

长发男人的再次询问让明诚反应过来,自己盯着别人这样看不礼貌,赶紧说道【不,不……我,我就看看……】明诚听说这东西贵重,马上放归位,摔着的话,赔都赔不起……等等!明诚突然想起什么,抬头问道【这个多少钱?】

【这个……】长发男人歪头思考,小小的琉璃茶杯在他的纤纤玉手中变得格外精美,他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轻轻叫了一声,【老胡……】然后使了个眼色。

被唤做老胡的男人才又回过头来,打量了明诚一番,对他说道【你诚心要买,我再告诉你价钱!】说完便又转过身去。

意思是,你不买就别问了。这打开门做生意的态度也是绝了。

明诚有些不好意思,局促的说道【我不是想买,我们家也有几个和这个玩偶一模一样的……】说到一模一样这儿,老胡又好奇的回过头来,明诚赶紧继续说道【我想问问看价钱,因为家里急需用钱,如果合适的话我想卖了,不知道你们这儿收不收?】

这下换作了老胡问那个长发的男人,【景琰,你收不收?】

【收啊,你是不是有四个?】

【是啊,是啊!】明诚好奇心想,你怎么知道的?

胡八一一听萧景琰说卖,便拍板道【两万五一个,四个十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卖不卖?】

那可是一九九四年的十万块!天价啊!

明诚不敢相信,下巴差点掉下来,转念一想,这两个人不会骗人吧?万一给我假钱怎么办?而且十万啊!一捆捆得十捆,好大一摞呢!我点都得点老半天……万一他们是黑店怎么办?

【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可以到银行交易,我把钱转给你,你再把东西给我!】

【好,好……】

对方这么一说,明诚再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他还没从天上掉馅饼的剧变中回过神儿,已经被这两人赶出了茶馆店,原来这店是他们俩开的。

胡八一拉上卷帘门,跨上摩托车,萧景琰坐在旁边的兜里,两人戴上头盔,热心老胡问了一句,【要不要捎你一程?】

【不,不用,我,我家,不,不远……】

【那明天十点,银行见!】

【好,好……】

【再见!】

【再,再见!】


萧景琰把头发塞进头盔里,朝明诚挥挥手告别。华亭路狭小拥挤,两边都是卖衣服的,老胡没有发动车子,而是往前推到路口,明诚看着他们的背影,想到了自己和明楼。

回家的路上,明诚一路精神恍惚,总感觉不真实,十万啊!那可是十万啊!后面得有多少个零啊……明诚深呼吸一口,理了理思绪,心想着反正明天在银行,也不怕对方耍诈,若拿不出钱,大不了东西他拿回家,白跑一趟,恩!对!再带上谭宗明!那小子十四岁了,个头到他肩膀,可以当保镖壮胆。

不过……这件事要不要告诉明楼呢?

明诚左思右想,决定不告诉明楼,罗马的道路都被明大少爷给堵死了,现在这条路简直就是上帝打开的一扇窗,可遇而不可求,万一明大少爷那风花雪月的劲儿上来了,经搭错,死活不肯卖可就遭了。十万块啊……十万块……大不了事后哄哄他~至于怎么哄嘛……

tbc

评论(44)

热度(55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