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60



1、新本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我们的前半生》前情提要:

1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4950

515253545556575859


2、《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0102030405060708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3、安格尼斯的175万字楼诚文集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60

晚上明诚趁明楼在洗澡,翻箱倒柜的从床底把那几个玩意儿给找了出来,然后偷偷放进包里。第二天上午,老胡带着景琰,明诚带着合欢偶,存折和谭宗明,银行碰面。十万块到账,明诚把东西交给对方,【看看是不是你们要的……】

谁知对方两口子看都不看就收入囊中,原本明诚还做好了和对方讨价还加的准备,他心里价位可以给他们还到八万,谁知道所有预想好的情况都没有发生,五分钟不到,交易完成。

眼看着两人戴上头盔又要离去,明诚想着那么大笔的买卖,好歹得请人家吃顿饭,表达感谢,如果能交个朋友那就更好了……然而对方拒绝了,原因是长头发那个说昨晚没睡好,要回家睡觉。

银行门口,胡八一发动机车,萧景琰一边把头发塞进头盔里,他看了一眼银行门口的谭宗明和明诚,轻描淡写的扔下一句,【这钱以后可要百倍还给我……】

明诚没有听懂什么意思,百倍?怎么可能……那可是个天文数字啊……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他们家有十万块了!!!明诚沉浸在终于不用为钱发愁的喜悦中。

一边的谭宗明也没有听懂什么意思,但他有借有还的脾气像明楼,懵懂的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明诚看着存折,一遍又一遍的数着数字一后面的零,尽管刚才在银行,他已经确认了很多遍,转账单子上大写的是壹拾万元,然而他这辈子还没数过那么多零,还真有点不敢相信。明楼以前就说他爱点钞票,现在点钞票拨算盘变成了数存折上的零。

可是问题又来了,他该怎么和明楼说呢?

明诚选择照实说,明楼一开始怎么都不肯相信,以为这钱是明诚问莫凡借的,说什么都要还回去。这时候谭宗明又起到了做证人的作用。

看着存折上的十万元,明楼果然无比心疼他的合欢偶,然后谭宗明就被赶回家了。

看着沙发上愁眉思索的明楼,明诚悄悄锁上门,走过去抱着明楼的腰,把头靠在对方肩膀上,哄道【好了好了,不就几个小玩偶吗!】

【哎……你看当年我多有眼光!四百块钱买的,你那时还一个劲儿的唠叨我!】

【是,是,是!小的我没有您明大少爷有眼光!】明诚一边哄着明楼,一边抚摸着对方的胸膛给顺顺气儿。

【你想想,如果现在能卖十万,说不定以后还会再涨呢……】

明诚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还真贪心~不过嘴上还要好好哄,【那你就得更卖力的赚钱了,要不然你赚钱速度跟不上这涨的速度,不就亏大了?大不了以后有钱了再买回来呗……】

【是啊……哎……但我还是心疼啊,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以后想买都买不到了!】

明诚嘀咕道【不就几个破玩偶吗……玩偶是死的,人是活的……】

明楼还在唉声叹气,明诚一把拉过他,捧着对方的大脸,不满的问道【难道你对着那几个石头玩偶比对着我还来劲儿?】说着明诚哀怨的瞪了明楼一眼,然后当着明楼的面脱了衣服,没钻床上,而是跨坐到他身上。

明诚楼上明楼的脖颈,给了他一个深吻,小声说道【我们明老板要做大生意了,就别跟我这个小会计斤斤计较了好不~】

明楼现在可老练了,哪儿会给这点小恩小惠就打倒,心里再欢喜,面上还要冷静,小兄弟再诚实抵不过明老板脸皮死厚。

佳人主动投怀送抱,明老板先手上吃点豆腐当前菜垫垫肚子,大手顺着光滑的腰线钻进纯棉白内库,抚摸着饱满的pp,明楼一脸受伤的样子表示,你可得好好哄哄我才行。

明诚忍不住朝他扔了个白眼,一把年纪了别装模作样的发老嗲!

……HHH……

……HHH……

……HHH……

深夜里,楼诚家的大床上,明诚光果着身子趴在那儿,汗津莹莹,明楼的大手抚上他的腰跨,故作叹息道【其实我还是有点心疼……你说……】

明诚朝后瞪了他一眼,你还没完没了的是吧!

明楼腆着脸笑笑,不说废话,低头在明诚脸上亲一大口!

卖力了大半夜,可算是让明楼把合欢偶的事儿给抛到了脑后,接下来就是开始新的事业。


明楼听明诚说这几个合欢偶是在华亭路上卖掉的,灵光乍现,不如就做外贸吧!正好明楼英语好,本来就想从事对外工作,靠前几年积累的人脉,寻找外商应该不难。

于是在梁仲春的帮助下,楼诚二人注册了一个小公司,晟煊贸易。没有办公室,没有员工,只有他俩,整一个皮包公司。

白天明楼出去跑业务,明诚在家打电话联系各种乡下工厂,两人分头合作,就这样过了两星期,电话费单子来了,比上月多了两倍,明楼每天出门见人,生意一单没拉着,路费不少,似乎有点入不敷出。不过万事开头难,两人积累了一些经验,又有十万块钱本钱,经过一番摸索,分析整合顾客的需求,他们决定做服饰代加工,并联络好了下游工厂,年后开工。

一转眼时间很快过去,又到了新的一年,明楼面临着外事局最后一次出差,这次出差之后,他就要正式离职了,这天早上明诚给明楼整理好行李,做好早饭,送他下楼。

明楼走了两步,转过身看到明诚看着他,他又折了回来,两人很有默契的来了个离别的深吻,吻完之后,唇瓣间拖着银丝,明诚抹抹嘴脸颊泛红偷笑着不敢看明楼,明楼则是一脸傻笑,两人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今天的出差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可似乎心底里有什么不同了,结婚多年的两人竟突然变得有些依依不舍起来,以后的路通向何方,谁也不知道,可就是这份未知,让心灵相通的他们有些兴奋,那种感觉就像他们当年坐在突突的拖拉机后面,迎着寒风去往未知的未来。


明诚送走明楼,回到房间,收拾床铺,一抬头看到搁板上明楼的寻呼机忘拿了,想着赶紧拿下楼给他送去,可窗口一看小汽车已经走远,只能作罢,寻思着反正最近也清闲,短短一周出差应该没事,若是单位急电总能找到他,便没放在心上,可心底却有一丝隐隐不安。

变故发生在一夕之间。

上午明楼刚走,下午明诚刚准备整理材料打电话联络工厂,赵医生匆匆忙忙从医院赶回来,一直在家的明诚听到楼下的脚步声,就有不好的预感,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楼下的几个家长平时工作都很忙碌得很,没事不会回家,而且赵医生凌乱的脚步蹬着楼梯往上跑来,砰砰作响,着急异常。

明诚探出头正对上赵医生焦急的目光。

【阿诚啊!出事了!凌远的妈妈出事了!!】


tbc

评论(26)

热度(51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