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61



1、新本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我们的前半生》前情提要:

1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4950

515253545556575859


2、《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0102030405060708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3、安格尼斯的175万字楼诚文集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凌远的妈妈在凌院长的关照下,常年住在华山医院的病房,多年的疯病让她身体的其他器官相继出现故障,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心脏,多年的痛苦早就让她的心脏不堪重负,伤痕累累,心血耗尽。这次趁着临近年底的空档,为了让她的心脏能改善血供功能,凌院长特地给她安排了心脏搭桥手术。手术安排在今天一早,可谁知就在手术快结束的时候发生了意外,生命垂危,正在抢救。

明诚跟着赵医生快速赶到医院,已经为时过晚,凌远的妈妈抢救无效,永远的离开了。盖着白布的推车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凌远哭着扑上去。

瞬间的变故让明诚一时无法接受,他喊着凌远的名字,但是此时的凌远已经听不见了。

明诚上前想要安慰凌远,但是他却被人拦住了,他看向凌院长,凌院长也看着他,目光相对,他想要挣脱身边人的钳制,但奈何双拳难第四手,眼看着凌院长跟着凌远和放着他妈妈尸体的推车走入电梯,他却无能为力。

【怎么,怎么会这样的……】明诚颤抖的问道。

赵医生摇摇头,她知道凌远的身世,凌远的母亲也是她以前同事,平时凌远经常来1793号院子玩,和他们家赵启平还有楼里的李熏然都是好朋友,是个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楼上楼诚夫夫也对这个可怜的孩子格外关注,事发突然,所以才赶紧跑回家通知明诚。

这时突然旁边传来一阵吵闹声。

【一定是搞错了!我是按照医嘱打的! 怎么会是青霉素呢!明明是利多卡因!】

【可病人就是因为青霉素过敏才……不是你是谁!】修主任说道。

赵医生见是自己的好友张淑梅,赶紧上前询问情况,但是却被修主任以这里没你什么事给打发了,顺便撇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明诚。

赵医生无奈,眼看着自己的好友兼同事张淑梅和修主任据理力争无果后被警卫强行带走,一边的明诚不了解状况,也只能干着急。现场情况混乱人员杂乱,谁都没有注意到楼梯间角落处,张淑梅的两个孩子。

明诚赶紧擦了擦眼泪,马上理清思路,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他要找到凌远,陪在凌远的身边,热心的赵医生带着他走员工专用电梯去到楼下,可就在他们电梯到二楼刚出来的时候,透过玻璃窗,他们看到楼下凌远正在凌院长的护送下上了一辆小汽车,也许是感觉到了他们的目光,凌院长上车前抬头往楼上的窗户看了一眼。

再次四目相对,明诚已觉有异,眼看着凌远被他们带走,他的眼中燃起怒火,凌院长明显是在防止凌远和他接触!

明诚知道自己定是追不上汽车的速度,立马跑到楼下给明楼打电话,可偏偏明楼的寻呼机没带,他只能打给梁仲春,让他第一时间联系到明楼后告诉他家里出事了,叫他放下出差赶紧回来!

庄恕的无故缺席让季白心神不宁,消息很快传到了学校里,他背着书包一路狂奔跑到医院,好容易才找到了坐在楼梯墙角处的庄恕。走廊上张淑梅面对无休止车轱辘的询问据重复争辩自己是遵医嘱,并没有私自调换药物,也没有搞错!每次注射前她都会再三确认,绝不会搞错!

可对方充耳不闻,面对强加的罪责,张淑梅早就精疲力尽,修主任好言相劝,说看在她是烈士家属的份上,只要承认是一时疏忽大意,医院会从轻发落,但她依然否认莫须有的罪名,一再强调自己没有注射青霉素,于是警卫要将她带到其他地方审讯。

眼看着张淑梅被带走,年幼的庄恕顾不得更多,冲上去前去阻止,但毕竟年幼,临走前,张淑梅叮嘱儿子记得去接妹妹放学,妈妈一会儿就回家。

季白眼看时间不早,拉着庄恕出了医院,先去接妹妹要紧,却不想半路碰到了隔壁流氓学校的小混混。

【哟!这不是庄恕吗!听说你妈妈杀了人了!】

【是啊!你妈妈杀人了!】

【你和凌远不是朋友吗?!你妈妈把你朋友的妈妈杀死了!】

【哈哈哈哈~~~!!!】

这群落井下石的人渣!季白狠狠的瞪着他们,但他无暇和这帮人啰嗦,时间不早了,先去接妹妹要紧,他拉着庄恕要走,谁知庄恕却二话不说,抄起书包扔过去,直接干架,季白阻拦不及,上前帮忙,庄恕却让他先去前面幼儿园接妹妹,自己一个人和对方四个人单挑。

季白跑了两步,不放心回头,一对四的庄恕终是寡不敌众,看到庄恕被打的他想都没想便冲过去帮着一起打。

当两人嘴角带着血迹,遍体鳞伤的跑到幼儿园门口时,天色已晚,学校门口空荡荡的,早就已经没有了学生的踪迹,询问门卫大爷,说被人接走了。

遍寻四周都不见妹妹的身影,心急如焚的两人跑到警局报警,碍于季白是局长孙子的份上,警局几乎全体出动帮着找,但是茫茫人海,如同大海捞针,到哪里去找一个四岁的小女孩。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凌远退学了,庄恕也退学了,学校里流言蜚语传得满天飞,出了那么大的事,不仅学生之间互相打探,老师之间也窃窃私语。

那天庄恕回家之后,季白和他断了联系,打电话没人接,跑到家门口蹲点也不见人影。季白这辈子头一回体会到无能为力的感觉,他急得像个无头苍蝇,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自责,为什么不听庄恕的话先去幼儿园接妹妹,他恐惧,他怕再也见不到庄恕,怕庄恕再也不会原谅他,他难受,他最心爱的人现在遭遇的一切,他无法替他分担半分……季白哭着找到他爷爷,但季局长也只能叹气摇头。


同样心急如焚的还有明诚,深夜十二点,他依然蹲在凌院长的家门口,期盼着能见凌远一面,但是大铁门始终没有打开,只有佣人出来劝他快走,明诚没有走,到后来佣人都不出来了,然而一连两天他都没有见到凌远,明诚没有气馁,因为第三天下午明楼就回来了!

北方下雪,坐的是火车,等明楼到了下榻酒店,梁仲春才好容易联系上他。明楼一听出了那么大的事,赶紧买了票子连夜赶回,可偏偏大雪封路,飞机飞不了,火车又晚点。

第三天早上,大铁门打开了,小汽车从里面开出来,汽车里面坐了凌院长夫夫俩和凌远,明诚一看不好,早就听明楼说凌院长要移民美国,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不拦着凌远就跟他们走了。

明诚不顾一切的挡在车前,车子停住,凌院长下了车径直走向明诚,可是明诚看也不看他,跑到车边,朝车里的凌远喊道【凌远,是我,阿诚叔叔,你明楼叔出差去了,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下午就到了!你这是要去哪里?你不见他一面吗?凌远!还有我们,我和你明楼叔可以收养你,以后你就和宗明一起上学,你想住在我们家也可以,和宗明住在他们家也可以,平时就和楼下然然平平一起玩……你的朋友们,你怎么舍得扔下他们……凌远!】

初春的清晨,依然寒风瑟瑟,等了三天冻了三天的明诚,口里呵着白气,鼻子耳朵通红,他急切的说着,原本无动于衷面无表情的凌远眼看着有些动容,然而这时凌远又想到了凌院长告诉他的话,明楼从外事局辞职了,想要做生意,到处借钱却四处碰壁,他们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要带谭宗明,言语中惋惜当年谭伯伯不该把谭宗明托付给楼诚两口子,言下之意凌远自然明白。非亲非故的,凌远并不认为他们会收留自己,而自己也不可能再去加重他们的负担。

【凌远!凌远!你好歹,好歹等明楼回来!你要去哪里???你不等他回来了吗?】明诚说道后面声音都沙哑了,【凌远……我们会供你上学,你放心!凌远,你听我一句,不要走……】

凌院长原本想劝明诚,可见凌远无动于衷正合他心意,便不再多费口舌,上车关门让司机赶紧开走,明诚还想拦着,但是被旁边的佣人拉住了,眼看着车子开走,他不甘心,用力推开佣人跟在后面追了出去。

车子开出很远,凌远依然听到明诚喊着他名字的声音,坐在车里的他早已泪流满面,他终是忍不住回过头,看着明诚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里……


十四岁的凌远明白从今往后,他便是孤身一人,这偌大的世间再没有真正爱他的人,他的心里只有恨,总有一天,他要回来,回到这里,讨回他所失去的,应得的所有一切……

转过身的凌远,擦干脸上的泪水,渐渐变得平静,身边的凌院长拍拍他的手,关心的说道【他们两口子是好人,但也有难处……如果你舍不得的话……】

凌远摇了摇头。

凌院长见凌远拒绝,欣慰的点点头说道【那就好,其实不是我不给你们机会道别……我也是怕你放不下,不肯跟我们去美国……你放心,到了美国,我们给你找了最好的学校……】

凌院长还在继续说着他们给凌远的安排和规划,凌远看着窗外,没再说什么,这些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未来的一切再好,都是有代价换来的,他们只告诉他即将拥有什么,却没有人在乎他失去了什么。

他恨,他恨他的生父,他恨姓凌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虹桥机场候机厅,凌远看着窗外,他就要离开了,和过往的种种,和过去十四年的自己说再见,曾经充满了爱与期待的他已经死了,如今的他一无所有……没有过去,没有期待,没有未来,让他活下去的动力,唯有恨……

突然口袋里传出了滴滴声,原来是裤子口袋里的电子宠物,凌远拿出来一看,几天没喂养,他的然然死掉了……


上海新客站,明楼迫不及待的下了火车,拨开人群往外赶。

另一边,噩耗又传到了季白学校,道德的指责和失去女儿的双重打击接踵而至,让张淑梅精神崩溃,她自杀了。当班主任在讲台上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全班的人几乎瞬间都看向了季白,季白已经站起身冲出了教室。

他一路跑到庄恕家,疯狂敲门,没人应答,他趴在窗户上往里开,里面漆黑一片,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一看是一个铜盆,里面有烧过的锡箔,火星还没湮灭。

季白拔腿狂奔,四处找寻,终于看到大马路对面,庄恕正要上一辆小轿车。

【庄恕!!!】

季白大喊,马路对面的人身形一滞,但装作没有听见,继续上车,季白没再喊,而是不顾红灯冲入了川流不息的大马路,对面的庄恕抬头了,正对上季白的目光。

【小心!!!】

庄恕大喊着跑到人行道边,季白冲过来一头扑进他的怀里。

tbc

新本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预售即将截止,欲购从速。



评论(53)

热度(49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