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62



1、新本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我们的前半生》前情提要:

1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4950

51525354555657585960

61


2、《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010203040506070809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3、安格尼斯的175万字楼诚文集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庄恕!你这是要去哪里?!】季白紧紧的抱住庄恕,不安的看向他身后的小轿车。

庄恕也紧紧的抱着季白,此刻他的内心却充满了矛盾和挣扎,妈妈死了,妹妹丢了,原本好好的一个家,一夕之间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成了孤儿。

原本庄恕想着,等他们长大了,等他当上了医生,他就和季白结婚,他爱季白,他要给他幸福,他要永远和季白在一起!他知道季白是家里的独生子,养尊处优,爸妈做生意,爷爷是局长,他只有拼命努力才配得上季白。可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还会拖累季白……

【你还有我!】季白哭着说道,【庄恕,我知道你需要我,我会陪着你的……】

十四岁的庄恕面对季白,面对这份青涩的初恋,无言以对,现在的他自顾不暇,更给不了任何承诺,他轻轻的推开季白,身后传来阿姨催促的叫唤。

【我该走了……】

【你要去哪里?】

因为是未成年人,庄恕需要有监护人,警察联系了他家在外地的亲戚。

见庄恕没有回答,季白抹了抹眼泪,他不想让庄恕觉得自己此刻很没用,会造成他的负担,他小心翼翼的追问道【你到了那里,给我打电话好吗?我们还可以写信!】他几乎是在哀求对方,眼泪又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季白哽咽的说道【我会想你的……等你到了那边稳定了,我就来看你,暑假,我们暑假见,好不好?】

庄恕勉强点了点头。

季白踮起脚尖,用力的吻上庄恕,庄恕抱紧他,用尽全力回吻着。


最终他们还是分别了,庄恕从后视镜看着季白站在人行道边的身影,越变越小,直到消失,他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心中万分不舍。


却不想这一吻别,再见竟是沧海桑田。


到外地投亲的庄恕面对那个了然于胸的电话号码,迟迟没有打电话给季白。而和过去一样守候在电话机旁的季白也始终没有等来庄恕的电话。

季白的成绩一落千丈,让家里的人着急不已,父母的不解,老师的责备,迟迟等不来的电话,都让季白身心俱疲。他脑中想了无数的可能,可能庄恕的亲戚家没有电话,可能他到了那边还不适应,可能转到新的学校课业繁忙……每天,季白都要把所有的可能在脑海中过滤一遍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在失望的等待中睡去,早晨醒来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等待。

直到几个月后的某天,季白终于等到了庄恕的来信,那是一封分手信。

这时的季白眼泪早已流干,他麻木的看着手中的信件,心被挖空,难受得已经哭不出来,直到他爷爷坐到他的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的将他搂进怀里。

面对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最疼爱他的人,季白的眼泪才又慢慢滚落,渐渐的哭得泣不成声……

【爷爷……我没用,是我没有用……我没有看好妹妹,我找不到妹妹,我没有能力保护他……我没用……爷爷……我想他……】

季白在他爷爷的怀里嚎啕大哭,似乎要将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哭出来。在这个年龄,季白和庄恕过早的尝到了恋爱的甜蜜,却同样过早承受了超出他们年龄的痛苦。

疼得撕心裂肺,疼得像割开了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疼得像打断了他身上的每一根骨头,强迫着他硬生生的剥掉一层皮,蜕变成长起来!

季白恨不能一夕之间长大,变得强大,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的爱的人。

然而,成长的脚步是如此缓慢,慢到没有你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煎熬,靠着过去的记忆和温存,抱着没有希望的等待,一天又一天长大。

恰逢那时延安路高架拆迁,浦东成立新区,为了给季白一个新的环境,季局调任并带走了季白,旧屋拆迁,季白的父母在市区重新买了两套新房子。


那是一九九五年,一个多事之年,然而命运似乎并没有停下向前的脚步。


上海电话七位升八位,当庄恕好不容易再拨通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时,电话那头却始终没人接。领养庄恕的亲戚正在准备移民美国,不日即将启程,他们对他管的很严,不给他零花钱,更不允许他谈恋爱。

得知能去美国的消息,庄恕仿佛又看到了希望,他第一时间想告诉季白,让季白等他,但信件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电话也迟迟不通。


飞往美国的飞机从上海虹桥机场出发,临走前,庄恕不顾家人反对,跑到季白家,那条熟悉的小弄堂,无数次他送季白回家的路,如今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满目苍夷。

站在废墟之上的少年,心如死灰,恨自己当初的犹豫不决,恨自己没法兑现对季白的承诺,恨自己给不了季白幸福……

庄恕走了,带着初恋的苦涩,带着深埋在心底的那份情,亦带走了季白所有的爱恋。


凌远走后,明诚大病一场,病情反复,一直卧病在床,直到初夏才渐渐好转,把明楼给急得日夜睡不好,守在床边照顾着。

明诚总是念叨着,凌远还那么小,一个人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可怎么办,万一跟凌院长一家处不好怎么办,万一语言不好怎么办,环境不适应怎么办……在通讯不发达的九十年代,相隔大洋彼岸的亲人们,能做最多的只有想念。

不知不觉的某一天,明诚注意到明楼发际有了白发的痕迹,他才记起,明楼对凌远的挂念一定不比他少,这个孩子从和他们相识起,就是明楼一直在带着补课。他担心着凌远,还要照顾生病的自己,看到明楼如此操劳,明诚心疼的流下了眼泪。


那天明楼正在给明诚熬酒酿糖水蛋,明诚突然从后面抱住明楼。

【怎么啦?】明楼问道。

明诚没说话,就这么抱着明楼把脸埋进对方颈窝里。

【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病了就爱粘着我~】明楼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难掩甜蜜,一如当年。

【我都老了,病了那么久……】

明楼转过身搂着明诚,在他脸上亲了亲,然后仔细瞧了瞧,明诚的脸色已经恢复红润,明楼说道【我看你脸色挺好的~看来你最近爱吃甜的,补得有效果,就是不长肉……】

明诚看着明楼往锅里倒红糖,小声的在明楼耳边要求倒多点。

明楼关了火,给明诚舀了一碗,问道【甜不甜?】

明诚点点头,回了一句【你就别吃了,太甜了,吃了胖……你冲点核桃黑芝麻吃】

【是你想吃吧?】

【给你的~补补脑~我也来点~我的要加糖!】

明楼宠溺的摸摸明诚的头,忍不住含住对方的唇亲了一口,甜甜的,有着酒酿的香气!


时间过得很快,院子里的小孩们似乎一夕之间长大了,听着大人们饭间闲谈,他们似乎听懂了,但又不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以前天天玩在一起的小伙伴好像离开他们了。

年幼的李熏然尚不明白离别的意义,听着楼上赵阿姨和他妈妈在楼梯间的谈话,凌远好像去了一个叫美国的地方,庄恕去了外地,他拉着妈妈的衣角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他妈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放学后的院子里,1793号的大铁门边,李熏然经常有意无意的在张望着,他等着哪天买菜的凌远再次路过,走到门边,递给他一根冷饮,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再没有等到凌远。

某天放学,李熏然去到凌远家,他敲了敲门,他不知道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他又坐在楼梯上一边做作业一边等,等了好久都没有人,楼上的邻居下班回来,看到楼梯上坐着个小孩。

【叔叔阿姨,我是凌远的朋友,你们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大人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不会回来啦……不会回来啦……】

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凌远不会回来了,他有些迷茫,他背着书包走啊走,路过了季白家,他想季白一定知道庄恕什么时候回来,庄恕回来了,说不定凌远就能回来了。

可是当他走到季白家门口的时候,却看到很多搬场卡车停在那儿。

【季白哥哥!】

【然然?你怎么来了?】

【你……这是要搬家吗?】

【恩……】

看着季白一脸落寞,不复往昔神采,李熏然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问不出口,他想,季白一定很想念庄恕,他看到季白身上那件有些大的校服,想到那天在肯德基看到的情形,他想这件校服应该是庄恕的。

凌远和庄恕走了,现在就连季白也要走,李熏然很舍不得,突然之间他的心里有些难过,又有了些希望,他问季白,【你要搬去哪里?】

【浦东……】

【远吗?】

【挺远的……】

【那我们以后还能一起玩吗?】

季白摸摸李熏然的脑袋,点点头。

李熏然一下子高兴的笑了,既然这样,那么虽然小伙伴都去了很远的地方,他的心里很难过,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再次相聚的!李熏然的心里有了期待。


往后的日子里,李熏然总是隔三差五的“路过”凌远家和季白家,等他们“回来”。虽然季白家已经被拆了……然后终于有一天,废墟之上,他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庄恕哥哥!】

【然然?!】

【你回来啦!】

【恩……】

【你是来找季白的吗?他搬家了!】

【我知道……】庄恕看着脚下的废墟,淡淡的说道。

李熏然点点头,他想,庄恕和季白形影不离,他知道的事情,庄恕一定知道,可是为什么他既然知道季白已经搬走了,为什么还要来这里等季白呢?

【你在这里等季白哥哥吗?】

庄恕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要走了……】

【才来就要走?】李熏然心里有些失望,他多想大家能再在一起玩。

【恩……今晚的飞机,我要走了……对了然然,如果你以后再遇到季白,能不能替我告诉他,我一定会回来的,请他一定,一定要等我!我……我……很想他……】

【你,你不要哭……我答应你!】李熏然从口袋里掏出小手绢替庄恕擦眼泪,擦着擦着,他自己也哭了,哭着大声说道【我一定会帮你转告给他的!放心吧!】

【谢谢你……别哭了,小傻瓜……】庄恕笑着摸摸李熏然的脑袋,【对了,还有这个】庄恕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硬面抄,那是他和季白的歌词本,【帮我转交给他!】

【好!你放心吧!】

庄恕走了,李熏然看着他的背影,揣着那本歌词本,认真的把庄恕的话一遍又一遍记在脑中。可惜的是,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即便都在上海,年少时的李熏然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季白。

李熏然只能小心翼翼的保存着歌词本和庄恕的话,直到多年后警校毕业的李熏然在实习时再次遇到季白,他才完成了年少时好友的所托……

长大后,在向往爱情的青春期,李熏然经常翻阅那本歌词本,他渐渐明白了庄季之间的爱情,他多么希望也有这么一个人,这样深爱着自己,他多么希望也能尝一尝那苦涩又甜蜜的,爱情的滋味……

不过这些都是另一个故事了。

tbc

ps:之前连载时有亲问,季白为什么长大后会变成冷冷清清的性格,现在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所以筒子们啊!不要早恋啊!!!

1、新本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预售还有三天结束,欲购从速。

预售过后会恢复通贩价。

评论(39)

热度(539)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