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荣方|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11



1、新本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我们的前半生》前情提要:

1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4950

51525354555657585960

61


2、《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010203040506070809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3、安格尼斯的175万字楼诚文集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11

经过一天一夜的旅途,大饼啃完,方孟韦又累又饿,兜里又没钱,回想起电话里他大哥方孟敖朝他吼道【你男人不是号称东北一霸嘛!那么有钱!你连回家的车票都买不起?他至于这么虐待你吗!】

【这……这也不是,他……】

【你放心!有大哥在!他动不了你!】

【我,我就是,想回家……看看……】

后面的话他大哥也听不进去了,坚决认为小方在东北被婆家虐待,是遭欺负了。小方也没时间多解释,怕索杰起疑心,他们这些个当兵的可鬼了,比他们当警察的心眼还多。所以也不能怪方孟韦没有根方孟敖解释清楚。


方孟韦下火车之前把自己的东北大棉袄大棉裤都给脱了,恢复了来时那一身奶油小开的打扮,白毛衣加灯芯绒长裤,他还不忘用水把头发给理一理。梁仲春开着外事局的车已经等候在那儿多时,然后就是把他接到他爸局里,来不及抱怨就被好一顿训。

方步亭当场就要打电话买票把方孟韦给送回去,原本以为父亲会站在自己这边,毕竟是小儿子,当初远嫁,他还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可谁知道方步亭一口咬定是他不懂事,仿佛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一点情面都不讲。

方孟韦带着一肚子的委屈,夺门而去,就连一旁的秘书贴心递上外套都不拿,硬是要扛着身子骨跟北风作对。


傍晚天刚擦黑的时候,不被家人理解的方孟韦觉得自己无处可去,便随便在街上游荡着,心里的苦闷无处诉说,他便想到以前大哥和他师哥谈恋爱时,不被家里人认可,他大哥就经常站在门外抽烟,似乎抽烟缓解烦恼,所以刚才离开的时候,方孟韦特地拿了他爸放在桌上的烟。

可不抽烟的他没有打火机啊!方孟韦一抬头,路边一个杂货店出现在他眼前。

【一个打火机,谢谢】

方孟韦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两块钱放在玻璃桌面上,然后自行取了一个打火机,走到路边点烟。

可这大冬天的那么冷,他也没穿个外套,就一件高领白毛衣,手冻得不听使唤,偏偏北风还跟自己作对,怎么点都点不着。

这时突然眼前出现了一辆豪华的小汽车。车上下来的正是荣石,穿着他那标志性的貂皮大衣,像熊一样的男人,方孟韦没想到他能那么快追来,还愣着,只见对方怒气冲冲往这边走来,夺过他手里的烟凶巴巴扔在地上,果然气得不轻,方孟韦心里发抖,想着决不能被抓回去,抓回去就完了。

荣石一把拉住就要拖走,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方孟韦自然死活不肯,拼命挣扎。

【你干嘛!你放手!】

【跟我回去!回家!】

【你!放手!】

街上空旷没什么人,方孟韦求救的看向了唯一的围观群众,刚才的杂货店店主,正巧对方也正好奇的看着他。

杂货店主手里拽着一块钱,也许是看他可怜,实在看不过便伸出了正义援手,管了这闲事,【这位大哥!你有话好好说,你拉着他,你俩什么关系啊?】

荣石铿锵有力的回答明诚道【我是他男人!】

方孟韦倔强大声否认道【他不是我男人!】

荣石瞬间气炸,【你,你,你再说一遍!】

方孟韦求救的拉着杂货店主的手说道【我要和他离婚的!阿嚏!】刚说完就打了个大喷嚏,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给吓得。

方孟韦哆哆嗦嗦的样子看得荣石心疼,怕他着凉,他见状赶紧脱下自己一身貂皮给他披上,瞬间就成没了毛的鹰,他也开始哆哆嗦嗦,一边哆嗦一边牙齿打颤的抱怨,【这上海咋那么冷呢!走!赶紧回去!】说着他又去拉方孟韦。

可方孟韦死活不肯跟他走,这若是跟他回去了,就他们俩,他指不定在床上被怎么收拾呢!

两人僵持,荣石一把把方孟韦给扛上了肩膀,眼看着就要被扛走,幸亏这杂货店主人好热心肠,上前阻止道【有话好好说,你别动手!】

荣石没想到这个区区的杂货店主这么爱多管闲事,一个愣神儿,方孟韦从他肩膀上逃了下来,可腕子还被他拽着,荣石没好气的回呛道【他是我的人,你管得着吗!】

【不管他是不是你的人,你这样动手就是不对的,你赶紧放开他!】

【你们上海人就是娘们儿唧唧,就会耍嘴皮子!】

【君子动口不动手,现代社会是要讲文明的,原始人才用暴力解决问题!】杂货店主怕荣石不放人,还说道【你再不放开他我就要叫人了,前面就是警备区司令部!】

俗话说得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别人家军区不闹事。

荣石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杂货店主,感觉对方也不像个普通卖杂货的,看不出什么来头便松开了手。他不耐烦的看向对方,意思那你说怎么办?

这回轮到对方傻眼了,现在该怎么办呢?三个人杵在北风中也不是个事儿啊!

好在这时又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杂货店店主的老公,他老丈人方步亭手下的得力干将,明楼,他来接明诚回家吃晚饭。

大家互相一介绍,方孟韦和荣石知道原来杂货店主叫明诚,众人便转移阵地到了楼诚家。

刚进1793号院子几个小孩就在玩警察游戏,李熏然拿着玩具枪啪啪啪跑着撞到了荣石腿上,荣石看着这圆咕隆咚的球儿倒是可爱,拎起来问了句,【扮警察?你爸爸是干嘛的?】

李熏然响亮的回答道,【我爸爸是警察局副局长!】

荣石一听,看来明诚没唬他,果然家里有人!这明楼又是他老丈人手下的得力干将,难怪小方会去找明诚!荣石在心里把他们划拉成一伙儿的。


明楼正好烧了一桌子菜便热情的邀请荣方二人一起晚饭,饭菜特气腾腾,都是方孟韦爱吃的上海菜,啃了两天大饼,又在他爸那儿吃了一肚子气,他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可荣石在这儿,而且第一次到人家家里做客,他也不好意思敞开了膀子吃,这么一扭捏,肚子里唱起了空城计,心里更加郁闷,便不想搭理荣石。

荣石一个劲儿的给方孟韦夹菜,方孟韦不领情都给扔了回去,荣石锲而不舍还是一个劲儿的给他夹菜。

【你不是爱吃上海菜吗!嫌家里厨子做得不对味……怎么不吃啊!】

【不吃……看到你就没胃口!】小方冷冷拒绝。

【矫情,上海人就是作!】

【那你娶我干嘛!赶紧离婚还我自由!】

【你,你你!】荣石气急结巴,不由分说夹了一块红烧肉塞小方嘴里,【吃!】

嘴里有了肉,小方哪里还顾得上跟荣石抬杠,赶紧嚼吧嚼吧,恩!真好吃!

荣石见状,又在他嘴里塞了一块!

一碗红烧肉就这么被小方吃了大半,明楼倒不是心疼他的肉,他觉得这两人看着感情倒是挺好的,一个喂得起劲,一个那么能吃,他疑问的看向明诚,果然明诚也是这么想的。

【那个,我看你们俩感情也挺好的,怎么就要闹离婚呢?】明诚热心的问道。

这个问题一问出口,两人一下子没了声儿,然后,众目睽睽之下,荣石居然来了两句儿歌……

【小白兔白又白,翘翘屁股吃香蕉,吃不了香蕉变哭包……】


众人一脸懵逼,方孟韦气急,怒瞪,这旁边还有个十三岁的小孩儿呢!

荣石不以为然,这不正因为有小孩儿所以才说得隐晦嘛!

哪里隐晦了!!!

方孟韦顿时气得也结巴了,怒道【你!你!你不要脸!你那是香蕉吗!你,你你那是,那是大,大棒槌!】


接下来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了,楼诚二人知道了原因,但碍于谭宗明在,又不好多说什么,荣方二人道出了缘由,接下来小方一个劲儿的吃菜,荣石一个劲儿的喝酒。

明楼拍拍谭宗明的背,嘱咐道【慢点儿吃!瞧你急得!喝点汤!】

谭宗明听话的舀了一碗汤,又给呛着了。


吃完饭后,方孟韦自是不肯跟荣石走,方孟韦不走,荣石也不走,这两个人就那么僵在了楼诚家。

好在明诚懂事理,他把荣石拉到一边劝道【你们俩刚结婚,这事儿也急不来,你别逼他,人好歹也是个小少爷,家里宠着长大的,跟你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天寒地冻的受苦,你要体谅一点啊!】

荣石又何尝不委屈,【我对他可好了!倒是他,对我一百个不满意!横竖看我不顺眼!】

一边的方孟韦听到不依不饶的吼过来,【好什么好!你就知道欺负人!】

明楼赶紧把方孟韦给拉到门外,跟他说了荣家在上海的投资和他爸方局的难处,小少爷本来就是个顾念家庭的人,一听果然面色凝重,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不再说话了。

毕竟荣石也不是真的对他不好,除了在床上的时候,平时荣石对他都是很好的。

明诚继续劝荣石,【你也看到这小方的脾气,跟你一样倔,你越是逼他,他越是不依,我看你俩还挺配的……】

【真的?!你真觉得我俩配?】荣石一听明诚说自己和方孟韦般配,心里可乐,但转念一想,又苦着脸委屈的说道【他老瞧不起我是个乡下人……】

【哪有!我看小方人很好的,过日子哪有不吵吵闹闹的,你俩不就是一对欢喜冤家吗?你想反正他嫁都嫁给你了,你急什么呢?你就依着他,送他回家,然后自个儿离开,反倒是显得你大度对吧?】

荣石一听,有道理!

【这招叫以退为进!】明诚说道。

荣石点头,这招好!

双方谈妥,荣石送方孟韦回家,楼诚二人松了一口气。


荣石的专车停在方家大宅的弄堂口,下了车只穿着高领毛衣的方孟韦一路哆嗦着小快步往里走,荣石跟在他身后半步的距离,倒没强迫方孟韦跟自己回家,可跟在后面的荣石看着方孟韦逃也似的避着他,心里很不舒服,眼看着前面就是家门,他再也忍不住拉住了方孟韦。

方孟韦就知道荣石不会放过他,准备好了反抗却一秒被制住,呼声还没出口就被封住了唇,身体被暖暖的貂皮大衣裹住,方孟韦被荣石按在自己院门口狠狠强吻了一顿,直吻得他眼神迷离,面红耳赤。

清醒过来的方孟韦一双圆眼含泪瞪着荣石,【你这人不讲信用,说好放我回家的!】

【让我亲亲嘴,亲一会儿就放你进去!】

【唔……呜……】

貂皮大衣把高领白毛衣裹在身体里,如饥似渴的又狠狠吻住了怀里的人。方孟韦早被吻得双腿发软,遂了荣石的意,一只带着凉意的大手钻进了他的毛衣,凉得他一哆嗦。

【你,你你手干嘛!你你别乱摸……说好,说好就亲亲,亲亲嘴的!】

【让我再摸摸,摸一会儿就放你进去!】荣石一边说着,大手在方孟韦毛衣里四处游走,身上揉遍了就肖想那小屁股。

被又亲又摸的方孟韦,身子都软在了荣石的怀里,外面天寒地冻的,荣石的毛领里可暖和了,两人抱在一起亲亲我我,还真是意犹未尽。

荣石是个军人,他脑中对“一会儿”的定义是五分钟,但碰到了小方少爷,这一会儿的标准如今便没有了标准,即便脑中定时告诉他“一会儿”到了,他仍然贪恋着下一个“一会儿”。

夜深人静的小弄堂里,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亲吻声,荣石的吻从方孟韦的唇边蔓延到脸颊,身下的春光都被裹在了貂皮大衣里。也不知道被荣石摸到了哪里,突然方孟韦轻微的挣扎起来。

荣石没再很强硬,而是抽出手,隔着裤子揉捏着方孟韦的屁股,嘴里却说道【你这小屁股咋恁金贵呢,碰都碰不得……】

【你,你臭流氓!】方孟韦推开荣石,转身跑回了家。

荣石看着方孟韦的背影,心里欢喜得意,想明诚说得果然没错,生米煮成熟饭不能急!人都嫁给他了,他急个啥呀!荣石看着方孟韦逃回家的身影,回味着刚才的吻,心里美滋滋,直到方孟韦进了门,他才转身离去。

方孟韦一路小跑回家,满脸绯红,他怕爸妈看到自己的异样,一路跑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就跑到了窗口,躲在窗帘后面偷偷瞧楼下的荣石,大灰狼果然没来敲门,转身离开了,不知为何,看着荣石离开的背影,小方少爷的心里尽有了一丝丝失落,回味着刚才的吻,他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像有好多小天使在敲锣打鼓的乱飞,连他后妈程小云在敲他房门都没听见。

荣石笑眯眯的走着,走到了弄堂口,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

好你个小少爷!居然背着我偷跑回上海!哼!这笔账,我早晚要跟你算!

荣石在脑中给方孟韦狠狠的记上了一笔,记完后又恢复了笑眯眯,心里的欢喜得意更是溢于言表,忍不住两步一跳,欢乐蹦蹦跳。

等在门口的司机只见他们的领导,一向严肃的荣少将,高高兴兴蹦跶着出来了。

tbc

评论(30)

热度(470)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