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荣方|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14



1、新本楼诚《我们的前半生》

请猛戳 👉   预、售、链、接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我们的前半生》前情提要:

1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4950

51525354555657585960

61


2、《我们的前半生》衍生系列:

荣方篇:01020304050607080910

1112

(谭赵篇、凌李篇、庄季篇……待放出)


3、安格尼斯的175万字楼诚文集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过后,荣石抱着方孟韦又亲又摸,两人在被窝里耳鬓厮磨,他扯下了方孟韦的kk,慵懒的声音问道【我也给你摸摸好不好?】

【我不要……】

【摸一摸~】

【别……啊……】

【就摸一摸好不好?】

哼……你都已经在摸了,你还问!臭流氓!

【要不要摸摸?】

【嗯……嗯……】

棉毛裤又脏了……然后方孟韦发现荣石又……了!

天哪!这样摸来摸去,何时是个头啊!

【你,你你再这样就去睡沙发!】

【行行行,那我自己来!】可也不能光吃饭不吃菜啊,荣石一边打飞机,一边凑到方孟韦跟前,【你亲亲我,亲亲我能快点儿打出来~】

【哼!】方孟韦搂着荣石,在他脸上蜻蜓点水般亲了几下。


一连几天,方孟韦早上趁着家里人不注意,把脏衣服裹在衣服里,跑到楼下,偷偷扔洗衣机里。然后某天回家,他看到房间沙发上摆着一大摞崭新的三枪棉毛衫内衣裤。

【小方啊,这棉毛衫裤天天洗容易洗垮了,不保暖,小妈给你多买点新的备着!】

【谢,谢谢……】

方孟韦看着窗外晾晒着的衣物迎风飘扬,红透了脸,跑回了自己屋。


晚上。

【你,你,你别弄了……】

【咋啦?】

【你你,你把我衣服弄脏了都!】

【脏了就洗洗呗!】

【不行!】

方孟韦推搡着荣石,扑腾扑腾着灭活,可都烧起来了哪儿那么容易就熄灭,越是扑腾烧得越大,荣石还以为方孟韦在跟他矫情。

荣石强硬的捏上方孟韦的pp,流氓色气的说道【那就射你小屁股里!】

【不,不行!啊啊!】方孟韦被荣石翻过身,原本就贴着墙壁的他现在像个三明治夹心,前面是墙壁,后面是荣石。

【乖~不操屁股,就进去一点儿,乖~】

嘴上这么哄着,可荣石想进入方孟韦的心,随着这两天小打小闹的升级也变得迫切。

【嘶……疼!你轻点……】

【好~好~轻点~我的小宝贝儿~】

【…………】肉麻,谁是你的小宝贝了!!!【啊!疼!】

【不疼不疼~】

【疼啊!!!】

【乖~再一点点!】

【不要!】方孟韦的声音带着哭腔,身后的大棒槌一意孤行,把他捅疼了。

荣石哄着哄着,有些不耐烦了,前两天的小点心吃得太开胃,每天抱着小方就像抱着块香饽饽,早就想一口吞下肚,眼看着都吃到了嘴里,还不让嚼,这让他实在忍不住了。

【啊啊……呜~!呜呜……疼……】

【哪儿疼了!】荣石没好气的吼道。

【屁股疼啊!】方孟韦委屈的吼回去。

【你放松点!】

【我说不要!】

【听话!】

【不要!】

方孟韦转过身,床上的两人你来我往的推搡着。

【你不守信用!说好,说好不……】

【我说什么了?】

【说好不操……别,别做了……】

【都进去了!】

【真的不要……】

【乖!转过身!】

【不要,不要!唔!……唔……不……】

嘭——!!!!!!!!

突然一阵巨响,一头巨重物掉在木地板上,整栋小楼都震了一下。

原本方孟韦的床就不大,两人打闹推搡,方孟韦把荣石推下了床。

石头一下子卷着被子从眼前滚落消失,方孟韦瞬间光果,懵逼了,巨石落地,荣石摔得也有点懵。

这时,笃!笃!笃!敲门声!!!

地上的人全身赤果着,听到声音一咕噜爬起来,掀起被子把自己和床上的方孟韦裹起来,两个人抱在一起裹紧被子,瑟瑟发抖,就怕门外的人这时开门进来,这脸还往哪儿放。

好在程小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小方啊,都几点了,怎么还闹呢?家里人都睡了,动静小点儿!】


床上的两人惊魂未定,直到门外的脚步声走远听不到才喘过大气儿来。

【都怪你!】

【你推我!】

被窝里,方孟韦嫌弃的还要赶荣石走,但不敢动静太大,本来荣石就赶不走,手臂一收紧,小方就被禁锢在怀里了。

【明天不许你睡我床!】方孟韦锤着荣石气道。

【你敢不让我睡,我现在就把你给收拾了!】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荣石说着,大棒槌顶着像一杆枪,手上威胁的捏住方孟韦的屁股,问道【让不让我睡床!】

方孟韦不敢吭声了。

荣石见状,松了一口气,心想,果然规矩还是要做好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被赶下床!


【你别感觉来了,提枪就是干啊!好歹摸一摸,亲一亲,等他感觉也来了,才能一啪即合,对吧!】 明楼两手一拍,啪一声,似乎拍醒了荣石的脑袋。

旁边的明诚听着直翻白眼,嚷嚷着,【我是听不下去了……我去切点水果来!】

明楼继续教育荣石,【你和小方两个人亲热叫做爱,又不是去逛窑子解决需要!】

【那种地方我可不去,嫌脏!】荣石说完,一想不对,看向明楼,问道【你去过?】

明楼朝他扔了个白眼,【我有我家阿诚,需要去这种地方?都说了,我家阿诚夜夜离不开我,你要是让小方也夜夜离不开你,你就有本事了!】

荣石点点头,感觉任重道远。

这时明诚端着切好的苹果进来了,正说到人就来了,两人齐齐看像明诚,明诚便好奇问了一句,【看我干嘛?】

荣石憨笑,朝明楼一指,道【他在说你虎把儿的,爱整事儿呢!】


当天晚上,明诚揪着明楼耳朵,【谁特么夜夜离不开你了!你手别碰我!你睡你那边,不许过来!你敢碰我一下,哪根手指头碰,我就剁了哪根!】

【行,行,行,我不碰,我不碰,我保证不碰!】

多年的斗争经验,让明楼早就知道什么是以退为进,认错态度要极其端正,至于改错,他明楼脸皮那么厚,何错之有?

明楼果然乖乖的待在自己的被窝里,关灯,睡觉!

过了一会儿,明诚感觉被子里伸进来一条腿……

【你说手不能碰,没说脚不能碰~】

【滚!】

【亲一个!】

【你讨厌死了!!!】

明楼强行抱着明诚亲了一大口,【一会儿让你爱死!】然后钻进了被子。

深夜的房间里,被浪翻滚,

【啊……啊啊……】

【我没说错吧~】

【什么……啊……】

【离不开我~】

【少废话!快点……】

【是!是!遵命~】


【你每次都直接进去?!】明楼惊讶的看着荣石,【动物交陪还要抖抖毛摆个姿态求个欢呢呢!你还真是直接啊~】难怪小方不要理你,后面半句明楼没说出来,直接扔了个嫌弃的眼神给荣石。

【这不他该自己准备吗?难道我个大老爷们儿还得伺候他洗pp?】

【你这个人懂不懂什么叫情趣啊???我看你还是睡沙发吧……】

【别别别!】荣石一听到睡沙发就怂了,【明大哥,明大哥,您赶紧教教我!】

【打个比方,你硬闯着去别人家,和人请你去做客,哪个感觉好啊?当然~你个子比他高,胳膊比他粗,你是可以硬来,但你想想,他一脸不情愿的,你把他弄疼弄哭了,你身体舒服了,心里能高兴?但如果他请求着你快点儿,再跟你撒撒娇,你是不是感觉更好啊?】

荣石想了一下,小方细胳膊搂着自己,哭唧唧的蹭着,求他快一点进去,那简直……他感觉自己美得快要飞起来了……得得得!现在可不能多想,多想要失态啊……

荣石一脸崇拜的看向明楼,明楼喝口茶一副老客勒,笃悠悠慢吞吞的说道【我要是你,我就搬回酒店,让他自个儿送上门来找我~】

荣石有些自卑的低下头,他可不敢搬回酒店,小方是肯定不会来找自己的,他巴不得自己别挤在他床上呢。

【别气馁,我教你~】明楼从抽屉里拿出一罐雪花膏,【这个没用过,我和我们家阿诚反正现在也不怎么用了,就送给你吧】

荣石接过一看,擦脸的?

明楼心里还挺同情方孟韦的,碰到这么个不解风月的大石头,偏偏还身怀神器,真是器大活不好是最折腾人的。

明楼招招手,荣石凑近了,明楼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先这样……然后……等他答应了,再……懂了吗?】

荣石把明楼的话谨记在心。

【你要顾及他的感受,这种事不是一上来就合拍的,要两个人共同摸索的!】

荣石点点头,从明楼家出来之后,手里紧紧的拽着那罐子雪花膏,摩拳擦掌,准备今晚好好摸索一番!

tbc第二课

明老师敲黑板,重点划了吗!!!!

评论(34)

热度(632)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