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婚前婚后 07

谭氏企业的[绿色城市]计划因为其本质上的先进发展性和理想生活概念在推出的一开始就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各方回馈过来的消息都很好。人们是最容易健忘的,于是在周一开市的时候,谭氏企业的股价并没有因为之前爆出的内线交易丑闻而大跌,反而涨停板。这个消息不仅让谭宗明很高兴,全公司都很振奋,日以继夜的努力得到了显著的成果,最开心的莫过于谭总给了所有的相关人员一天的假期。


[老谭啊,几年不见,身价见涨啊~]

[其实有钱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也就是个数字而已]

[那我希望我的数字后面多加几个零]

[脱离了生存的基本需要之后,那些后面的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满足了心理上的快感]

[可是这种感觉才是最有安全感的,不是么?]

一个宁静的下午,谭宗明和安迪约在江边的高级会所喝下午茶。安迪依旧明艳美丽,温暖的阳光从落地玻璃透进来,照在她的身上就像太阳为她打上的自然光,让人看着明媚舒心,谭宗明一向喜欢美丽的事物,眼前的这个女人也曾经让他心动过。

[说真的,没想到,最后和你在一起的会是他……]

[哈,说实话,我也没想到]

[赵医生可不是个好追的对象啊~]

[谁说我追的容易了?]


五年前


[我说你们俩这折腾够了没啊?连凌远都拖下水,你们可真行啊……]李熏然吸着可乐问赵启平,赵启平看了他一眼,喝了口啤酒,摇摇头……[啧……他都追了你几个月了?]

赵启平伸出手,比了个四,他晃荡着脑袋又喝了口啤酒,李熏然推推他[少喝点……]


赵启平和李熏然的关系可以从娘胎里说起,两家人家以前是住在一个大院儿里的,巧的是两人同年同月同日同一个医院生,从小穿一条开裆裤,而且都生了一对大大的眼睛,乖巧可爱,那时他们的大院儿远近十里都知道,这里有对漂亮可爱的“双胞胎”两个人好得像一个人,可惜这发小的情谊维持到小学毕业,李熏然家因为李局长的工作调动,从城南搬到了城北,于是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这对死党就这样被“残忍”滴拆散了。不过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深厚“革命情感”让他们再见面时好得更加如胶似漆无话不说,好到让凌院长的心里都有点吃味。


[真是烦人……]赵启平拍着脑袋嘟囔了一句,推开手里的酒瓶,已经空了,然后招呼了服务生再拿一瓶过来,李熏然也拦不住,吸了一口自己的可乐

[他明显对你很有意思啊?]

[你觉得他真的很喜欢我?]

[…………]

这个问题……李熏然咬着吸管,凑近了赵启平看着他的神色,过了十秒,摇了摇头,认真的说

[他是不是真喜欢你我不知道,但是你肯定已经真喜欢他了!]

[…………]赵启平斜睨着李熏然,对方一脸被我说中的表情,得意的吸着可乐顺便还打了个嗝[你可以啊,和我们凌院长呆在一起久了,智商蹭蹭的涨啊……]

[我本来就很聪明好不好,那是凌远段数太高,不过我跟你说啊,如果凌远是只老狐狸,那你家谭宗明就是黄鼠狼,你就是那只鸡!]

[…………]这回赵启平白了李熏然一眼,你还是鸽子呢……他很不喜欢这个比喻,非常不恰当。

[我看你早晚被他吃了……]

[已经吃过了]

[啊?!]

[啊什么啊,瞧你那样,性和爱是两回事情,难道我和他睡了就要和他在一起了?]赵启平摇摇头。在他看来爱情是件麻烦的事情,而性是愉快的事情,爱情让他烦恼,就像现在,而性可以让他忘却所有烦恼,就性来说,谭宗明是个很不错的伴侣,大多数的时候体贴温柔,就是有时候太折腾人了,不过他也很爽就是了……但是说到爱情就……

[那你意思是他吃了一次不过瘾,所以……想天天吃?]

[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厌的……]

[……你这么说也行,可是性爱不就是先有性再有爱么?]

[…………]赵启平一时竟被李熏然说得无法反驳,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心乱如麻[我怎么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不知道我更不知道啊,你一个人瞎想也没用啊!]

[所以我这不是找你陪我么……谁知道你连酒都不喝,你不是明天不上班么?]

[我上个月喝多了胃疼,凌远就不许我喝了……]

[凌院长可真厉害啊,把你管得服服帖帖的]

[你羡慕你也找个人管你啊]

[我可不想被人管……]

[那你找个人被你管]

[我才懒得管……]

[你就嘴硬吧你!]


说起凌院长作为谭赵俩之间扯皮的第一个受害者,这两个月他过的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莫名其妙。先是谭宗明缠着他,前后两批价值上百万的医疗器械捐赠到他们医院,有人送东西当然是好事情,但是到了第二批的时候,谭总着手开始跟他谈扩建北大楼的事情了,三天两头的往他这儿跑。聪明如凌远一开始都没有摸着方向,直到有一次看到谭宗明和赵启平拉拉扯扯,他总算是看明白了,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难怪赵医生最近也一直来找他要借调……

凌远心下了然,可是他还来不及拒绝谭宗明的“美意”医院内部的流言蜚语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之后,一夕之间就发酵了,听说我们院长被隐形富豪包养了。等话传到凌远耳朵里面的时候已经有了十七八种版本,这让他哭笑不得,作为院长,这种捕风捉影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影响肯定是不好的。于是,一向是不热衷于饭局酒局的凌院长,最近在各个部门之间开了好几次务虚会,而且指明,带家属。于是李副队在医院里,过了一晚就成了茶余饭后的主要人物,想不到院长家属就是那个阳光帅气的小警察,绯闻来得快去得也快,有了小警察渐渐的隐形富豪就退场了。

原本这件无伤大雅的小事也就这样过去了,谁知道有一天回家吃饭的时候,凌远被他爸,凌老院长叫到书房,狠狠的批评了一顿,身为院长,应该以身作则,出这种难堪的桃色新闻给人看笑话,影响及其恶劣,你让人家李警官怎么想?传到了李局长李主席耳朵里面我们脸往哪里放?……那天他被他爸骂了整整一个小时,也不能反驳,这个黑锅真是背得让他莫名其妙,骂一个小时候也就算了,往后还给他看了很长一段时间脸色,作为顾问的老院长还变本加厉的“监督”他的工作,这让原本就头大的凌远,头更大了……

“善解人意”的李熏然最后当然也知道了,表面上,化身为360安全卫士捍卫他家院长的“清白”其实心里面不知道有多爽了。行动上,逮着这个千年难得糗凌远的机会他可不会轻易的放过。而罪魁祸首的那两个人愈演愈烈,赵启平恨不得驱逐谭宗明,禁止他出现在医院方圆五公里之内,谭宗明表示,清者自清,越是遮遮掩掩越是让人误会,他越是要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医院里。


[我快被他烦死了……]

[这话你从刚才就已经说了无数遍了,赵医生,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你们就在一起呗,你怎么就那么纠结呢?]说别人的时候都是很痛快的,但是碰到了自己就……李熏然突然想到自己刚喜欢凌远的时候忐忑不安的心,突然有点触动,他手肘碰了碰赵启平,轻声的问[你……在纠结啥?跟我还不说,你还能跟谁说啊……]

赵启平叹老大一口气,像个泻了气的皮球[你说,他那种死有钱人,能有真心吗?而且……]赵启平转着手里的酒杯,停了很久,才又缓缓开口[我怎么知道,他喜欢的是哪个我……人的表象都是有欺骗性的……新鲜感过去了,也就……]

[…………]

[他身边莺莺燕燕多了去了……]

[…………]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这……等等等,你先少喝点!]李熏然拿下赵启平手里的啤酒瓶

赵启平对吧台打了个响指

[DOUBLE WHISKY,谢谢!]李熏然叹了口气摇头,越是不让喝还越是来劲儿了。

说起来,谭宗明那跑车他也见过,的确不是一般的有钱人……他突然有点心疼赵启平,他这个发小,从小到大都是最优秀的,看上去是个冰激淋,其实内里就是棉花糖。他们以前小时候,小朋友们一起在大院儿里面养小鸡崽儿玩,一群可爱的小黄鸡,偏偏他对那只瘸了腿的小花鸡最上心,喂水喂食,早起贪黑的,可是那种玩具小鸡仔根本活不了多久,小花鸡过了没多久就和其他小鸡一起相继死了,这也没什么,可是其他人不知道, 但是李熏然知道赵启平默默难过了很久,他记得五年级的时候他还在赵启平的抽屉里面看到过那个给小花鸡喂食的手工纸盒,已经变得破旧。

[哎……]李熏然也叹了口气,所以啊……归根结底,动了心是最麻烦的……[这话也不能说得那么绝对,你先把人拒之门外,你让他怎么了解你?]

[难道他说喜欢我,我就要让他了解一下?我是超市试吃吗?好吃就买不好吃就走?]

[…………说到底,你就是缺乏安全感]

[他这种人能让人有安全感吗?]

[这……我们谁今天也不知道明天事儿啊!]

[我怎么觉得你帮着他说话呢?]

[那还不是因为你喜欢他?]

[谁喜欢他了?]

[好好好!那你想怎么样你说?]

李熏然也不跟赵启平抬杠了,做了个请的手势,赵启平仰头干了刚才的威士忌,对李熏然招招手,李熏然凑近了他,赵启平轻声的说[你有没有看到背后那些跟着我的人?]

李熏然点点头,他做警察的,当然一早就发现了一路跟踪他和赵启平的那些鬼鬼祟祟的人

[不是他派人跟着你的么?]不然我早把他们抓起来了……李熏然心想。

[你是不是除了和凌远……没有和别人过?]

[啊?唔!]

李熏然瞄着那些黑暗中的人还没转过神,就被赵启平捞过了下巴,浓烈的酒精味充斥着唇齿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李熏然才发现赵启平在吻自己,一瞬间他大脑短路了,赵启平轻吻即止,完了还不忘舔舔嘴唇,看李熏然呆楞的样子,拍了拍他的手臂调侃道[不就亲个么,看你吓得~]

[你搞什么鬼啊你!你拿我玩儿激将?!]

[我这叫,试探]

赵启平说话有点大舌头,明显就已经喝多了,李熏然摇摇头[走了走了,回家了!]

[瞧你那小样儿~]

这时赵启平桌上的手机亮了起来,是谭宗明的短信,李熏然也凑过去看了,对方问[在干嘛?]

赵启平飞快的回了两个字[睡了]

对方马上也回了两个字[晚安]

[哼!]

噹啷一声,赵启平把手机扔进了刚才的空酒杯里,大发雷霆,李熏然莫名其妙的问

[又怎么啦?]

[你没看到吗?]

[看到了啊,人跟你说晚安呢,不挺好的么?]

[现在才几点,十一点,我是十一点就睡的人吗?那群人]赵启平的手直指躲在酒吧黑暗处的那些保镖,并狠狠白了一眼[我跟谁吃饭跟谁喝酒跟谁说话,他们都要跟那个人汇报!恨不得连我拉屎都跟着,现在!他就回我个晚安,你觉得挺好???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也不知道在哪里花天酒地,忙得根本不在乎我!!!]

[这…………]

[走!我们把那群跟屁虫给甩了,换个地方喝!]

[啊?还喝?]


凌远正在书房写报告,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十一点半了,李熏然今天下班和赵启平吃饭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看电脑的时间有点长,凌远按了按眼睛的穴位刚想起身去倒杯茶,桌上的手机响了,一条来自谭宗明的短信。凌远一看内容,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放下手机就深呼吸了一下,再看了一眼,的确是李熏然和赵启平的热吻照。他嗤笑了下,这两人,呵呵,还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赶紧在一起就是拯救世界,少折腾身边的人……


李熏然当然没听赵启平的转场去再去下个酒吧,赵启平上了车就差不多快睡着了,把他送回家后李熏然回到家都十二点多了,凌远还在书房里面工作,听见李熏然回来了就拿着茶杯出来到厨房倒茶,一副老干部的样子,李熏然在冰箱里面翻找可以做宵夜的东西……

[你还没睡啊?]

[你怎么那么晚回来?]

[启平喝多了,我把他送回家……肚子好饿啊……凌远……]

李熏然从后面抱着凌远撒娇,他刚刚看见冰箱里面居然有红烧牛肉,这个时候如果来碗红烧牛肉面那真是……

[凌远~]

[你喝酒了?]凌远转过身凑近李熏然闻了闻

[没有啊,我哪儿敢啊~我那么听话,你做个宵夜给我呗~]

[那我检查检查……]

凌远说着就吻住了李熏然,家里没有开灯,只有厨房墙边的应急小灯亮着,两人在昏暗中亲着亲着,李熏然就把手伸进了凌远的衣服,可是吻得才火热的时候,凌远放开了他,皱着眉头问他

[你喝酒了?]这次和刚才不同,语气中明显的带着肯定

[啊?我没有啊?]

凌远不说话,舔了舔唇,昏暗的灯光,他的指服摩挲着李熏然的唇,看得李熏然也忍不住舔了舔唇,刚想再开口否认,突然想起了和赵启平那个吻,对方双倍威士忌的那股很冲的味道,他小小的抽了口气,往后退了半步抵住了身后的流理台,可是凌远上前凑得比刚才更近了,低低的声音就在他鼻尖……

[没有吗?那我再尝尝……]

这次的吻来得又狠又急,李熏然有点招架不住,他撑着身后的台面,任由凌远的舌扫过他的口腔,吸吮他的唇,然后啜咬他的舌尖……凌远的大手抚上李熏然的脸颊,让他抬起头变换着角度方便他尝遍每一寸……退开的时候李熏然已经喘着气,两眼湿润的看着凌远,他现在已经不止肚子饿了……

[凌远……]

[真没喝?]

低沉的声音,凌远一脸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表情让心虚的李熏然招架不住,可是打死他也不能说喝了赵启平嘴巴里的酒啊……李熏然心里暗暗叫苦,你说你个做医生的味觉那么好怎么不去做厨师呢!李熏然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招供”

[我……就,喝了……一点点……]李熏然用两根手指比了一毫米,一脸委屈。

[一点点是多少?嗯?]凌远不怀好意的搂住李熏然,手从他的毛衣下摆钻了进去,一路滑进裤子里……

[就是,真的,一,点点……]

[熏然……不听话是要受惩罚的,说谎,也是要受惩罚的……]

凌远的低音透着危险的气息让李熏然想逃……

[凌远凌远……我们,我们有话好好说好不好?]

[行~把你喂饱了,我们慢慢说~]

凌远抿着嘴笑了下,然后抽出手,去给李熏然煮牛肉面。李熏然咽了口口水,刚才凌远的笑,笑得他毛骨悚然,完了完了完了,赵启平,你害死我了!!!

(……………………)

预售链接:

楼诚本 预宣男朋友系列二——《婚前婚后》(谭宗明x赵启平)

相关系列:

凌远x李熏然:楼诚男朋友系列 

胡八一x萧景琰:我和粽子有个约会


ps:之前拍下婚前婚后的宝宝们,因为店主手残所以误点了发货,非常抱歉,现已经延长了收货周期,到时候会送一分小礼品以表歉意,请大家见谅!

评论(43)

热度(631)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