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婚前婚后第二部08

这两天李熏然度日如年,临近了下班时间也不想回家,一回到家他就提心吊胆的怕凌远问起手上的戒指,从来没有那么盼望过凌远加班。那天后来他找了个凌远不在的时间把两辆车子兜底又翻了一遍,车载吸尘器吸了两边,仍然没有找到,只能放弃了。他掰着指头算日子,昨天凌远加班,今天他借口加班,听启平说明天凌远晚上有个饭局,大后天怎么办呢……去爸妈家躲一天……到周五就好了……李熏然按着太阳穴,头疼的要裂开,喉咙发痒咳嗽开始了就没停过。

铁道游击队般的一周无比漫长,最能安慰他的就是每天晚上窝在凌远怀里,从那天开始,他失眠了,他假装自己睡着了,然后在凌远睡着后偷偷的睁开眼睛,回想着两人这些年的点点滴滴,有时候想着想着就哭了,想着想着又笑了,想着想着又迷茫了……凌远到底喜欢他什么?初遇的邂逅,在事后的描述总是带着个人感情的渲染和记忆的美化,而现实的生活又是另一景象,他毫无恋爱经验,爱情这门学问,在凌远的溺爱中,三年如一日,连李主席和李局长都说凌远把他宠坏了,李熏然不以为然,因为他知道凌远是爱他的。

李熏然一边咳嗽一边翻看着这两天金色殿堂行动的笔录和手下整理的行动报告,一切都很正常,可是李熏然的心里总是透着一股隐隐的不安,做他们这一行的,直觉是很准的,像这种情况,事出反常,风平浪静,二者之一,必有妖。回想起那天阿金的话……

[……说心里话,我不想坐牢,毕竟谁喜欢被人控制,失去自由呢?你说是不是?……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还希望看在我认罪态度好的份上,给我减减刑……]

阿金交代的那些可以为他带来减刑,可是到了监狱里面必遭人报复,如果他咬死了不说就算多判两年,至少可以保他平安出来,他的话中隐藏着前后矛盾,李熏然将心中的疑点一一记下……看看时间差不多准备收拾下班回家。


好容易熬到了周四,到了下午李熏然打电话给凌远吹牛说要回爸妈家拿东西顺便就在家里吃晚饭,到家一进门李主席就念叨凌远怎么不一起来,他又要吹牛说凌远在加班,身心俱疲的端起碗,李主席敲敲他的手,[你的婚戒呢?怎么没戴?]

[啊?哦……放车上了……]

[这种那么重要的东西,你就应该戴手上!脱上脱下的容易掉,你丢三落四的……]

李主席给李熏然夹菜,李熏然戳着碗里的饭,食不知味的有一口没一口,一脸的苦,像在吃黄莲。他心里想着,已经丢了……

一边的李局长也帮腔道[你们结婚的事情都准备的怎么样了?结婚照准备什么时候拍?]

李熏然敷衍的回答[没有……不知道……]

[对啊,我上次跟你说的名单啊,老凌那边前两天拿给我了,你们算好了没?]

[还没,哪儿有时间啊……]

[你这孩子,这些事情你都不操心啊?统统丢给凌远啊?]

[不是,妈……你别问了……我们会弄好的……]

李熏然心里现在乱得一团麻,他恨不得拿到戒指,明天就结婚!要不是双方大人坚持,这种婚礼他最好不要办,一大堆的事情烦都烦死了,他现在只要和凌远在一起,就怕夜长梦多。

[你啊!每次跟你说说,都那么不耐烦……双休日叫凌远来家里吃饭听见没?]

[知道了……]

被爸妈念叨一通,李熏然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告辞回家,路上他看着握着方向盘空荡荡的无名指,一阵惆怅。基本上他这个时间点回到家,凌远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客厅,快速的窜进浴室换衣服洗澡然后钻床上,这几天李熏然既不拖着凌远打游戏也不赖在客厅看电视,洗澡也不用凌远三请四请,十点钟准时床上报道,乖乖睡觉。

[你今天去爸妈家拿什么了?]

[啊?]刚洗好澡的李熏然正在抹须后水,[我……忘记拿回来了,我妈做的酱油肉……]

[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李熏然点点头。

冰糖雪梨炖燕窝,豆沙蛋黄酥,放在托盘上端到李熏然的面前。凌远说[这两天起风了,我看你又咳嗽了,冰糖雪梨我给你保温杯里也灌了,明天带了上班喝]

[嗯……]

冰糖雪梨吃在嘴里甜甜的,豆沙蛋黄酥咸咸的,吃着吃着李熏然就觉得像噎在喉咙里那么难受,他偷偷看着沙发上正在看电脑的凌远,这个男人是那么温柔,那么强大,对他无微不至,包容他所有的缺点,纵容他所有的任性。也许是得来的太容易,也许是在凌远之前他从来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有时候李熏然觉得爱情像是美好的海市蜃楼,美好得太过真实,起初的不安来自于不自信,后来的恐惧是害怕失去。

如果有一天,凌远不要我了……

这样的念头闪过脑海,李熏然打了一个冷颤,后背发凉,即使这只是一个假设,扑面而来的恐惧席卷了全身。李熏然放下手里的调羹,跑进卧室钻进被子里,裹住自己,握着拳的手大拇指按在无名指的空隙,那里原本应该有他的戒指……

[你怎么啦?]凌远见李熏然东西没吃完就回房间了,也跟了进来。

[想睡觉了……]

[你吃完东西牙还没刷……身体不舒服了?]凌远的手抚上李熏然的额头,李熏然点点头,[哪里难受?]

[……]心里难受……[等会儿刷……]

[要不要陪你打游戏?……那看会儿电视?这星期的更新你都没看……]

李熏然只是摇头,凌远见他不说话,出去拿了要看的资料进房间,躺床上看,本来卷着的李熏然窝过来团在他手边。凌远伸手环住顺便揉揉李熏然的脑袋,[最近怎么那么乖?连胡萝卜也吃了?]

[……你不是嫌我瘦么]

[你不是说自己一直那么瘦的么?……怎么啦?是不是工作上不顺心?]

[也没有,说不上来,总觉得怪怪的……明天还有几条线索要去跟进一下……]

[遇事要小心,不要莽撞听见没?有危险要第一时间保护好自己……]

[行啦,老和尚念经,我又不是第一天做警察……你在看什么?]

[在做一个手术方案,病例特殊,我在查一些文献资料]

[很急吗?]

[也不是,病人现在在香港,下星期才转到我们医院……]

[哦……爸妈说双休日去吃饭]

[嗯……刚才的蛋黄酥好吃吗?]

[挺好吃的……]

[附近新开的店,我还买了蛋糕,明天给你当早饭]

[鲜奶和巧克力啊?]

[嗯……]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李熏然想到明天就是星期五了,下午请半天假去拿戒指。心里稍稍平复了一下,也没有前几日那么提心吊胆了,放松了心情的李熏然贴着凌远昏昏欲睡。不知睡了多久,他感觉凌远放下电脑,关了台灯,准备睡下,便迷迷糊糊凑了上去,黑暗中凌远的唇不小心擦过了李熏然的额头,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因为感觉自己硬了。

[凌远……]

李熏然才开口,被子里凌远的手已经拉下了他的睡裤,他配合的扭了两下把裤子踢到脚边,然后去拉凌远的。旁边凌远拉开床头抽屉摸了半天,[套套好像用完了……最近太忙都没时间买,要不……]

[要不你直接进来吧……]李熏然急切的说。

[…………]

凌远的沉默让李熏然顿时因为刚才自己的话变得局促,[我……]

[客厅还有……我去拿一下……你急的话……]凌远往李熏然手里塞了一支小瓶,[自己准备下˜]

李熏然握着手里的东西绷直着身体,红了脸,等到凌远拿了套套回来,还僵在那里没有动作。凌远捏捏李熏然的脸然后从他手里拿过润滑,拍拍李熏然的pp,李熏然抬起腿搁在凌远的腰间…………

事后在浴室刷牙的时候,李熏然只穿了内裤和睡衣,宽大的睡衣下就是光裸的大长腿,直到凌远停下手里的动作盯着镜子里,他才发现自己的腿间因为刚才的情事布满了红痕…………


吃过晚饭,赵启平正在给谭晨辅导英语作业,谭宗明把他叫到书房。赵启平一进门看到谭宗明脸色就知道什么都瞒不住对方,悻悻转身关上书房的门。

[我有事情问你……]

[不许告诉凌远!!]

[…………]

谭宗明拿眼前这个自己的小老公也是一点办法没有,他叹口气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纸放在桌上,赵启平不用看也知道是自己冒充谭宗明签名的那张购物清单,他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在谭宗明对面坐下,[你不会已经告诉凌远了吧?]

[你以为我整天很闲吗?我有那么聒噪吗?]

[我警告你!不许说,听见没?!]

[我不说,我保证不说!行了吧?但是!]谭宗明把那张纸推到赵启平面前,赵启平翻他一白眼,心想你大老板样子摆给谁看啊……谭宗明敲敲桌子,语重心长的对赵启平说[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东西掉了就掉了,你让他好好和凌远说不行吗?重新买一个,凌远不会不肯的,你们现在这样算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是熏然他想弥补一下……]

[弥补什么啊?都要结婚了,难道凌远会为了一个戒指跟他分手吗?你想想,要是我和凌远合买一个戒指来骗你,你会什么感受?]

[你这个比喻不恰当……]赵启平脑补了一下凌远和谭宗明去买戒指,这画面太美他不敢看,[再说了……你跟凌远好到我和熏然的份上了?]

[你和熏然好到什么份上了?]

[你别打岔,关键是……谁知道这个戒指凌远是三年前就买的……我也劝过熏然……]

[你也知道!三年前买的!你们院长这人,那智商,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一个戒指能让他藏着掖着三年不敢拿出来,要不是这次阴差阳错,他们双方家长逼婚,我都不知道他要藏到什么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他那么骄傲一个人,人无完人啊……他也有怕的时候,李熏然是个警察,以前又出过那样的事情,碰到他的时候就剩半条小命了,平时不是这里磕了碰了就是那里伤了瘸了,他不强势点能镇得住那小警察?]

赵启平想到那天和凌远的对话……

[……我为我的另一半是警察而感到骄傲,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有时候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也是一种负担,要时时刻刻操心他们的安危,明知道即将爆炸的工厂还冲进去,像这种事情,如果我在场,就是打断他的腿,也不会让他去的……]

凌远对李熏然强势的控制欲和占有的背后是极度的缺乏安全感,现在被谭宗明这么一说赵启平也觉得他们的做法很不妥当,[……那,那现在怎么办啊……买都买了……]

[我是绝对不会说的,我就当不知道,但是你们俩最好永远别让凌远发现……]

[嗯……]

[不过照我说,还是跟凌远坦白比较好……]

[嗯……我再劝劝他……]

[还有,你以后这种馊主意给我少出出!]

[怎么说……也不全是我的主意啊……]

[你们两个人想出来的主意,哪次不是馊的!]

[…………]还说自己胜在心胸宽广,离家出走都是第一本的事情了,还记到这本来……(误)

[你失踪还有凌远帮我找,如果李熏然再失踪……呵,我都不敢想……]

tbc

评论(49)

热度(421)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