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婚前婚后第二部22 重逢

[凌李]男朋友系列3婚前婚后第二部 总结 (上)


男朋友系列三本套装请戳


三年后


一架私人飞机降落在机场跑道,缓缓驶向专用航站楼停机位。谭宗明站在他的黑色幻影旁边,正在等待飞机上的来人,他身边的赵启平正在打电话。

[嗯……又被你猜中了,我今天晚上医院突然有事,要不就你和黄警官带晨晨,粘粘去看演奏会吧……]

[是,知道啦!赵院长!]电话那头的李熏然用肩膀夹着手机,手上正在把刚才开会的文件用回形针夹好,[看到你电话打来就知道你要放鸽子!放心吧!]

[记得如果他吵着要吃垃圾食品……]

[绝对不会由着他!行了吧?你真是越来越罗嗦了!没事我挂了啊,上班呢!]

[行,挂了挂了!我完事了来接你们]

赵启平放下电话转过身,私人飞机的舱门正慢慢打开,他用手肘拱了一下身边的谭宗明[他的飞机好像比你的大……那个变态真把遗产全部留给他了?]

[嗯,名字都为了他改了,留点遗产算什么……]

[那怎么处理的?]

[他全部拆了重组……]

[……被这种人缠上凌远也是真够倒霉的,那个……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也不见得,现在已经比去年好很多了,恢复到二十几岁的时候,慢慢来嘛……何况他自己不就是专家么……]

[也是,你真觉得不告诉李熏然?]

[你让我怎么说?]

[…………]


凌远戴着墨镜,头发短了点,人也瘦了, 不过看上去比三年前年轻了不是一点点,赵启平转过头通过车窗玻璃的倒影瞥了一眼自己的样子,啧……看来心态对外貌真的很重要!!!

凌远来到谭宗明和赵启平的面前,互相拥抱了一下,像是阔别已久的老友,他的身边是一身红装的汪曼春。

[对了,老谭啊!那现在是凌远有钱还是你有钱啊?]

[还是我比较有钱一点,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切˜什么话,我就随便问问!]

[你不是一直指望我破产让你养么?]

[可惜啊˜你一直不让我如愿˜]

[谁叫你旺夫呢˜]

[…………]


今天是曲和独奏会的压轴场,在市内的音乐厅举行,自从两年前巴黎大剧院的绑架事件之后,原本默默无闻的曲和瞬间变成了享誉海内外的大提琴演奏家,这也取决于他真才实学的演奏水平以及出众的创作才华,上一张他的演奏专辑全球大卖一千万张,霸榜长达四周时间,大家对于这位从中国走出来的大提琴演奏家的趋之若鹜丝毫不亚于当年的两位钢琴天才,同时也让大提琴这门学艺成了热门。

仅管曲和已今非昔比,到处巡演和邀请络绎不绝,但是自从半年前开始,他仍然每周都会抽一天时间回原本的音乐教室继续教授小朋友基础大提琴,小班的课程里面,学生并不多,只有谭晨,李念,婷婷和一位特殊的学员,黄志雄。


[师哥,上次在里昂的时候没有赶上,没想到在这里赶上了!]汪曼春拿着两张票子献宝似的在凌远面前晃了下,凌远头也没有抬的翻着报纸,正好翻到一页全版的广告,上面正是青年演奏家曲和的全幅演出广告。

[就是你最近迷的那个大提琴演奏家?]

[是啊!今天最后一场,你说巧不巧!而且还是VIP票哦˜可以参加之后的酒会˜听说很多明星都会去!]

凌远摇摇头,对汪曼春一脸小女生的迷恋表示无法理解,他想了想又说道,[我想低调点……]

汪曼春顿时懂了凌远什么意思,点点头,[那我们早点进去,不让记者拍到照片就是了……]

凌远点点头,继续低头看报纸,过了没一会儿,他仍然看着这一幅的广告想在思索着什么,然后他放下了报纸皱起眉头,说道[我好像以前认识他?]

[是吗?]汪曼春倒没有了刚才的欣喜,只是随口搭了一句然后走到凌远的身边,看着那页报纸,小声嘀咕了一句[嗯……这张照片照得倒是和某人有点像……]

[什么?]

[没什么,你西装拿出来了没?]

凌远没说话,指了指正在拆箱的几个侍应,汪曼春摇了摇头,对眼前的人翻了个白眼,凌远这次连带着在美国服侍他的管家加佣人,加起来差不多十个人,除了留下照看房子的,其他全部带回了国内。汪曼春对凌远十足十的富豪作风颇有微词,然而从心底里,这样的他更符合她在二十岁时遇见的他。


李念,小名粘粘,今年三岁半了,到了今年九月份的时候就要成为幼儿园小班的宝宝,现在他正在爷爷奶奶家等爸爸来接他一起去曲老师的演奏会。粘粘很乖,很懂事,除了很粘很粘爸爸之外,所以启平叔叔他们就一直叫他粘粘。

现在奶奶正在给粘粘做他最爱吃的小点心,玛德琳饼干。

刚出炉的司康饼干是松松的,香香的,软软的,有一股甜甜的香橙气息……配上牛奶热可可……

[爸爸!!!]

粘粘手里刚拿起玛德琳还来不及咬一口就听见楼下车子发动机熄火的声音。

爸爸来了!

他手里举着小饼干飞快的迈着旋风小短腿,在距离还有三步的时候,一下子扑向李熏然。

[爸爸˜˜˜粘粘想你了!]

[哎哟!爸爸也想你!来,给爸爸亲一个!]李熏然把粘粘抱起来,粘粘很迫不及待的在李熏然脸上吧唧吧唧,一亲就是几口,李熏然看到他手上的饼干问道,[奶奶给你做饼干了?]

[嗯!]粘粘把手里的玛德琳塞进李熏然的嘴里,[先给爸爸吃!]

李熏然叼着一半玛德琳对粘粘说[一人一半!]

粘粘张大嘴阿呜一口就着李熏然的嘴咬下一半饼干,李主席在楼上看到这父子俩笑着对李局长说[你赶紧帮我把饼干都拿出来装好呀,愣在那里干嘛啦,他们马上要去听演奏会的!]

[我不是在装嘛,现在五点,演奏会要七点了,急什么啦!]

[路上不要堵车啊!]

李局长和李主席叨叨着,看到李熏然抱着粘粘进来了就把已经包好的饼干拿了出来。

[熏然啊,这个你给晨晨也带点去,还有曲老师,人家请你们听演奏会不能空着手去,买个花!]

[花花有黄叔叔买˜]

李熏然笑着捏捏粘粘胖乎乎的小脸蛋,[是啊,我们就送漂亮的小饼干!]

饼干用透明的玻璃纸包着,里面有玛德琳,曲奇饼,司康饼,还有几个马芬……上面还扎了漂亮的丝带,与外面甜品店里卖的比起来毫不逊色,李熏然随手拿了一包在手上看看,[妈,你这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可以去开店了!]

[行了,少拍我马屁,吃好赶紧去,不要迟到了!]


[爸爸,你也喝可可]粘粘举着自己的小奶杯凑到李熏然嘴边,[我喂你我喂你!]

李熏然笑笑,由着粘粘把奶杯塞自己嘴里,可是粘粘小手一抖,李熏然来不及接住,哐当奶杯掉地上,咖啡色的可可顿时撒了一身,这下他傻眼了,粘粘也傻眼了。

[爸爸……可可翻掉了……]

[…………]哎呀……我的衬衫!

父子俩大眼瞪小眼,李熏然心里思索着回家换衣服肯定来不及了,这时李主席的嗓门来了。

[哎呀!我说你们俩怎么回事啊!李熏然你好好的怎么吃一身了???]

一边的李局长赶紧从李熏然的怀里抱过粘粘,小宝贝的身上倒是没有弄脏, 感情全往他爸身上倒了。李主席推着李熏然进洗手间去擦衣服,[你看你,现在回去换肯定来不及了,赶紧擦擦……]然后叹了口气摇摇头,这对父子真是不让人省心,总是会莫名其妙明明好好的平白无故出一堆状况。

好在李熏然穿了深色的衬衫,从肩膀到裤子一路的可可痕迹很明显,好在他还有件警服外套可以遮一下。等他捯饬完,时间也差不多了,李熏然拿起大篮子饼干抱着粘粘前往音乐厅。


因为是最后一场演出,有很多名人会到场,VIP的入口铺着红毯,走廊边成排的花篮。曲和特地叮嘱早点到然后去后台找他。等李熏然和粘粘到的时候,黄志雄和谭晨已经等在了贵宾入口处,黄志雄一手抱着一大束鲜花,是送给曲和的,另一只手牵着谭晨。他们一行人前脚刚进门,后面VIP入口就驶进来一辆全白的劳斯莱斯幻影,一身黑色西装的凌远从车上下来,转身对车内的汪曼春伸出手,窈窕婀娜的汪曼春挽着凌远一起从VIP进入音乐厅。


[哎呀!我把给曲和的饼干忘记在车上了,你们先进去,我去拿一下!]

粘粘搂着李熏然的脖子不肯从他身上下来,[我和爸爸一起去!]

[那我和晨晨先去后台找曲和]

[嗯!]

李熏然抱着粘粘转身快步往刚才进来的地方原路返回,这时粘粘拉拉李熏然的衣服,[爸爸,你的鞋带送了!]

李熏然低头一看,鞋带的确开了,他放下粘粘,低头绑鞋带……

擦肩而过的时候,凌远闻到空气中飘来一股淡淡的牛奶可可的味道,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转过身……

[好了!]李熏然站起身,旁边的粘粘张开手臂,李熏然抱起他的时候,小宝贝还迫不及待的跳了一下,[走,我们快去快回!]

[爸爸,曲老师会不会喜欢我们的饼干?]

[肯定会喜欢的,他不是最喜欢曲奇饼干了吗?]

[对哦!!!]

凌远在他们身后驻足看着这一大一小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门口,他急忙往前走了半步,却没有跨出……他心里却踮着脚,想看清楚瞬间盘旋在眼前的记忆……

[师哥,你怎么啦?]汪曼春好奇的看着李熏然抱着粘粘离开的背影,[刚才是谁?]

凌远摇摇头,他甚至连对方的长相都没有看清楚,他笑了笑对汪曼春说,[我们进去吧]

走了两步之后,他又回过头看了一眼。


李熏然抱着粘粘进后台的时候,曲和已经一身舞台装,整个人看上去光彩四射,边上的桌子上堆满了送来的鲜花和礼物,他手里却独独捧着黄志雄给他的花眉开眼笑,见李熏然和粘粘给他带了曲奇饼,立马拆开一袋顾不得嘴巴上的唇彩,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喊快饿死了,瞬间解决了一袋,旁边的化妆师见了赶紧给他补妆,不许他再吃了。

曲和苦着脸说,[我就下午彩排的时候吃了个汉堡,到现在水都没时间喝呢!]

李熏然立马看穿曲和的心思,在旁边打边鼓说,[那我们明天下课去吃火锅好不好啊?黄警官也一起?]

曲和一脸期待的看着黄志雄,黄志雄点点头。


曲和特地给他们准备了最靠近舞台边的一侧包厢,紧靠着VIP区,私密性更好也够宽敞。演奏会顺利的进行着,在场所有的人都陶醉在曲和演奏的美妙音乐中,只有一个人除外,就是凌远。走廊里遇见的那个背影一直蕴绕在他的心头,他一遍又一遍的在音乐中回想刚才看到的背影和刚才那人的声音,然后更多模糊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却又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他的心像有千百只手在挠,他始终无法突破最后那层记忆的屏障,但他却能看见前方记忆的光芒……

过度的思虑让凌远抬手揉着太阳穴,旁边的汪曼春见了关心的问他怎么了,他只是摇摇头,他觉得自己快疯了,因为一个连脸都没有看清楚的人,只因为他一个背影,几句话,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出现幻觉了,因为他的鼻尖一直飘忽不定的能闻到牛奶可可的味道……


灯光亮起,音乐厅里掌声雷动,一时间,人们起立为曲和精彩的表演鼓掌,凌远在汪曼春的提醒下赶紧站了起来,如雷贯耳的掌声中,他听见后面有人说,[我们是不是要赶紧去后台找曲老师?][对,我们去打个招呼就回家,一会儿曲老师还有事,你小爸爸马上来接你了]……

手上鼓着掌,凌远回过头,只看到上方一个空荡荡的包厢。


演奏会结束之后,思绪烦乱的凌远无心再去酒会便想回家,汪曼春见凌远不去了她也不去了,不过想找曲和要个签名,于是凌远便到门口等她。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个背影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这次他的身边又多了一个孩子,他手里抱着一个,手边又牵了一个。

可是那个背影好像等到了来接他的车子,正朝着不远处的一辆车招手。凌远加快了脚步,一路小跑都门口,那个背影近在眼前,他刚想上前,可是腿脚先一步被抱住了,他低头一看是一个小孩儿。

[凌远叔叔!你终于回来啦?]

小孩儿抬头,凌远一看……[晨……晨?]

然后,前面抱着孩子的背影转过身……

tbc

男朋友系列3《婚前婚后第二部》预售请戳

ps:汪曼春是来助攻的,不会发生那种什么误会来误会去的情节。

评论(57)

热度(360)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