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谭赵]结婚大作战(上)


前情总结:

婚前婚后第一部完结整理

婚前婚后第二部总结


婚前婚后 第三部 01

婚前婚后 第三部 02

婚前婚后 第三部 03

婚前婚后第三部 04

婚前婚后第三部 05

婚前婚后第三部 06

婚前婚后第三部 07

[谭赵]婆媳战争

[谭赵]教科书般的调情page1

[谭赵]聊斋?呵呵…Too young too simple!!!

[谭赵]你妈重要还是我重要?

[谭赵]爱爱被长辈发现怎么办?


想当年,谭宗明和赵启平结婚前。

谭宗明追求赵启平,甚至不惜用谭晨小宝贝把这个嘴硬心软头皮撬的小医生绑在身边。当一岁的谭晨蹒跚着拿着求婚戒指走向赵启平,这位傲娇的骨科医生在谭总霸道的温柔下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他抱起宝贝儿子,收下戒指,答应了谭宗明的求婚。终于,终于,终于,谭宗明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只是,谭宗明没有想到这只是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更严峻的考验马上就到来了。

赵启平出身于书香门第,爸爸是大学教授,妈妈是高中老师,一家人都是搞文化工作的,赵教授退休前是他们那儿远近闻名的学者,桃李满天下,退休后仍然返聘做着系里的顾问。

说起赵教授的脾气,不得不说,基因是强大的,看看赵启平就知道了。

[我爸可不是好糊弄的,如果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戒指还给你]

[别别别,你已经收下的东西怎么可以随便还呢?]

[那要不下个月国庆的时候,你跟我回家?]

赵启平试探性的问了下,谭宗明看看刚娶到手还没捂热的小医生,立马点点头,一天不扯证他的心里就没底,谭总一口答应,心里恨不得明天就去求得赵启平父母的同意。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这一关迟早是要过的,谭总沉浮于商海多年,什么世面没见过,见老丈人而已。

[真不怕?]

[怕什么?为了你前面就是火坑我也得跳啊,何况不就是你爸么,上门是客难道还能把我赶出去不成?]

[那可说不定……]

[啊???]

[你不会退缩了吧?]

[不是,你爸到底怎么样一个人啊?]


赵启平也不是没有试探过他爸,某天饭后,电视上经济频道里正放着成功商人的访谈节目,这一期采访的正是谭宗明。

[爸,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正在沏茶的赵教授看了一眼电视屏幕,[呵,我认识他!]

[啊?你认识他?]

[是啊,前几天吃饭的时候娱乐新闻里面还看到他,包养了那个女明星的大富豪呗]

[爸,那女明星是他的表妹……]

[你怎么知道啊?]

[…………]

[还表妹呢,骗骗无知群众还行,逃不出我的法眼,这种人不知道多少表弟表妹呢!]

[是亲表妹……]

[你怎么知道的?]

[…………]

[亲表妹那更吓人,这种有钱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就像你之前那个富二代女友,什么争家产争遗产,我就说不靠谱吧!你以后跟这种人少来往,我们普通人家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可以了,这种人跟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电视上看看还行,真放到实际生活中,谁经得起那折腾!]

[…………]

[你和她没联系了吧?]

[她出国了……]

[嗯,本来我也不看好你们,早点分了了事,你啊!好好的正正经经的再找一个靠谱的]

虽是一介读书人,赵教授却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喜误分明,是非黑白曲直在他那里没有灰色地带,地地道道的直肠子,赵启平说,我爸的生日就在白羊座和金牛座交接的那一天,承接了白羊的炸药桶和金牛的牛角尖,别人那是炮仗脾气,噼里啪啦一阵就过去了,可是我老爸,那是火箭筒,动力十足可以带你升天的那种。对星座没研究的谭宗明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此刻他还没有领教到。


赵启平看着正在拿着古董目录手册给他爸挑选礼物的谭宗明,心里叹气,谭宗明太有钱这个问题他当初不是没有想过,甚至可以说过去,现在,将来这都是心病。所以一开始他是拒绝了,可是谁让他现在真的动心了,所以说心动是最麻烦的事情!

[你不是说你爸喜欢喝茶吗,这个降香黄檀的茶具不错]

[什么坛?]

[海南黄花梨做的,明代的,你看看]

赵启平瞟了一眼那数字后面一串儿的零,从谭宗明手里夺过那本手册,扔一边。

[真没必要花这个钱,你买点水果茶叶什么的就可以了!我爸喜欢喝点小酒,再拎个酒就行了,别搞的那么隆重,又不是上门提亲……]

[这怎么拿得出手啊!]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家就是普通人家,我爸妈不求大富大贵,只希望我平平安安过日子就行,你买点朴实无华的平常礼物意思意思就客气下行了!]

[可是我这个人就不是朴实无华款的,是奢侈豪华款的啊!]

[你看你又摆你那总裁的臭架子了!我好好跟你说,你听我的不就行了,你弄个那么贵的茶具,你让我爸放哪儿啊?而且,我明确告诉你他是肯定不会收的,这算什么?让他卖儿子啊?]

[行行行,听你的,我们家你最大!]

[谁跟你我们家,这婚还没结呢……]

[是是是,那晨晨要不要带去啊?有个小孩子在能讨老人欢心]

[怎么带?你儿子还是我儿子啊?]

[是我们儿子!]

[算了吧!未婚生子,先上车后买票,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吧,王牌都留着最后出,谁上手就扔张A啊]

[也对……]

[其实呢我是这样想的,去的时候先说你是我朋友,也别上来就说是我男朋友,我爸对有钱人的印象不是太好,到时候见机行事,你看怎么样?]

[听你的……]

[我想来想去还是要从长远打算,先软化他对有钱人的偏见,再树立你的良好形象,你这第一次次闪亮登场还是要低调点,明白吗?]

[明白了……]

谭宗明顿时心情不太好,感情赵启平答应他的求婚就是张白条,兑现掌握在老爷子的手里,如果父母不点头,他这白条很有可能就真成了白色的条儿,万一老爷子一年半载的态度不软化,他的形象就必须永远停留在好朋友,这可怎么是好!

所以说他们做生意的人是最讨厌收到白条的。按照赵启平这样怀柔政策的进度,他们应该在大学时相恋,还能有一份学生时代纯真爱情的美好印象,现在这么软磨硬泡等到老爷子同意他们结婚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大概晨晨都能打酱油了,谭宗明觉得要为自己好好筹谋一下。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一般火箭筒老爸的标配是一个温柔贤惠的老妈,很所有做妈的一样,只要自己儿子喜欢,赵妈妈是支持的。所以赵启平事先就跟自己老妈先挑明了,实话实说,谭宗明这次来不是普通朋友,是毛脚女婿上门,赵启平深知自己老爸的脾气,所以提早打预防针,叫老妈帮忙兜着点。赵妈妈见儿子这样煞费苦心,心下明了,也就点头答应了。


一转眼就到了上门那天,为了避免尴尬赵启平还特意拖了凌远和李熏然来打掩护,开饭前,谭宗明终于姗姗来迟压轴登场了。

[我不是让你别准备那么多礼物吗?你怎么还带了那么多东西,这后备箱里全塞满了,还有这个茶几我叫你别买你还买!你这能叫朴实吗?]

[我包装的朴实]

赵启平气不打一处来,[就你会耍嘴皮子,还有,这又是什么?]

[这是给你妈的,你不是说你跟你妈已经通过气了吗?丈母娘的马屁我总要拍好吧]

[那你也不用买那么多金,这些都是金饰啊!?]

[老太太都喜欢黄金……]

[谭宗明你这是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

[拿都拿来了,再说我总不能捏着拳头空着两手就上门来吧,你赶紧过来帮忙一起拿一下]

[本来就是朋友来吃顿便饭……]

[要让你爸习惯我这个人,先要让他习惯我的礼物开始]

[你这是糖衣炮弹!]

[随便你怎么说˜我们俩拿不下的你去叫李熏然和凌远出来搭把手]

[拿不下的就别拿了,赶紧进去吧!]

谭宗明抬腕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的确该进去了。


赵教授和赵妈妈喜笑颜开的出来迎接自己儿子的朋友,谭总。

看到谭宗明和赵启平手上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赵教授客气的说[都是朋友来吃顿便饭怎么还提那么多东西,太客气了!快进来坐!]

[伯父应该的应该的,第一次来失礼了]

[那个谭总啊,以后来别拿那么多东西了,多见外啊]

[伯母您叫我宗明就可以了]

[来来来,就等你吃饭了]

一进门其乐融融的样子让赵启平心里挥舞起初战告捷的小棋子,脸上掩不住得意的笑,他妈在旁边用手肘拱了他一下,轻声问道[就是他啊?]

赵启平笑着猛烈点点头。

[长得倒是一表人材,比电视上看着还帅……]

赵启平再次点点点点点头,[镜头显脸大!]抿着嘴那得意样儿看得赵妈妈忍不住给他泼点冷水,[你尾巴可藏藏好了,急不来!]

赵启平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点了下头。

[伯父伯母啊,厨房里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吗?]谭宗明殷勤的问道。

[别别,你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你帮忙呢]

[你们俩客厅坐着去,汤炖好马上就开饭了!]

赵启平点头,拿着东西拉着谭宗明去了客厅,凌远和李熏然已经在沙发上等着了。

凌远嗑着瓜子调笑道[老谭,怎么?拿这些东西就想骗得人家把儿子送给你啊?]

[是啊,你羡慕嫉妒恨的话早点把东西送出手啊,反正人不早就被你骗回家了]

这时候李熏然和赵启平来了。

[聊什么呢?骗谁回家呀?]李熏然问道。

谭宗明意味深长的说[有的人啊,有贼心没贼胆˜]


外边小的们在客厅看电视聊天,里面两个老的也打开了话匣子。

[我看那个谭宗明人还挺不错的,不说送的东西,你看那几样都是你喜欢的,还挺有心的]赵妈妈一边忙活着手上的菜一边说道。

[嗯,人看着是挺不错的,倒也不像花边新闻里面那么风流]

[娱乐新闻不就是娱乐嘛,你还当真啦,他送那么多东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来提亲的呢,呵呵]

[你瞎说什么呢!不过说起来,你有没有发现你儿子莫名其妙请一堆朋友回来吃饭,我总觉着他是不是有事情要跟我们说?]

都说知子莫若父,这赵教授风还没刮起就先闻到了雨水的味。

赵妈妈的手上洗菜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心下一想也就顺着老爷子的话往下捋,[你是说客厅里面那三个?]

二老同时往客厅看去,年轻人嘻嘻哈哈,李熏然和赵启平正在打闹,老爷子点点头,[我嚼着里面有个可能是他对象]

赵妈妈赶紧接口[熏然肯定排除了,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的]

[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说不定就看对眼了呢?]

赵妈妈摇摇头,心里表示你想太多了……

[不过我倒希望是凌院长,两个人都是医生,有共同语言啊!]

[那如果是那个谭总呢?]

[你别说我就是看他不太顺眼……]

[那是你对有钱人的偏见,你刚才不还说人挺不错的嘛?]

[就是感觉吧……啧……]赵教授盖上汤锅盖,琢磨了一下摇摇头,[这个人啊我也说不上来,很精明……行了行了,我们就少在这里瞎起哄了,快点做饭吧!]


电视里新闻快播完的时候饭桌上的气氛正高涨,和年轻人在一起赵教授的话也变得多起来。

[谭总啊,你一个做大生意的人是怎么和启平他们认识的啊?]

[我们集团旗下的医药科技公司和他们医院有合作……]

[是啊,和我们医院有合作,还给我们医院捐款盖了大楼]凌远附和道。

[那平时效益还不错吧?]

[爸,你看你这话问的,他又不是开工厂的,还效益呢˜怎么问得那么老土呀˜]

[这不是随便聊聊嘛]

[不错不错,其实搞新药研发还是挺赚钱的,市场需求量大,不过这一块技术的东西我也不怎么了解……]

[这搞技术的到头来也是给你打工的,看得出来你很会做生意啊,带来的酒也是好酒]

[哪里哪里,伯父您夸奖了,我敬您一杯]

赵教授端起的酒杯刚要和谭宗明的碰上,电视里面传来了娱乐新闻播报的声音,头条新闻的主角正坐在他的面前。

[最近在证交所上市的晟煊集团CEO,也就是谭氏企业的现任当家人,谭宗明,被拍到和本事某家三级甲等医院的医生正处于热恋关系……]

饭桌上顿时鸦雀无声,因为这里坐着两位这家医院的医生,娱乐新闻女主播甜美的声音还在继续,[……两人日前在拍卖行拍得一只价格七位数的明清年代茶几……]

这只天价茶几正被朴素的包装着堆在赵启平家客厅一角……

[……据知情人士透露,两人已经交往近两年,目前正处于谈婚论嫁的阶段……]

电视机里面模糊的剪影一看就是赵启平,桌上的人神色各异。李熏然大气不敢出,这是要六国大封相啊!凌远看着对面一脸平静的谭宗明,在心里笑道,出人意料也是情理之中,这事情还真挺符合谭总的办事风格。赵妈妈摇摇头对赵启平挤挤眼睛让他看他爸。

赵启平一脸不可置信,现在的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天窗就这样捅破了?

老爷子端着酒杯的手僵在空中没有放下,一脸暴风雨前的宁静。

男朋友系列5[谭赵]《婚前婚后第三部》预售链接

男朋友系列4《男神与泰迪熊》& 男朋友系列5《婚3》 2本套装



评论(67)

热度(631)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