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凌李|谭赵]婚前婚后第四部 NEW!!!NEW!!!

这是新的连载,新的连载,新的连载!!!NEW RELEASE !!!

最近很忙刚发完4&5,刚回国还要倒时差。很多人问我还写不写,我想说细水长流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比起黑我的人,至少我在实践,轻易的把我打成谁谁的粉,太幼稚可笑!甚至可怜˜

如果有一天我不写了,说明我的故事讲完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彼此就和故事结局一样是一个happy ending,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其他的乱七八糟,没时间care,同样也希望看男朋友系列的大家能从中得到快乐。本文风格一如既往平淡甜蜜HE,可放心。

最后,看文愉快!💗


前情提要:

男朋友系列1 《全方位恋爱手册》(凌李)

男朋友系列2 《婚前婚后第一部》(谭赵)

男朋友系列3 《婚前婚后第二部》(凌李)

男朋友系列4《婚前婚后第三部》



写在前面平平在上一部的结尾因为被老谭吃醋和陈一度,所以被他关起来在床上“教育”了两天,内容比较那个啥,有点SM……你懂的,所以给敏感的平平留下了心理阴影,两个人还在闹别扭ing……


故事要从赵启平被谭宗明“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之后说起。俗话说,小吵怡情,大吵伤身。自从陈亦度莫名奇妙作为被吃醋的对象夹在谭宗明和赵启平之间,这两个人明掐暗斗终于在一次意外之后迎来了爆发,时过境迁,在各方亲友的“鼎力相助”下,赵启平和谭宗明勉强和好了,只是炸弹爆炸的烟雾即便消散而去,可是那坑还留在那儿呢。

赵启平现在算是切身体会到了他们家谭宗明吃醋的威力,不是说老谭酸菜开盖全上海下酸雨吗?可这酸雨怎么一个劲儿的往他头上落呀!那一小片儿乌云,不大不小的,正正好好盖在了赵启平的头上……虽说那天和好是和好了,可是…………


[疼疼疼……你,你轻点啊!嘶……]赵启平一边往后缩一边合拢双腿。

[怎么啦?]谭宗明的神情有点无辜,他听到赵启平喊疼就立马停下了动作,自从上次那样之后,加上刚刚不小心把人给惹哭了一场,赵启平现在眼睛还红着,谭宗明看到眼前的人,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点都不为过。

如果是放在以前,赵启平肯定会不屑一顾的踹他两脚,[谭宗明你少跟我来这套!打个巴掌给颗糖,你哄谁啊!去去去,给我死开!]

可是现在,眼前的赵启平眼神闪烁,刚才哭过之后的泪花儿还在眼底,脸蛋因为刚才匆忙又意外被打断的性爱而变得红彤彤的,谭宗明感觉他膝盖压着的下面动了动,低头一看,赵启平在拉自己的牛仔裤,然后别别扭扭的说道[那个……别做了,我……不想做了……]

谭宗明一愣,这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胳膊一伸把眼前的人给拽过来,亲上去再说[赵启平你少跟我来这套!明明自己也想要,你装!继续装˜]

可是现在,他握住赵启平在拉裤子的手刚想开口安慰就看到眼前的人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想要抽回手但又停住了,谭宗明原本握着赵启平手背,现在握着他纤细修长的手指,心中一阵心疼又难过,然后他悄悄松开了手。

赵启平僵着没动,垂着头,头发没有像平时那样骄傲的用发胶竖着,而是散落在前额,本来就很细的手臂现在看着更细了,谭宗明打消了上去抱住赵启平的念头,尽管他很想这样做。

刚才满屋子的旖旎气氛现在烟消云散变成了无处不在的尴尬。


赵启平站在办公室的窗边,外面是灰蒙蒙的阴雨天,这雨都连着下了一个多星期了,还没个停,赵启平原本就最烦这种黄梅天,现在更烦了!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他心里的雨也滴滴答答跟着落个不停,都一个星期了,其他地方的伤都好了,可是屁股还是那么疼……

[哎……]赵启平大叹一口气。

[你唉声叹气点什么呢?赵医生˜]

门外传来一个戴着口罩听起来闷闷但是很阳光的声音,不用回头赵启平也知道来的人是李熏然。

我们的李警官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太阳非常及时的赶到赵医生身边发光发亮,可是赵启平刚一回头,房间里瞬间多了一个从门外刚进来的凌远。

[你怎么来了?]凌远来找赵启平却意外发现李熏然也在一脸惊讶。

[我有发消息跟你说我过来拿报告啊!你没看见吗?]

[哦,我刚才在开会,等会儿一起吃午饭?]

[嗯!!!]

听到午饭两个字,连早饭都没吃的赵启平却一点胃口都没有,看着眼前的凌远李熏然,赵启平瞬间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发光发亮的,电灯泡!

[那个……你找我啊?]赵启平有点尴尬的问凌远。

[月底有个学习研讨会在北京,我看了下,是中科院牵头,这次请了好几个中外有名的专家,你要不要考虑下?]

赵启平接过凌远递给他的资料,还没看就先点了点头,[嗯……]

凌远微微一挑眉,有点惊讶赵启平那么快就答应了,看了看李熏然,后者一脸你们管你们说公事我就随便看看的表情,凌远提醒道[要去一个星期,时间挺长的……]

凌远不提醒还好,提醒了这一句恰恰戳到了赵启平的神经,心里顿时一阵不爽,几个意思?!我出去学个习难道还要给谭宗明汇报要他批条子不成?!

不过赵启平不会表现出来,他微笑说道,[那我考虑下……]

凌远点点头,说道[不过你可得早点给我答复,机会难得,好多人想去]

[嗯……]

凌远交代完拍拍李熏然的屁股说道[我先上去忙了,到吃饭了下来找你!]

[嗯!!!]

赵启平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跳了一下,当我这里是托儿所吗!再看看李熏然,看着凌远的背影笑得一脸荡漾,那脸蛋红光满面,凌远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看一眼他的宝贝小警察,挥挥手……我靠!现在距离吃饭也就一个小时不到,干嘛还这么依依不舍的!要看回家看个够!

赵启平心里的一群小医生挥舞着火把跟跳大神似的七上八下抗议着,他只能低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前面的人马上回过神来,[你怎么又叹气了?!]

[你到底来找我干嘛的呀李警官?]

李熏然讪讪笑道[来找你吃中饭嘛˜]

赵启平手指挑起桌子上李熏然脱下来的口罩掀他脸上,[找我吃中饭一个电话不够?还用这么勇闯虎穴?分明就是重色轻友……]

李熏然接住脸上掉下来的口罩,凑近赵启平,[好啦……等会儿请你吃饭赔罪行不行呀?]

赵启平侧过身,扔了一句[我不去了,吃不下]谁要去当你们的电灯泡!

[你怎么啦?不舒服啊?]

李熏然靠近赵启平问道,赵启平往旁边挪了挪,不耐烦的说道[我是医生还你是医生啊?没有!]

[你……]李熏然被赵启平很冲的语气冲得一愣,再想说什么赵启平背对着他,站在窗前,就他们俩对对方的了解程度,李熏然知道赵启平肯定有心事,扳过他的肩膀,[你和老谭不是和好了吗?]

[哎呀你别问了,我们没事……]赵启平甩开李熏然的手敷衍的回答。

[没事你还现在这幅样子?]

[说了和好了就是和好了,你烦不烦啊!]赵启平说完就推着李熏然,开始动手赶人了,[你出去出去,找凌远玩去!]

[赵启平!你!]

李熏然也急了反手不小心一推,赵启平踉跄退后屁股撞在了身后的办公桌上,疼得龇牙咧嘴的,李熏然回头傻了眼,这么撞一下不至于那么疼吧!再看到赵启平扶着身后的手……

[你,你这是?]

赵启平推开李熏然伸过来扶他的手,[我没事……]

额头上都疼得出汗了还叫没事?!

李熏然满脸的不相信,赵启平一脸的尴尬。

[行了行了,输给你了,我不问了……]李熏然轻声说道,他知道赵启平比谁都要面子。

赵启平松了口气,一下子卸了力,把额头砸在李熏然的肩膀上,[给我靠会儿……]

[嗯!]李熏然揽住赵启平的腰把他轻轻搂在怀里。

[我这么靠着你,凌远不吃醋?]

[嗯?]你好像比这过分的做过……

赵启平抬起头,鼻尖扫到李熏然的脖颈,有点痒痒,李熏然躲了一下,赵启平故意吹了口气,然后看到李熏然的汗毛竖了起来,笑着问道[他会不会吃醋啊?]

[嗯……]李警官思考的声音,然后回答道[反正他现在又不在]

[他现在进来你就推开我了?]赵启平扬起了声调。

[当然不会!我跟你谁跟谁啊?!我们又不是偷情!]李熏然搂紧了赵启平,一副保证不松手的样子。

[可是你刚才没直接回答……你怕凌远啊?]

[嗯……嗯,有点啊,他板起脸教训人的时候本来就挺吓人的嘛,他以前三天两头教育我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还要我走到哪里都要跟他报备,简直法西斯啊!哪像老谭对你那么好,从来不管你……]

[…………]

[不过呢,现在不怕了˜]李警官得意洋洋的说道,还哼哼着抖了两下,就差尾巴翘到天上去耀武扬威。

[为什么啊?]

[虚心接受,想改再改咯˜反正他也拿我没办法˜嘿嘿˜]

[…………]

问了也白问!!!那如果以前看到他不怕现在怕了呢?以前他拿我没办法现在有办法了呢?

赵启平在心里直翻白眼,“嫌弃”的推开李熏然,拉开抽屉想从里面拿晨晨的零食“犒劳”他,可是发现只有粘粘的磨牙酸奶豆,算了反正李警官也不会嫌弃的,有的吃就好了。

到了饭点终于等到饲养员的出现,李熏然欢天喜地迎了上去。

[我想吃麻辣小龙虾!]

凌远皱眉[中午吃什么小龙虾!你下午不上班了?]

[那……水煮鱼吧,你不是说医院周围新开的那家川菜不错吗˜]

[你前两天还上火现在就吃辣?不行!]凌远斩钉截铁的拒绝。

李熏然显然有点不高兴了,前段时间李主席给他和凌远做了很多补汤,灌得他舌头都没味道了,好不容易偷偷解放了两天,立马药性相冲就上火了,火锅肯定也不行了……早知道就不来了,自己一个人去偷偷的吃!

李熏然撇撇嘴提议道[要不……前面日料铁板烧吧,清淡点……]相比之下的清淡……

[你还嫌烧得不够啊?还铁板烧……]

[那你在医院自己吃吧,我先回警局了]李警官说着就往反方向走去,可惜被凌远给拎回来二话不说拖往另一个方向。

赵启平跟在他俩后面心里偷偷窃笑,这时凌远回头问道[你不一起去?]

赵启平摆摆手说[我不去了,等会儿还得看你给我的资料呢!]

[到底去哪里吃啊?]李熏然急吼吼的问道。

[xx有家私房养生滋补的粥]

李熏然皱起整张脸,仿佛已经感觉到那黏黏糊糊的白粥淡而无味的糊在自己舌头上的感觉,他嫌弃的抗议道[开车过去那么远我要饿死了!]

[十分钟叫远?饿了正好多吃点!]

[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我还是回警局吧!]

[那里离你们警局五分钟都不到,吃好我送你回去]

小警察欲哭无泪的被凌院长牵走了。

看来他还是拿你很有办法的嘛……

赵启平叼着筷子若有所思,眼前小锅子里的红汤滚了,里面翻腾着猪血、黄喉、油豆皮还有毛肚,他拿出手机咔嚓一声拍下然后给李熏然发过去。

看到图片的李熏然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再看看自己面前清汤寡水的粥,饱了!气饱了!

李熏然从刚才开始就一脸不开心,吃饭慢吞吞,一口含一分钟,照他这个速度这顿饭起码要吃两个钟头,凌远见了便问道[启平跟老谭还在吵架?]

[啊?]没想到凌远突然会问这个,李熏然想了想说道[好像是的]

[什么好像是的……]

[我不知道啊,他不肯说我怎么知道啊]

[我跟你说,他们俩都死要面子,你千万别……]

[我不要面子,我要吃肉!]李熏然把自己面前一小碗菠菜粥推到凌远的面前。

[…………]

凌远觉得李熏然根本没在听自己讲话,刚想教育他不要去问赵启平,又被对方抢白道[我想吃肉!我都那么瘦了你还给我吃素,凌远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在喝中药调理身体……]

[那个我也不想喝了!回家都扔掉!]

[不行!快点吃,吃完我送你回去上班]

[我不要吃,要吃你自己吃!]

[你干嘛作?]

[我作怎么了?我本来就是这样,你刚认识我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

凌远皱眉,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如果不是他们儿子都快四岁了他会怀疑眼前的真是那一年在医院刚刚认识的李熏然,不过现在……[行了,你不吃就走吧,我送你回去上班]

凌远站起身去买单,李熏然一愣赶紧跟着站起来,可是他还饿着呢!

路上回去的两个人一路无话,外面的天色很暗很暗,阴沉得像接近黄昏,雨点也变得大起来,快到警局的时候凌远把车停在路边,李熏然往外一看,那是他们单位周边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黄金手抓饼摊,他顿时两眼放绿光,凌远淋着雨下车去给他买。

李熏然仿佛已经闻到了那油哈哈的香味,过了一会儿,一个热乎乎沾着雨水的塑料包落到他的手里,沾着辣子和甜面酱还有两个鸡蛋两根火腿肠加酱牛肉的豪华升级版手抓饼!

李警官捧着啊呜啊呜吃得狼吞虎咽,还不时因为烫哈着气,再漂亮的脸蛋配上那个吃相也让人退避三尺望而却步,凌远摇摇头,肩头落满雨渍,车子拐弯停在警局后面无人的小巷子里,外面的雨开始变大,他抽了张纸巾擦擦脸,看到旁边吃得热火朝天的李熏然,又抽了一张跟着他朵颐的动作捡起掉落在他身上的葱花和碎屑。

[那个中药你不喜欢那就不要喝了……]

[就是嘛!我又不生孩子调理什么呀!]

[你有这个功能吗?]

凌远转过头狐疑的看着李熏然,目光落到他的小腹,李熏然条件反射的捂住小腹,赶紧摇了摇头否认道[没有!]

他半张开的嘴里塞满了手抓饼,腮帮子鼓鼓的,满嘴油光,脸颊上还沾着咖啡色的甜面酱两坨,像只一脸懵逼的仓鼠。

李熏然见凌远一直盯着自己脸看顿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合上嘴文明的咀嚼,那张不大的脸努力画着圈儿鼓动鼓动,小扇子睫毛忽闪忽闪,圆圆的眼睛不时的瞟向凌远,发现他还是盯着自己看,然后李警官的脸慢慢的从油亮油亮变成油红油红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剩下的饼一下子全部塞进嘴里想快点吃完,并且安慰自己对方应该没有看见,其实凌远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他的脸。

最后李熏然被盯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可是嘴里还有好多饼,他油油的手不自然的在大腿上搓了搓,“好心”提醒道[窝山班要池到嗯!!!]话说到一半饼还差点从嘴里飞出来如果那样的话就直接喷凌远脸上了,还好他及时吸了进去,但是那样就更……

李熏然捂着嘴,漂亮的脸蛋现在一半被漂亮的手指遮住了,刘海遮住的额头下就是一双大眼睛,现在垂着,睫毛微微抖动,嘴里的饼怎么吃也吃不完,最后他索性抻着脖子一口全吞下去了,总算吃完了!

李熏然抬眼看向凌远,手还捂着嘴,口齿清晰的说道[上班要迟到了……]

凌远突然靠近了他,李熏然条件反射往后缩,背脊贴在了椅背上,然后他捂着嘴的手被凌远扯开放在身旁,脸上原本两坨甜面酱因为被手指糊开变成了大小不一的两摊,他大气不敢出,不张嘴也知道现在自己闻起来就像一个手抓饼。

凌远的气息近在咫尺,李熏然僵硬着身体一动不敢动,被凌远捉住手腕放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他现在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就是凌远亲他,下一秒他感觉到嘴角脸颊正在被湿热的舌尖舔舐,李熏然侧过头想躲开,可是这又怎么躲得了呢……

[嗯……味道不错……]

听到凌远的声音李熏然只觉得气血上涌,浑身发软,头脑一阵热,[别……我,我要回去上班了!]他用另一只手用力推开凌远,然后扳动车门锁可是车子已经落锁了,他开不了门,轻而易举又被凌远拉回来,这次被压在椅背上,凌远侧过身把他禁锢在怀里,他们的距离比刚才更近了,凌远按了调节车窗的按钮,原本透明的玻璃颜色变深,四周暗下来,椅背被放倒,李熏然忍不住挣扎起来。

[你害羞什么?]

凌远低沉的声音在李熏然耳边响起,本来就跳得乱糟糟的心一下子扑通扑通跳得老响,李熏然扭动着结结巴巴,[我,我……我没……]

[脸那么红还没?]

[你,还不都,都怪你,你干嘛盯着我!]

[被我看两眼你就脸红了?]凌远笑着反问道。

[我……]

李熏然垂着眼睛看到了凌远………………

他的眼睛不自然的挪向旁边,却不知自己的神情尽数落入凌远的眼底。……………………

修长秀美的手指透过裤子感受着下面的火热,

,李熏然不由自主的轻抽了一口气,调侃的声音马上在耳边响起,[怎么?李警官没见过?跟你朝夕相处还那么陌生?˜]

[你!]李熏然怒瞪凌远,满脸嫣红,如果能忽略那油闪闪的光的话很是明艳,他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你还让不让我回去上班!]

[不让!]凌远厚着脸皮无赖的说完手上立马抽出李熏然的衬衫,摸上他衣服里的可爱肉肉又捏又揉,还变本加厉的指责道[都怪你……]

[怪我什么呀……]李熏然委屈的嘟囔道,喉咙里发出小声的闷哼。

[你说呢?]

[啊!……别……]胸前衬衫的纽扣被一粒粒解开,凌远会故意突然碰一下他的痒痒肉,激得他叫喊着往右边躲,

…………

…………

[凌远……凌远……]李熏然顾不得自己现在是个油光光的手抓饼一个劲儿的往凌远怀里钻。

车子外面下着暴雨,可能还夹杂着冰雹,车顶被砸得砰砰响,豆大的雨脚在挡风玻璃上星星点点砸开,就像很多年前那个被绑架的雨天,他被困在车里,听着雨声眼睁睁的看着噩梦般的身影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我在,我在这里……没事了……]

凌远紧紧的抱着怀里的李熏然轻轻拍着他安慰,一下又一下轻吻他的额头,直到怀里的人怯生生的抬起头看向他,他抬起他的下巴,低头吻住李熏然的双唇。

(ps:然后他们“开车”回家,没想到这篇是他们先开车,鼓掌!👏)

tbc1

男朋友系列1-5套装链接

男朋友系列6《我和粽子有个约会》+7《婚4》预售链接

评论(48)

热度(305)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