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赵启平的前任们 5(黄志雄/曲和)

回头一看沙发上的人已经坐了起来,他和赵启平对视一眼然后微微摇了摇头,赵启平点了点头应允。

此刻他想,黄志雄一定有他的苦衷,可是面对门外的曲和他似乎又有些不忍心。说到底他不是一个应该在此时此刻出现的局外人。

门外的人久久不愿离去,似乎笃定了屋子里一定有人。

一门之隔,曲和诉说着他们的过往……像是老旧的相片,那些已经泛黄褪色的记忆却仿佛是曲和心中最珍贵的影像。

他说他们在禾田溪涧的童年,说着他们第一次在月光下的田头偷偷牵小手,曲和说那天的月亮特别圆,一定是十五,黄志雄说那天没有月亮,但是有很多星星……他记得更多的是他宽阔的背影,他坐在二八大杠的后面,他载着他骑很远的山路去上学,有的地方他们只能下车步行,曲和拿着两个人的书包,黄志雄扛着自行车……

[我还记得你捧着我的手,说我的手漂亮,适合拉琴……可是如果知道学琴会让我们分开,我宁愿当初…………现在学成了,可是你却一次都没有来看过我的演出……不过没关系,现在你回来了,还有很多机会……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每次去省城都要坐好久的车,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去一次……]

门外的人诉说的声音中带着甜蜜的苦涩,一件件幸手拈来,仿佛在每一个夜晚,他已经将它们回忆过无数遍,门内的人,静静的听着,默默的和他一起回忆着。

黄志雄的脸上又露出了赵启平熟悉的神情,他知道在过去无数的夜晚,眼前的人也像门外的曲和一样,靠着那些闪闪发光的记忆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晚,看着天上的月亮,期盼着再次重逢的那一天。


[你也就听他的不开门?]李熏然拍台子问道。

赵启平摇了摇头,苦涩的说道[不是我要听他的不开门,你觉得我打得过他吗?不被他从窗户扔出去不错了……]

[他为什么不开门呢?]

赵启平还是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他肯定有他的原因]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从他家里出来之后回家把车停好就去找曲和了……]

[不是我说,你们也真够狗血的,他们狗血,你这个热闹也凑得狗血……这边听完人家讲故事马上掉转头又去找他,偏偏你们还刚分手,这,这也太乱了……他知道你和他喜欢的是同一个旧情人吗?]李熏然开机关枪似的扫射让赵启平中枪无数。

最后他自己无奈的补了一枪,[最可悲的是,我完全就是个局外人,连炮灰都没资格!]

[没事没事……这也不能怪你,你继续说……]

[你是不是听故事听得很开心?]赵启平一脸阴影怨念的看着李熏然,[我肚子快饿扁了!我不要吃泡面!]

[我叫外卖,日料,你喜欢吃的鹅肝炒饭!大吞手卷!]李熏然拿起电话赶紧拨号。

赵启平瘫在沙发上,无力的抬起手指比了一个二,说道[两份,我饿得感觉身体被掏空了……]

李熏然对着电话那头重复赵启平的话[要两份!]他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赵启平这不是肚子饿,明显是被刺激得灵魂饥渴,看来他迫切需要一段新的恋情来解渴。


前一天曲和说身体不适没有赴约,赵启平在第二天一大早直接找到曲和家,开门的人满脸憔悴,赵启平心里什么都知道但是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进了屋,手里带着打包的早饭和新鲜的水果,曲和没什么胃口,在赵启平的叮嘱下勉强吃了两口,两个人话还来不及说两句,曲和妈妈的电话已经来了好几个,统统打的是曲和家的座机,最后曲和没办法直接把电话线给拔了。

[你妈她……没事吧?]

[没事……]

[哦……]

[怎么两天不见你脸色差了那么多?]

[可能这两天没睡好吧,而且我在重新考虑要不要去奥地利所以……有些烦]曲和说着手撑在膝盖上托着额头。

如果放在两天前,赵启平肯定会自我感觉很好的以为曲和会犹豫是因为他,不过现在他心里很清楚曲和是因为黄志雄,并且赵启平估计曲和多半是不打算去了所以他妈才这样着急的夺命连环call。

看曲和的态度是不会向他吐露有关于黄志雄的事情了,赵启平的心里虽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但是更多的想要帮助这对苦命鸳鸯的想法占据了主导,于是他也不高兴再绕弯子了,开门肩上的问道[你重新考虑出国的事情是不是因为黄志雄回来了?]

从赵启平口中说出这个名字瞬间让曲和抬起头,惊讶万分的看着赵启平。

[你,你怎么会知道?你认识他?]

赵启平点点头,[我以前参加无国界医疗组织在中东呆过半年,那时打仗,他和他的小队负责我们沿途的安全……听说他回国了所以昨天我去找他,正巧看到你离开……]

赵启平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和黄志雄曾经的那段经历,原本以为曲和会好奇的问,没想到他拉着赵启平却问道[那你见到他了吗?]

赵启平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便岔开了话题,反问道[你和他以前?]

[我和他以前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在我小的时候我妈就想把我培养成才,让我走出我们呆的那个小地方,你这种在大城市出生的人肯定想不到,在我们那里,那个年代,想要离开,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很多人不甘命运选择离开但是最后他们的命运又会将他们带回那里……十七岁的时候我们相约一起离开,可是他却失约了……]

[然后你妈就带着你去学琴了?]

曲和点点头,[学琴很贵,我妈一个人又要照顾我,又要打工给我赚学费,我知道,她心里不想我和他在一起,她希望我拉大提琴,因为这事高雅艺术……]

[那他呢?]

[他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以为是我妈跟他说了什么,但是我不知道……起初几年到了放假的时候我都会回去,看看他在不在,但是每次我回去他都不在,有两三次就那么擦肩而过,后来听其他人说,他要去法国了,过了冬天就要走,那年过年我和我妈一起回去,他托人带信给我约在我们家乡的车站,可是我失约了,我妈突然高血压倒下要送医院,等我赶去的时候火车已经开走了,我还是没有见到他……他就这样走了……]

赵启平突然想起了那张纸条,他给黄志雄处理子弹时从他手臂上的小口袋掉出来的那张纸片,他睁大了眼睛,想要开口替黄志雄解释,可是曲和又再次开口了。

[我想他是有苦衷的……]曲和这么一说赵启平马上收回了自己想要说的话。

[可是那次再回城里时,我临近毕业,在我妈的安排下,我认识了崔瑶,我妈那时身体很差,多年来积劳成疾唯一的心愿就是我能早点结婚安定下来,所以一年后我们就结婚了,结婚之后她就去了美国……我在她父亲的安排下在音乐学院教书,我想也许我可以忘记他开始新的生活,可是时间一晃,三年了……其实结婚前我回去过,因为听说他要回来,我想回去看看是不是能碰到他,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是我妈,我偷偷回去,可是……他好像故意提前走了,我们还是没能见到面……]曲和最后长叹一声感慨的说道,[十年了!十年了……]

赵启平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曲和和黄志雄十年来孤独的单相思着对方,像是昼夜分开的东半球和西半球,日月不相见,而他就这样不经意的变成了那个横跨经纬,默默站在月球上围观全局的人。

[傻瓜,你哭什么……]

曲和笑着摸摸赵启平的头替他擦擦眼泪,赵启平有些不好意思推开曲和的手,抹抹眼泪故意的说道[我是被气的,你根本没对我动过心!]

赵启平说完脸上泪还没擦干自己先笑了,曲和也扑哧一声笑了,感叹道[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知道啦!不许再给我发好人卡!]

[你那么好,肯定马上能找到最爱你的人!]

曲和塔着赵启平的肩膀,用力拍了拍。

赵启平拍拍曲和的手,用力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好人怎么能不好人做到底!走!]赵启平说完拉起曲和,曲和被他说走就走的驾驶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走?走去哪儿啊?]

[去找他啊!不就是一扇门吗!防盗门砸不开,我们就把墙给砸穿了还怕见不到他?!]

[这……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难道你还想再等个十年吗?!]

曲和被赵启平拖上车,系上安全带,默默说道[其实我不介意再等个十年……只要他还爱着我……]

[你傻啊你!说等十年就十年,让你等一千年你也等吗!!!]

[可是……]

[别可是了!再可是你就老了!]

[我才二十七]

[我二十七的时候说不定儿子都有了!]

[谁前天还说不可能来着?]

[你有可能我就有可能!我等着你回免费教我儿子学琴!曲老师!]

刚才还愁云惨雾的气氛有了赵启平就能变得欢乐起来,曲和看着他发动车子的侧影心里不仅有些好奇将来能够真正把这个人俘获的人会是谁?

[走了!]

[可是我还是有些担心……]

[你别担心,我觉得熏然说的对,他可能得了PTSD……]


说到这个还得多亏李熏然,赵启平说完黄志雄的情况之后,李警官凭借自己做警察的经验得出了一个结论。

[他会不会是生病了?]

[生病?]

[对啊,做雇佣兵那么危险……天天枪林弹雨风里来雨里去的,说句不好听的,手上不知道多少人命,一下子回到现在的和平社会,很多人都会有问题的!]

李熏然的话启发了赵启平,他觉得黄志雄可能得了PTSD,创伤后应激综合症。

赵启平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一拍大腿,[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你吓我一跳!]

[黄大哥不会是那么不堪一击的人!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赶紧的,赶紧把我下一任找出来!]

[下一任?]

[下一任前男友!]

[谁啊?!]

[他正好有用武之地,顺便我们还能联络联络感情˜]

李熏然好奇的掀开眼前的文件夹……

tbc11

男朋友系列6《我和粽子有个约会》+7《婚4》2本套装链接

单独链接:《我和粽子有个约会》《婚前婚后第四部》

前面的五本目前已经缺货,再刷预售点这里:男朋友系列1-7


评论(15)

热度(92)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